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社区中的直播

      大概半个时辰后,阿布德让多伊尔再次离开。

      其中阿布德向多伊尔保证过,只要他依然忠心于阿拉伯帝国,臒等事成之后,定帮多伊尔向大ᖒ人物引荐,会赐予他一块肥沃的土地,封疆称侯。

      同时,阿布德依然让那四个暗哨陪多伊尔,口称保护他,实则依然要监视多伊尔的一举一动。

      贼眼转动,多伊尔正在离开。

      他在⻡离开时候感恩戴德,拍着胸脯保证,一副忠肝义胆的样子。

      但当多伊尔被四个阿拉伯暗哨‘保护’离开的迱时候,他的小心思却没有停下,敲打着自己的算盘。

      “哼哼!多伊尔算是Ӈ看出来了,阿拉伯뗝人果然是靠不住㘪,想要我多伊尔死心塌地为你卖命,门都没有!”

      ⭁ 多伊尔絢嘴角微微一弯,心里这样想到。

      差一点撕破脸皮,或则说已经撕破脸皮了,只是双方都没明说罢了,都在为了自己的利益牵强附会着。

      最后阿布德向多伊尔说的事后话,根本不会打消多伊尔心中的芥蒂,他看出阿布德那空口白牙的保证毫无可信之处,也知道所谓的保护真正的意思。 忩

      而且,阿布德拔刀要杀多伊尔的事,也让他心生恨意,内心非常的不满:

      “今日怕是嚂我稍有差池,就会死在这可恨的阿布德手中,看来他们杀我的心思依然还有,不可能凭我两三句话彻底信任我”

      咚咔咔族只是拿多伊尔祭天,就让多伊尔害死了绝大多୲数,阿布德要拿刀砍了多伊尔,这让他怎么可能放下成见,那也不是多伊尔性格能做出的事虠。

      “此仇不报,我多伊尔就枉为人活。想要我多伊尔死的人,我就会慢慢弄死你们”

      目光越发深㪺沉,被四个阿拉伯暗哨夹在中间的多伊尔,心中默默地发着誓言,今日的屈辱,待到时机成熟时,他会加䡀倍奉还ᚎ给阿布德。

      “还有你们,都等着,现在让你们威风,等我利用完了你们之后,就有你们好看的”

      隐而不发的杀意,多伊尔低头瞄了一眼四个阿拉伯暗哨,已经把这些人当着死人在看待,心㙯里想着怎么样才能不声ﬧ不响的先做了这人。

      这一切,都是多伊尔的内心핈活动,这四쁡人完全没有看出什胖么异样,他们在沉냩默中‘保护’着Ỉ多伊尔,慢慢返回了咚咔咔族。

      这也是多伊尔演技绝佳,连哈米德都能骗过,这四个普通的阿拉伯暗哨又怎么能发现得了。

      但!

      哈米德没有看出,并不代表他不会有所怀疑,这楈也是他一贯谨慎的习惯,什么事都要权衡在做决定玾,只要有一丝不合理的地方,哈米德就会推翻从来一次。

       同时。

      多伊尔离开的时候,阿布德轻声问了一下:

      “有没有看出他在撒谎!”

      阿布德看着消失在黑暗中的多伊尔,那瘦弱˴的背影像是风中摆动的柳絮,总有不踏实的感觉。

      哈米德眯眼皱眉,也是盯着多伊尔的后背,道:

      “这家伙狡猾得很,一时间我也难以分辨真伪,还需要好好思考一下才有结论”

      多伊尔的绝地反击,保住了性命,却没能改变哈米德对他的猜忌,他的评论也是中肯,不愿意就这样轻信多伊尔的片面之词。

      “好,那我们就好好思考一下再说,实在不行,就让暗哨解决了他”

      ⇵!!

      缓坡上,阿布德的军帐中。

      哈米德在里面来回走动,扶着下颚,将脑海中屣杂乱的线索慢慢整理起来。

      “有퓣结论了吗?”

      阿布橌德坐在一边,任由哈米德思考,等到很长⼓时间后,才这样问癱了一句。

      “阿布德大人,初蝜步情况我大概分析出来了,前提是多伊尔的话是真的”

      一番思考后,哈米德先站在多伊尔话为真的角度考虑,他以此为契机,将一些纷乱的东西合并在了一起,先整理出了一种结论。

      “说说看!”

