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都市情感>

      白守山中,地裂꥟之处ل。蛇藤部众人正在搬运从别处运来的石块。

      地面巨大的罅隙,赫然横亘在山体表面,宛如一道巨大的黑色伤疤,触目惊心。

      这是蛇藤部负责的领域,共有七处裂隙需要修补。虽说蛇藤部中灵人众多,可由于部首芒山身受重伤礠,卧病在床,故而让此次修补显得格外艰难。

      蛇藤部众,每人都担了一担砂石,源源不断,投入那深不见底的裂隙当中。

      以泥石填补缺口是牙琢族修补地裂最为常见的方式。

      虽然牙琢族驻守灵山千百年,修췟补地裂并非只有票这一种办法鲱,但因为其余方式多要灵力高超的人从旁协助,因此对于目前群龙无首的蛇藤族而言,这却是一种最为保险的选择。

      化草㠺为羽,腾飞如鸟。

      草策飞在半空,观察着现场的情况。

      ⳮ他与芒山是异卵双生的兄熮弟,草策是哥哥,芒山是弟弟。在蛇藤部中,就属这兄弟二人灵力最高。

      不灸过,虽是双生子,草策뮎的灵力却ở远不及芒山。

      五岁时,两人为了争夺父亲雕刻的一匹木马展开比试,芒鵚山一招化草为弓,敎将顺手取来的芦苇化作强弩和箭矢,又引灵为弦,一箭便射穿了数丈远的百年老槐,引得在场的部众惊叹一片。草策虽然也能将苇草变出弓箭ᝒ的模样,却无法像弟弟一般化灵为弦。没有弦,便无法射箭,无法射箭,便只能认输。

      在幼年的灵人中ꏅ,能向芒山这般驱动灵力的,唯有族长之子白凌。一时间,全挈族上下的目光都聚集在芒山身上,对他픛寄予厚望。烆而芒山也如众人期待暐一般,没有荒废岁月,不过及冠뎗之年,便承继了⦾部首一职。 潿

      虽然灵力不及弟弟,룶草策却在其他地方有着芒퓤山所溆没有的天赋。

      那年木马比试,芒山一箭成名,赢得了뺔父亲雕刻的木马。草策虽喪然十分不甘,却也明白,在术法上自己无法胜过弟弟。

      既不能赢得他人所造之物,那便只有自己成全自己。

      自那以后,整整十日,草策每天都躲在远处,观扆看着芒山与木马玩耍,十日后,他便用笨拙的线条绘出了一幅只有他自己才看得懂的,形同苛涂鸦的建造图纸。而一个月后,当满手是伤的草策将一匹更加精致的木马捧到大家面前时,蛇藤部的族人们又是一阵惊叹。

      Ḧ 蛇藤部何等造化,竟能得到天赋如此之高的二子!

      所以当芒山继任蛇藤部部首时,草策也被赋予了同样重要职责——营泯造侍者,专门负责地脉修复。

      如今蛇藤部负责的地区岩层复杂自己,芒山又身负重伤,白凌便特命草策代为理事。

      看着现䮧场的情况楊,草策的眉头皱了起来䩊。

      眼前的地脉看㵝上䒕去,虽然和其他地方的十分类似,但却比想象中要深得多。那些看似很快便能填平的地方,只需要余震轻轻一震,便又会㗇再次塌陷下去。

      为何?

      넢 草策已经记不得自己是第几次陷入这种始藡终找不到答案的沉思。

      他曾用术法探查过,此处的岩层并无特别之处,重要的裂口也并不是纵深得厉害,照理说,蛼填埋之法不应毫无起色啊,可为何工作距都进行了五六天,一点进展也无?所有填埋进去的砂石仿佛像̒被一只永不满足的巨口吞噬了一般೩,丝毫没有改善眼前䡝的情况。

      草쟔策眉头深锁,如此情况,数十年来,竟是第一次见到。

      “阿厝!”

      一声惨叫打破了他的沉思,紧接着的,便是地上众人的痳一阵恤惊呼:“小心——!!”

      ੵ 草䒚策连忙回过神来,耳边只闻“轰轰”作响މ。就见裂隙的一侧,山体忽垮塌了下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族人来不及逃ᅵ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巨大的落石夹杂着泥沙,扑面而渨来。

      “阿厝!”

      草策大惊失色,想也没想,便飞身去救。

      只可惜,他离得甚远,就算z同时施放藤灵也来不及为族人挡下落石。

      “啊——!”

      就听阿厝一声尖叫,眼前顿时红光大作,草策只觉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强大的冲力夹杂着尘埃,顿时将他推开!

      淡ᒋ这股力量太过强大,甚至差⸐点将他掀翻在地!

      “轰——!”

      嘆岩䶑石炸裂的巨响震耳欲聋,整个䆃现场扬尘一片。

      草策大惊失色,连忙使出风咒,唤出藤씙灵,将这铺天盖地的尘土迅速驱散。

      这是ࡕ什么力量?竟然如此强大?莫不是这罅隙之中还有什么不得了的精怪?

      毝 草策的额上冒出了一层细혼汗,䭪他屏息凝神,谨慎地注视着红光闪耀的方向。

      忽然,他目光一滞,一抹冷汗自脖颈一直凉到脚底。

      릶 䬱 魔气?!

      ᒨ草策瞪大了眼睛。

      不会错的,这风中,竟然,ꧫ竟然有一丝魔气!

      他稳了稳心神,连忙加速催动咒诀。

      一时间,就见狂风大作,藤条漫天。

      然Ҩ而沙尘实在太多,即便他竭力驱赶,也是用了半炷香的时间,才将那些挡住他视线的埃尘完全驱散开来。

      㹎那是——

      就见薄薄一层的飞灰之中돦,阿厝方才站着的地方已经多出来了一个人影,正蜷缩着身子,将那个不大的孩子紧紧护在퉕怀中。

      ឋ木南归?!

      딏 灰尘尽皆散去。木南归这才抬起头来,抖落着满头、满身的泥土。

      “阿厝!”

      众人连忙围了上来,只见木南归怀中的少年呆若木鸡,神思还留在山体垮塌的那一瞬间。

      “阿厝,你没事吧?”

      木南归放Ⴙ开了手臂,盯着阿厝失神的眼睛。他扶着他的肩膀,銈感觉到他身体里血液的流动,见他虽然呆立原地,呼吸却是十分正常,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䒨

      “没事。”

      他看向众人,点了点头。

      “呼——”

      謁 众人也是长长了吐了一口气,心中绷紧屰的弦终于松了下来ꨘ。

      ೵刚才的一瞬间,虽然突然,但大家都看得清楚,方才石块落下,眼见就要砸在阿厝身上时,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一朵火焰,以极强的力道,将那落下的巨石瞬间炸擔成了灰飞。而木南归也是在晶那时跳到了阿厝身旁,护住了他。

       虽然躲过耚了巨石,大量的沙尘却将两人埋慔了个严严实实힢。大家七手八脚地把两人从土ﵹ坑中刨出。

      阿厝这时才回过神来,就在大家将他拉起的一瞬间,“哇”的一声扑倒在同龄友人的怀中精,放声大哭了쎿起来。

      众人一怔,立即笑了:这孩子真是被吓傻了,用了这么久才清醒过来。

      “别哭了,阿厝,你小子命不该绝,被木村长救了性命!”一人笑着宽慰道。

      氻 周围的人连连点头。跲方才橊的情势何等惊险,若非木南归出手相助,阿厝即便不死也縜定是重伤,顿时看着木南归的眼神多了几分敬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