密色影院

      “苏泊尔股份()1月23日早间发布夥公告称:

      公司于2006年1月Ꞧ23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苏曾福先生ࡊ出具的《关于公司第一、第二、第三大股东发生权益变动暨公司控制权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

      提示公告称:苏泊尔集团、苏曾福、苏显哲拟向᭱魔都白露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协议转让其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105,612,媢000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60%)A股无限售流通股。 ꙅ 叉 本次股份转让交易对价总额为907,523,916元,相应标的的股份单价为8.59元/股,溢价率为30%。

      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魔都白露在上市公司表决权比例占上圣市公司总股本的60%,成为上市公司的控股股东,ᔩ同时将强制触发全面要约收购⮒义务……”

      “魔都白露正式向深交所递交公告,拟以8.59元/股,向苏泊尔肤全体股东发起全面要约收购……”

      翌日。

      伴随着苏泊尔停牌,这两条与其相关的公告信息,迅速成为了各大财经쐬报纸、网站的头版头条,惊掉了一地的眼球。

      这么猛的操作,自深交所1990年成立以来的十多年,还属第一次见到,着实罕见!

      ꐪ 同花顺的论坛里,更是彻底炸开锅了。

       “这魔都낈白露什么来路啊?这么猛?上来就要收购苏泊尔60ഊ%股权痪,这不是就触发强制性全面要约收购了吗?接下来怎么搞?”

      “我已经查过了,魔都白露是远景资本旗下的PE基金,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蠪在A股出手,一出手就是小十个亿,这手笔,啧啧啧~”

      “远景銎资本又是哪路神仙啊?” ޓ

      䗿 “不要问那么多,你只需要知道人家资产管理规模高达300多个환亿就行了。”

      “远景资本上一次不是在港股出手了吗?巨ꎏ亏了几十亿港币。”

      “他们不亏,谁亏?手段太简单粗暴了!上来就一次性压过30%的軛持股红线,想不触发要约收篤购都⳽难。”

      “这倒是,深交궛所这么多年了,好像没几家上市公司收购案这么生猛吧?”

      “自信点,把“几家”去掉ጲ,是一家都没有!看见没有,是溢价30%发起全面要约收ٜ购,这特么也太慷慨了吧!”

      “对对,其他那些耍流氓的公司要不就是昨天的收盘价,要不就是打九折、八折,哪里会这么土豪。”

      “这么慷慨,会不会接受要约的股东太多,导致苏泊尔退市啊?”

      虃“说不好,太慷慨了,还真有这种可能闱!”

      “那尼玛也创造A쟸股历史了,第一家业绩良好、ꡄ无任何暴殢雷迹象的公司主动退市。”

      “所以说,这起收购案很玄乎啊!买到苏泊尔股票ထ的人真是赚了。”

      “赚个锤子,老子就是苏泊尔股东,十榇几块钱买的,都被套牢一年多了。才八块多的要约价,我才不卖。”

      “老哥,还是卖了稳妥一点吧!这远景资本入主苏泊尔后,是福是祸都不一定。”

      “我刚閮刚百度过了,远景资本资产高达300多个亿㠧,去年投资那ᖱ个什么网络电话公司,赚了几十个亿,实力雄厚。ᅈ”

      “那是一级市场股权投资,二级市场投资,这位夏总醉得可是不轻,企鹅、苏泊尔,全是溢价在收购,账面亏损能吓死人的。”

      “人家那么有钱,总不可能是傻子吧?”

      “这可不好说!”

      ……

      Ꙃ临安酒店的豪华行政套房内,夏景行正目不转睛的看着电脑上的股民朋友们的各种栰评论。

      对于远景资本第ɗ一次在A股䚆的出手,ᨓ韭菜们褒贬不쯆一,总体更倾向于“贬”,因为实在给的太多了。

      夏景行看了都ഩ有些无语。

      汷因㯙为韭菜们经常被大股东各种“割”,自己溢价30%要约收购,居然成了韭菜们眼中的异类和笑话。

      投资企鹅一案,也被韭菜们翻了出来,成了佐证他夏景行“投资傻气”的有力쫜证䥁据。

      老子对你们好一点,居然也成罪过了?

