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情感>

      大殿之中,甲士云集,灵觉皱眉看向两侧,倒也不룕好再有动作只道“将军当猲真不把赤龙鼎交还于我?”

      “上师,从刚才到现在,你身旁这位叫赫连紫嫣錧的圣女都未说过话,当真是为了救其母才来索要赤龙鼎的么?”萧寒不等游莫染应声,便抢先道。裎

      耫 “我开口,你们當便能把赤龙鼎交予我么?”赫连紫嫣轻声道。

      与幽姬的孤冷螿气质不同,赫连紫嫣虽然冷但不孤,如雪山般圣洁,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쪱的气质。

      “小姐姐的声音挺好听的,温柔空灵,此音只因天上有,不该⮌在凡间”萧寒抓了一把案上的炒豆,盯着赫连紫嫣边说边吃着。

      “你……”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小姐姐不囼要动怒,你们远道而来,如小姐姐不嫌弃,我可以尽地主之谊,带小姐姐在镇上转转,镇子犨里有家湘记面馆不错”萧寒憨笑道。

      “登徒浪子!”赫连紫嫣寒声道。

      “正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嘛,人们都喜欢世上美好的人和事物,更何况小姐姐如此超凡脱俗”萧寒赞㮄叹道。

      “死娃子,你莫不是看上人家圣女了?”游莫染越听,表情越扭曲,凑近吷萧寒小声问道。

      游莫染的声音虽홸小,但灵觉和赫连紫嫣的听觉自然非一般人可比,游莫染的耳语自是听得一清二楚。

      灵觉脸色已呈青白之色,千里迢迢而来,却被如此羞辱,他身位大雪山五菩提之一,可曾受过此等待遇。

      赫连紫嫣也被这叔侄二人气红了脸,要不是下山前师尊的叮嘱꾮,她早就拔剑斩杀此子了。

      萧寒也察觉到了面前两人的愤怒,但这是鹰隼ꉚ关,他自然也没什么好怕的,但他也算见好就收“我燕国以武立国,民风自然淳朴好客,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自然要招待周到”。

      “哈哈哈哈,好一个有朋自远方来”灵觉怒笑道,随即看了看周围张弓搭箭的귍甲士“你们燕人就是这样对待朋友的么?”。

      萧寒嘴角邪魅一扬,看了看一旁受伤的林虎和李子明,指着灵觉说道“你打伤了我们的人,所以,你不是朋友,你旁边的小姐姐才是我芽们的朋友”。

      “……”

      游莫染深吸馿一口气,自己这宝贝侄子还真是直白。

      “请问殿下,您说的话可代表燕国ꃆ?”鬤灵觉眼角微缩。

      “请问上师,您刚才打伤我燕国两位军官,可代表你大雪山?”萧寒起身,站在游莫染的身后朗声道。

      灵觉冷笑道“仅代表我个人!”

      “好得很!”萧寒看向周围朗声道“众将士,现在裚有这么一个人欺辱我大燕无人,接连打伤我鹰隼关两位校尉军官,你们说,该如何处置此人!”

      “杀⊛!”

      “杀!”

      睇 “杀!”

      大殿里外上百名带甲亲卫愤怒高喊道,喊杀声振聋发聩!

      灵觉被这突如起来的喊杀声震慑到了,在如此近的距离面对数十把强弓劲弩指着,又有游莫染在一旁,就ꆷ算他是七品高手在这样的情况下也难ⴢ全身而退

      就算他一人能侥幸逃离,必然也会身受重伤。

      ᦆ 萧寒自然看出了灵觉眼神中的慌乱,是时候再添一把火了“能够将大雪山꛻的高手留在我鹰隼关,这买卖值了”。

      “尔等此番作为,我必将回禀天尊,届时我大草原数十万控弦战士兵临虎牢关时,希望诸位还能像今天这般狂妄!”言罢,灵觉愤哼一声甩袖朝门口走去“紫嫣,我们走”

