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想当狗喊我主人

      感觉只过了맢几分钟的样子,方宏宇就觉得周身一震!

      仿佛有什么桎梏打⢸破了,血脉贲张,力量充盈!

      他㉨跃下床来,狠잷狠舒展了一下身体,噼里啪啦հ的爆豆声ㅖ响ⲧ起,浑身舒爽!

      “呼…,呼….”

      轻柔的鼾声让他的动作一滞,却是小圣靠郎在帐篷壁上,睡着了。

      “呃?”

      面显呆滞之色,方宏宇挠了挠光头:

      什么情况?不是让它看着门吗?

      旋悅即,他下意阴识的顺着帐篷缝隙向外看去,已然是漆黑一片了。

      嗅“这是多久了?刚刚不还쒋是亮天的吗?”

      ອ 一脸的疑惑,他几步켛来到帐篷口,轻轻挑起帘子,踱了出去。

      果然已经是夜里了,漆黑的天空中,繁星点点,怕都是后半夜了。

      “居然过了这么长时间?!”

      暗暗心惊,方宏宇脑中自然祜而然冒出那句“修炼无岁月”!

      夜风吹来䘊,打了个寒颤,他这才发现,琌身上只是穿着一层薄薄的衣衫。

      ꞵ “谁?!”

      厉喝声响起,就在他不远处୰。

      扭头看去,他眉头一挑䇸:

      星光下,隐约有个大个子,近两米㰖高,身体壮硕,貌似穿着宽大的袍子,高领,肩上还披着一块兽皮!

      “哒哒哒……”

      速度极惊快,高壮的家伙几步就跑到了他的近前,手中还握着一柄弯刀,半米多长,寒芒闪耀。

      吓了一跳,他赶忙举起了双手,大声道:“耐家(朋友),不要激动,不要激动!”

      “咦?!是你,你醒了?!”

      停在了方宏宇身前几摆米处,来人认出了他的样貌。

      “是的,刚᠍刚醒过来!”

      连忙点头,方宏宇露出믹和善的老笑容。

      “伦贝尔,怎么了?!”

      不远处又响起一道粗犷的声音,㻧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又是几个壮硕的汉子。

      “阿爸嘎(阿옒叔)⌹,是荒石滩捡回来的那人,他醒了!”

      勑拿刀的汉子冲着来人解释一句。

      “耐家(뛩朋友),你몵醒了!”

      赶到近前,一个看起来朁年岁稍大的汉子,笑着道。

      “是的,刚刚醒!”

      重复了一ⵅ遍,方宏宇顺势打煊量了一下ﻬ来人。

      说话者,是个Œ四五十岁的中年汉子,像是个领头的;

      长相跟拿刀“伦贝尔”有几分相似,就矮了些,胡子白了些,但却同样的壮硕;

      在他身后,跟着两个壮汉,个头跟伦贝尔差不多,接近两米,壮硕,一个长发盘节,另一个是个光头。

      “夜里凉,耐家(朋友)先回去休息吧,有事明日再说!”

      看着方宏宇身上单薄的袍子,中年汉子“好心”道。

      觱 ︗ “好,谢谢你们救了我!”

      点点头,方宏宇从几人眼中看出了一丝警惕之色,也没有反驳,转身回了帐篷。

      “阿爸嘎(叔叔)…”

      伦贝尔看着方宏宇回去,正要开口,却被中年汉子制止了。

      几人走出了几十米远,中年汉子才开口:

      “虎仑,你接替伦贝尔守夜,伦贝尔你去那人帐篷外守着,听说边境紧张,别是南国的探子!”

      眉头一挑,光头汉子与伦贝尔目中寒芒一闪,没有二话,立刻各就各位,小心的值守起来。

      掸騻虽然没有听见几人的谈话,方宏宇看到㡻一个影子从帐篷缝隙映射进来,就明白是핒怎么回事了,心中多了一份Y警惕。

      但是,他也没有过多的担忧,自己也没有什么坏心思,明天问誧问情况再说吧。

      收敛了心思,他看着还在酣睡中的方小圣,摇头苦笑:

      吩 指望ᓝ这个小家伙守门,还真是不太靠谱呀!

      轻轻将其抱在了怀里,小家伙翻了个身,继续酣睡。

      抱着小圣回到床上,他也懒栛得ゾ多想,ᱎ倒头就睡了。

      뮩 只是,他没有注意到,体内那股力量枝还在自主的流转,最终䆴汇聚到了眉心ꮐ位置,悄然钻了进去。

      ……

      쓬 清晨,方宏宇짖从睡梦中醒来,缓缓睁开了双目,视野渐渐聚焦,正好对上方小圣灵动的眸子。૯

      晭微微一ⶋ笑,他轻轻给了㾦方小圣一个爆栗,笑骂道:

      “昨夜让你守门,怎么睡着了?”䓄

      挠了挠头,方小圣一脸的羞愧,小声道:

      “吱吱吱……(不知道,突然就困了,精力没有以前好了,不知道为什么)?” Ẫ

      “好了,不用放在心上,跟你开玩笑的!”쑌

      ᭦ 摸了摸对貉方的脑袋,方宏宇宽慰了对方一句,跟着,笑容却是一滞:

      羠自己的手掌,好像大了一些,居然能够包的住方小圣的脑袋了!

      䕬“怎么回事?”

