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宝影视app官网

      睢“姑爷,您方便了这么久呀?怎么了呢,闹肚子了?是不是昨天油吃多了?”

      小嬛很是关心휉地一连发问。

      苏御没回答,而是了看桌面,小丫鬟只是点了一杯茶水坐牅在这‘里,其它零食一律没点。

      付了账,苏御带着小嬛离开,先把马寄存在茶馆,还丢给小먖二一些零钱。

      随后去附近走了走。ᣌ

      北市场果然热闹,据说每天都像赶忩大集一样。

      ⣫ 苏御去木器厂看了看,没找到想要的东西,又跑到家具店看了看,最后选定两个一模一样的梳妆台。

      “这位爷,如果送货上门,需要再加50个钱。”

      썒 “哦,那好吧。”

      这时小嬛提玣醒道:“姑爷,괋您不是说要用马驼回去吗?”

      苏御笑了笑说:“老马力乏,我担心它吃不消蘺的。这样吧,我带着它先㇗回家,你在这里盯着点。省得룠工人干活毛手毛脚的,再碰坏了梳妆台。另外他们直接进不去郡主府,还᪹靠你引路。”

      “哦噀……”

      ⭟ 支开小嬛,苏御骑着马向랝平康坊走去。

      此坊本是洛阳城玉鸡坊。之所以更名홡,是因为大梁开国皇帝赵略的一个念头所致。推翻蠓唐朝之后,梁高祖十分怀念长安平康坊里的歌舞升平,于是在洛水旁边,皇宫不远处,把玉鸡坊改成了平⊈康坊,并大兴土木,修建别墅高楼。梁朝三大艺馆均在此坊。全国各地的游客慕名而来。

      꽇 一百多年来,逐渐发展。到了天赐十年,坊騖间处处是花街,亭台比邻皆柳巷,游入此坊,放眼尽美女,犹㷍如天⨫上人间。当暰然,光鲜背后也隐藏着各种说不尽的ằ苦涩。看那高퇅楼旁边,也有极贫的窟穴。据说那里价格低廉,甚至到了一个馒头的地步。常有人因冻饿而死。甚是凄凉。

      㵻据说,因为修建平康坊,在赵略身上⶗还发生过一段令人啼笑皆非的往事。

      귖当年唐皇后(孝烈皇后)极力劝阻不募要修建平康坊,皇帝不听。皇后震怒,领人暴打工部侍郎,因此延工。赵略一怒之虣下,鑗骑马奔出洛阳,声称要去长安生活。后来在众人规劝之下,夫妻二人才算和好。还是三大门阀出资,继续修建平康坊。

      这事儿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街头巷尾大家都这样传说黰。

      “雁师姐可真会选地方……”

      此地虽好,可对于苏御来说却是个禁地。

      本想偷偷摸摸溜进去,哪曾想平康坊衙署要求登记姓名,而且还要查看户籍册。

      愺苏御偷笑,把许洛尘的户籍册亮出来,登记名字,混了进去。᪈

      许洛尘的户籍册之所以在苏御手里,是因为这ⵠ位小有名气的诗人朋友拜托苏御去见一个女人,可苏御却一直有事耽搁㬫着。

      䥭据说那女子是许洛尘的笔友,对许洛尘的诗词爱得极深。经多年书信往来,女子对许洛尘的爱慕之心횾愈发强烈,要求许洛尘来洛阳找她,暗含让他提亲之意。其实许洛尘也想与那女子见一面,可自觉家道中落,而自己长得又矮又丑,配不上这位千金小姐。于是犹鯌豫再三,还是没去。

      苏御早就说过,许洛尘是一个生活在自己梦幻世界里的䴈人。洛尘兄不想破ᬟ坏那种梦境,所以一再推迟。

      后嵂来听说苏御要去洛阳,许洛尘突发奇想,让苏御这帅气男子代替自己去与女子见面,岂不是可以保留这番美ꨮ妙?

      对此,苏御哭笑不得,但见许洛尘说得声泪俱下,最后还是答应帮他。

      ㍢“柳长街,三回巷,八号。”

      苏御神来到一个偏僻巷弄,向巷子深处望去,不컊禁一皱眉。

      “雁师姐你可真能藏丠。这肮脏小巷,简直不是끊人待的地方。”苏御一边走路,一边暗自感叹:“启这平康坊即是人间天堂,又是人间地狱。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唉?真的有?”

      맰苏埍御走进巷弄,竟见到一个女人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皱着眉头走过去,低头看篜了看。女人三十四五岁的样子,年轻笻时应该是个美貌女子。अ她的衣着用料还算不错,只可惜有些旧了。不过整唚体看来,还是保持着一副高档模样。

      好像没死。

      苏御蹲下쬪身子,推了推那女子。

      女子悠悠醒来。

      “你为何趴在这里?”

      嘞 此时还是正月,天气寒冷,女託子冻得手脚僵硬,顿了好长时间,她才缓醒一些,道:“醉酒,不小心跌倒。便睡过去了。这位公子,您是来玩的吗䒛?小奴还行的,ㄢ会唱᳢很多曲子。小奴是万花院瘦马出身,但价格不贵的。”

      ￈“你都这样了,还想着拉*呢?”苏御心生怜悯,把女子搀뢺扶起来:“你家远么?能不能自己走?”

      说话间苏御还掏甶出一些零钱,塞给夭女子。

      女子莞尔收下,抬짅头仔细看了看苏御,突然凝眉:“‼公子,我见你好生面熟,仿佛在哪里见过的。”

      “呵呵,别跟我玩邂逅这一套。不灵的。”길

      “公子,小奴没骗人。”

      “唉,请自重!芶”

      感觉到被人嫌弃,女子⿽身子不由自主地一缩,倒退半步,羞愧而遗憾地说:㗃“那好吧,小奴自己能走,不必麻烦公子了。”

      看女子一瘸一拐,ꨬ背影凄惨,苏御救人的好心情少了一半。

      拽着老马继续往里走去。

       终于来到八号。颳 쵾

      ᢋ톍站在门口,抬头看了看门楣,简直是破败不堪。

      “我的好师姐,你又不是穷人,何必搞得如此落魄模样?哎,不会生活。”苏御喃喃感叹。

      突然门后传来脚㢻步声。

      循声望去,雁师姐的锋锐目光直射而来。

      “你来䡶干什么?”

      苏御连忙微笑行礼:“师姐,好久不见。”

      雁悲鸣冷声道:“不要进来。赶紧走。”

      “为何?”

      馠“因为姨我不想䳝与佛生门有任何瓜葛。Ⴖ”

      苏御把马拴在门口,走了进来:“师姐壸,您误会了。我不是佛生门的人。”

      雁悲鸣上下打量苏御,还绕着苏御走了一圈:“你与那웂小妮子走的太近了。”

      苏御知道师姐向来警惕性极高,也不怪她,而是道:“师姐,说来她的父亲还是您的师兄呢。怎的如今落得这般生分?以前你还常与我说,你们师医兄妹轝情똸同手足的。”

      “师父死后,谭方鼎自立门户,他背叛教ꃌ义,╪已经䋧不再是我的师兄鷄了。休要在我面前提起他。注他们佛生门自不量￳力要找死,与我无关,我也不ᴡ想趟这浑水。”

      “呵呵,师姐,您这话恐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