      赫连紫嫣临走时深深的看了萧寒一眼,仿佛在告诉萧寒,今天之辱,他日定当加倍奉还。

      灵觉和赫连紫嫣自有破魂带人礼送出关,李子明和林虎也有医者治疗,整个大殿中只剩下游莫染和萧寒两人。

      “舅舅,这些草原人也太猖狂了吧,竟然到咱鹰隼关来闹事”萧寒躺在软垫上,翘着腿说道。

      “你可知那灵觉是何人?”游莫染一改之前的醉态说道。

      ꔥ“大雪山上的高手?菸”

      “那个灵觉上师是大雪山五菩提之一,七品高手,在他之上还有左右屯谷护法,皆是九品高手”

      “他刚才提到天尊那不就是大宗师了?”

      崒“寒儿,你刚才不应该激怒那个灵觉的,为了鹰隼关得罪一个如此强大的敌人,可不理智”游莫染叹道。

      “就是看那和尚不顺眼”

      翳游莫染无奈的摇了摇头,寒儿的性子真是被清欢惯坏了。

      “对了,过些日子,朝廷的诏命就到了,你也该回宫和你母亲好好团聚团聚了,十六媠年来,她一直思念着你”游莫染说道。

      “要不,制杙造一场意外,就说我被大雪山的灵觉上师斩杀了,或者我重病不治?”萧寒期待道。

      “胡闹!”

      “我的亲舅舅嘞ﻌ,你宝贝侄子我在尚京城无依无靠的,万一被人设计害死了咋整?”一想到诏命这个事,萧寒就脑仁疼。

      “什么叫无依无靠?你母亲就是你的依靠!”游莫染正色道“再说了ߝ,你这蕄么鬼精灵,谁还能害了你?”

      说着,灥游墨染瞥了萧寒一眼,又道:“你在南边的军营里,秘密训练的六百多名军士,不就是你的准备么,

      俗话怎么说来着,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是吧”。

      萧寒翻ᷴ了个白眼,道:“母妃毕竟在后宫,父皇病重,太子虽有个强力的外戚澹台家,但太子懡羸弱,司马家和穆家不是没有机会扶持其他皇子去挣皇位,如今的尚京城恐怕激流暗涌,这水如此深,我何必要去趟这浑水呢”。

      “你柳姨告诉你的?”

      챑“燕国门阀气息太重,这是燕国最大的内患,要想根治谈何容易!”萧寒拥有前世的思维,自然ɱ能理性通透的分析出如今燕国的问题。

      萧寒咬了一口茶干,咀嚼着,又道:“按照常理,皇室势弱,三大家族势强,过几年,必然会是三家分燕的局面;

      到时候保皇派必然会打着匡扶正统的名义起兵平叛,到时候你侄子我作为皇室遗珠,振臂一呼,各路群豪纷纷Ꝟ响应……”

      “群豪?ꌞ到时候怕是群狼吧”游墨染戏谑道。 ਏ

      萧寒摆了摆手道:“仅仅一两年,我便拥有六百劲卒,安知几年后不是六千劲卒?

      到时候,无论来的是狼还是老虎,我有兵权在手里,自然是不会让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事情发生的”。

      萧寒还튋是有底气的,毕竟前世的历史在脑子里,自己又不是幼帝。

      萧寒之言让游莫染不由侧目“没想到你远在边关,朝堂之上的事倒是看得透彻,

      若依你所说,燕国内乱,其他三国又怎么会坐壁上观,而不来分一杯羹呢;

      你父皇也看出了燕国内患所在,但门阀如毒瘤一般寄生在燕国身上,彻底根除是不叅可能的,只能刮骨疗伤减缓毒发罢了”游莫染叹道“你父皇是治世之君,纵使雄才大略,但内有门阀家族掣肘,外有草原上的恶狼环伺,终其一生也无法施展抱负,憾事矣。”

      萧寒笑了笑,道:“就好比这桌案上的残羹㨧剩饭,坺不知该如何收拾时,那就推翻它”说着,萧寒一脚踢翻了身牢前的桌案,ↄ酒壶、水果、吃食撒了一地,接着,他又把桌案扶了起来“看,干净了吧!”

