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

      “呀~果然怜侍的凪是个非常难办的剑技呢。”羽生龙之介感慨起来,但那语气就和邻居间的唠家常差不多,丝毫没有危机感。

      眼见自己的‘凪’被挡下,黑影御剑怜侍当即想要后撤逃离,看样子这玩意也不是没有理智,最起码知道遇到剑圣的时候要跑路。

      可是黑影御剑怜侍还没有跑多久,就被羽生龙之介一个瞬步追到了身后。

      御剑怜侍也感知到了羽生龙之介的到来,转身就准备做一场殊死搏斗。

      但很可惜,羽生龙之介没有给黑影御剑怜侍任何翻盘的机会,手上灵刀·四方正宗轻飘飘的一刀斩了出去。

      黑影御剑怜侍挥刀意图挡下这一刀,但羽生龙之介的刀就好像橡皮擦一样,直接将拦在前方的现实给彻底从空间上擦掉了一般。

      御剑怜侍的灵刀·雨侍直接被斩断,羽生龙之介的刀无视了一切阻碍把御剑怜侍的脑袋给斩了下来。

      被斩首后黑影倒在地上,最后逐渐消失,全过程羽生龙之介一直冷眼旁观,好像是对这个过程已经习惯了一样。

      刚才那一刀看似普通,但却将剑道意境诠释到了极致,这是剑道达到了大道至简的地步,一刀胜却万千技巧!

      能够一刀把黑影御剑怜侍给斩首,这一刀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黑影御剑怜侍的实力不比本体弱,而能一刀将其斩首,可见羽生龙之介的实力。

      “这是什么?”神乐走到羽生龙之介身旁问道。

      羽生龙之介眼眸深邃,看也没看神乐一眼回道:“世界的阴影。”

      “世界的阴影?”神乐瞬间就联想到了这个世界的独特,没有世界意志的存在会导致什么谁也不知道。

      “后生,我在你身上嗅到了能够危险到我的力量。”羽生龙之介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头一次扭头看向神乐,目光在神乐脸上上下打量,似乎是在记下她的长相。

      末了,羽生龙之介叹了一口气,“可惜是个杂家,不是纯粹的剑士。”

      神乐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笑,我不是纯粹的剑士真是对不起你啊。

      “所以,这到底是些什么?”神乐看着已经了无生机的村庄不禁问道。

      “我们的世界并没有世界本源的存在,只能靠着我们自己的力量镇压着某些东西,可是每百年的百剑士狂宴让我虚弱,阴影里的东西就开始跃跃欲试了,呵呵。”

      羽生龙之介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想到了什么,大概是一种触景生情的感觉吧。

      “后生,这些还不是你该知道的,真想要了解的话,就堂堂正正的站到我面前的时候再说吧。”

      堂堂正正的站到他的面前,指的是百剑士狂宴吗?

      “极东的九舞神乐,你的剑道还远远没有抵达上限,好好磨炼自己的剑道吧,这是一个老头子给你的忠告。”

      羽生龙之介就像是来的突如其来一样,走的也突如其来,说完这句话,整个人都发动瞬步极速赶回了北溟川的城中。

      “阴影中的东西吗,有意思。”神乐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即看向了身后说道:“还不打算出来吗,虽然我们都没有点出来,但以我们的实力还不至于不知道自己被窥视着呢。”

      话语落下,照美子轻笑着从黑暗中浮出,羽生龙之介和她都察觉到了照美子的存在,只不过没有点出来罢了。

      “你知道这是什么吧。”神乐没有用疑问句,而是直接肯定着说道。

      照美子点点头,但看样子似乎并没有详细说下去的意思。

      神乐耸了耸肩,“好吧,那我就老老实实的打到剑圣面前亲自问问他好了。”

      照美子立马夸赞道:“不愧是极东的鬼巫女,就是要有这种气势才可以啊。”

      神乐撇了撇嘴,明明身为神明,这种白烂话还能够出口成章,真是难为你了。

      “那我就来理清一下思路吧,这个世界缺少世界意志,所以导致某种东西积压在一起,这种阴影剑士就是积压的东西显现出的一种现象。”

      照美子沉默不语,神乐就当是她默认了,手指放在嘴边继续推理起来。

      “百剑士狂宴与其说是某种习俗,不如说是某种仪式,就像养蛊一样,选出最强者来镇压这些阴影,这也是为什么羽生龙之介会来到这里的原因,这是他的职责。”

      照美子眨了眨眼睛,随即无奈叹了一口气,到了这一步,神乐的推断全都是正确的。

      神乐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眸微眯危险的看向照美子:“也就是说,打赢了剑圣就会成为下一任剑圣,继而继承剑圣的职责,留在这个世界镇压某种东西。”

      照美子手心开始出汗,她可并没有告诉什么,击败剑圣后会变成这样,她不敢保证神乐在觉得自己被欺骗以后会做出什么。

      “达到超脱的同时失去自由吗,我就说怎么会有这种恰好能让我这个无缘超脱的人抵达超脱的好事,原来如此。”

      随着神乐话语的落下,场中的氛围开始逐渐危险起来。

      “嘛,反正是抵达超脱的唯一办法,有点代价也很正常嘛。”出奇的,神乐并没有生气,而是接受了这种设定。

      “不过你不该骗我啊,天照。”神乐目光直视着照美子,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她的名讳。

      照美子摊了摊手,“没办法,以我对你了解,你要是知道了副作用肯定对剑圣的位置就没什么兴趣了。”

      “你还是不够了解我,不知道我发现你在欺骗我后会发生什么。”神乐淡然的说道,但这种淡然的模样反而让照美子开始紧张起来。

      “嘛,还好不是等我击败剑圣的时候才发觉,不然你就惨了。”

      照美子眼眸微微眯起,像是被压制到极限最终终于忍不住爆发出来了一样:“你是在威胁我吗?神乐,威胁一位超脱神明?”

      神乐撇了撇嘴,“我可没有威胁你,只是阐述一个事实。”

      说完,神乐就不打算和照美子多说什么,转身发动缩地术直接消失在了这里。

      照美子站在原地,眼眸深邃的望着神乐逐渐消失的身影。

      “就看我们谁能赢到最后吧,羽生龙之介,九舞神乐。”

      似乎是觉得这种阴郁的气质并不适合自己,照美子拍了拍脸颊恢复以往的笑容,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和没发生过一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