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影院

      第七十一章覐汉湖

      韦行成没买到想要买的东西后,他就回到了孝女谷,一天后,他准备去汇集羊乐篵等人,他先把小孩放入他的戒指中,然后他又把动物放入柳儿的戒指中,这样做后,在뒠戒指댫中的人和动物,就会舒服很多,之后,他就去找羊乐等人的了,韦行成到了羊乐别墅后,众人也都到了,而且还多了一个女子,甄忠义见걿韦行成쁊夫妻来后,他就向韦行成说:“༔这是我妻子,你上次见过的,她一人在家不太安全,所以鮒我把她放在戒指中,带着她去做任务,”韦行成听ﳔ后说:“这样做很好”,之后他又改变话题说:“我和来道去买偪粮油等,结果没买到,你ᾖ们买到了吗?”花春来听后说:“这些东西都限购了,所以O我们只买了一点”,之后甄忠义等也如此说,韦行成听后貜说:“没粮食,我们做任务会非常困难,鸭东郡距慢州很䊀远,我们到那看看,看看那么远的地方,粮油是否也限购,若不限购,那最好,若限购,我们只能天天跑路到饭店去吃饭的了”,花春来听后说:“想那么远干嘛?我们到地方再说,”于是众人一起去坐飞机,二十天后,飞机到了鸭东郡K,这鸭东郡也有修仙城,只不过修仙城和落北市修仙城一样,都属于小型修仙城,众人下了飞机后,立刻感到了寒冷,然后众人立马运转法力,之后众人身子才菢暖和点,但是总ఇ运转法力,法力不矾久就会耗光,所以他们决定去买衣服,于是羊乐拿手机查䮃找衣服店ﰌ,众人找到衣服店后,就快速飞到衣服店中,到了店中后,韦行成等人迅速买好了優衣服,然后他们又快速穿上,之后他们身体才恢复正常,然后韦行成又给小孩等买了衣服,之后,韦行成又决定给动物买衣服,但是他仔细一想,就放弃了这个决定,因为哪有卖动物衣服的,可要定做衣服,也没ࡧ认识的人啊,羊乐见韦行成,给小뻶孩买好衣服后,愣在了衣服架前,于是他就问:“为何发呆?”韦行成听后,䉢把买不到动物衣服给羊乐说了,羊乐听后,并未回答,而甄忠义的老婆却说话了。

      ꐶ她向韦行成说道:“我会做各种款式的衣服,你把动物尺寸给我,我给动物们慢慢做衣服,反正我天天在戒指也不做事,”韦行成听后,就让柳儿把动物尺寸,给甄忠义夫人说了,之后,众人又去买了帽子、鞋等,然后他们飞上天空,开始好好打量一下此城,此城房子很多,而路上的行人却很少,韦行成猜测:“应该是气温太低,因此人都窝在了家中”,行人都穿着厚厚的大衣,带着皮帽,穿着厚棉鞋,行人走在的路上,全都是冰,有一些人正在清理冰,行人的上方则飘着雪,众人看完໮了环境后,乐阳就带着众人,飞到天空上的城,然后众人又到了任务大厅,找到了乐阳所接任务的发布者,发布者是个白面老人,他见乐阳后,ᰅ就賃领着乐阳等人往汉湖飞去,路上㲉风很大,所以众人用了法力护盾,因此众人耗䧦了很多法力,很久后,众人才飞到汉湖,之后白面老人对众人说:“此湖呈圆形,圆的直径为八百里,湖的周边是平均厚十里的山,这些山就相当于눒湖的壁,山上寸草不生,你们可以在其上建大营,山外则是农田与房子,湖除了正东与正西,没有其他缺口,正西缺口连接着一条河,河来自人口즾密集处,所以怪物一般不会从那边潜入,正东듔缺口处也连着一条河,河通向大海,怪物有可能从这条河潜⮸伏而入,因此你们要格外小心,”他说完后,又带着韦行成小队,飞到一群在冰上打鱼的人之中,然后他对一大群人中的两个人说:“我폲带来的这些人,都是修仙者,他们是来保护你们打鱼与摘菜的,你们不ᣅ归他们管,他们也不归你们管,你们各干各的活,你们的活两不⿀相干,另外,他们耺只在他们上班时,才会保护你们,他们下班后,就不用保护你们了,三所以你们要及时下班,ᖓ不可以晚下班,不然后果自负”,他说完后,就要飞走,韦行成见此틻,赶紧拦住了他,然后韦行成说道:“我们来时没买到食物,那我们以后吃什么?因此,我们可以买鱼吃吗?”白面老人听后说:“你们不可以买鱼,但你们可以下水捕鱼,捕多少鱼?看你们的能力,另外,你们不能因为捕鱼或摘菜,而误了任务,也不能把鱼等拿去卖,也不能把鱼等送人,ᕧ”韦行成听到后,就表示无짋事了,白面鲄老人听后,就飞走了。

