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弯腰露胸没胸罩

      噗!

      无数水滴汇聚成了一个身穿蓑衣的人影,浑身已经破烂不堪,处处鲜血,殥他看着自己的淋漓的双手,颤抖不已。

      䴿 他口含鲜㰼血,指着凌云霄怒道:“你是픐什么意思?为何不一招杀了我?!是要羞辱我不成?!”

      凌云霄也很无奈啊!

      大哥,不是蒿我不想杀你,是实在杀不动啊엒!

      毕竟境界的差距摆在这里,即便是他领悟出了绝招,但也是需要修为支持的。

      阳天枢眉头微皱,如鹰般锐利的双眼盯⪦着凌云霄手中的剑,在那一瞬间톉,无匹的剑气荡漾,纵横交樄替,碾压过层层空间,不留一丝空隙。ꋩ

      换了自己又该如何面对这一招?

      而且力量还能控制的如此精准,既破了招数,又留了他一条性命,

      如果是自己被困在阵中,要杀人是很简单的,但要既放出杀招还要给人留一口气,可太不容易了。

      一旁的光头壮汉着急喊道:“你受伤这么重,快换人吧!”

      还能换人的啊?!

      媋 凌云霄又感到了ᕌ恐慌,刚才这一招已经将他的力量消耗吋一空,已㓱经没力气打了!

      若是他们五个人轮流上阵,他哪里还能撑得下去?

      他咬着牙强行道:“胜负已分,再打下去也没必要,你们换谁来也是一样!㹞”

      他还能怎么办?只能说起大话来,希望他们能够知难而退。

      阳天枢摇了摇头,也知道没有打下去的必要。

      不料那蓑衣男子呵呵一陎笑,㷭一把摘下了几近破碎的蓑朏衣和斗笠,甩到了一边,冷笑道:“我早就是死过一遍的人了,哪里会害怕死两遍?”

      凌云 霄眉头一皱,他说他死抴过一回?䉦

      퇞 这是什么意思?

      譮却见他双手猛地一拍,浑身的鲜血在刹那间沸腾了起来,就连洒落在地上的鲜血也开始呼应起来,浑身翻腾滚烫,化作了一丝丝的雾气弥漫,头顶开始冒烟,身体开始渐渐媳的消失在空气中,就好像升仙似的。

      “老六!”

      “臭打渔的!”

      ᐘ“你真훜的会死的!”

      一旁维持大阵的另外几个人急忙大喊!

      原来他匟是个渔夫첱吗?怪炜不得披着蓑衣垑斗笠雚呢。

      眨眼间,这个男人已经消失在了空气里边,真톥正的消失了,不知道是隐身了还是真的人间蒸发了。

      凌云霄的炙耳䔨边传来嬯一个冷冷的声音,就好像贴着他耳边在说话。

      “呵呵,我已经变不回去了,这一招,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凌云霄没有贸然的回头去看,生怕一回头就是刀光闪烁。

      他深吸了一口气,却感觉到空菣气中有一丝冰冷,还有些许咸甜!

      䣆他猛地一惊!

      那是鲜血的味道,而且还是他自己的鲜血!

      空气中仿佛带着刀子!

      就好像在冰天雪地下毫不犹豫的张口深吸了一口冰凉的冷气,那是芺从胸腹发出来的刺痛!

      他明白了过来!

      这家伙已经彻底的化作了水汽,融入了空气之中,变成谪了肉眼都不可观察到的状态,甚至能随着呼吸深入㲿肺腑当中!

      惊и的凌云霄赶紧撑起修为,吐出肺腑中多余的空气,如此那刺痛㩧的感觉才稍微缓解。

      他的浑身上下见不到任何伤口,丝丝鲜血却从喉咙里渗出,水珠已经微小到了极致,对他造成的伤害也是最小化的,那丝丝퉣的血液也是从最细微的血脉中渗出来的。

      如果不再屏住呼吸,伤害怕是会随긓着血液直至四肢百骸。

      整个人从内部腐烂!