      微微一惊,他正想向方小圣征求意见,却是更加骇然的发现:

      自己居然出现了某种感应能力,仿佛能够察觉到身周的一些东西;

      很模糊,但却是真是存在的,仿佛后脑勺上多了几只高度近视的眼睛一样!

      同时,他也粗略的感应到了自己的身高:超过一米八了!

      旿他从迈阿密做飞机的时候,才1.7米,这才几天,就长了十多公分?!

      “对了,会不会是修炼《归一诀》造成的?”

      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他仔细回忆修炼时的感觉;

      迅速便否决了这个猜测,因为他突然记起:

      还未修炼前,也曾摸过方小圣的脑袋,当时就是这种感觉,只是自己没有注意而已!

      “这么说,是在…”

      嘴巴张大,方宏宇本想说“是在山谷中吃那桃子才长个的吧”,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

      而且,越是努力想出口,越是难以出口,甚至连ت山谷的印象都模糊了起来,仿佛就没去过一般!

      畀 狠狠甩了甩头,效果还是一样!

      甚至,连“山谷”二字的发音都想不起来了!

      不敢再想,方宏宇生怕连地ƨ球都忘了,赶紧打ꝑ住了!

      “呼……”

      闓长长出了一口气,他只得先将注意力在了那种感应能力上。

      十分的模糊,但却烙有视觉的效果,甚至比视觉的角度还要全面;

      至于范围,经过他的粗略测量,大概身周一米左右。

      然后,他让方小圣在这鹶个范围内来回蹿०了几下。

      连肉眼都很难捕捉到的身影,居然在这个感应范围内,被捕捉到了;

      只是,他自己的速度太慢,就算“察觉”到了,也来不及做出反应。

      횯“吱吱吱……(怎么回事,大哥你的身体周围好像多了一层东西啊)?”둟

      感觉超级灵敏,方小圣好奇道。

      “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出现的一种感知能力!”

      轮到方宏宇挠头了,这个变化,他也不知道怎쫅么出现的。

      “燪啊哈,啊槃哈,你醒了!”

      正当夏明一脸疑惑的功夫,那个小뼥丫头的声音由远及近,已然来到了帐篷口礤。

      眼看小丫头要冲进来,方小圣身形一动就೘要轆拦过去,却是被夏明伸手挡住了:

      “小丫头对我们挺好的,你别吓着她了!”

      挠了挠头,方小圣歪着脑袋“思索”了一下,这才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说时迟,那时快,小姑娘已然冲了进뱢来:

      一米二三左右,稍微有些瘦,身上的袍子满是补丁;

      小脑袋上顶着十多条小辫子,稚嫩的脸庞泛出健康的油红色。

      冲的挺猛,进了门,小姑娘倒是怯了;

      她看着方宏宇,有些认生的架势,小声道:“阿哈(哥哥)!”

      騻“姹额很督(妹妹)!”

      笑着回应一句,方宏宇招了招手。

      慢慢吞吞的走了过去,小姑娘的眼睛一直瞄着方宏宇,好奇的上下打量。

      “谢谢你救了啊哈(哥哥)!”

      摸了摸对方的脑袋뼻,方宏宇笑容十分的真诚。

      脸蛋儿咶更红了,小姑娘攥着衣角,有些不好意思:

      “不是我救的了啦,是阿布(爹爹)跟阿爸噶(叔叔)他们啦!”

      “呵呵,那也是你照顾的阿哈吧,这也算是救了我呀!”

      笑容不减,方宏宇是真的感谢这小姑娘,他能感觉出对方内心的善良。

      “呃?!”没想到还能这么算,小姑娘弃先是一愣;

      片刻后,才小脸一红,低下了头,更加腼腆了。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见小姑娘有些认生,方宏宇便岔开了话题。

      “额璐琪!”抬起头,小姑娘怯怯道。

      “你好,额璐琪,我칍叫方宏宇,这是方Ⴘ小圣!”

      笑容更盛,方宏宇自我介绍的同时,也介绍了一下小猴子。

      “啊,小灰有名字了?!”

      仿佛没有想到,额璐琪讶然的同时,眼中微微一黯:

      这样的话,就不能叫小灰了,她都叫了好几天了,有些喜欢这个名字了呢!

      孩子就是这样的单纯,一个小小的名字,也会让其情绪波动。

      从这个年龄过来的,方宏宇自然知道룳对方的想法,笑着道:

      “方小圣是大名,小名还没起,就叫小灰吧!”

      “真的?!”眼前一亮,额璐ⲯ琪目中满是惊喜。

      “当然了,小灰也很喜欢的,不信你看!”

      说着,方宏宇戳了戳方小圣,给了对方一个眼神。

      近乎心意相通了,方小圣自然明白“大哥”的意思,不情不愿的对着鏇额璐琪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咯咯,小灰会笑嘞,太好了,我就说小灰特别通人性,额吉(妈妈)还不⸆信,我这就去告诉她!”

      说完,额璐琪转身就㳊跑了出去;錅

      没过两秒,她又跑了回来,从帐篷口处,探出一个小脑袋,大声道:

      “阿哈,阿爸噶(叔叔遊)在中央大帐中等你!”

      说完,又跑了,边跑边喊떮:“额吉,额吉,小灰会笑啊……”

      片刻才回过神来,方宏宇喃喃道:

      小圣会笑,比阿爸噶的事情更重要吗?

      唉,那句话⓲怎么说的来着:

      对了,风一般㣷的女子,팙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