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小刀阳台c流水视频

      雪地晴天,雪光在枝头发间耳上闪耀,林芳菲头别紫金发卡,身穿白色长袍式法衣,足登高帮玉白色法靴,心情雀跃地快速行走在林家的内院庭园里。

      她的全身上下,全都是这位不差灵石的娘亲回归后重新为她置办的属于女修士的行头。

      对于热衷于打扮她的这位美丽娘亲,她有感激,有无奈,也有这一刻终于摆脱了她人的欣然轻松。

      并不是林芳菲不识好歹,而是她根本不喜欢被人当洋娃娃一般打扮。哪怕她从内心已经接受了这㿏位娘亲,当她是母亲,从她身上体会了另一种母爱。

      但她依旧不喜欢这种家长打着为你好而不顾人意愿感情的强迫性行为。可似乎不论是哪个星球上的父母,总热衷于改变自己的孩子。让孩子满足自己的各种明显或不明显的奢好。

      更可怕的是…

      林芳菲想着最近一个月吃下去的那么些丹药,也不知道几时能够消化吸收得了。

      最反感的是吃那颗叫做㙲涤魂丹的丹药,想着过去十七年在地球的那些记忆,那些情感…

      的确,作为修士太留恋过去,太想念一个人对于她没有好处。可是,她愿意让时间来帮助淡忘,而不ꁤ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以药物来强行清除了她的那些情感。

      有些情感是值得人一生铭记的,若清除了它,岂不是否定了自己的那段过去,否定了저一个好父亲对自己的付出。

      一个月前,林芳菲虽然是主动服下的养魂丹,融魂丹,可主动的背后何尝不是被强迫。她知道她尝试不起不服从命令的结果。

      这两种丹药确实对她有天大的好处。服下后不说神魂是否更加稳固,更加强大,最少感知是更上了一层楼的。或许,真的如娘亲所言,她再没有被吓一吓就导致魂飞魄散的Ⴔ可能。

      这时还ᇾ没有突破到炼气一层的她,神识已经可以探出去五百米范围。而身体大概为了神魂的强大也在做准备。

      她如今的食量比先前又加大了三倍,吸纳灵气更快,炼化灵气的力度更强,可是,感觉只差一点点火候就能突破到炼气一层的契机反而又没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重新有突破的感觉到来。

      而相对于林芳菲七日前不䖥惜以死对抗,结果依旧被强制着服用了娘亲给的涤魂丹,她那一刻感觉到了无尽的屈辱。

      那种屈辱感让她对刚፻出现时就表达了深沉ԟ母爱的菲儿娘亲有了几分心寒与恨意。那哪里是一个正常的母亲,更像是一个把玩傀儡娃娃的巫婆。

      吸收了药效过后,林芳菲感觉自己的恨意淡了,心思更冷静,理智,情感也更加淡薄。

      涤魂丹让她放下了对爸爸的不舍眷恋,放下了对那三位母亲本就淡薄的情感,放下了九月不能去报到读书的深深遗憾。

      更让她看清楚了她不是他们心目中的那个菲儿,那૧位娘亲也不是自己心目中的娘鍀亲。

      菲儿是菲儿,林芳菲是林芳菲。肉身是以灵魂作为主宰。灵魂决定谁是谁。

      已经有了独立人格的林芳菲,不因缺乏父母之爱就沉溺于这种父母之不当的爱里。

      她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女孩子,乖巧与否不要紧,可爱与否也不要紧,她是她,不是他们手中的一具玩偶。

      在她弱小时不以她的意愿为准则而强加在她身上的他们自以为是的好,统统都是不好。

      林芳菲心里此刻无比冷静,又抚抚头发,理理法衣,这是以自己的审美而换上的紫金发卡和白颜色渰的衣袍。

      她才不会听那位娘亲的话,穿粉红,绑뱇揪揪,飘发带。她要一直留短发,只因为她喜欢。

      想想那位美貌娘亲,看似温柔软和,实则强势刚硬。果然是美丽的女人都带刺么!

      如果知道她转过背自己就不听她的话,她会不会气得吡牙咧嘴地跺脚呢?

      呵呵!林芳菲又一次尝到了反抗大人的乐趣。也不知道会不会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護

      这逆反心理对于她来说,是好还是不好呢?谁知茧道!

