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大尺度电影爱的色放在线

      (7)

      长夜被火ꦋ焰和퐲焦土包围,呼喊救助之声从未断绝。

      在黑暗中,无ퟶ数人搬来水桶,懍然⯱后走到一个个被烧得炙红的大火球面前将其扑灭;受伤之人逐个被抬到仅潛剩的几个营帐内接受救助,尽管他们受伤的部位各不相同,但是痛苦却都是相连的。

      这样的状况临近天明时分才ఘ得到࣍缓和,几乎所有人都度过了一个极其痛苦的夜晚。

      看着眼前的破败景象,谁能想到仅仅是在前夜,人们还在营地内纵情歌ǚ舞,像庆祝节日一样欢乐沸腾。

      赵括与白凤瘘一起指挥协助牧民们收拾残局。水源不足时,他们之中其中一个便领人跑回神女河边打払水;人手不够먣时,他们会跟其他牧民一起去搬运伤者、运送刚需的药品、扑灭残余的火苗等等。

       总而言之,除了稍懂医理的猤全健之人还能留在营帐里帮助他人处理伤口外,没有一人可以歇下自己的步伐。

      囜 ﰄ当然,这并不表示留在营地里的人便会稍微轻松自⇚在了些。白凤将最后一批水运回到病营内时,他发现慕容嫣竟然直接在某个病榻旁毗邻的空地里坐下并且昏睡了过去。

      仍然颇有精力的赵小妹捧着一本医书四处走走看看,按照书上的内容,她已经大概掌握了几个急救的方法,至少能够从旁协助他人进行救治作业。

      ծ 本来她还算得心应手、信⦓手拈来,直至看见白凤回来她才发现,慕容嫣已经昏倒在地上许久这件事情。

      此时的慕容嫣上半身直到下巴的位置都能望见血污的痕迹,看上去是因为水源不够,而她䃘也无暇去清理,索性随意擦了擦便回去继续救助伤者。

      然而她万万没有想到,ᧂ自瑚己的身体竟在这一刻不随意愿而行,在稍稍懈怠的一刹那,让她陷入了短暂的沉眠。

      所幸在䤑她面前的人只是受了轻伤,而且那个牧民在发现这位废寝忘食去救治自己和族人们的姑娘已经累倒后,很快便将本就不足的草榻让给了慕容嫣,并且略感惭愧的说道:“我们自己都保护不了自己,如今却要委屈一个未曾谋面的小姑娘……”

      ₈话到半晌,白凤便心怀好意地让他不必多言,随即将慕容嫣抱到草榻上面。可是这位鲜卑巫女还没有安稳睡上一刻,便倏地被惊醒。

      她睁着惶恐的眼鹀神,连连喘着粗气쫲,颤抖着嗓音㺧,说:“他……他是不是死了?他……他在哪里?”

      那位牧民兄弟应道:“我在这里,我没事了小姑娘!你瞧……”说罢,他便动了动自己受伤的那只手,并且笑意满盈ᱼ。

      姙“我居然睡着了……”慕容嫣怯怯地回道。

      “慕容姐姐ۺ,你就睡吧!大家的伤口都包扎好了,你给的那᭎本医书真的有用!”赵小妹捧着那本书如是说道:“这是阳城的韩医邒师留给你的吧,他对你可真好。”

      “那……还有其他人呢?衐那位手臂被斩断的兄弟呢?我还想用火烙之法为䜧他止血,谁能料到……他居然在送来这里的途中便死了!㶁”慕容䝈嫣挥手擦了擦面颊上铢和衣衽间的血迹,好像还能感觉到逝者的气息一样,禁不住潸然泪下:“他明明拥有美好的梦想靯,嘴里还念叨着妻女,想要过上安稳的日子……”

      掆 ฝ白凤见她目前羸弱不堪的模样,很难想象她曾经触摸过多少死尸,以及别人喷溅到她身上的血液。她曾经说过,只要櫽自己能够专心致志,便能感应到他人内心所期望的,看见别人的未来。

      谁能想到她넰看过多少人的梦想被无情碾作尘土,像浪费空气一样毫无意义地死去。就此事而言,无论从哪个角度去探讨,死亡﹡都具有绝对的悲剧色彩。

      “嫣儿,睡吧。”白凤像是隐忍着一股怨气,非常克制地说了一句安慰的话:“等我把他们都救㙺回来,贺拔钰儿只是想要ڶ报仇,想必只要我去了,他们就会放人。”说罢,白凤转身离开了营帐,正要去解开仅剩下的一匹马,打算应贺拔钰儿之约独闯龙潭虎穴。

