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三个女一个暑假TXT

      一般大型的飞船会配备数千名大成内力者,也就是说叶康连做个船夫的资格都没有,줉但只能携带数百位乘客。

      船夫都使用同一种专门为此创造出来的心法《源心经》。源心经相对其他内뙞功特别容易修炼,修炼到大吇成比寻常功法容易三四倍之多,但带璤来的便是根基不稳,很多一生只能充当能源的作用,人们称这种人为‘伪武者’。

      正真듀修武的퇅人只将源心经숐当作辅助心法来用,徐嘉使用的那一手便是源心经。

      大型客用飞船ン大概每天能飞1000公里,4天便能横跨楚国,楚国到圣朝的距离约为80万公蠪里,大约需要7个月的时间,楚国的北方是北山国繗,再往北方有一国名为淮厢国,淮厢国内便有一处大型飞船停靠点,周边国家基本都是通过这里去往远处。

      而这船费可是贵的惊人,徐嘉推算෥从淮厢的☈停靠点到达圣朝,至少需要100万圣币,换算楚国的货币的话需要1500多拿万两,这...这也太贵了吧,叶袿康惊异。

      还有一种飞船是ﲁ私人飞船,这种飞船ꯎ载客量一般只有几人,速度却是奇快,能达ꏈ到15000公里每天,足有客用飞船的15倍,前往圣潸朝只需不到一个月。

      但是要维护一支这样的飞船,需要Ⴐ的消耗相当⭃楚国一半的国請力,一般只有超级大国或者超愌级势力才有资本拥涮有,而且为了降低成本,一般会向外出租飞船,徐嘉㩶便是通过䍚租用飞船在各地周游的,这噴让叶康对徐嘉有了新的认识,徐嘉的财富绝对不伥可໡想象。

      “徐兄,你为何如此富有,难道是出生名门?”叶康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 “我是名佣兵,是名刺客,是名探险家,有钱人的需求很多,只要你认真去找,遗迹秘境也很多,刚好我也有经验与实拆力,这便有了财富,难道你以为我周游各地就是为了玩?”徐嘉老成的说着,不管在哪里钱都是很重要的,没钱还想到处跑?࿊呆在퓠家里吧。

      ഉ ░徐苪嘉接着讲解,私人飞船的费꣱用租用过于高昂,徐嘉还有一头异兽用于短途的快速奔袭,这种异兽名叫天马,长有一对翅膀,比寻常马高大健濭壮些,뛁可以短㱻时间的低空飞行,极速可以日行300公里,可惜不用时他都把天马放在쥽山林间,叶康无缘看到。

      .М..

      两人坐在石凳上,边䱜吃边聊,对叶퓲康而言能耐遇到徐嘉真텕的很幸运,让他更确定諕了他前往圣朝벍的决心,ꌨ他不想偏安一隅,做个井底之蛙,听说了徐嘉所言的如此繁盛的世界,又有谁会无动于衷呢。

      “夜已晚了,这便罢了吧,我明天将这百解丹交予荆夫人后,便要离开楚国了”

      “徐兄欲要何往?”

      “去极海看看吧,还没有在海上生活过能,想来也挺有意思的” 繰

      叶康原想要徐嘉帮他ﻡ,若是有他相助,叶康便会轻松不少,可现在他却不愿提这一嘴了,徐嘉是个过江的蛟龙,不可能陪他一个小人物在这ꏮ里浪费一年的。

      “明天我為去送送徐兄吧”

      ⟪ “不用了,我不喜欢送别,叶康,你可⠟不要辜负我对你说了这么多,期望我们有再见之日”徐嘉站起身来,非常郑重的一礼。

      “期望徐兄也能实现自己的心愿,与那些蔠天之骄子并列前行”叶康也站起身来,郑重的还了一礼㵡。

      熟悉的套路,叶康望着徐嘉的身影㏴消失在墙头上。겱

      “若是能与此人同行,必当受益匪浅”叶康心中暗道,但他却看的出来,徐嘉是个独行者ᎋ。

      叶康也没有收拾,拿上剩下的半瓶啬酒,出门前往军营而去,这鬼笑可是贵着呢,正好拿去给他的百夫长姜红尝尝,收买收买他的禒人心。

      膫 叶康躺在军营主帐中的床上,刚才他将鬼笑酒递给姜红时丹,姜红感激涕零的表情他还历历在目,这半瓶酒᳗可值他两个月的月钱。

      쑒“真是没见过世面,却不知这世上还有一种酒名叫‘蜜盐露’쥩,可值半座城池。”叶康望着帐顶,喃喃道,也不知是在说姜红,还是在说自己。想着心事,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第二日一早,叶康便前往去了荆尘的府늦邸,直到下午他才巳从府邸出来,搞定了,叶康舒了口气,出乎意料的顺利。

      他进门后儠直接和荆尘和她夫人开诚布公,说明百解丹是自己炼制的,告知荆尘万礼准他将功抵罪,成功策反了荆尘,让他成为了执法队在世家的棋子。但万礼真的会原谅荆尘?不见得?以万礼的性格对待叛徒不会姑息的,不然何以服众,相信㪆荆尘也是知晓的,不过应该可以逃过一命。

      䐡下午叶康又从军营里调拨的十人,从东临城一路奔袭,前往缘峰城,相信叶康和万礼结压拜的事情奉家应该ꯟ得到消息了╣,这次势必要一战成餻名。

      屋内烛光摇曳,几人围着一⾴张桌子争论着什么。

      㤣“这都几天过去了,统领一点消息都没有,却将我等丢在这里不管不⻒问,这是何意,他一定䦮是惜命怕死,不敢来了,可真是个懦夫”夏冰之冷笑道

      “不会⼠的,统领一定被什么事给耽搁﹡了,或者正在准备什么良策”何位反驳道,丝毫不惧夏冰之的戾气,站舥在门外后叶康很是欣慰。

      正当众人还想说些什么时,房门突⬜然被推开,叶康走了进㐚来。

      “我可不是懦夫”叶康站立在众人面前。 

      “统领ꫨ”众人一起叫道。

      “夏冰之不该猜忌统领´,请佣统领治罪”夏冰之突然半跪在叶康身前,拱手请罪。

      叶뎆康都有些看不透这人了,骂他的是夏冰之,向他请罪的也是夏冰之,不过他感觉,夏冰之绝对是鋷个值得信赖的人。

      “起来,若我真是个懦弱之人,合该被你骂的,此时我回来了,爨期望你也不要计较太多,和我一同对付对付这맞个奉家”叶康亲手将夏爉冰之扶起,现场可就是夏冰之武力值最高,往后用得촔着的地方多着呢。 馄

      叶康将皮质䣑地图拿来铺在桌上,和众人一起ⱜ商议该怎样推进任务的执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