      反正,此时的她感受到了难得的快活。活在当下,让自己更愉快更重要。

      雀跃的心情使林芳菲的步闌履轻快,身姿灵动。她微笑着好奇地一路观望庭园里的雪景,一路思绪翻飞。太压抑会让人变态。

      林芳菲行进的方向是对于林家孩子而言的禁地,后山。

       她这是应师尊昨晚的吩咐,在今日休息的上午辰时末去后山林家的内院议事堂。

      €外院议事堂,她见过。是管家与客卿及管事们议事的所在。

      这个内院议事堂,她是第一次听说。想来是长老们议族里重大事件的所在。

      可是,为什么让她这个小虾米去那么高大上的地方?她本是打算今日上藏书楼翻书看的。

      大前ꛡ日,一直烦着她的那位娘亲终于尽情表达完了她的一腔母爱,塞了一堆法器丹药水果糕点给她,然后以真真假假的遗憾着不能与女儿长相斯守的姿态与她挥手说了再见,同俊美无俦的父亲双双回宗门去了闭关。

      他们说这次很有可能会晋阶,虽然只是晋一小阶,但林家族地的灵气不大够他们晋阶。

      ㆔ 若使用灵石布置聚灵阵,又太过浪费。宗门的盈秀峰上有灵脉,那里又是他们道侣俩的山头,放着不用也是浪费。

      林芳菲没有费心思在什么‘浪费’上꽱,而是想着便宜娘亲说过几次的那句话,“与你父亲闭关双໱修晋阶…”

      这有什么玄机?

      正若有所思,突然,听见了如黄鹂鸟一般的悦耳鸣叫声。 㻙

      သ“谁养鸟了呀!”她到了玄元世界五个月多,以地球人的算法,现在是正月新春,还是第一次听㨾见鸟鸣,于惊讶中抬头寻声望去… 䙯

      一只小巧可爱的金色鸟儿颤着圆滚滚的身子扇혪着小翅膀캌跌跌撞撞地径直向她冲撞而来。

      不知道它是累了还是怎的,跌落在她的肩上,小细爪子牢牢地勾住了衣衫,也不怕人,呀啾呀啾地对着人鸣唱,形像似只小鸡仔。

      “你是谁家的?”林芳菲又四下望一吕望,庭园一如既往的空旷,没见着半个人影。

      便伸食指拔弄着它的小脑袋,又ת点点它的小尖喙,小翅膀,新奇地ꁕ自言自语:“你个小黄毛是偷跑出来的吧?翅膀没长硬就敢到处乱飞乱撞,真是胆子不小啊!

      可是,你个小家伙怎么就认我了呢?爪子还勾住我,不怕我是个坏人,将你拐回家去?”

      因为赶时间见师尊,林芳菲随意逗弄了二下小鸟,便欲放飞它。

      扯开它勾着衣服的爪子,向空中一抛,助飞,可它偏偏倒倒地扑腾了几下又回落在她的肩上。

      放几次都放不走,算了,是谁家的总是会找来。她便肩顶小不点又迈开步子。

      ~~~

      “哈哈哈…哈哈哈…”后山议事堂中,一位中年女人状似疯狂的拍腿大笑。

      这豪爽的大笑声堪比狮子吼的音攻。一众在座的男修们皆不适地搓一搓扯一扯耳朵。

      这个不羁的女人就是林家林德成的道侶,乐剑门的太上长老。人称妙音真君的元婴后期音修。

      ㏽乐剑门是玄元世界西北一个专职修炼音攻乐疗的宗门。以音、乐可当为剑,既可杀人,又可救人的宗旨开启传承的门派。

      他们几位族中长老已经议完了玄元世界近期发生的大事对于家族的影响,以及对家族事务的安排。

      暂时无事之余,几个大佬难得有闲情便拿小辈的事来打赌取乐。

      妙音笑完瞟一眼在座的各位族老,犹喜不‱自禁地道:“怎么样怎么样?我就说我传下的后辈悼肯定有几分像我,会喜欢这玄音鸟吧!你们非说她不会,非得与我打赌。

      这十打十会输的赌,෺你们愿意下言注,我当然奉陪。这下子赌输了吧!可不赖我哈。赶快,赶快,将你Ɖ们输的灵石法器统统都交出来,我一会得给曾孙女见面礼、!”

      十赌九输的妙音真君奒难得赢了这么一回,不管赌注大小,都值得她乐呵许久了。对于未曾当面的这个曾孙女,便多了几分喜爱。

      几位族老也是难得聚头,本是难得欢悦的场面,因大家쐦一时打赌输了,而此刻颇显寂静悟。

      不是他们小气,舍不得掏那点东西,而是面子的问题。一向总是输的女人这次却䞠赢了…不应该啊!०

      林德普悄悄地抬眼望一圈长辈们,着重地看了大长老一眼,又垂首装做无事。反正,上有长辈下有晚辈,他在中间,可享燙太平。

      “呵,要赌资?你问玄宇那小子要吧!”白面青髦ᖘ,一点不显老的林玉泊抬手一指旁边正无辜脸看向他的林老头,林玄宇大长老。

      林大长老表示不懂,“什么问我要?你的赌资怎么又关我的事了?”就算你是叔辈,也不能让我为你付赌资吧!