      这是什么诡异的ﺙ招数㵕?!

      凌云霄感觉分外荒谬,这算什么武道?这是魔キ道吧?!

      长久的憋气也不是办法,人总是需要呼吸的。

      即便修褾行者能够做到龟息状态,长久不用吐纳옂,甚至可以吸收周边灵气维持生存,就好像现在的林语徽一样。

      但他现在的修为还攉不至于到那一步啊!

      他现在毫无准备,最多能憋个四分之一炷香的时间!

      张立阳也看出了其中奥妙,掏出了一炷香点上。

      玄灵妃看了葦有些不解:“师兄你点香干什么?”

      张立阳笑道:“我知道师兄现在需要计时。”

      葮凌ᩒ云霄回头看了뫵他一眼,那我㟆可真是谢✍谢你了!

      “你怎么知道的?혺”黄阿九也不是很明白。

      “默契!”张立阳又从背后掏出一个香炉来,把香插了上去。

      黄阿九回头看了好久,他到底是从᤭哪里掏出来东西的?

      陈无禁指着凌云霄对他们几䃶个笑道:“你看大ᘕ师兄鼓着嘴好可爱!”

      凌云霄不禁咳嗽了一声,可爱二字是用来宽评价男人的吗?!

      这一下他能憋的时间更短了。

      气氛一时冻酣结。

      凌云霄站在原地不动,周边四人依旧是维持홶着阵法,额头上各自冒出了冷汗,想必维持大阵也相当耗力气。

      硕 更重버要的是这个时候必须要分出胜负,否则只要阵法一破,已经化作雾气的老六就再也回不来了。

      化作雾气简单,但难的是怎么从雾气再变回去,他现在还没这个能力!

      几个人心中明白㖃,只要阵法一破,老六就会溢散在宽阔的天地中,真正的魂归天际,半꺒分都留不씃下来。

      凌云霄心中思考起对策来,面对这样的敌人,什么招数都已经不管用了。

      他哪怕修为再暴涨几个层次也没用,就算能一剑破开空气鱆,那又有什么用?

      驯转繳瞬间周围的空气又会填补过来。 엙

      ␖敌人已⸘经微小到了极致,再怎诨么砍也是无济于事。

      你可以把敌人斩뼁断成几截,但又要如何对付已经比尘埃还微小的੽敌人?

      黄阿九感到了些许疑惑:“敌人怎么不见了?是死了吗?뀶大师兄怎么还不出来?” 䩛

      ￀“嘘,别说㐠话。”张立阳只是笑着摇摇ᵈ头。

      凌云霄已经憋气到了极限,还是没有想出对策,䍪无奈的长出一口气。

      没办ꖾ法就只有投降了,这招无解。

      反正已经赢过一次了,输一次也无大碍吧?

      应该算作平手。

      可他偏偏又不햹想输,好像输一次能要了他性命似的。

      对呀,不断的胜利,永不言败,永远能给人带来安全感,才是他身为大师兄的本质。

      裖否则怎么配得上大师兄的名号?

      要是在几位师弟师妹面前认输䵗,那还不如死了的好。

      忽然他注意뇙到了一把匕首正悬浮在空中,那是之ᑮ前丢出去的时候᳝卡在结界上的。

      他上前一看,紧紧握住了匕首,纹丝迂不动。

      原来破绽早就已经᧛在这里了。

      凌云霄쨽看向了在角落里维持着大阵的那个眼睛有点斜的,所谓四大高手的第五人。

      几人猛地憿一惊!

      实际上这大阵只需要三个人来维糯持,即便是增加了第四䡞个人,也䌌只是为大阵输送力量,不是最关曒键的位置。

      而此时쓹,那被匕首刺穿的,最薄弱的一点,恰恰就在他的Ꜣ面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