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网络视频电视tv

      往里走就往里走。

      康术德和宁卫民按照售货员指出的方向往右一拐,发现里面更大。

      依턈次҆是犏装裱室、修复室、木板水印,印刷出版、画廊儗等一溜儿不同经营品类房间。

      还有㥝挂着“书画家之家”牌匾的接待室呢。

      但宁卫民和刚才待在最外面那一间营业厅时一样。

      根本来不及多瞅几眼,就跟着康术德进屋去找修复师了。

      还真得说,这屋里的几位老师傅,态度要比外面好㲜得多了。

      一见他们进屋,就有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师傅暂时放下了手里的事儿,主动过来询问핌来意。

      ≁这大约年虥长与年幼的不同,或者压燸根就是搞专业的技术人才和普通人的区别。

      反正素质上的差距不小。

      康术德更没什么可扭捏的,见这溽位挺热情,赶紧就让宁卫民痛快把东西放下,把书画⁝展开来ⓦ。

      堐 什么是行家里手啊?

      老师傅一看,表现出的态度,也和康术德当初看到䎬这两幅字画差不多。 枚

      叹息不已。

      “老先生,您这两幅掵字画儿啊,真슸是不错,可惜保管不善,全都朽了。”ᬺ

      “您看这幅石涛,含藏葆光,但这都有伤了。这一幅沈周,也有点朽了,后面更是起霜了。”缅

      “㧁幸亏您来我们ಋ这儿了,要再耽搁几年,这两样㺽东西恐怕就毁了。”

      康术德也是唉声叹气,一副痛心ࢱ疾首的后悔样子ࡌ。

      “ፅ是是,要不我干嘛来的呢。好几百年的东西了,又是鑌名家之作䩎,您可千万别让他毁我手里。我谢谢您了。”

      寡 “不会不会。您也别太过虑了。”

      老师傅一听,赶紧出言宽慰。

      “我们店的修复技术在国内是首屈一指的,绢本、纸本都能做,工艺流程完备。抢救过无標数破损严重、濒临失传的艺뻞术珍品。比这损害更严重的,都能做到修旧如旧。”

      “像前些年,一副郑板桥的墨竹,送过来时都快成碎渣儿了,我们历时ﮗ八个月,也给补全了。”

      “您㝧这活儿呀,我得说算是䖏送来及时。现在抢救,问题不大,最多三两个月就能弄好。您ĸ只要把东西㙭交给我们,就放心好了。”

      康术德赶紧点头,“这没错,百年老店嘛,名声在外,有口皆碑。这时间我等得起,精工出细活的道理我懂。只是这价钱……”

      老师傅听出了康术德最后一句的潜台词,这在他没有什么难理解的。

      毕竟康术德和ઽ宁卫民的衣着旧得没了样儿,瞅着都洗得发白了,一看就是生活不富裕。

      他反倒是觉得,这种情况下还能惦记着修补字画的人,⹹颇为不容易。

      于是应了一句。

      “这个嘛,您放心,我们诚信经营,多收不了您的。我给您好好算냲一算啊。”

      他就本着픭敬业的态度,对照着展开的䃂两幅字画,拿着纸笔开始一丝不苟的统计和计算。

      那是从大到小,一处一处的说,一笔一笔的加,一项一项的估算。 倷

      ⅗ 足足忙和了得有七八分钟,最后得出了数字,才拿过单子来给康术德过目。

      “老先生,您看,这幅字儿,我们得冲洗、揭旧,然后重新装裱才行。这画儿呢,也得托补、全色。这要合在一起啊,这就是最后的价钱了。书卷得一百二十二元。这画卷得七十六元……”

      说实话,这近似于二百元的价钱,真没多大水分。

      但即便是这样,康术德仍然是跟挨了一刀似的,立马就叫起疼来了。

      腋 츃 “哎哟縯,怎么这么䈔贵啊!您就不能便宜点吗?”

      老师傅一嘬牙花子,这下真有点为难了。

      可皱了皱眉,看了一眼康术德那衣角上的毛边,人造革提包用胶布缠的提手,还是让了一步。

      “这…櫽…您要是嫌贵,我再给您个折扣,就算一百八了。您看行不舦行?”

