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播说的土豆怎么下载

      朱天赐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将程序Ⲅ写完,又调试了五天,最后进行编译封装。

      他用汇编语言编写的无人机驱动程序,明显轻巧了许多,不薎仅实现了原⇭先的ꢇ功能,还进行ꠝ了相当程度的优化,另外,还修正了几处bug,这些b屍ug平时不会出现问题,但在特殊的情况下,会造成无人机的运行故障,而且难以追查。

      为了答谢这位餚贵客对他的信任和对他的帮助,朱天赐在编程中悄悄加入了他之前用过﨎的学习算法,通过数据的积累来优化㱒那些控制区间的数据,可以使无人龕机的运行越来越稳定。

      编译封装是必须的,这样对方就只能使用,却无法逆推出他的汇编原代码,使人难以发现他在其中做的⑲手脚,也不能随便挪用他的汇编程序。

      何况,他在编程上的雥所得是意外收获汃,而他付出的努力与这单的酬金严重不符,为此他甚至占用了一次变身机会,这可能是这个世上绝无仅有的能力,他不可能白白地帮助对方,对方如果想要发展,崩必然要不断地进行软件更新,那就需要他的汇编源代码,到时候对方的无人机赚了钱,他说什么也要分些됮油水。

      与朱天赐想的不一样,这位熟客并不是什么大公司,也没有太大的财力和势力,他只是一个经纪人,或者说是中间人,凭借对这行业的熟悉,专门接手各种软件的单子,并发给适当的人去开发,从中赚取相当的差价。

      对这个单子,这位熟客也不是太重视,因为对方只是一个新成立的小公司,酬金也不高,因此只是倒手做了个小买卖,汇编语言的高手他掌握的不多,而“百变凡人”不挑不争,是个最合适的对ڰ象,就发了过去,过了一个月才接到回单,他都觉得这次怎么慢了许多?他也没太在意,谁还没点私事,或许“非变凡人”有别的什么事情耽搁了,比如接了一些别的单子。

      瞯 他将邮件原封不动地转发给买主客户。

      全域公司是一家专门从事无人机研发的公司,虽然成䀵立已经六年了,但研发ஔ上却一直磕磕绊绊ᐔ,他们几个元老共同编制的核心驱动程序不仅对硬件的要求高,而且总是有延迟的现象,这对速度较高的无人机是一个相当大的影响因素,他们一直想再用汇编语言重新编写一下,但没人精通这种基础语言,而如果进行外包,肯定要花一大笔钱,这是当下公司所不能承受的,公司的总裁千尺浪耍了个小心眼,借朋友一个新成立的小公司名义,将程찭序伪装了一下发给一个软件二倒贩子,而且给了一个较低的报价,目的就是不引起其重视,至于会不会有人完成这个单子,纯属撞大运。

      ܝ至于接单的设计者会不会将程序外泄,千尺浪倒不是很担心,毕竟这是一个很专业的程序,在国内就算想卖恐怕也没人买,何况程序本身还有缺陷,霬另外,不是高级程序员根콓本就看不懂这些程序,不知道它是干什么的,而高级程序员一般都是纯粹的技术狗,花花肠子比较少,不会也不敢做出鸡摸狗盗的事情来,而这位二倒ᥢ贩子也很专业,肯定会把这个程序转给汇编高手,汇编高手成天堵头于那些代码之中,比高级程序员更纯粹,而能看懂这个程序的汇编高手更是稀有动샀物,不会掉价去干龌龊的事情。

      另外,如果不能解决延迟的缺陷,这个程序也就没有有太高的价值。

      千尺浪原䛁本以为就算真有汇编高手完成了单子,恐怕最少也要쓬用时半年以上,毕竟这套程序是他们几个元老合作好几年才编成的,仅仅对着原代码重新敲键盘输入一遍也要两三天的时间,何况还要用汇编语言重新编写,汇编高手的水平再高,总要进行相应的理解、规划和码礚字。

      т 想不到一个月就收到了回件,他以为对方知难而退,把单子返还回来,毕竟这世上恐怕没哪늏个汇编高手能在这么短的䠢时间内完成这么大的工程,他沮丧地打开邮件謩。

      千尺浪一看文件大小就有些发愣,这只是一浪个几百K的小压缩包,肯定不是原程序。

      “或许只是退单的说明吧。”千尺浪自嘲地一笑。

      但他还是解开压缩包。

      不是word文⮱件,而是驱动程序。

      千尺浪不由呆住。

      “不会吧?”他不由拍了拍脑袋。

      닇 ㋥ 瞜抱着万一的希望,千尺浪动作神갇速地将程序通过wifi传到无人机中,他的总裁办公室里就有一台标准型号的无人机,属于测试机,尚﮺未装驱动。

      抄起办公桌的遥控器,启动ֺ!

      觙 随着马达的轻响,无人机的四个风扇开始转动。

      真是无人机驱动!

      但千尺浪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怀疑对方偷工减料僥,只是作出最基本的机械驱动,毕竟在他看来렛,一个月的时媽间肯剆定是不够的。

      起飞!

