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穆守摇摇头道:“没什么,只是觉得铁木真这个名字有些熟悉,” 

      铁木真挠挠头,看向弘吉可汗,

      弘吉可汗站起身,鼓掌而赞,道:“你们二人箭法端是厉害,铁木真乃是乞颜部王的儿子,前不久才来我部,你们应当好生结交一下,”

      穆守道:“原来如此,不过我也是取巧,开⩝了天眼才能锁定苍鹰,而铁木真兄弟则靠的是自己的目力,这一场比试Զ我输了,”

      铁木真一笑,大气道:“能开天眼也是一种实力,这胪一战应当是平局,”

      二人相视一眼,尽皆大笑,同声道:“喝酒!”

      ㈆ 羊䴁奶酒醇香入喉,铁木真道:“我还想和穆兄弟再比试一番,”

      弘吉可汗道:“铁木真,我与你父亲是至交,穆兄弟和我也是忘年交,窾你应该绀喊叔叔才对,”

      땧穆守脸솟色一黑,悻悻道:“喊哥哥,草原人不拘小节,我们交我ꋚ们的,”

      ㉢铁木真转头各看了二人一眼,道:“弘吉叔叔说的对,但穆兄弟说的也有道理,我们草原不拘小节,䶀应当各交各的,”

      弘吉可汗一笑,举杯,众人皆饮,道:“ᮒ穆兄弟力量无双,可是Ἄ修了战修之法?”

      穆守道:“的确如此”, ᮢ 侒

      弘吉可汗道:“穆兄弟的決战修之法与众不同,化周天星斗为烘炉,端是厉害!”

      穆守心神一震,暗道,弘吉可汗眼力竟然如此之高!

      ᥜ弘吉可汗仿佛看傑出穆守所想,道:“穆兄弟不必担心,我早年从大裂谷得到一本古书传记,上面略有记载,蕺所以才能得知穆兄弟所修战法来路,”

      穆守问道:“我听大林说过一次大裂谷,敢问弘吉可汗,这大裂谷究竟有何神秘?”

      弘吉可汗目光看向东方,声音透⶜露着回忆,道:“想必你也知道黑暗的事情了,大裂谷是五万年前突然出现在黑暗中的,当时我们的祖先欣喜若狂,以为有了出路,便组织各部落最强大的勇士去探索,

      勇士们进入其中,因为迷雾,不辨方向,多次遇到强大的异兽,半年之后,在裂谷⯫前等待的先祖终于见到了归来之人,当时进入裂谷的勇士足足百人,但回来的只有一人,回来之人只鉛说了一句话便倒地而亡,”

      穆守听的入神,道:“什么话?”

      弘吉可汗斟酌一下,道ꚁ:“那位勇士说:“太阳,里面有一颗死亡的太阳,””

      穆守闻言,全身一震,心中有了一种恐怖的猜测,死⳼亡的太阳,莫非是……

      検弘吉可汗道:“那句话震撼了当时的先祖,但걺此后裂谷迷雾更甚,进入之人再没人能看到死亡的太阳,”

      穆守低头思量,抬头道:“弘吉可汗,我想去大裂谷一趟,去看一下,”

      弘吉可汗道:“可以,明日我差人带你去,今晚我们好好喝酒,”

      穆守刚要举杯,忽然整个大地一颤,数不尽的篝火火焰瞬间誵窜高,众人一惊,远处有大汉声彻天地,厉声道:“黑暗凶兽来袭!”

      众人急忙看麱向东方,关卡城墙外,无数形态各异的凶兽,披着月光,急速而来,

      弘吉可汗一跃而起,如同炮弹瞬息来到关卡城墙,道:“儿郎们,迎敌!閠”

      整个弘吉刺部瞬/间被盘活霱了一般,老弱妇孺都井而有序的向着后方走去,一位位勇士从蒙古包里拿出兵器,骑上异兽,列成方队,来到关卡前,

      弘吉絳可汗面色凝重,穆守来到旁边,问道:“弘吉可汗这是?”

      弘吉可汗道:“黑䃝暗里的凶兽并不安分,每年都会有凶兽趁着天黑,袭击各个部落,但都会被我们击退,不过这一次,凶兽的数量多的离谱!”

      穆守望去,远处尘烟四起,践踏声隆隆丑,茫茫凶兽竟一眼望不到头,少说也有数十万之数!

      ๓弘吉可汗道:“穆兄弟是客,不应迎敌,你站在此处看着便好,”

      穆守道:“弘吉可ᶷ汗这话说的不对,我今嬾日起便入弘吉刺部,这些凶兽梇有縋我一份ꯞ,”

      铁木真笑道:“穆兄弟好胆识,一会可敢比一比谁杀的凶兽多?”

      穆守看了一眼铁木真,道:“何惧之有?”

      ᴿ弘吉可汗见穆守如此,便不再劝,喊到:“开关!迎敌!”

      藤木大门隆隆而开,一道ێ蓝色结界,也裂开了一个口子,

      Ļ铁木真一马当先,唤来一只异兽,跃下城墙,穆守吹⳵了个口哨,远处小熊放下手里的烤羊腿,怒吼一声,一只三丈高的金ड़色퍕巨熊显化而出,向穆守奔来,

      囔穆守道:“弘吉可汗,借弓一用,”

      弘吉可汗闻言,扔过巨弓,无箭。

      穆守接过巨弓,手下一沉,暗道,好沉的弓!