      阿布德点头说话,哈米德这才手扶胸回答道:

      “首先,多伊尔说唐军知道我们的存在,却否认是仇天魁他们通风报信,这说明我땽最初的判断有丝毫偏差”

      这话还的说到ܯ三天前。

      当阿拉伯人得知大队唐军抵达的时候,哈米德首先判断的结果应该是冲咚咔咔族来的,并没有考虑到这其中有他们的原因。

      陝 但在今日的会વ面后,哈米德也不得不重新定义一下唐军的目的,他道:

      “如果说唐军知道我们我还뚛能理解,但这졖又有一个疑点,那就是他们怎么追踪到我们的,是怎么尾随我们抵达鏋到这荒芜的山脉而来的?”

      “此话怎么说!”

      恭维了一下,哈米德才解释道:

      “知道我们的存在这件事,我刚刚仔细想了一下,造成这原因的只有两点。

      先说亚克西镇的那次突袭,我们失败了,被唐军发现了十二具我们人的尸体,他们可能从这些人的打扮上看出来了,但这有一点说不通,一般来说很难通过十来人就判断出我们到底有多少人,更加不可能出现如此多的骑兵追上来的情况”

      第一种想法,哈米德先是说了出来,接着立刻反驳掉了,他认为有不合理的地方。

      “所以我认为是第二种,就是逼走仇天魁的那个晚上,只有在那个晚上我们全部都暴露在了商队面前,或许这事之后,商队遇上唐军的巡逻把事说了出来,这才让他们櫞发现了端倪,毕卯竟就석算伪装成马匪,一百多号럡人马也足够唐军警惕了ᜟ”

      思考了一下,阿布德也点头道:

      “有道理”

      然后,哈米德셳一次合理的推断,却为阿布德提了醒왨,想到了一件不愉快的事,一个令他不愉快的人。

      ꛠ 他又想起了阿卡杜拉,那天晚上之所以会全部出动,都是阿卡杜拉的计谋,都是他一手造成的。

      “这该死的阿卡杜拉,原来他早就为我捅了如此大的篓子,亏我还留了他一命”

      쏷那次行动以失败告终,死亡三十人还差点让게仇天魁他们跑掉了,阿布德想到最后的结果就气不㣆打一出来,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哼!!

      滘 喘气声。

      好不容易按鬧耐住自䞭己的杀心,阿布德再问道:

      “还有吗?”

      哈米德道:

      “单说被发现,我只能想到这两点,其他的我们都做得很好,没有在短时间暴露行踪的可能性”

      㚬 哈米德思考很有道理,他也䑔考虑到了马匹的足迹,但他们一凹直都避开了人们的视线,除非提前有人用心跟踪,否则绝对不可能通过这些足迹,就能推断出૆是一只军队,惇最多只是发现有大队人马从荒野中经过而已。

      但哈米德万万没想到的是,还真有人很用心的跟踪这些足迹,他们的一举一动໇,都被聂军派出的两个斥候发现,这才引领王凯的军队跟到了九头蛇山。

      所以在排除这种想法后的哈米德,也提出了一个很大的疑问,他道:

      䫾“发现我们的可能⃔性就这么多,可一说到追踪我们䚺,很多事就无法说通偢了”

      “这又有何解?”

      阿布德摆正了身子,哈米德回道:

      “我们之所以能追踪到黛绮丝,是因为我们有暗子在他们中间,但唐军显然没有暗子在我们中间,但他们依然追上了我们”

      荒野上的追踪,长时间的拉锯,对于所퍂有人都一样困难,不但是阿拉伯人,还有紧随而来的王凯等人也是一样。

      这也是哈米德想到的地ὔ方,他们在追踪消失的仇天魁,都还是暗子一路在为他们指明道路,这才在九头蛇山追上了仇天魁他们。

      但,唐军根本不可能在这些阿拉伯人中间安排暗子,这是有着先天性决定因素,所以哈米德认为这点有问题。

      在这里,哈米德犯了一个逻辑上错误,他先是否认了会有人刻意盯着马匹足迹,这才造媟成了后面思考的时候,也直接否认了会有人ཟ追着马匹足迹而来。

      而且,他的推断,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到有人在留意他们,这个人就是聂军。

      这也可以说是一种巧合下的必然,聂军本来只是在留意仇天魁,可没想到他安排的斥候,在同一天晚上也失去了仇天魁的踪迹,这才只能选择留意阿拉伯人,因为这眏两人多少能推断出阿拉伯人与仇天魁之间有很大签的因果关系。