      “我昨天轭就说了,我们这种收购方式过于着急了些,外界肯定会有很多误解。”

      黎颖穿着一件雪白綄的高领紧身羊毛衫,好身材一览无余,她此时正站在鳸夏景行身后,嘴角含笑,端着一杯咖啡,用汤匙轻轻搅拌着。

      夏景行ᝂ扭过头,却发㹍现视线被两座沉甸甸的山峰挡住了,还差额点不小心给撞上去。

      他把身子往后仰了仰,ཀྵ拉开点了距离。

      黎颖轻轻靠在了办公桌上,包臀裙下的两瓣浑圆被桌沿勒出了一条痕迹,她目光看向落地窗外,端起肵手中咖啡抿了一小口,淡淡一笑,“说实在的,我们这次的收购行为,其实和企鹅那次比漀较像。

      都是为了快,为了最大程度拿下足够多的筹码。

      不一样的是,企鹅的大股东地位动摇不了,不可能῜走到私有化退市那一步。

      뢳苏泊尔不一样,我们现在已经有60%股份了,再有30%以上股权接受要约,那上市地位就彻底ᅲ不保了。”

      夏景行轻轻摇头,“应该不会,我们溢价30%收购Ə苏泊尔,怎么说,也算是一个利好消息。

      你别看股票᳛论坛里这些家伙一个个㣬嚷着要解套,矧大赚了餂多少多少。

      可相当一部分机构、散户持仓成本是在10元以上的。

      他们肯定会想,为什么远景资本宁愿溢价30%都要买苏泊尔,是不是有什么非常有价ӌ值的东赉西,大家没有看桤到。

      把手里的股票䷹握住了,等上一年半载,说不侸定股价就突破10元、20元,甚至是30元냟了。”

      看着夏景行一脸的淡定,黎颖望着天花板,长睫毛像黑色硁的小刷子,轻轻扇动着。

      半晌后,厁回道:“这倒也是,溢价30%虽然很㉤令人眼馋,但也ᅻ不算特别夸张,能被打动的应该都是最近不久才买ᣨ入股票的散户和机构。

      㻼人嘛,赌性都大,ꀙ我们花这么大代价入主苏泊尔,在他们眼里,肯定有后手,有把握才会这么干。”

      헱夏景行微微颔首,溢价30%发起全面要约收购,其实非他所愿。

      只是A股要求这样,控制权变更,怕小股东权益被伤害,要给小股东一个跳车机会。

      另外,依据《上市公司收购管理办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要约价格不酔得低于要约收购提示性公告日前6个月内收购人取得该誌种股票所支付的最高价格。

      也就是ኼ说,买散户手中股票的价格,不能比买苏氏父子깏的价格低。

      想要破解这ꫦ一条,也不是没有办法끒。

      先暂时买入29.99%股票,拿下第一大股东席位,再通过定向增发,做低上市公司业绩,拉低⧔股价的办法,一点点将艜收购成本降低下去,輤将股权增持上去。

      但夏景行是那种人吗?

      他其实挺想做㽟那种人的,但由于时间原因,那条路꼏明显走不通,真的那么去做,注定只某能付出¼更多成本。

      眼下简单粗暴一点,付出成本其实也有흂限。

      给苏氏父子都溢价了差不多两个亿,给散户朋友发几千万红包,也不算啥。

      韭人菜其实也挺不容易的,要施点肥,才长得快。

      他目前唯一担心的就是接受要约䧦收购的股票太痒多,导致丧失上市公司地位。

      不过,这种可能性不是特别高。

      假如真的要约收购成功,苏泊尔私有化退市了,结局也不能说有多坏,大不了以后再上സ市就是了。

      总之,他是谋定而后Ƿ动的,不管接骎下来局势怎么发展,他都不会太吃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