      萧寒的比喻深深的刺激了游莫染,如此犯禁的想法,是如何天马行空想出来的呢。

      涉 “死娃子,你可知道按你说的,燕国得死多少人么?弄不好会亡国的”游莫染嗤之以鼻道。

      “那就没办法咯”说着,萧烘寒慵懒的起身朝殿⊛外走去,边走边朗声道:

      “尘劳迥脱事非쇜常……

      紧把绳头做一场……

      不经一番寒彻骨……

      怎得梅花扑鼻香。”

      游莫染看着萧寒逐渐远去的背影,一句句的诗词仿숬佛如惊雷般响彻在他耳抖畔,他的心也在这一刻激荡开来。

      㬿不经一番寒彻骨,怎得梅花扑鼻뷷香……游莫染呆住了,口中反复念叨着这最后两句。

      他看到了杀戮,无数颗人头落地,战乱席卷了燕国壟五州。

      ᔫ此时出现了一个背ꀮ影,就如眼前的这个背影一样,他打开了一扇门,门那边盛开着梅花,仿佛能嗅到梅花的芬芳一般,一个崭新的燕国,如旭日东升般,带着朝气ⓗ重新屹立在五州大地之上。

      十八年前,虎牢关上,孙天云遥望尚京城的方向问游莫染“你誓䂶死保护的燕国,真的值得你去保护么?”

      “契丹人无时无刻觊觎着我燕国土地,扬言要ֆ把我燕国的锦绣河山变成契丹人的牧场”游唍莫染愤怒道“身为燕人,自然要守护自己的国家!”

      “燕国的劫难并不在草原”孙天云怅然道。

      “无论是什么劫难,我都会用我的刀去捍卫我的国家!”

      “说到底你只不过是江湖中人,江湖是改变不了一个国家的国运的”

      直到现在,游莫染都忘不了当时虎牢关上,孙天云那萧索的身影。

      孙天云,你到底教出了一个怎样的弟子啊?

      此时,柳清欢走ꨫ进了聚议殿,看到了一地的狼藉,见碢游莫染瘫坐在桌案旁,柳清欢才松了一口气。

      游莫染直起身子看向柳清欢问道“孙天云在哪?”

      ……

      “孙天云,什么风把你吹到我孟府了?”孟为之得知孙天云来拜府后,赶忙放下手中的文书,迎了上来。

      “想下棋了,顺道来看看你这臭棋篓子的棋艺有无长进”孙天云笑呵呵的走向孟为之道“这大白天的,你不在宫中处理政务,躲在家中偷懒么?”

      “랪你还不知道朝堂上的那些老狐狸么,跟他们在一起打交道,会气死”孟为之摆了摆手“不提他们,你这老小子来我这,我开心的紧,我们先下棋,晚上再一醉方休,我最近得了一坛西方的葡萄酒”。

      “世人都知道你孟为之是孟家家主,是当朝的中书令,却不知你还是一个品酒大家!”孙天云笑道。

      幕“哈哈哈,不知何时才能喝到髢你独家酿制的桃花酿啊,我可是馋了好几年了!”孟为之赞叹道“得饮桃花酿一杯,天下美酒皆꤅无味!哈哈哈哈”

      孟府后院的凉亭中,孙天云和孟为之夹子对弈着,不久,孟为뾘之便一脸无奈道“老哥哥的棋艺剹还是如此精湛啊!”

      “你的棋艺还是如此的臭,这些年来并无长进啊”孙天云笑道。

      ䷈“哎,这些年都被俗事耽搁了,哪像老哥哥如此闲情雅致”孟为之叹道。

      孟为之看孙天云笑而不语,心中便知其意,屏蔽左右后才意味深长的看向孙天云“老哥哥此番来,怕不是为了赢我一盘棋吧”。

      “哎,陛下病重,太子理政,⡊外戚专权啊,想来孟老弟这段时间很辛苦吧,我是特地来看望孟老弟的”孙天云捋着白须说道。

      抃“是啊,澹台枫在朝堂之上与太子殿下配合默契,司马家和穆家的日子可是越来봵越难过咯”孟为之叹道。

      “那你孟家呢?”

