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苹果范冰冰

      周五晚上,儿子谢家杰从学校回来,谢强兴强颜欢笑,陪儿묺子吃饭,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一直努力培ໃ养,还指望儿子接他的班呢,一家人开开촔心心的,他不能把公司的烦恼带到家里来,父母都年纪大了,老伴维持这个家也不容易。

      饭后,父子俩在书房,单独密谈。

      谢强兴关切地问:“杰儿,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我让你追的那位秦家姑娘还是不顺利?别气馁圼,慢慢来。”

      谢家杰苦恼地道:“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次恐怕麻烦有点大。”

      谢强埭兴语气顿时凌厉起来:“是什么人?你没有警告过他么?”

      “鿫警告了,但没用,这是一个不怕死的。”谢Ǔ家杰有些沮丧,“我几天,我调查了一下,那男生是上届三班的,姓朱。”

      “姓朱?”

      ⶘ “那小子长相一般,个头比我高땫一些,不知什么时候他俩就好上了,晓语对他又搂又抱的,也可能是故意给我看,玛德,不整死他我就不姓谢!”谢家杰越裇说越气,怒火上炎。

      “朱不是个大姓,这么巧?他䍚叫什么?”谢强兴问。K

      “朱天赐,这个小杂种。”谢家杰咬牙切齿。

      “朱天赐!”谢强兴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来回走了两步,“你确定?”

      华亭创投的董事长叫潘良泽,总裁叫谭林森,但第一股东的名字叫朱天赐!

      ﹁ 谢强兴之所以同意儿子追求펒秦晓语⨬,是因为他调查过,这位秦家千金Ḝ是独女,家里在魔都有一套面积很大的房子,少说也值千万以上,比其他大部分女孩都强得多,而且家教也不错,尤譢其是非常自爱,还没谈过男朋友,挺适合儿子的。

      ፫ 这女孩什么时候傍上了大款?

      谢强兴的脑子有些混乱,他突然想到一件紧要的事儿:“家杰,你威胁他了?”

      “我对他说,让他毕不了业,找不到工作。”谢家杰悻悻地㑋道:“可他根本不在乎。”

      一个大公司的老板会在乎一个小医生的工作?笑话!

      谢强兴严肃地问:“你跟他还说了什么?”

      迻 谢家杰⛲有些懵,老爸这是怎么了,他小心地道:“我跟他说,他会后悔的。”

      “原话!”谢强兴越发严厉。

      谢家杰很少见父亲对他这么疾言厉色썛,怯怯地道:“我说,‘你会后悔的,我一定让你后悔得回来舔我的脚趾头’,就这些。”

      原来问题出在这里櫝!

      谢强兴꽯的心在滴血,公司面临倒闭,却只是因为儿子怼了别人一句。

      什么事啊这是!

      他很快有了主意,拿出电话打给自己的秘书:“㿎你立即,马上,给我约潘良䙍泽喝茶,华亭创投的董事长!跟他说,条좽件任࢒他开。”幽

      㚕但他心里࣡没底,这姓潘的挂个董事长的名,却屁事不管,谁约也不见,就像个影子一样,据说,就算在董事会也是一言ⵆ不发,各种决定也是其他董事举手表决。

      谢强兴现在才明白,华亭创投一直都是这个叫朱天赐的在后面掌控,这姓潘的就是朱天赐的一条狗,现在,他必须把这条狗喂饱了,才能让他在主子嬔面前递句好话。

      不一会儿,秘书回电话,潘良泽没提任何条件,直接就拒绝了。

      ৳玛德!

      还是一条忠狗,不吃外面的东西。

      ᯥ 谢强兴直想掀桌子,他喘着疾粗气来回转了两圈,回头看着自己的儿子,强压下心中的烦躁,慢慢地说道:“你明天一早就去学校,向朱天赐诚恳地道歉,无论用什么办法,务必取得他的原谅。”

      Ẩ疋“我,给他道歉?”谢家杰不可思议地指着自己的鼻子,“他是我的情敌耶!”

      “情敌!”谢强兴一脚踹过去,“你眼瞎了ᱎ,랛他是咱们惹不起的一个狠뢂人!”

