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身被泼满精子的AV

      屈赢很郁闷,很郁闷。

      他万千没有想到,他在睡觉的时候竟然被别的东西给吃了。

      向来只有他吃别人,还没有别人吃他,这让屈赢感到很憋屈。

      但更郁闷的是,这无往而不利,屈赢给与百分百信任的危险感知却没有给屈赢提供任何的提示。

      屈赢破口大骂,各种呼唤系统。

      “系统,你踏马跟我说说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被吃了!”

      “啊!我问你话呢,别给我装哑巴。”

      “你简直比老司鸡还不靠谱,你这样让我以后还怎么相信你啊。”

      …………

      在屈赢第一百零八次呼唤之后,系统终于给出了回应。

      【危险感知只能检测到对宿主有生命危险的危险,如无危险,危险感知将不会给出提示。】

      “甘霖娘!我都被吃了,还没有危险,真是踏马的有趣,以后可不相信你了。”屈赢说道。

      就在屈赢说话间,屈赢能够感到这个吃掉他的家伙正在移动,中途甚至还碰到了一个小石子,把屈赢给硌了一下。

      屈赢也不准备再纠结系统的过失,他还是打算先从这个家伙的肚子里跑出来再说。

      屈赢挥动翅膀,准备用自己这堪比刀刃的翅膀将这家伙的肚子给划开。

      就在此时,屈赢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

      “小黄,你吃饱了吗?”

      闻听女子之声,这黄角蟒点了点头,让处在蟒蛇腹中的屈赢都感到的晃动。

      “师妹,你这契约兽实在太过个性,竟不愿进兽环,这样下去,哪天非得惹出来麻烦不可。”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让屈赢知道,这外边可能有好几个人在一起。

      这下子,屈赢也不敢贸然出去了,隔着黄角蟒的肚皮,屈赢也无法感知外界的情况,并不知道外界有几个人。

      屈赢准备先等一等,等合适的机会,再想办法出去。

      “师兄,咱们师叔怎么还没回来,咱们都在这里等了多久了。”那女子声音,拖着长长的娇腔,如果一般直男听到这种声音,肯定会受不了的。

      “没办法,师叔去找鬼枭的踪迹去了,等找到踪迹,才会与我们一同汇合。”男子的声音说道。

      身在黄角蟒腹中的屈赢,听到鬼枭二字,心中大喜。

      鬼枭!

      这不就是我需要的进化关键物品吗!

      难不成他们真的能帮我找到鬼枭!

      天呐,如果真能的话,也不用我多跑一趟了,我就躺在这蟒蛇肚子里,当他们找到鬼枭,再坐享其成,出手抢夺!

      嘿嘿,我真是太踏马聪明了!

      屈赢的小算盘打的噼噼啪啪的响,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屈赢虽然被吞了,但却得到了进化物品的信息,这运气也没谁了。

      此时蟒蛇的肚皮外,一群年轻的修真者正百无聊赖,各自坐在石头上,草堆上,以叶子做棋子,打发着时间。

      这群年轻的修真者,有八人,实力均在筑基期,他们来自同一个宗门,名为胖达宗。

      所谓胖达宗,乃是整个青龙大陆上都非常有名的一个宗门,其实力,与如今的云霄宗不分上下,略逊于天蓬宗,也是一个大型的宗门。

      这个名字虽然听着怪,但却是有渊源的。

      这个宗门的主要战斗当时也是特立独行的,以驭兽为主,相传在很久很久之前,胖达宗的老祖,曾有一只神兽,名曰胖达,乃一黑白相间身形硕大之猛兽,喜食竹铁之物。

      此兽与老祖排除万难,一同建立胖达宗,为了纪念此神兽,宗门之名便以胖达为名。

      而吞下屈赢的这只黄角蟒,其主人就是这一行人中唯一的女性。

      他们在这里打发着时间,等待着宗门长辈的到来。

      前些时日,他们的长辈得一消息,说此附近有鬼枭出没,随后便派出几支队伍,在此地进行地毯式搜寻,希望能够找到鬼枭。

      鬼枭这生物,实力强悍,让人难以防备,乃一十分稀有物种,即便是胖达宗这种以驭兽为主的宗门,其内部也没有几只,并且都在一些高层长老的手中。

      一个鬼枭,或许不值得一个宗门如此大动干戈,毕竟胖达宗是一大型宗门,本身就饲养各种灵兽,宗门底蕴丰富。

      但,他们宗门中的鬼枭都是母的,根本没有自我繁殖的能力,养育这么久,也没有给胖达宗带来新的鬼枭。

      所以,胖达宗迫切的需要一只雄性的鬼枭,来完成灵兽的繁衍工作。

      这只他们正在追寻的鬼枭,有很大几率是一只雄性鬼枭,如果有了这只鬼枭,他们就能够自我养殖鬼枭,不用再在外界捕捉了。

      所以,这次的鬼枭才格外重要,胖达宗整整派出了好几支队伍,而他们这一支,则是所有队伍中实力最次的。

      别的队伍,实力最次的,也都是筑基九重巅峰,虚丹期修真者更是多数,再加之他们所掌控的灵兽,一支队伍,便可以荡平一个像苍鹤宗一样的门派。

      队员已经如此恐怖,就更别说队伍的领头了,这其中,实力最强大的领头乃是一名有着元婴境元胎期的长老。

      如此之实力,若是碰上鬼枭,自然是手到擒来。

      可是过了这么久了,这几只队伍都还没有看到鬼枭的影子,唯一发现鬼枭踪迹的,则是他们这支由弟子和新晋长老组成的,来凑热闹的队伍。

      不多时,已经黄昏,他们的领队,一名年龄才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走了过来,此人,正是他们这支队伍的领队,他们的小师叔,一名凭借着过人天赋与强大灵兽,以筑基期实力破格成为长老级别的天才。

      女子见这男子走来,愁容换作桃花笑颜,立马就迎了上去:“晓智师叔,怎么样,找到鬼枭的踪迹了吗?”

      晓智闻言,微微一笑,说:“你们看,这是什么。”

      说罢,晓智便摊开手掌,手掌间,一个像白色草莓般的东西,正散发着一股薄荷般清爽的香气。

      “这是什么?小师叔?”一名男子走来,问道。

      “你们猜。”晓智卖了个关子。

      男子拿起此物,未经晓智同意就放进了嘴巴里,品尝了起来:“像是果子蜜饯,有些粘牙,虽然味道不错,但口感不咋地,就像……”

      晓智看到这一幕,立马捂住额头,哭笑不得。

      “晓丘,你吃的……是鬼枭的排泄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