      也是哈米德的合理的溳推断,阿布德也没有看뎿到盲点,所以他点头,道:

      “的确如此,说唐军追踪我们确实有很大的Ⱓ问题” 턬

      哈米德的推断被肯定,他再次说道:

      “这也说明多伊尔的猐话有所矛盾,他极有可能在骗我们,我不信任他正是出于这一点”

      世上无完人,思维有盲点。

      那怕多伊尔器误打误撞,一个谎言正中最基本的因由,可在哈米德先天否认之下,他依然无法找到可靠的理由去相信多伊尔。

      “你这样说也没错,可気这里还有一个问题,这多伊尔应该知道我们起了䫮杀心,那由为什么要冒着被我杀的风险,专门跑来对我们撒这样一个谎”

      顺着哈米德的话思考了一下,阿布德不由得站了起来,如此疑问到。

      哈米德回答:

      “这可能又是两个因由了”

      딆 “如果说多伊尔真的在撒谎ߊ,他极有可能在赌,想利用自此赌赢的时机,为自己争取更长时间的活命机会”

      说到这里,哈米德的眼中有冷光流动Ⲯ,心道这多伊尔要是真敢这样玩,他只会死的更快。

      “如果是真的呢,万一多伊尔娖没有撒谎呢?”阿布德问到。

      “没有撒谎,就说明仇天魁没有跟唐军联合,我们可以在之后慢慢等待时机,不需要在逃跑”哈米德道。

      但,紧随其后,哈米德ᾮ嘴角一撇,单手抚胸:

      “阿布德大人,你信他吗?”

      哼!

      阿布德的冷哼,意义就在这一哼之中,他能信了多伊尔才见了鬼。變

      “你信他吗?”接着,阿ᅵ布德看着哈米德,ᄖ反问了回去。

      笑了笑了,哈米德冷言,道:

      “我更信第三种”

      “喔!那个第三种?”

      “我们自己人!”

      “恩!的确鎦”

      两人一问一答,他们的意思早就说明了,多伊尔哪怕表现的再好,他们也绝不会轻信一个外人,尤其还是一个被认定为奸猾的人,更加不可能得到他们的信任。

      “接下来该怎么办?紏”

      䞬这是阿布德提出的问题,既然选择不相信多伊尔,他们之后到底是要离开,还是要在此继续观察,都需要一个准信。

      郴 哈米德思考了一下:

      閟“我认为可以等一下再说,不管多伊尔是不是在撒谎,有一点他没鈸说Ḭ错,只要唐军没有动静,我们也可以暂时不要动”

      暗子暴露造成的焦急感,因为多伊尔到来被驱散不曉少。

      不管怎么说,哈米德接受了一ᔬ个假设,那就是唐军不愿意大动干戈,更不愿意做无谓的追击,这也Ŭ是他想再看看的理由。闐

      毕竟三天以来,他们的确没有发现唐军有额外的动静,现在他们只需要确定仇璊天魁等人的反应,귑来验证一下他们是不是联合在了一起,这无外乎多派一点斥候,全天候紧盯仇天魁他们而샐已。

      “好,那就看看再说”

      最后,阿布德这样说道。

      也是这话落音了时候,阿布德军帐外面有一人影悄悄离开,没有发出一点响动,他是阿卡杜拉,㎺是他在偷听阿布德两人的谈话。

      “哈米德,你居然利用阿布德大人对你的信任,想悄悄弄死我”

      全程都在,阿卡杜鋘拉清楚的听到帨了一切,但他更关心阿布德对㣍他的态度,所以在哈米德那理所当然的分析之中,自认为哈米德有意在陷害他,想至置他于死地。

      “该死的哈米德,现在不是你蓸死就是我亡,我一定会提前弄死你”

       已经远离了阿布德的军帐,看着里面晃„动的人影,阿卡杜拉瞪着血红的目光,轻吐出杀意。

      接着,阿卡杜拉消失在了黑暗中,没人发现他曾经偷听过阿布德的谈姬话,也没人发现他想杀哈米德后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