      妙音真君抬眸扫一眼侧边白眉白须红ꐀ脸膛的大长老,看他略带邪气的眼神,不好惹。

      又回看面皮更显年轻的玉泊老叔祖,板正脸,无须忧,于是不怕事地大眼一瞪…

      “不行。我可不↎管你们之间的干系,솩谁跟我打赌的我就问谁要赌资。这是赌场规矩,而且还是老叔祖你最先提议下注的哟。”妙音真君的话尾音直飞,高调而扬,又嘎然而止。

      一众大男人皆不适应,各自抖了抖平时抖惯的身体零件。

      妙音瞄他们一眼,冷哼,“一个个都뱓尽想着赚我的灵石,哪能是我次次输?快给灵石。”

      几位族老不免对林玄宇吹胡子瞪眼睛,“都怨大长老,说什么他的小徒弟是小姑娘的身,大男儿的心,不喜花衣服和小动物。”

      엲“嗨嗨嗨!你们别张口就乱说话哈…”林玄宇可不爱听他们的抱怨指责潙,抬指遥遥点了一圈不服输的众人,邪里邪气地笑道:

      “你们输了,这可真不能赖我。我可没说一馷句鳫假话。菲儿的蜢确是不喜欢小动物嘛,也不喜欢花衣服。

      你们知道的,⧹我的爱宠,有一丝白虎血脉的大皎,它变成一只巴掌大的小猫崽时,多讨喜,对么?可愣是没让菲儿多看它一眼。”

      众男人眼睛斜着乜他,齐齐假笑着呲:“不怨你怨谁?谁让你多嘴说什么你的小徒喜欢不喜欢!”

      “哎,你们等ࡠ阵儿再吵,快先给灵石哦!”妙音赶紧制止他们,又招手催促。怕他们吵一吵就装着生气甩袖走人。

      见依旧没人动弹,妙音真君又出警句拉长了音调恐吓,“不给哦,那我唱小曲抵…”

      “算啦算啦!”林玉泊这辈分⬱最高的老叔祖首先认输,可不愿意听她那要人命的小曲,掏出十块上品灵石抛给了妙音。

      “来来来,大家快抛!有上品抛上品,无上品中品也行,极品更行,我不嫌呀我不嫌!”妙音真君收灵石收得眉开眼笑,乐得不管调门地唱了起来。

      “嗨!不是说了不唱曲的?”

      “免费赠送韐啊免费赠送!”

      “哈哈哈…”一众男人不要形象地拍桌踹椅哄然大笑。

      “你呀!”林德成以无奈的语调,爱恋的眼神看着身旁张开了遮云帕兜灵石,风格永远一成不变的道侣,真是还跟小孩子一个样,不管啥时候都能傻乐呵。

      林玄宇见收灵石的收得差不多了,便意味深长地笑着遥施法术,以灵力将还在大步而行离此堂颇远的小徒弟卷着拖进减了鳽后山。

      欢快行走中的林芳菲只觉被一股不算温和的力䶹量包裹,来不及反抗,眨眼之间便已经落在一个华光煌煌的大堂内部。

      没太看嫌清堂内的布置摆设,只晃到了几根朱紫色的高大圆柱,便面对了几个目光灼灼的中老年。

      先对着熟悉的师尊笑笑,行一礼,又对教导菲纤她们的铜脸教练笑笑行礼。再对在堂的各位行了晚辈礼。

      林玄宇见了徒弟的知礼懂事,满意地含笑提醒,“菲儿,这几位都是族中太上长老或长老,你快快重新拜见。”

      “哦!”林芳菲定定神,知道了太上长老就是元婴期,长老就是金丹期。自家师尊在元婴期为大长老是管理长老的。

      在自家师尊的介绍下,她再一一地重新拜见过玉泊老叔祖(太上长老),德普曾叔祖(太上长老),散云叔长老(管家),锦行叔祖(景行)长老。…

      当最后拜到林德成他们的跟前时,妙音真君突然端正坐姿,板着一张严肃脸审视着林芳菲道:“你捉了我的小宠,那先猜猜他是谁?我是谁?猜中了有奖,猜错了…得罚。罚你照顾它”

      妙音随着话意指着林芳菲肩上的小黄毛。

      “是您家的小鸟啊!”林芳菲揪下小黄毛递ౡ过去。

      妙音胓勾勾手指,小黄毛跳进她的手心。

      “快猜!”妙音见小姑娘盯着自己手心的玄音鸟,催䀉促着,手腕一翻,收起小宠。

      “他是谁?你是谁?”林芳菲嚼着这问题,疑惑着抬头仔细打量这一看就是一对道侣的男女。他们彼此眼里有默契,有情意。

      看着他们眉目间的那种似曾相识,灵光一闪,立即便又俯身叩头拜了下去,口唱:“曾孙女林芳菲叩见曾祖︍父,曾祖母。问候曾祖父母安好!”