      ߰无人机轻轻地飘起来,略微有些摇晃,却稳稳地悬在空中。

      平衡程序也没有问题!

      千尺浪的小心肝突然发颤,只要最核心的平衡程序用能用汇编语言完整地编写出来,就能解决目前的延迟问题,还能大大减少对硬ᢂ件的要求,从而降低成本,从而将全域公司的无人机从生死飾线上抬起来! 쪐

      他小心地遥控无人机在总裁办公室的空中慢慢地移动,无捗人机随着遥控手柄的动作在空中来回移动,伏伏贴贴,完全没有㠹延迟的现象,而且非常地稳定。

      “成了!”千尺浪右手一拍彃办公桌。

      其他的网络功能都是外围的东西,用高级语言编写也不是问题。

      不料,他这一激动,左手不小心碰到控制手⼫柄,无人机径直向一边飞去,总裁办公室不是太大,眼看着向大玻璃窗撞了过去。

      “坏了!”

      撞毁一架无人机倒没什么,只是一个实验品的损耗罢了,但总裁办公室的玻璃是特制的,单向透明,很贵的,何况还会ꨎ闹出巨덛大的动静,影响不好。

      ˅千尺浪急솄忙双手捧住遥控,试图去控制手柄,可哪来得及。

      ﷘然后他傻傻地看着无人机在玻璃窗赫然止住,悬停在空中,距㠦玻璃仅十公分左右。楂

      自动规避!

      这是无人机的高级功ⶖ能,是他们花费了很大的力气新开发出来的,仅这个功能就比其他公司的无人机ֆ高一个档次!但因为延迟的问题效果不是太理想。

      竟然连自动规避的程序都汇编了!

      쎻 千尺浪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因为自动规避程序可不简单,其中涉及到图形识别,智能判断,是非常高级的程序,就连用C++语言编写都很困难,何况是接近机器代码的汇编语言。

      更何况这芽是透明的玻璃!

      槱连玻璃都能识别,其他的物体就更没有问题。짤

      太高级了!

      究竟是什么样的高手编写出如此的汇编程序?

      ꟓ 千尺浪平稳了心神,让助理小张将无人机拿到专门的试验场,继续测试其他的功能。

      然后他越来越惊復奇,原代码所有的功能齐活!

      卫星定位、远됿程控制一个都不少!

      驱动程序与无人机的硬件之间衔接得非常顺畅,各种感应器和效应器全部完美地统合在整个驱动程序之中。

      而且驱动程序具有普适猨性,几种型号的无人机都可以驱动,最皯多增加一些外围的小程序来控制附加的或者䲃新型号硬件。

      千尺浪让相关专业人员进行了大量的测试,并把数据收集起来。

      但这些专业人员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原来的功能上,忽略了测试无人机的一个特别的现象,就是随着测试的次数增加,无人机越来越平稳,毕竟一款无人机不可能测试太多臡的次ʂ数,就要更换其他的型号。

      千尺浪招开董事会,宣布,他找了一位汇编高手朋友重新编写了驱动程序,完美地解决了无人机延迟的问题,并且可以降低硬件的需求,使无人机的成本减少至少五分之一。

      降低的成本就是利润空间!

      这是众所젖周知的事情。

      技术过硬,又有了足够的塹盈利空间,ዳ公司将扭㧣转当下尴尬的财务状况,走上向上发展的快车道。

      㜴至于那位汇编高手,那是总裁的私人关系,也可以说是机密,不能随ᇤ便䭵问的。 

      董事会上,千尺浪意气风发地宣布,各部门要做好准备,推出新一代的无人机,打好一场翻身仗。

      朱天赐继续在网上接单,但不再是什么单都接,他只接那穌些高难度的单子,倒不是为諘了高酬金,而是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

      纳介公司的设备陆续到货,朱天赐开车到公司直接把电子显微镜提了出来。

      这这期间,鲁正浩三个人并没有停止研发,做了许多的准备工作,制作了⊼一个半米大小的巨蜘蛛,蛛腹里装了不少芯片和线路,三人个正在对巨蜘蛛的结构和控制程序进行调试,成功后就可以以它为模板,微缩成厘米级的小蜘蛛。

      朱天赐看到巨蜘蛛,心中一动,他倒是可以用这个蜘蛛来练手,人工智能未必就一定是人型。

      他让三人用备用材料再组装一个,他带回去研究。

      鲁正浩以为老板想通过其他渠道帮他们解决一些研发难㉞题,谁也想不到是老板自己研发,而且研发的程度远远超过他们的机寁械蜘蛛。

       朱天赐看他们还是三个人,平时生權活一团糟,吃饭基本全是外卖,便让鲁正浩再招几个员工,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昝,做好后勤保障,按说,这不是他该管的,但鲁正浩这么一个大老总,光知道搞研究,连这些基本的事情都安排不好,难怪之前的公司让他给败了。

      公䗲司人员少,只搞研发,不经营,而且三人的关系不用再去协调,所以暂时不用考虑招个总经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