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穴给你看

      四人出了门,向掌柜要了灯笼,探明了方챑向,㨯得知确实有个富商在对面,四人自낫然不会说要去找陈和,只是说那鬼的坟被刨了,求我们去修ਧ好便不再叨扰,掌柜很是高兴,毕竟踁这是第一拨没鶪有被吓跑的江湖术士,十分恭敬道:“你们上山也可以,只是路有些黑,虽然不高,要近些,但还是绕路走好,远不了多少,好走些,说不定还快些,一转弯,看到繁花似锦如同花灯节的地方就是了。”

      四人便提了灯笼绕过前头山峦,2果然一大片灯火通明的别业便在眼前由低到高处延绵至山顶。

      ʸ

      “不知道那陈和在什么地方。”

      子华道:“一般应该是最后面。”他쪂指着上山最大落的宅子。

      黎疏绵道쵆:“从此处看来虽然警备不少,但因地形縨崎岖,山林茂密也뀼利于潜入。榽”

      鄣邑南岛本来便是人烟稀少,与世隔绝,虽然沿途不少巡逻放哨,安ﷵ乐惯了,也不够警惕,如今四人也不是一般歹徒,更是如鱼得水,不多时便到了别墅中最亮的中心地带,四人到了背街的䌘屋檐下戳窗一探究竟。

      一个穿着绫罗绸缎的中老年人正躬身拿着厚厚的册子念与坐在交椅的舠胖子听:“购福记花鹿十五只,獐子二十只,狍子六十只,购言记暹猪二十个,汤猪二十个,五家敬风鸡、鸭、鹅二百只,野鸡、兔子各二百对,第家旔敬熊ꐁ掌二十对,鹿筋二十斤,海参五十斤,敬户部佟侍郎鹿舌五十条,牛舌五十条,蛏干二十斤鍿,榛、松、桃、杏穰各二口袋,敬吏部阳给事大对虾五十对,干虾二百斤,银霜炭上等选ʼ用一千斤纙、中等二ࠈ千斤,敬京畿龋道李记古玩柴炭三万斤,御田胭脂米二石,碧糯五十斛,짧白糯懌五十斛,粉粳五十斛,杂色粱谷各五十斛,뾀下用常米一千石,各色干菜一车,敬京丘簧笼阁李大掌柜粱谷餔、牲口各项之银共折깗银二万灵五百ซ两。鄣邑李记敬龙猪二十个,野猪二十个,家腊猪二十个叱,野闄羊二︊十个,青羊二十个,家汤羊二十个,家风羊二十个,鲟鳇鱼二个,各色杂鱼二百斤,活鸡、﫧鸭癋、鹅各二百只,鄣邑爱记米铺欠二万两,利息月五厘,计十个月归账,会江年记杂铺欠九千两,利息뇓月一厘,计䮜两年归账……”

      四人听着下人不停地绲出出入入计算算计的念叨账本,无聊不耐烦不说,头痛得就快爆了,终于等龜到念完了,那胖子只是穿着一件便衣,很是悠闲的样子,他缓缓起身道:“石矿如何?”那胖子自然便是陈大富豪,陈和。 烾 聽 Ŀ下⣃人点头哈腰恭敬道:“以打点好了,我们出人出力,所得ჼ收益五五分成。”

      “恩,还不算贪心。”

      剣 “还不是老爷精当细算,将那产石矿㏦的精华部分护住。”

      “哎,所以说那些蠢材守着玉矿都不知道,只顾着产蛋石,说什么天降祥瑞,最为金贵。”橁陈和摸了摸梉胡▜须,看了看月光,不知道是得意还是悲᲎叹世人的愚昧。

      四人面面相觑,饶是如此,原来那富商៦一开始也以为产蛋石是什么名贵宝贝,特地从京畿重地请来奇人⸐异士参详,最后说是因为水滴石穿日积月累契的缘故,石头被风化,因为是斜坡,所以小石块就掉落下来,陈和是羞愧难当,花了重金聘请高人得了这竛么一个结局,面子全失不说,츩还花费大价钱封了山,心有不甘,所以便到产蛋石后头游历一番,也算是走一圈,留个念想,싙从头再来,说来Ԕ也是๷奇怪,不小心跌落石洞之中,虽然摔断了腿,却发现ᡵ了玉矿,立马让下人抬弱着到县衙告知县令,发现宝矿,髉提出在玉洞后山弄个假山,这样不用上报州郡朝廷的交易,二人私吞下肚,县令自然喜欢,便默许他让手下亲信造了个婰假山盖住,然后大肆↨挖掘玉矿,前面的产蛋石还是留他去,避免惹人耳目,他⃑为人豪爽,对手下也慷慨,手下得了好处也不好到处乱说,便传出后山有妖怪,不能去之言语,又随便杀了几个樵夫,说是被妖怪咬死的,ἶ村民最是胆小,素来爱惜生命,那后山自䀶古便是荒野,多有鬼怪虎狼之说,更是万万去不得了。

      陈大富商劳累了一天,ᦣ也是精疲力竭,附托着大肚子,摇着蒲扇走到廊下,前往各㛶处厢房,陈弯大首富自然妻妾成萲群,他也算勤快,每位佳人都有各自居所,他也乐的一处一处幸临,大部分时间坐在案前弄得筋骨酸痛,这样走来走去也算是锻炼身体,延年益寿。

      四人面红耳赤的躲在窗外偷窥,看来那富商品味颇佳,每个瘠姬妾不是风情万种便是響温婉可人,或许是那刘光有些幸运,今晚奺富商毯心情坒不错,到了第三位걘佳人房内的时候突然开口道:“你母亲呢?”

      四人见一少妇在婢女的召唤下前来,接着母女左右逢源,做那些最卑鄙下流无耻不堪的体力活动,看来那富ໄ商怕是极为宠爱那母女,先밾胡乱迅速发泄一通,敷衍了前面两位倾城女子,再来用心对待二位绝色佳人婑也就柔情似水耐长久,情意绵㡂绵无绝期。

      月明星稀,壾姜朽禾有些累了鋾便早已缓缓睡去,等到韩水谣敲他的头才吓得坐䎳起身子,¡原来那母女已经侍寝完毕,和衣夜话,准备睡了。

      四人见陈大富远去,四下无仆从,便跃入房中,韩水谣用剑一挑,母女皆是大吃㰺一惊,黎疏绵点ꌃ起微微发光的火烛道:“别出声,穿好衣服,有几个问¢题讨教,㭽别害怕뻪,我们无恶意。”

      这种事情自然还是女子问比较好,二人看来者ꁸ虽是窈窕少女,绝世双骄,很是面善,但是利刃架在脖子ꜻ上也是有些发憷,莫不是富商的情人嫓来寻仇,这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毕竟二人受宠颇多,母女起身做到床沿道:“姑娘有话便问,㖟知无不שּׁ言言无不尽奭便是了。”

      “可记得你们的好相公,好父亲?氵”韩水谣摬轻枇轻㦙一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