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日本少妇

      痛痛痛!胸口绞痛,伴随着喉咙感霑受到鲜血的腥甜,方浩然勉强睁开ԗ眼,视线模糊的一塌糊涂。

      耳边传来怒斥:预“哼,不过是个端酒倒茶的下级弟子,怎敢对贵客口出狂言!”

      热血上涌,恼怒委屈的情绪翻腾在心间,方浩然脑海中两幅ଲ画面艰难地试图衔接在一起。

      一幅是在办公室和故意打压的无良领导据理力争,最后的片段是怒拍桌子。

      另一幅是在宗门举行的踏天땧路仪式上,被观礼的他宗弟子奚落嘲ᩐ笑,自己忍不住挥拳反抗,却被宗门长老出手教训。

      办公室和……宗门?

      诡异的画面切换,方浩然顾不得胸口疼痛,试图理清关系。

      随굢即,⌉更多画面井喷爆发,灿烂无垠的宇宙星뉌系,辉煌的各大修仙文明,恐怖的星空异兽,沧海桑田的历史画卷。

      一念之间,包罗万象。

      쟬 最后所有的画面,世事因果,都汇聚到了祖星地星的踏天宗一名小小的下级弟子身上。

      他已经明白了一切,他穿越到了自己写的小说《星罗志》ᛀ中,而且在这里他લ就是神!

      훓 主宰一切,无所不能的唯一真神!

      “哈哈,这人莫不是傻了?”

      “这等下级弟긿子一向如此,稍稍教训ڦ一番,就得乖乖䱄趴着。”

      “是了是了,弱者自当低头哈獋腰,怎敢大胆大放厥词。”

      方浩然愣在当场之时,与他发生争执的宗门弟子们纷纷戏谑奚落。

      “浩然你没事吧?”与他交好的弟子徐大山上前搀扶,关切询问。

      “管教无方,朱兄见笑了。”伤了方螵浩然的是个紫面短须的ᬦ胖子,名魏子冉,朝䗮青龙宗带队长老作揖陪笑。

      踏天宗虽然名为踏天,但是和大玄国排名前十的愁青龙宗相比,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魏兄无妨,踏天宗亲传弟子正在登梯,还是认真观礼吧。썙”青龙宗朱姓领队遥指,一条青石阶梯依山势扶摇入云,不见终点。

      踏天宗,之所以为踏天宗,就是因为有条踏天梯。

      每五年,大玄国有资格的宗门都会齐聚于此,举行踏天仪式。

      宗门有潜力的年轻俊才依次登梯,登梯级数越多鉦,所受重力越大,所以登梯越远者,实力资质越强。

      而登梯一定级数,就会受天梯加持,开出龙脉闯,加持肉身。

      흧뷍数百年来,踏天梯最高者便是踏天宗祖师南宫无极,踏9999级,脉开于99。

      只有脉开99,才有资格休息南宫无极留ᒗ下来的炼体秘术龙皇战体。

      此时,天梯之上,踏天镋宗最惊才绝艳的弟子已经停留在梯上寸步不动,身躯遭受恐怖重力已经浑身颤抖。

      身后,二十条龙形虚影搅动风云,不过却已肉㜀眼可怜的速度暗淡下去。

      “啊~”脂此弟子怒吼,却无济于事,不得不退后一步。

      随即“咚”地钟声响起,主持高声宣布“踏钝天宗,李修远,踏2000级,脉开20,排名…邩…56位。下一位㊤,青龙宗白蒙。”

      “可惜了魏兄ႇ!”朱姓领队笑道。

       他身后的弟子们可没有这么客气,窃窃私语起来。

      “哈ꟛ哈哈,才20龙௰脉,还说什么踏天宗这一辈最强弟子。”

      “什么啊,太垃圾了,踏天宗没落了……”

      “哈哈哈,青龙宗泥鳅一般,怎敢说踏天宗没落。”笑声忽然传遍这处小广场,三分爽朗七分傲然。

      是方浩然!

      “什么人?是你!”魏子冉ꪾ再次皱眉,没想到自己教训过后,这名弟子居然不知悔改。

      青龙宗一众脸色齐齐一变,眼ࠟ看着就要愤然出手。

      魏子冉抢先出手,袍袖一拂,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浪朝他席卷而去。

      “哼!不知死活!”方浩然皱眉微哼,于气浪间踏前一步。

      气浪瞬间消弭,同时间,一股暗劲于山岳般压向魏子冉。

      能 魏子冉只感觉眼둇前一黑「,呼吸困难。

      蘦 “啊~,”魏子冉大吼一声,一尊⿫安详打坐뀞的婴儿形象出现ᦝ在身后,随即眼神回复了清明,“区区一名筑基期的弟子,怎敢放肆。”

      元婴外显힀,杀气冲天!

      琒青龙宗朱姓领队面色一变,手势变动间撑开一个圆形护盾,罩住因森寒杀气瑟瑟发抖的诸弟子。

      山峰之上,马上垂下一句威严大喝:“什么人,在我踏天宗踏天式上放肆。”

      是踏天宗宗主齐贺的声音!

      元婴境界的杀气太过显眼,峰上观礼的各大宗门大佬,马上遥遥注意到这里。

      諀 魏子冉冷静下来,收回外显元婴,传声道:“宗主,是魏某失礼了!”

      声音飘飘荡荡,如天上来音。

      “仪式继续,无论何事,魏长老不可大动干戈!”齐贺声调严肃。

      不过,此时的局势又岂是魏子冉区区一个元婴ꦜ长老能够掌Ⲻ控。

      殥 읎ᖦ方浩然冷笑中,再踏一步:“筑基?那你看看这是什么!”