      퓩 即使接近虚脱的慕容嫣ᦤ拜托赵小妹不依不饶的一路跟在白凤左右,要对方仔细想想对策,但是白凤依旧固执己见,直到临行时⹈赵括携人前来阻止䯇,事情才发生转变。

      只捋见这富家公子如今也〈是一身尘埃泥泞,满面血汗之气。他带着适才ۢ回来营地的拓跋忡及时赶到,对那位少年剑客说道:“白兄,稍安勿躁,且听在下良言!”

      “白兄,这世上可Ē不是人人都像你这般讲道义!”拓跋忡拱手敬道參:“我看见这边烽烟四起,就知道发生了大툡事情。所以在山麓下设好屏障后,便使人匆匆赶回来。白兄,你可不能独녿自一人前ꄓ去!”

      “ⓑ那岗你们又有什么办法?赵兄,拓跋兄섑,仅凭我们这点人马,甚嘠至连军队都算不上,我们根本敌不过他们!”

      赵括道:“白兄,他们很明显是要设局请君入瓮,此等阳谋,确实让人防不胜防。可你这样鲁莽,我可不会任凭惬你一人前辻去送命!”

      “赵캌兄,䝵娄小姐和阿鹃姑娘都被一同捉去了,你难道一点都不在乎吗?你利用完她们,现在又不想管她们的死䵵活了?”

      “我当然在乎!无论是她们两个,还是㯭这里所有的牧民。倒是你这家伙,真的是不要命了!”

      诸位见这两个平日里称兄道弟的公桵子互相破口大骂,矛盾初现,纷纷上前劝解。

      拓跋忡在㩅旁찬奉劝道:“白兄弟,有一庹件事情我一定要与你说说。其实那贺拔钰儿,极有可能是我和我兄弟阿犷曾经救뤑下的一个女娃子!所以,你还是带着我们죚一起去,我和赵公子已经有对策了!”

      “噢?此话怎解?”

      “贺拔钰薏儿手上的弩箭,与我曾经用过的弩箭非常相似。那是在小时候,我给阿犷亲手做的‘玩具’。”拓跋忡旁边说边慢̗慢走到白凤身边,接着道:“幼时我们兄弟二人父母早逝︨,拓跋部ﳡ又不接纳白吃白住的‘废人’,所以我们从小便依靠在战场上偷盗死尸的财物为生Ꮗ。这样令人不齿的事情,说来也是惭愧。”

      白凤得知眼前的拓跋忡也是战争遗孤,顿生一股亲切的感情,迎合道:“后来呢?붮”毻

      “后来,我们兄弟二人跟着拓跋部走到武川镇,趯接受了贺拔胜的收编롊。从此了无战事,我们也没了收入壦,便只能」靠偷盗为生。有一夜我们寻到武倗川䣐镇的粮仓,正要把足够几日存活的粮食盗走,谁知一个身材高大的汉人突然闯了进来,手里还要挟着一个年幼的小姑娘。见势不妙,我便差阿犷瞄着那汉人的眼睛射了一箭。”

      拓跋忡见白凤听得入神,便与他越走越近,说혤道:“阿犷的箭法倒也精准,只是那汉人瞎貟了一只眼不但没악有挑退意,反而被牵激謓起了怨愤,直要向我们兄弟两个扑来。慌张之下,阿犷便把我送的弩丢䪡弃在粮仓里边,与我喪一起逃之夭夭了。”

      赵括旋即大喝道:“白兄,你下次可不能再意气用事,笖要是你没了,我怎么向慕容姑娘交代呢!”

      话㉪音刚落,赵小妹便搀着慕容陦嫣从赵括身后㱲走了出来。

      赵小妹问候道:“拓跋大哥你可总算是回来了,幸好有你,不然白公子檭肯定要自己一个人去。”

      ᮗ“是呀,他总是这样……”慕容嫣孱弱得几乎听不见她的声鲢音,只听见她向白凤、拓跋忡、赵括三人温柔地说道:“你们一定会活着回来的,一定……”

      㡴 说罢,赵括垑便着手调集几嫎个随从和几掿匹马来,与白凤、拓跋忡等人一同上詛路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