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视频app

      看着眼前好似独立活物般不断在大湽脑上缓缓蠕箉动的奇异命丛,越阳楼嘴角翘起了笑容。

      毫无疑问,这即是他一直以来追逐着之物。

      ‘看表现出来的这个样子……看来这枚命丛果然是依靠改变人脑神经结徖构、调整皮层丘脑非弥散投射系统ા的活动状态来生效的啊。’越阳楼伸鱱手小心拨动着趴伏在蜡黄脸汉子大脑上的宵命丛,看到那些深入大脑皮层沟壑之间的触须,心中已是有ມ些了然。

      或许说起本质性的原理来可能很复杂,但将这一命丛表现出来的功能简略概括一䡗下的话影,倒其实也是很简单,说起K来亴嘛,无非便是在‘脑电波’的产生、性质、及传递上下功夫,再通过ැ‘命丛’这个集成了改造神经结构功能和放大转化脑电波功能的灵能组织,传递到他人的身上,最终达成干扰大脑接收神经信号的效果。

      “这么一说的话,倒是和㻍我南斗飞鸟拳干涉生物磁场的效果很搭啊!”

      想到这里,越阳楼忽的挑了挑眉毛,顿时便生出了一种“此物合该与我有缘”的错觉。

      ꤪ 虽然余殸仙说命丛问的生命力在灵力影响下,强大到了足以在脱离人体之后也能保持活性数十年的程度,但看着那枚命丛暴露在空气,越阳楼却也是并不准备迟疑多久——毕竟这破庙也不是无菌的专业手术环境,万一要是空气中再有什么微生物病菌沾染了上去,造成移植手术后感染的话……

      他摇了摇头,眼神迅速变ഁ得锐利,进入到了全神贯注的뒼状态。

      ‘首추先,得将命丛完整与大脑分䶺离。’

      越阳楼当即做出了勹判断,将蜡黄脸汉子的头部用左手扶稳固定,用右手伸入怀中摸索出一把匕首,把整个匕身都放在供桌上刚刚点亮的残烛上烤了一会,全当是象征性的消毒了一下后,便借頿着ꂖ烛光,ᄱ凭修行武道带来的身体控制能力,迅速手起刀落,眼皮子也不眨一下的,把大脑外包裹的硬脑膜切分,然后精准无比的深入大脑皮层,把所有目光能见的命丛触풌须都ꖑ挑了出来。

      失섣去了所有连接点后,呈现蜈蚣状的命丛本能性的不适抽搐了起来,不过很快便停츬歇,像是已经迅速重新适应了当前的状态一样,即使落入越阳楼手中,除了不断试图撕开他的皮肤,钻入血肉之中外,也不见有着什么异ﱋ状。뮹

      这活性看起来可比贺道人尸体里面的那枚“拘制”强多了!

      但……

      不知为何的,越阳楼却是突然皱起了眉头,就算蜡黄脸汉子的覹这枚未知命丛来历有一定问题,但在经过长期的营养不良之后,也不该是超过“拘制”那么多的才对啊。

      难道说,是囚龙观本身的命丛就有问题?

      ‘只有拘制和这枚无名命丛……啧,我目前接触到的命丛样本数量太㡁少了,还是不能确定这到底蜌是普遍现象还是个例现象啊。’越阳楼低头想着,烛光的阴影下,更是看不清他脸上的神色。

      察觉了命丛的异常后,他越发确定囚龙观一脉隐藏着什么问题了。 쮫

      ‘因为有仙道禁书目录的存在,我的天赋堪称极强,再加上我无比的智慧和努力,综合起来,这就是一股超乎想象的庞大潜力了。’

      ヨ 睇 ‘所以,我目前唯一缺乏的……’

      越阳楼悄悄闭上了眼睛,把烛火上重新烤好后的匕首握紧,以异常坚定的姿态,将自己的皮肤和血肉划开,深入到骨骼的层面后,再毫无一丝颤抖的打开了颅腔、切獕分了硬脑膜,真的做到了“掀起的头盖骨~”。

      炽热的激痛、撕裂的剧痛、沉重的橖震痛……种种由身体不适本能带来的痛感一齐涌入脑海,令越阳楼的意识既清醒又昏沉,假如不是他凭武功强行控制住了手部的颤抖,而大쐛脑本身又并没有痛觉感受器的话඾。

      单单是清醒着亲手掀开自己颅ᆻ骨——这一梦境中才可能出熸现的恐怖场景,带来的无与伦比的视觉冲击力,恐怕便足以让这世上的大多数人当场吓到晕厥过去了吧?

       然而。

      就在这不断的剧烈痛苦中,越阳楼却反而笑了起来,从癫狂中找到几分清醒,低笑着继续说道:“所以,我现在唯一缺乏的……不就只剩下能为我打开大门的钥匙了姖吗?”

      相比起危险而禁忌的神秘世界,生活在没有奇迹的平凡世界中,是弱者的幸福,却也同时是强者的悲哀。

      䝰若不能拥有尽情贯彻意志的力量,过得比谁都要精彩,他这重活的一世又有什么意义?

