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保姆同居的日子

      “风影副堂主在灵鹫宫内可还安好?

      如今江湖中正魔两道皆是蠢蠢欲动,朝廷亦有意整顿武林,可谓是波澜诡谲之刻。

      风影副堂主是否考虑出山共谋大事?

      上次青牛等人对那黑风寨展开试探,可惜悉数铩羽而归。

      青牛与天狼也皆沦为那黑风寨阶下囚,堂主有意借此机会,拿下黑风寨,救出青牛与天狼,也彻底建立起我们霸绝堂的威名,吸引更多的精英玩家加入。

      不知风影堂主可欲出山,助力拿下黑风寨?”

      “黑风寨......一个小小的芝麻势力,竟也能让青牛等人铩羽而归?看来这片江湖,真是随着这次内测而发生了些许改变.......”

      女子看着字条怔怔出神,半晌手掌一股绵柔气劲勃发,轻易将字条震碎成粉末,却竟也是位外气境的高手。

      “才入灵鹫宫不过一月有余,我尚且只是临门一脚就可突破到爆气境,现在却就要下山了......看来堂主是真的抽不开身啊,这个家伙,还在执着么......希望那黑风寨主不会让我失望吧......”

      女子转身,身影一动便宛如轻飘飘的纸鸢般掠入门户之内。

      一股气劲自其甩袖之间便轻易推动门窗关上,一举一动都颇显强横的内力与武艺。

      ...

      夜晚过去,天光大亮时。

      前往西域的道路上,江大力骑着大宛良驹风驰电掣地赶路。

      周遭官道旁两侧树木无数叶隙中筛下来的阳光,像是道道金丝般,闪闪烁烁交织落在他的身上,不断晃动掠走,仿佛生命般在欢欣地搏动。

      如今山寨之事已定,只需半月后返回山寨摘果子割韭菜即可。

      江大力乐得做个甩手掌柜,每天遥控发布一些任务,其他时间便用在赶路,直奔西域昆仑,寻找《九阳神功》。

      不过在这途中,他也打算把记忆中的那个日月神教分舵给端了,干掉其中一位舵主,取走人阶功法《十三太保横练》。

      《十三太保横练》原是少林地阶武学,共分为三篇,乃《十三太保内气功》、《十三太保内爆功》以及《十三太保横练功》。

      然而在那位日月神教分口舵主手中的《十三太保横练》,便因缺乏内气功和内爆功,便只是一门人阶武学。

      江湖多纷扰,少林这种武林泰斗也不能安然自若。

      连少林藏经阁这种地方,都曾被慕容世家的慕容博以及乔峰的老爹萧远山、吐蕃鸠摩智时常联袂造访,随意取阅。

      故而这么多年来,常有少林绝学会流传在外,为他人所习会,也并不稀奇。

      只不过流传在外的少林武学,大都见不得光,且不少都只是残篇。

      江大力所记得的这篇《十三太保横练》,便是一位日月神教的舵主偷学的。

      若只是一门残篇的人阶武学,他也不会如此在意。

      但完整的《十三太保横练》,毕竟是地阶武学。

      而缺乏的内气功以及内爆功……

      在江大力看来,只要能找到九阳神功,就能弥补残篇缺乏内气功以及内爆功方面的缺憾。

      九阳神功,号称是融合了佛、道、儒三家之精华,刚柔并济。

      《九阳神功》练到登峰造极后,内力自生速度奇快,无穷无尽,普通拳脚也能使出绝大攻击力,防御力无可匹敌,自动护体功能反弹外力攻击,成金刚不坏之躯。

      而即使是初学的《九阳神功》,也应当能完全支撑《十三太保横练》的内气爆气所需,弥补缺憾,发挥出地阶武学的应有水准,甚至更强。

      因此,对《十三太保横练》,江大力势在必得。

      “说起来,那些混入我黑风寨最后背叛的玩家,我也是时候给他们一点儿颜色看看了。”

      “呵呵呵,这正好也可以作为一项任务,发布绿林通缉令,发动玩家们通缉这些叛徒的同时,也曝光他们的根底身份,将来根本不会有名门大派收这些叛徒。”

      江大力骑在马上,想到之前霸绝堂安排进黑风寨的几个叛徒玩家,眼神带着些许冷笑。

      当初那几个叛徒玩家被他干掉后,非但遭受实力暴跌的惩罚,也被踢出了黑风寨,再也不能回来。

      也就意味着这些人从他这里学到的武功,再难通过他提升。

      除非再找到其他学过类似武功的NPC。

      不过只是这点儿惩罚,江大力觉得还不够。

      若是再发布绿林通缉令,号召玩家小弟们包括土著小弟们通缉这些叛徒。

      所造成的声势和对敌恐慌将会更大,也树立了一定的威信。

      而最重要的是,这样的通缉令发出后,很快会在江湖中传播出去。

      但凡消息灵通的大门大派,都会知道这些叛徒曾经的山匪身份。

      稍微爱惜羽翼名声的门派,都不会收这些出身就有污点玩家,彻底绝了前程。

      这样的惩罚力度,在江大力看来,才算的上是比较满意。

      对于任何想要混入黑风寨意图不轨之人,都将是一个巨大的震慑。

      他当即在马背上书信一封,唤来剑门关魔鹰做信使,传信熊罢,立即着手去办。

      ...

      两天之后。

      渭州地界。

      渭河城外的一家野店茶肆旁,此时刀光剑影热闹非凡。

      但见得四名身着奇装异服的江湖客,正手持兵刃疯狂围攻着一名和尚。

      那和尚身上已多处挂彩,情形岌岌可危。

      而就在场外,此时却还有十几名玩家紧张又跃跃欲试地围拢在此,七嘴八舌地商量着。

      “老大,上吧,再不上,我怕那秃......那和尚死了,那咱们还怎么加入少林?”

      “我看加入不了少林就算了,这些日月神教的人,都凶狠得紧啊,我们一起上可能还未必能救下和尚。”

      “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惜现在这局面很尴尬,完全一边倒,不然我们也可以选择帮助日月神教,加入日月神教也好。”

      突然,其中一名人高马大的壮汉低喝,“上,帮和尚,这次若是没死成功了也就罢了。

      若是失败,咱们大不了就去会州,上山加入黑风寨,吃香喝辣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