      뇷 巨熊鬦拍拍肩头,示意穆守站줭上来,一人一兽飞跃而出,

      ᶜ铁木真回头看了一眼,脸上浮现笑容,转身拉弓满月,铁箭出,一道惊月之Ȍ光,划出弧度,在空中转了一个大弯,瞬息到了凶兽뉺前锋面前,

      唰,铁箭无匹,瞬间从前面一排凶兽头颅之中一穿而过,前排数百只凶兽到地而亡,被后方凶兽践踏,血즓肉模糊,

      穆守不甘示弱ꕓ,空弦满月,体内元气狂涌,一根元气之箭汇聚,亮如星斗,

      唰!藈元气之箭飞入凶兽中间,先是䑀一静,随即元气狂暴,戡瞬间爆炸,数百只凶兽残骸漫天乱飞㛷,

      阚 铁木真咧牙一笑,三箭连射,依次搭弓,小小的身躯里爆发如海气血,铁脲箭被气血感染,遍体通红,

      刷!刷!刷!三星连珠,气血搅动着元气,形成一只百岄丈大雕,雕翅如箭,绞碎了一个又一个凶兽,

      ዄ 弘吉可汗大笑,道:“二땡郎们,射箭,”

      数万草原儿郎,搭弓满月,铁箭如雨,映满了天际,

      数万支铁箭飞入凶✿兽群中,一只只凶兽嘶吼不断,体䆯表鳞甲乍起,一道道黑光连成一片,

      顿时天地间充斥着㧱噼里啪啦的声音,铁箭峩竟然被挡在鳞甲之外!

      弘吉可汗仿佛预料道这渳一幕,拔出一把弯刀,弯刀指月,喊到:“杀!”

      솕 唰!无数弯刀同时拔出,异口同声喊到:“杀!”

      异兽奔腾,凶兽凶恶,交汇在一起,

      穆욉守巨弓连弹,体内火炉疯狂燃烧,ᴛ不知射杀了多少凶兽顾,

      咔嚓,巨弓竟然不堪重负,断了!

      穆守面色一疼,悄声回头看着正在厮杀的弘吉可汗,不着痕迹的收进须弥戒,断繬刀拔出,《问道》道经运转,心脏越发轰ၩ鸣!

      如同人形暴龙,瞬间杀入凶兽群中,凶威无匹!所到之处凶兽群节节败退,留下一地残肢断骸,

      铁木真也弃弓拔刀,气血无尽,强悍无匹,感应撅着杀红眼的穆守,刀下丝毫不含糊,

      二人深入凶兽群,兽衣早已被血液浸满,双目通红,杀到麻木,

      忽然一声大喝响彻二人耳边,겏二人精神一清,同时砍翻身边凶兽,环顾四周,瞬息而退,

      凶兽咆哮,月色泛起红光研,一道极度猈恐怖苍茫的气息凶兽群后升起!

      一尊千丈的庞然大物,熊身,虎爪,龙角,蛇尾,羊头࠳!

      弘吉可汗喝到:“退!”

      众人收刀便退,弘吉璈可汗悬于空中,看着千丈凶兽,面色凝重道:“羊首仙!”,

      ⛨ 羊首仙踢开脚边凶兽,脚步震天,凶兽尽皆战战兢兢,丝毫不敢反抗,

      쨹 弘吉可汗气血狂出,化作一尊奇局异气血巨ﵹ兽,悍然相对,道:“羊首仙,滚㸖回去!”

      紕 羊首仙口吐人言,道:“弘吉,我感Ṧ应道有一颗星斗出现在唘你们部落,交出来,饶你们不死!” 滛

      弘吉可汗和穆守同时一愣,对视一眼,弘吉可汗道:“羊首仙不知道你再ͻ说些什么?我再说一遍,滚!”

      羊首仙喝到:“执迷不悟,弘吉你ꥒ虽未经仙劫,浑身气血可硬撼真仙,但你没有元神,不是我的对手,”

      ▪ 弘吉可汗道:“我死,你也会死!”

      羊首仙目光一凝,沉声道:“当真不交?”

      弘吉可汗断刀一横,道:“要打便打,哪里那么多废话!”

      羊首仙摥大怒,虎爪一挥,道:“孩儿们,杀!”

      弯刀切碎月光,凶兽血撒长空,穆守心中惊诧,他们竟然是因为自己送给孛儿帖的一颗星星而来,弘吉可ⶉ汗却给了他一个眼神,穆守心中了悟,按下去杂念,

      弘吉可汗身体融入气血异兽,攻向羊首仙,羊首仙气势一沉,一片黑暗从뜽周身浮现,

      쿴两⡌尊伟岸存在消失在黑暗之中!

      鼈 战况异常激烈,血腥味充斥着空气,所有人都杀红了眼,忽然黑暗从远处而来,吞噬月光,

      一道恐怖的气息再度从黑暗中传来,仅仅弱于刚刚的羊首仙,

      铁木真砍翻一只凶兽,看向黑暗,凝重道:“半步鱮真仙!”

      穆守心神一震,握紧断刀,气息瞬间狂暴而起,喝到:“铁木真,把你的气血之法传给我!”

      铁木真闻言,没有犹豫,扔出一块羊皮布帛,穆守接过打开,无数文字⢄化作流쑷光,飞入眼中,

      合上布帛,重新还给铁木真,灵台无数文字开始组合,極《问道》道经一颤,发出神光,无数文字汇入其中,形成三页书页,

      轰!《问道》道经运转,穆守体内传来阵阵响声,心脏瞬间跳动加快百倍,造血能力大增,

      逇 穆守握拳,强行控制着沸腾的气血,仰头怒吼,

      轰,无尽气血化作一座巨山!

      昆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