      但这仍不足ⴍ以让康术德满意。

      因为➥他要的就不是这个啊。

      凒“那也贵汳啊!这都合我小半年的工资了!咱能不能……一百块?”

      “哎哟!这价儿可没这么划的呀……”

      老师傅情不自禁面露苦谊笑,忍不住诉上⽁了委屈。

      “老先生,我们这不但是国营商店,还是噱百年字号,明码标价的事儿,不可能懵您。”맰

      “尤其是修复和装裱业务,我们是本着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以抢救书画为重。价格本来定的就不高,基本就没有什农么可以商量的余地。”

      独 “我是体谅您大老远来的不容易,也替您可惜这两幅书画,才按照老顾客的待遇给您打了九折。棾您要再不满意价格,真恕我无能为力了。”

      “再说了,老先生,刚才我不都跟您说清楚了嘛,这修复是个占人工耗时间的精细活计。”

      “别的不说,䰵就光这酵揭旧一道工序。我们每天꧝都得用指肚,跟搓泥儿似的一点点揭,没个二十鿓天弄不完呀。这还算最容易的哪。”

      “干您这活샱儿,我们得占三个人,一个师傅带着俩徒弟最少忙和俩月。您还嫌贵?哎,让我说什么好呢……”

      这话里说的不但真诚,还包含着一些从业人员不被ꚦ理解的辛酸啊。

      连刻意难为的康术德,都有点被老师傅感动了。

      襅 可问题是,他的心中早有成算,本来就是故意把事儿往崩了谈的。

      炙他要不把人逼到没招儿,也不好进行下一步啊犝。

      桦所以为了不功亏一篑,他也只能틹硬起心肠,把这套迷魂掌打完了算。

      “您说的都对。我没说您的价钱不公道不是?可问题是我…줠…我这手里……”

      “我也实话跟您说啊,来之前就凑了一百,是真没想到,为这两件东西要用这么多钱。”

      “要不这价格就这样了,我썳认可。可钱我真没法一下都给您。先给一百。其他的,穢咱只能日后再付清。您看行不行?”

      嘿,好嘛。

      这价儿,康术德倒是答应了,可他提出附加条件却又是老师傅绝无法应承的。

      ↀ那老师傅还能怎么办啊? ﶾ

      对这样的要求,他根本无权做偋主,苦笑着擦了擦冒汗的脑门和眼镜。

      也就只剩下最后一招,去请示上级Ƅ领导了。

      其实老师傅哪儿里知道啊,刚才的讨价还价全是虚晃一枪。

      偏偏这样的结果,才恰恰是康术德真正想要的。

      怎么呢?

      因为容宝斋的䆽领导不但权力大,见识广,有文化,脑子也比普通职工活泛啊。

      康术德算准了,这事儿这么通报过去ꋚ,Ӥ只会有两种可能。

      要么人家看不上这两件儿东西,打发他们走人。

      튷要么……那恐怕就是领导提出收购建议,期望能变相解决,主动往他摆好的套儿里钻啦。

      就在老眲师傅请康术德在此稍等,自去请人的档口。

      힕 宁卫民也低下头自己个儿偷笑起来。

      䐘 并且带着佩服,㘑在心里给师父点了个赞。

      䳇因为康术德的用意,别人不知道,可他知道啊。

      甚至到眼下这一步,还顺便释清了他心里的一个疑惑呢。 

      敢情今儿早上出门前,他就建议老爷子应该穿体面点去,担心人家会压价。

      可康术德却说不用,还跟他说,穷也有穷的好处,卖画也分穷卖和富卖。

      而߸他再要细߲问呢,师父偏偏就不说了。

      后来他琢磨了一路这事儿,也没琢磨出个名堂。

      直到现在,才真正懂得了训老爷子的用意了。

      可不嘛죯,也只有做出穷相来,뺽才能把这步棋走得天衣无缝呢。

      那下面৒自然不必说啊,还是老老实实静观师父땒的表演吧。

       룚 就这老爷子,邪性主意层出不穷,太合他的脾㽯胃了!

      要不说,不是陰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这꾔就是缘分。

      䧈(注:葆光,行话,是指画心和覆背纸犹豫长期摩擦产生的一种亮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