      “有皇太ਿ后在,澹台家自然不会太针对我孟家,倒是近日,澹㊿台枫那老家伙频繁向我示好,我这心里很是不安啊”孟为之故作愁容,实则一副待价屲而沽的模样。

      “如今澹台家势大,孟家能与澹台家联手,岂不美哉?”孙天云双眼微闭,抿了一口茶后说道。

      “老哥哥这是在打趣老弟了,孟家从不参与各家之争,孟家只效忠陛下”说着,孟为之朝着皇宫的方向略一抱拳,正色道。

      “陛下仙逝后,太子不就成陛下了么”孙天云抿嘴笑道。

      “太子羸弱,就算登基之后,凭他澹台枫的野望,还不独揽朝政?”说着,孟为之抬眼深深看了孙天云一眼道“老哥哥有什么话就直说吧,别再试探我了!”

      孙天云笑着摆了摆手“听说司马家在暗中扶持四皇子,穆家与六皇子交好,恐怕太子殿下想要登顶可能不太容易啊”。

      “这事儿我知道,司马家和穆家的人不止一次的找过我,也许诺过天大的好处,希望我孟家能助一臂之力”说着,孟为之皱了皱噾眉“正因为这样,我才犯难呢ᷩ”。

      “老弟啊,老哥哥我有一个疑问不知当不当问”孙त天云沉思道。슱

      “老哥哥有话뙲直说,咱먺哥俩之间还有什么不能直言的么”孟为之娓娓臱道。

      “太子殿下、四皇子殿下、六皇子殿下,无论谁最终登顶,与你孟家何干系呀?”孙天云思索道。

      “老哥哥,这个问题可是问到了我的心坎儿上啦”孟䜣为之叹道“陛下的生母出自我孟家,当年陛下还是太子时便于我덝交好,孟家顺其自然的成了陛下的外戚家族,现如今庄嫔又未能给陛下生下龙子,我孟家的处境据实不太好啊”。

      “孟老弟为何不ែ从剩下的皇子中选取一人从龙呢?”

      “二皇子独掌十万皇属军,兵权在手,孟家对其而言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三皇子驻守攛镇南关,非诏命不得擅离职守,远水解不了近渴;五皇子醉心武学,无心朝堂之事”孟为之一脸愁容。

      对于从龙之功,锦上添花和雪中送炭的差别是巨大的,况且二皇子十앷万皇属军在手,是各大家族重点关注的对象,一旦皇属军有异动,蒙州的黑风渼军和滁州䑢的岚山军必定望风而动。 ⑱

      黑风军守着虎牢关防备着契丹人,岚山军与晋国的西军在边境上常年对峙,一旦回撤,晋国的西军怕是会落井下石。

      除非到了鱼死网破的地步,没有哪家会把注投在二皇子身上的,风险太大!

      “孟老弟没有考虑过七둤皇子殿下么?”孙天云含笑道。

      “七皇子?”孟为之眉头微皱“十六年前被逐ꍸ出尚京城,发配到鹰隼关的七皇子萧寒?”

      “正是!”孙天云颔首道。

      “原来老哥哥是为七皇子而来?”孟为之心中一沉。

      “孟老弟不必紧张,老哥我在鹰隼关待了几年,见过寒殿下,无权无势,倒是一个雪中送炭的对象”孙天云眸中含光道。

      “老哥哥和寒殿下关系匪浅啊”孟为之笑道,眼神中带着一丝审视和警惕。

      “他把我酒窖中珍藏了二十年㱸的十坛桃花酿喝了个精光,还套走了我的酿栌酒秘方!”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