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杏视频

      “好字。”

      伸手拿起长乐公主写完的告示,李承乾赞了一句后,一目十行的便开始检查起上面的语句来。

      “当然了,丽质姐姐她的됷字在我们兄妹㴱几人中可是除了小兕子外写的最好嗄的。”凑在自己兄长身旁,城阳公괚主娇笑道빅,脸上却摆出一付挑衅的样。

      “确实如此。”同냭意地点点头,李承乾话风一转扭头看向城阳公主说道笴:“那你一定是最差的,为兄说的可对?”

      “大兄,你……”气൉恼地抬手拎着自己兄长的腰间肌肉一旋,城阳公主有想不明白了。

      퇲自己今日应该没有得罪自己兄长他吧!

      可为什么自己今日每次一开口跟ꅶ他说话他便都跟自己作对,每一次都要故意拿自己的短处来说笑。

      Ễ这一刻,城阳公怉主心里真랛的是有些恼羞成怒了。

      鰎“哎哟。”

      一把拍开城阳公主捏着自己楝腰间的小手,李承乾倒吸了一口气,没好气地说道:“既已知道自己这不行那不行的,那还不虚心的向别人请教学习看齐。”

      笌 “大兄,你没事吧!”看着皱着眉头,咬鐜着牙,ꯨ伸手正揉着腰间的李承乾,长乐撄公主问了཯一句后,转过头狠狠地瞪了一眼边上的城阳公主训道:“都多大的人,还没规没矩的,还不快向大兄他道歉。”

      “姐姐,我……”委屈巴巴地看着自己的长姐,城阳公主一双大眼睛里已浸满了泪水,可却还是忍着不让掉下。

      “好了,都别吵了,为兄没事,为兄刚才是装的。”无奈的伸手囧搂住瞧向自己张嘴欲言的城阳公主,李承乾赶紧汕装出一付若无其事地说道:“丽质你也别凶她了,她还小呢!”

      “大兄,你……,活该。”无语地盯着自己这个毫无原则裷的兄长,长乐公主感觉自己真的是好心没有好报,一抬手便……

      䛳“停。”

      看着长乐公主那朝自己腰间伸过来的玉手,李承乾一惊,连忙쒭把搂在臂膀内的城阳公主推了出去当挡箭牌,心里很是郁闷。

      都说女人善变,翻脸就跟翻书一样倛,可长乐公主这脸变得也太快了굿吧!

      不自觉地又抬手揉了揉腰间刚被城阳公主拎的地方,李承乾ղ相信㦾孔老二他一定也被女人挠过戓,要不然他一定不会说出那一句名传千古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大兄,你,你讨厌。”抓住长乐公主的手臂,差点没有摔倒的城阳公主简直是被自己兄ک长李承乾的这番操作气笑了。

      “哈哈。”

      看着瞪着自己却又拿自己没有办法的城阳公主和长乐公主两人,ꗶ李承乾很是得意地笑道菀:“行了,都别闹了,还有正事呢!嫗”

      ⸷갲说着,李承乾扭头看向厅中站在一旁侍候的婢女吩咐道:“把这拿去给负责苦印刷決的匠人师傅处䜝,告诉他们,一个薘时辰之后,本王要看到两千份告示摆在我的桌面上。”

      중“诺。”

       双手接 过李承乾递过来的告示,婢女打心眼里很是佩服自家王爷的算无遗策。

      刚从长安出发前来东都쵌赈灾时,自家王爷便让张德张公公把府中的那些做活字印刷的匠人也一起带来,那时大墦家都感觉有些不解,都感觉自家王爷多犺事。

      因为赈灾之中确实是很需要工匠,可是自己王爷府中的匠人却各有擅长,分工也各不相同。

      所以当初大家都菏认为那怕是要带匠⩎人,那也该噁带铁匠,木匠,泥水匠,可谁知自家王䵍爷却偏偏选择了带做活字印刷术的雕匠。

      可如今一看,婢女不得不说自家王爷有先见之明。

      因为这两千份公告如果是现刻雕板还Ꝿ是让人抄袭,这无论再怎么赶,也绝对不会是一个时辰之内弄出来的。

      “唉!”

      深深地望了眼远去的婢女背影,李承乾솪幽幽地暠在心里叹了ᗅ一口气,嘴角不自觉地泛起一丝苦笑。

      䀗虽说被人崇拜是一件很高兴的事,可要是在这其中跭夹杂着其他的因素,那么……不要也罢。

      习惯地伸手揉揉鼻尖,李承乾不禁想到前世现代之时那些挤破了头也想嫁ء入豪门的女子嵚。

      “夫君,껭你没事吧!”看着突然陷入沉默中的男人,苏玥儿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事。”摆摆手,抬起头冲苏玥儿笑笑,李承乾摇摇头从脑海中驱出刚才婢女的那一个眼神,说⺷道:“你让人去看ᶠ看干粮都备好了没,备好了稹我们出发。”

      “嗯。”点点头,苏玥儿对自己的贴身婢女挥挥手⸧说道:“秋月,你去后厨看㹋看。”

      尩“是,王妃。”

      쁞 “夫君,一会你准备带妾身等人去那啊?”满意地瞧着退下去的贴身婢女튠,苏玥儿赈刚늰才其实也꿴瞧见ྍ了前头领命而去那婢女看向自家男人眼中的火热。

      “出城,去受灾的灾区看看☽。”端起桌上的茶碗抿了口茶水,李承乾缓缓地说道:“也让你们亲身去体会下냊那些죌百姓是怎么过日子的黎。”챼

      “大◨兄,百姓是횣怎么过日子的我们又不是没有见过,在长安之时为了去收ወ集早婚和近亲结姻会有什么问题资料时。”城阳公主邀功地抢先说道:“我们姐妹几个每家每户都是亲自躬身亲为没有让下人代劳的。”

      “所谓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瞥了眼傲娇的城阳公主一眼,李承乾淡淡地问道ꥌ:“你可知是쿔为何?”

      “水譟土异也。”白了自己兄长一眼,城阳公主扬起ꆷ嘴角回答道:“此句出自⣪《晏子春秋·杂下之十》之橘逾淮为枳篇。”

      䃭 “咚。”

      “咚。”

       교“既已䇿知晓,那城阳你便应该知晓,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各地ⲵ百姓皆不同之俗。”手指轻叩桌面,李承乾不屑地撇ꠦ了撇嘴녛角叹道:“所谓贫富差距很多时候也是由地域而划分。” 揧

      “就如长安与此䋮处,皆为我大唐㎵两都,也许百姓的生活会过뀺得好些,可要是你去岭南㐻,黔州等几道,你便会明白这盛世啊其实并没有你们看到的那么好。”

      “大兄,慎言。”吃惊地看着自己这位突然变得有ᇳ些伤感櫕的兄长,长乐公主说着双眼微녝微一眯,扫了眼厅中的婢女ὔ太监冷声说道:“刚禀才王爷之言,尔等最好给本宫忘掉了,敢擅自传出去者,死。”

      “诺,奴婢等不敢。”

      乔 “行了。”看着满厅跪地的人,李承乾眉头一皱,摆摆手不以为然地说道:“都起来吧,本王这些话说了就不怕人传出去。”

      “大兄,你……”

      ⤶ 曂“好了丽质,你也别大提小作了,这话为兄又不是没有当着父皇和朝中诸鮩中的凘面说过。”望着朝大厅内走来的苏玥儿的贴身婢女,李承乾站起身说道:“走吧,为兄带你们出去看看你们便知ﭸ道是真是假了。”

      衞只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