      周六。

      朱天赐照例在星巴克约见谭林森总裁,潘良泽作陪。

      朱天赐根本没提盛兴医药的事,而是询问了一下机器人研发公司的事情,说自己有意收购一家这样的公司,让谭林森给留意一下。

      谭林森有些莫名其妙,这种小事给他打个电话吩咐一下就是了,没必要亲自约见。

      不过,老板⩿既៥然不提盛兴医药的事情,已经表明了态度,他也不必再问。

      等谭林森告辞,潘良泽氍照例将他送出门,又转了回来。

      뼐“朱少,昨天,盛兴医药的老板谢强兴给我打电话,说条件随便提,我没答理他。”这事儿必须汇报。

      “不理他。”雷天生不关心这个人。

      ꫑“朱少真想研发机器人?”潘良泽有些不确定。

       这一行虽然有着非常广阔的前景,但也很䴋难,成功的只占小部分。

      “不错,如果能像纳介公司那样收购一个带賧研发人员的췷最好,如果不行,我就自己开一家公司。”朱天赐非常肯定。

      뜀潘良泽明白了,回去准备一些工作。

      谢强兴终于约到了谭林森喝茶,开始闲聊了几句,뒎然后拿出一张盖好章的空白支票。

      谭林森直接씢就拒绝了,开玩笑,被老板知道了,他就得拍屁股走人,难得老板信任,䤸让他放手大干,如果因此被开了,别的哪个大公司敢쭀收他?他可不想再去小公司,为办点事到处求人,现在多好,都是别的老ㅏ总来巴结他。

      他心中鄙视,这姓谢的太不上道了,就会用这种老掉牙的手段,如果这姓谢的放下身段,客客气气的求他,他不介意帮其支个招,帮其缓和一下与老板的关系,还能交个忳朋友。

      就这架式,还是免了吧。

      最后两位老总不欢而散。

      谢强兴暗中咬着牙,给儿子打电话,得知没盩找到那位可能是幕后元凶设,也可能只是同名的同学,谢强兴一气之下,说䵁道:“家杰,别理䘱他ୱ的,以后离他远点,爸另外想办法。”

      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否则上市就泡汤了。

      谢强兴打电话约见另外一家投资公司的老总,不仅答应了之前苛刻的融资条件,更被趁火打劫,把股价向下压了一大截,狠狠地放了一次血,腰包肉眼可见地瘪了下去,公司虽然能够顺利上市,只是一大部分钱都被别人圈走了。

      췥 朱天赐不关心这些事,他也没想着把뽓盛兴医药一棒子打死,给个教训就行了,如果还不行,再想别的办法。

      不过他对事情的戎结果挺满意,那个富二代花痴见了他就远远地绕着走,对他妹妹也不那么估上心了。

      ඹ 挺好。 쩎

      뗹有些人就是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挨打了才知道痛。

      学校的生活还是比较纯粹的,大部分学生根本不⃡知道同学身后的势力,只知道努力学习才能搏个好前程。

      纳介公司的厘米蜘蛛经过密集的临床试횎验,对产品进行改进并뜟重倞新测试,最后定型。

      之前设计的生产线也进行相应的调整。

      然后,朱天赐联系约维尔京的约翰陈,让他帮忙采购和定制相关的设备和材料,并给予两万米刀的佣金,先付一万,货到再兖付另一半。

      其余的设备及配件和材料可以在国内采购和定制。

      㹮 纳介公司作着各种前期的准备工作淊,有ቚ太多的事情需要㓶做,朱天赐给于江佩总经理放权,招聘更多的管理人员,并让潘良泽协助监督豎,尽管这样,还是有许多事情需要朱Պ天赐亲自处理퍘。

      厘米蜘蛛的生产工作有条不紊地迅速展开。

      十一前,厘米蜘蛛通过临床试ई验,并将有关资料报请有关部门审批。

      十二月份,纳介公司采购或定制的设备陆续全部到位,开始前期的生产准备工作,联系采购各种原材料,标准部件和影像设ㄲ备,另外还有朱老板私人夹带的一些设备,根本没有入库,直接就被朱天赐接走。

       纳介公司的研发总部在港城,但生产车间仍然在月光产业园区。

      朱天赐开始了对自己变身期间几种特殊抗体的研究。

      但变身只有短短的两三个小时,深入研究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大部分时间,朱天赐自己仍然继续研发他的人工智能。

      他对人工智能ɵ各方面的细节做了全方位的规划,为了尽快完成这一壮举,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他侈奢地用了三次的变身时间,来进行思考。

      变︝身时,他的神经非常活跃,不只有强悍的学习和理解能力,思维能力狴也非恣常敏锐,平时苦苦思考难以解决的节点都会仰刃而解,考虑事情也ㅐ非常系统和全面,制定的计划极为周详。 娏

      他对图像预处理进行了重大的改进,将简化分成三种模式,最低的模式存贮量最小,与人脑大体相当,最高的精细模式已经接近人쿣脸识别的程度,但存贮量远小于人脸识别。

      렬 年底前,潘宜心뾾和林月彤终于将分类课题完成,如释重负地将资料交给老板。

      朱天赐看后,对两人的工作大加赞觉,称칤赞她们做得很细很全面,付出的巨大努力得到了认可让两人欢欣不ڵ已。

      其实,朱天赐对很多地方不满意,不过人与人之间的理念毕竟不同,两个女生不可能完全按照他的意图,这些地方朱天赐还⦭要再调整一下,至少大部分繁琐的工作՘不用他再亲为。

      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朱天赐对分类进行改进,之后开始编制识别程序荀。

      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工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