      “而现在,我便即将踏入新的世界。唯有在这里,我的智慧、我的才能,方能得到尽情的展现。”他低声笑着自语着以て前不知道从哪本书上看来的话,随即又唱起了那折秦腔《苟家滩》里的词。

      “……人生一世莫空过,纵然一死怕什㋡么?”

      鎴 有些嘶哑的秦腔声唱罢,越阳楼已是再没有犹豫之意㛼,伸手,便精准无比的将命丛放到颅腔中、使它的触须本能向着大脑皮层中钻进,改造所处的环境。

      楸“深红。”

      在这时,他在心中唤了一声,随即便看到仙道禁书目录那熟悉瘮的面板在自己的眼ၤ前展开륪,幽幽的散发淡淡的光泽。

      显得有些空空荡荡的几条栏目中,显示出来的信息并不算多,除了数尼据栏和境界栏外,便只剩下了书目栏的《解骸分形指玄歌外》《地罡召考箓》,和武学栏那里的《南斗飞鸟䟗拳》。

      ⽫正如越阳楼预想的那样,在之前吸收了地罡召考箓带来㛆的推演值,《南斗飞鸟拳》之后,此时赫然是出现了一个可推演的选项。

      䶛 当他注意力往上集中时,他眼前出现的画面就又变了,随即,便浮现出了诸多可能的推演方向中。

      而在那其中,越阳楼쟼先前的构想同样也被包含收录在内,后面显示出一个【前置要求(地罡召考箓)(命丛:尘根)已满足】的렢词缀。

      ——果然可行!

      行至这一步,越阳楼总算是放下了心来,脑海里默默存想着这个推演方向,当即便很有既视感的默念了一声⑯:“来吧,仙道禁书目录,让顂我看看我们的极唋限!”

      哧。

      就在这一刻,深红色面板上“南斗飞鸟拳”的梁字迹变得模糊了起来,随着令越阳楼极为心痛的推演值消失ᄀ速度,才重新开始渐渐变得清晰。 瞅

      骤然之间,有关“地罡召考箓”中如何饲养妖魔、培育水中异种的禁⃔忌知识仿佛都在他脑海中炸裂了开来一般,滑줟腻似触手,在思维中不断搅动,并缓缓溶解为具备阴冷⼲质感的神秘寒流,注入到了命丛“尘根”之中,䊇以此为载体,使触须飞快在皮层间扎根,迅速改造着越阳楼的神经网络结构,将其调整为更加高ᦊ效的结构。

      或緽许是因为有了“命丛”这个干涉物䃍质世界的实体,又或许是因为地罡召考箓这门禁忌知识达到了“断章”的级别。

      ꬽ总之,越阳楼能够感觉到,仙道禁书目录这一次的推演芏,和他以前推演南斗飞鸟拳的那一次相比Ǿ,绝对有着某种本质上的差别!

      “吾常闻,非人勤以求知,乃知者勤以求人Ꞃ也。然吾知其谬。其知者非求人,实乃出而逐人矣。其刻深无情者,如鹰犬逐兔黒……”他无意识开脀口呢喃。

      正如油无羴法溶解于水……是엨啊,涉及到“仙道”的禁忌知识同样也是活着的,假如说没有“灵”的身体只是死物泥骸,而拥有“灵”的훦道理知识则是锋锐的利剑,以手触刃,又焉能有不伤之说?

      忽然间,越옝阳楼明白了先前的南斗飞鸟拳之本质。

      蜂 ——那只不过是[镶嵌]、或者说是[寄宿]而已。

      噼啪、噼啪、噼啪……

      一声声清脆的爆响从越阳楼ꗠ身体内传出。

      随着“地罡召考箓”通过命丛触须的延展在他身躯中的缓缓溶解,改造完主要鹫的神经网络系统后,这股具备阴援冷质朗感的寒流则又开始推动起这具身躯向着某个方向变化。

      然而,还没没有等越阳楼看清诅楚其混中的具体过程。

      随即,他便感觉到皮肤上泛起了麻痒的感觉,伴着寒流的移动,同时在全身上下,所有皮肤能够覆盖到的地方,其下都缓缓浮现出了一片片类似于蛇类那样细密鳞甲的隐约轮廓。

      漉眼皮、外耳、鼻头、咽䂉喉、下䊻阴……甚至就连这ᒃ些最难以锻炼到的地方也不例外。

      看着这些很快就自动隐藏下去了的鳞⍩片,越灷阳楼不由得有些压抑不住好奇心,顿时便抬起手上的匕首,往上面一磕。

      铛。

      錘 只听见金属碰撞的声音响起,而匕首劈斩的地方,却是只浮现出一道迅速消失的淡淡白痕。

      明明看上去只是一层白皙的皮肤而已,可在实际的强度和坚韧性上,这层“蛇鳞”却是给越阳楼带来了超乎想象的额外防护能力。ڱ

      命丛移植后,给ø越阳楼带的改变或许还不止于此。

      譬如躯说,面板终于从模晙糊化쿡为清晰的字迹便是其中之一。

      当然。

      琥现在或许ᆴ已经不能叫做“南斗飞鸟拳”녵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