      说话间,他头顶骤然升起一枚金色圆球,滴溜拵溜旋转着越升越高,金色光芒如大日临空,照耀四方,普通人都睁不开眼。

      “金丹!”魏子冉目光一缩,据他所知这名弟子才刚刚从炼器期踏入筑基期,怎么会短短几日之间,就踏入金丹期。

      而且……

      “这不是普通的金丹!!!”

      䠧青龙宗朱姓看着眼睛瞪的眼珠子都快跳出。神色激动间又像见了鬼一样。

      “㿣五、六、七,ㄼ七窍,仙品金丹,仙品,居然是眏仙品金丹。”

      异变突升,已经没有人关注踏天式,踏天宗齐贺,青龙宗龙破天,百动宗石真,各大宗门掌教一马当先凌空虚渡而来,已将小广场塞ﴺ满,围在了方浩然和魏子冉一边警。

      “不对,是九窍᫑,难道这就是典籍中记载的煍神品金丹!”齐贺眼睛毒辣,马上纠正了朱姓领队的说法。

      ᰹神品金丹言论一出,所有人ꅅ都哗Ỵ然色变。

      大玄国,何时出过金丹期修成神品金丹的人物。

      这样的资质,不是天骄级,不是妖孽级,而是神级2。

      7 注定的不陨落,就会君临万世。

      “不错,这就是神品金丹,凡品、人品、地品、天品、玄品、仙品之上。”方浩然傲然道,“魏子冉,你为何见神不跪?”

      见神不跪,视为大不敬。

      方浩然此话一出,气度森然帉,ᅠ恍然间众人랇仿佛看到了头戴星冠锦绣龙袍的万古帝君,于此同时一股万钧之力骤然压下。

      噼里啪啦,魏子冉浑身骨头关节轰趴作响,承受不住跪在当场。

      逼得他元婴再次外显,苦苦抵挡疯狂的压力。

      然而,这一切在方浩然眼里只不过是儿戏一般,若他愿意,弹指间地星都可以随엯时灰飞烟灭。

      此时此刻,他只不过把自己能力控制在漺金丹层次,显露给这些修仙人士一些表面的实力而已。

      “哼,是何方大能入我踏天宗?是转世,还是夺舍,”齐贺长须飘飘,挡在了方浩然和魏子冉中间。

      魏子冉顿感呼吸轻松,压力大减。

      齐贺,踏天宗宗主,半步化神!꾤

      神品金丹再神,在半步化神面前,也如稚童。

      眼前少年的气度,完全不是一位初出茅庐的少年人所有,齐贺脑海中马上就判定了他的出身。

      “转世如何,夺舍又如何?”方浩然双手背负,傲然问道。

      “若是转世,请道友说出自身来历,若是正道,我宗自然奉为上宾。若是夺舍,于天道不容,可就怪不得我踏天宗无情了!”齐贺冷然道。

      “非ᤅ转世,非夺舍,我的存在不是你们能够理解的,哈哈哈,”方浩然大笑道,“齐贺,你是否真要护着魏子冉,方才他伤我辱我,除非真心磕头道歉맡,Ⱇ否则我必让他神魂飞灰湮灭,打出轮回。”

      被宗门子弟直呼姓名,齐贺一宗之主已经颜쟏面无存,当下大怒:“本宗不管☃你是转世还是重修,又是何方大能,娑既然拜入本宗门下,那就要乖乖地服从磘本宗主调令。”

      “本宗不管你是何方大能,区区金丹而已,敢对本宗主不⟜敬,给我乖乖跪下赔罪!”

      齐贺说话间施展神通,他与方浩然ૻ方圆几寸之内青石地面啪啪啪啪地粉碎,几十倍的重力⺏加持。

      方浩然面色一滞,身形摇晃。

      没有众人预想中的跪地贴面,方浩然冷笑中稳住身形:“区区金丹而已?我就让你看看区区金丹,也不是你这个半步化神的伪神能比的。”

      地星修仙一途早已没落,要不晭是靠着他设定中蒙蔽天机的大阵,外星系辉煌修倀仙文明早已摧毁这里所쐑有体系。

      方浩然话音落下,身体肌肉寸寸隆起,身后一条真空之影疼远痛而起,龙吟声响彻云霄。㙙

      盙 这条龙形哙虚影可怕的凝实,栩栩如生,比之踏天梯上排名第一的那位要强上千百分。

      “这是,开龙脉⍍!”

      “居然不借助踏天梯,就能强行开出龙脉……”

      龙脉,是踏天梯特有的体魄加持ᤚ。

      惊疑,猜测,恐惧,㶿哗然,各种情绪在人群갬中传播。

      䰬不过,方浩然还没结束。

      第二条,第三条,每多一条,方浩然神色就㦧轻松一分。

      캵 直到第七十六条、第七十七条……

      方浩然愈发如入天山岳,高耸不可撼动。

      再到겾第九十九条,群龙奔腾㏇,方浩然上身衣物寸寸碎裂,露出完美狂野켾的遒劲身躯。

      脉开九十九,龙皇战体成。

      嘶!!!! 楇

      所有人都倒吸凉气,此子居然恐怖如⫈斯。

      昖 峰顶大殿之内,三名老者垂涕而泣,㈩其中一人喃喃道:“南宫老祖㲗,我宗弟子终于有人追上你的步伐,修成龙皇战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