      他刚飞走,捕鱼队等人就说下班了,之后,韦行成和那两个头约好了,明日汇集地点与时间,然后韦行成小队就飞到䇦山上,找建大营的地方去了,他们快找到天黑才找到宿营地,宿营地处有一个山峰,山峰不是很高,但是很粗,山峰边是平地,平地上很好建大营,另外,山峰在湖西面,山峰距离湖西面的缺口,不到二里,韦行成小队找到地方建大营后,韦行成就分配了任务,他让᥃来道去十里外的村庄买些柴禾,他又让꼈众女子搭建大营,而他自己则带领众男子,遁入山峰中挖洞,他分配完任务后,各人就干各人的事去了,不久后,来道买了一大捆棉柴回了来,之后,他也加入挖洞的队伍,他们这次挖洞并没훬有把石头扔的远远的,因为大阵可以遮盖住山峰和石头,所以他们不怕被发现,另外,石头可以磊在山峰边,这样可以暖和一点,不久后,大营和洞都建好了,然后众人开始吃饭,吃饭时,众䠑人在洞里生了火,火生起来后,众人㪇可以不穿厚冬衣了,吃完䅸饭后,韦行成说:“女的守前半夜,男的守后半夜,大家休뙎息吧,”之后众人都照做了걈,男的都去睡了,女的则围在甄忠义妻子边,看她用韦行成买的布料等,做衣服和帽子等,很快第二天就到了,之后,韦行成说:“羊乐,你到鸭东郡采买些,粮油、锅疢、碗、筷等,昨日走旞得太急閣,忘记买这些Ϥ东西了,另外你再买一些塑料袋,我们用它装鱼等”,羊乐听后说:“若是限购怎么办?”韦行成听后说:“那就买不限购的”,羊乐听后就出发了,韦行成则是带着小队往缺口处飞,片刻后,众人到了地方,又十分钟后,昨日的一群人坐着马车,从河面上走来,这次车子很ꅵ多,昨天车子却很少,꿔捕鱼队走来䯉后,韦行成就问:“你们人怎么那么多了?车也多了不少?”昨日那两个头中的一位听后说:“昨日他们都走得早,所以遃你们没看到他们”,韦行成听后不再多言,而是默默地跟着大部队走,不久后,众人到了一个地方,然޹后众人停了下来。

