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老师的小说系列

      感谢【999级的村民】的支持!숢

      ————

      芬格尔又点上一支烟,聤继续道:“随后战斗一触即发,但因为地下室狭窄阴暗,枪械刀兵不便,有些言灵也不能使用,一时不防下,又有两人昁倒下腵,最终还是我和专员一起逼˻退了ច对方,那家伙从狭窄⢖的洞口逃了出去。”

      福 “我们不可能跟着他进去,于是用了声呐结合数学模型推算,樣很快算出了出口所在地,好在⡿离得不远,外面的专员带队赶去,及时围住了目标,当我赶到的时候又有两人死去,借着阳光,我才第䦶一次看拑清了那Ⰳ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小孩儿,看骨뜷骼高度大概是个捲六퉻七岁的孩子,但他神情狰狞凶狠,脸上和裸露的肌肤都补满青黑色的鳞片,弗里嘉子弹对他毫无作用,小口径的实弹也只能爆出火花,像是打在了钢铁上,他⃔的手脚长出了利爪,动作敏锐,力量狂暴,几个闪烁间便可把一位倧资深专员的心脏䲌掏出来。”

      ƴ “死侍化?”

      陆晨疑㽭惑㔦道,他最近在课程上学到了这个概念。

      燯“是的,虽然不知道那孩ᔶ子的父亲究竟是什么东䳄西,但他本身㘩的血统就很高,又不稳定,最叐终邓堕落后死侍ᝡ化,战力很强,我与同级的几名A级学员配合当时的王牌专⡻员一番苦战最终让他失去了行动能力,就在我쑻准备持刀砍下这孩子的脑袋时,忽然一个女人冲了过룡来,因为目徲标异常凶猛,所以执行部所有的有生力量都被调过来作战了,外面没有人守卫,这个女人不知何时跑回了村子,来到了这里。”

      “也不知道她一个普通人哪来的那么大力量,居然挣脱了拦住她的一名新ࢥ生的⥬束缚,跑了过来,有人想要开枪,但╛被执行官拦住了贎,醄我们不对普通人开枪,但我要拦住她,因为寜我身后的是一个魔鬼,我不理解,她为何要囚禁一个魔骪鬼,又为何在我要斩杀魔鬼时如此焦急的奔过来。”

      ䷈“我单手便뿘制住了她,另一只手聴举刀准备终结这个魔鬼,但少妇疯狂的呼喊说‘别杀我儿子,别杀我儿子。’是的,这个魔鬼,就是她跟我说过的,她ʒ早已死去的儿子……”

      说到这里,芬格尔的语气也有几分惆怅。

      악陆晨能够想象到那个场景,一个躺在地上力竭等待审判的魔鬼,一个奋力冲向魔鬼的母亲。

      “见到那个魔鬼有再起的迹象,我一刀先斩断了他的双腿,脚踩在他胸口镇压他,少妇看到这一幕对我是又抓又挠又咬,然而一时间䄬却没有人过来拉她,显然都被她的疯狂和这种残酷的事实给镇住了,她见我如山一般不动,任她踢打,终于换了种方式,她恳求,恳求。”

      说到这,芬格尔囟自嘲的笑了笑䦧,“即使是执行部的杀胚们,见到这一幕都没立刻动手,目标已经没有威胁性,而他们做不到在一个母亲骙面前杀死她的孩子,即使她的孩子是魔鬼……后来我放手了,因此被记了大过,那个女人从我身边穿过,我想与其让我在一个母亲面前杀死她的孩子,还不如让她亲自认识到她的孩子到底是何等恐怖的魔鬼。”

      ᔀ “我至今还记得我放手时专员对䰷我愤怒的咆哮声,因为我那种行为无异濛于杀人,将一ጷ个禐普通人暴露在已经被龙血侵蚀的死侍面前,那家伙即使没有力气反㙶抗我们这些混쥶血种,但杀死一个普通人还是可以做到的,甚至吞噬血肉未必没有再战之力。”

      “女人越过我后跪倒在地上,靠近那个魔鬼,⟹专员们已흸经縘拔枪了,而女人却抱住了魔鬼렃,专员们一时Ṡ间投鼠忌器,紧接着,我就看到롦魔鬼的脑袋趴ꛯ在女人的脖颈间,张开了血盆大口,我暗骂自己是蠢货ᣬ,想要出手将女人拉回来,但下一刻发生的幷事让我惊呆了……”

      “魔鬼并䗺没有咬下去,他开口是为了说话,你猜윀猜,他ѹ说了什么?”

      芬格尔的表情哭笑不得,但尽是苦涩。

      “他母亲的名字?” 樧

      陆晨也感觉有些沉重,猜到。

      籗“他流着泪,在他面前的我感受到了汹涌而出的悲伤和喜悦,他呜咽৭着说:‘好温雃暖啊……’”

      “……随后他自ᕩ己推开了女人,双臂用力弹起身躯飞向了执行部的王牌专员,枪声响起⃐,他早已被我用炼金傑刀具割开㯉龙骨的胸膛嵌入炼金子弹,倒地,再也塼不起。”

      “自杀?”

      陆晨⟼询问。

      然而芬格尔却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事后女人被带回嘉学院由富山雅史教授进行洗脑,我们也挖掘出了更多的东西,她患有人格分꯿裂症,正常情况下她认为自己的孩子早已经死了,因为她无法接受自己的孩子变成了怪物,但另一个人格却将孩子囚禁在地下,每天往里面丢东西给孩子㪿吃,直到那孩䌯子长大些,普通少量的食物胐再也无法满足他,他就挖穿ꝶ了地窖,外出猎食。” 绎

      “因为女人将那孩子囚禁后,就再也没打开过地下室的䴚铁门,所以她和孩⮻子从未相见,主人格也下意识的规避那间地窖,懲多年相安无事。”

      “一个女人喂养怪物小孩儿,每天都给他食物,认为只要孩子有吃的,能活下去就很好,就算是养育了他,但殊不知,魔鬼最后的一句话道尽了一切,他并不想要那些女人带给他的食物,他只是想要……一个拥抱。”

      芬格尔叹息:“说到底,不管是混血种,还是趋向于龙族的死侍,我뭕们都是…웪…害怕孤独的生物啊。”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鷗陆晨掐灭手中的烟。

      “不,师弟你没体会到我给你讲这个故事的用意。”

      芬格尔摇了摇头,“我是想说,即使你的目标再可怜꯿,都不能改变他已经醭是人◑类敌人的事实,那孩子或许残留有对눜他母亲的情感,可他杀起普通人来毫渊不手软,连我们都死了七个人,当他张开口时的那一刻我就后悔了,我不应该放女人过去,我当时出手去拉女૗人,如果赶上了,无论那孩子原本准备做什么,下一刻都会是尸首分离。”

      “他控制住了自己的欲望,没有伤害自己的母亲,好似是个温情的故事,但搾在更多的故事里,结局都是女人被н咬断脖颈,我险些酿成大错,只是因为好运没有让我在夜晚难眠,我不希望师弟你像我導一样。壩”

      说到最后펩,芬格尔㞝躺了下来,一盖被子,“记住,当断则断。”

      ट 说罢,鼾声响起,他已然入眠。

      㡸 Ϭ陆晨按下床头的开关熄了灯,昏暗中只剩一双赤金瞳孔闪烁,熔岩般的光在其中流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