      他们停下来后,人分为了两拨,然后一拨人往北走,一拨人往南走,韦行成见此쭷便问:“你们不在一起,怎么分헛开了?❬”一个白衣男子听后开口说:“我们有两个队伍,一个队伍捕鱼,一个队伍摘菜,”韦行成听后说:“捕鱼,我知道意思,摘菜?啥意思?这里到处是冰和水,到哪里去摘봏菜?”白衣男子听后说:“湖底并不深,湖底也很嗠平,湖底都是泥土,而不是石头,所以我们在湖底种了各种蔬菜,现在蔬菜成熟了,我们要鲫把蔬菜摘上来”,韦行成听后说:“你是捕鱼的,还是摘菜的”?白衣男子听后说:“我是摘菜队的”,韦行成쿾听后,就跟上了白衣男子,因为他看过人捕퐎鱼,所以他不想看了,而摘菜他却没见过,所以他要去长长见识,不久后,摘菜队停了下来,然后白衣男子说:“昨天퍍就摘到这里,我们要从这继续摘菜,”他给韦行成说完,他就帮他旁边的一个人,穿防水衣服,之后,他又帮他旁边的人,背好氧气桶,韦行成见此说:“水下冷不冷?”白衣男子听后说:“水䛧面处比较冷,越深处越暖和,”韦行成听后又问:“氧气能用多久?”白衣男춈子听后说:“氧气桶里的氧气,被压缩成了固态,所以氧气可以使用一天,因此,采摘人一天都不用上来两次,上来的那次,还是下班了才上来的”,韦行成听后又问:“那采摘人采了菜放在哪里?”白衣男子听后说:“放在一个圆柱形筐里,筐长的和存钱罐一样,筐只有一个口,采菜人只管采菜,他们采好了菜后,会有人专门运到冰上来,运菜人还会錆给采菜人﮹,一个空筐탃子,运菜人接到采菜人给的筐鯟子后,就会把菜筐系到一个绳上,然后运菜人给冰上的人发信号,之ﴏ后冰上的人会把筐拉上去,之后,拉筐者把筐交给晒菜蔩人,晒菜人把菜从筐中取出,然后再把菜放在冰上用风吹干,吹干后,晒菜人再把菜装ﺿ入筐里,然后再由人把菜运走”,韦行成听后说:“分工很专业,但你是干什么的?”白衣男子听后说:“攝天气很冷,所以被砸开的冰,很快又会上冻,笱所以我䭩的工作,就是防止冰上冻”,韦行成听后说:“刚才我见每个人,下水后身上都系ᰬ着长绳,这系长绳干什么的?”白衣男子听后说:“湖面上都是冰,쯄进入冰容易,而走出冰却很难,因为出口太难找了,所以要绑上绳子,人顺着绳子,就找到冰上的出口了”,韦行成听后,没有再问问题,而是同白衣男子,聊起家常来,不久后,白衣男子干活去了,之后,韦行成飞往捕鱼队,捕鱼队离采菜А队并不是太远,只有五里路,所以韦行成等人,片刻就飞到了地方,之后,众人一起观看打鱼,很快就天黑了,于是捕鱼队和采菜队都回去了,韦行成等人也回了去潧,到﫺了大营后,韦行成又让来道去买柴禾的ꋹ,不久后,来道就把柴禾买来了,又不久,羊乐也回来㙶了,羊乐来了就开口说:“蔬菜等,鸭东郡也限购,但是粮油等,此处并不限购,因此我买了一大堆,还有愊锅、塑料等,我也买了来,但是塑料袋我可能买娀多了”,租韦行成听后说:“多多益善,我只怕᝖你买的不够”,羊乐听后说:“队长,你说我们往塑料袋中装鱼,那么多塑料袋,要装多少鱼呀?装那么多鱼ꠈ干什么?”来道听后说:“你真是笨死了,大批粮食以后会越来越难买到,而늸我们做的任务,大多都在远离人烟的地方,因此我们就需要大批粮食,不然没法做任곖务了,因此,我们要想尽一切方法去收粮,眼前就有一个大量获得粮食的机会,我们为何不抓住这次机会呢?”ั羊乐听后说:“原ᥱ来如此,那我们明日就开始大量捕鱼鹣与采菜”,韦行成听后说:“不行,我们要保护捕鱼队与采菜队,等他们下班了,我们才能进行捕鱼与采菜”愽,众人听后,也认为理应如此,之后,他们快速吃完了饭,然后就守夜복的守夜鞠,睡觉的睡觉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