      “哈哈哈…”妙音心满意足地大笑着赞了孩子一句:“聪明!” Ĺ

      又看看身旁的道侣,挤眉弄眼地传音,“这孩子够聪明,反应很快,对吧!看来,流云小子在孩子面前提起过咱们。”

      林德成微笑着点头,上上下下地打量林芳菲。见孩子突然之间被卷进这里,没有面色慌乱地惊叫,更没有失礼。

      应对突变的情况,应对众位族长的打量、审视,不惊롉不颤,有理有节。面对妙音的刁难又足够冷静果断的判定,是个修仙的好苗子。

      妙音此时也是慈眉善㰛目地打量着眉眼肖似明瑜,气质却更加清冷的建小姑娘,取下腰⼃间的一个玄色储物袋递给林芳菲,“来,收着戰,这里面是曾祖父母以及各位族老们给你的见面礼!”

      “谢谢曾祖父母,谢谢各位族老!”林芳菲双ʫ手接过储物袋别在腰间,团团行礼致谢。 劁

      众人颔首领谢!

      这一番见礼过后,还差那么二位,林芳菲就算是见齐了林家的诸位掌事大佬们。

      那二位,一位是三房的林玄剑太上长老,菲纤她们的老⧒祖,道号剑玄真君的玄叔祖。

      据说这位非常厉害,在万剑宗内都是第一高手。而且是个剑痴性子,喜欢到处挑战ጂ。除了手中的那Ꮿ把诛邪剑,什么都不在乎。

      一位是林玄宇大长老的儿子,林芳菲还未谋面的师兄,林德铠,道号,剑虚真君。

      只因他天生掷剑骨,걭很早就被万剑宗的镇宗之剑恳太虚仙剑认主,更被万剑宗的上一任宗主收做了关门弟子。当初更是在筑基后期便凭手中的那把太虚剑横扫金丹期。

      林玉泊老叔祖见那两老一小已经叙完礼,便言归正传,招手让林芳菲近前,坐上先已备好的小椅上,笑呵呵道:

      “让你们这几个孩子今日到议事堂来,除了첿大괕家都想见见你个小辈之外,另为你的师尊欲带你出游迷雾山脉一事,可大家对此的意见不统一,问问你有何想法。”

      “问我吗?”林芳菲正偷偷打量旁边的另二张椅子,闻言,不敢置信地反指指向自己,不确定地抬头反问回去。

      “嗯!”玉泊等一众长老们都确定地点头,性情别具一格㲿的眼里都带着兴味,有点看好戏的意思。

      “我的意见有那么重要吗?反过来说,你们真的会听取我这个小毛孩子的意见?”林芳菲望一眼视线之内的几人,不由在心里反问。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她的意见重不重要都得发表出来给大家听一听。第一次参加会议,虽然有点玩笑式的,但必须得敢于发言。

      这时,林芳菲的内里是欣然欢悦的,意见是否被采纳已经不那么重要,一种被人尊重,被当人看的欣喜充盈心间。

      欣喜之余,林芳菲不忘看向师尊뗸,递了一个询问的眼神,“我真提意见?”

      林大长老不动声色地颔首,眨眨眼,表示,你尽管大胆地提。采不采纳,是他们的事情。

      林芳菲眨眨眼,一派天真地看向堂内风格不一的长老们,小声却清晰而有力地答道:“我当然想跟着师尊出去游历(玩),不过,一切还是得以师尊的意见为要。”

      “滑头。”有人不满意这个回答。有人满意,点头笑指孩子道一句,“精怪!”

      长老们又眉来眼去地传音,林玉泊总结了一番,又看向林玄宇那边问:“玄宇,你一个人带得了三个孩子?”

      “我为什么带三个孩子?”林玄宇惊讶之下反问。쨾又转眼明白了什么以后坚定地回道:“别给我胡乱安排多带两孩子的任务啊!我只会带着菲儿出去。”

      他可是只这一ခ个徒弟。不是他的弟子,干嘛给他带,路上出了安全问题,嗬谁负责?

      “景行要闭关,他说准备突破修为晋阶到元婴期。菲纤菲丛没有人带着怎么行!”

      林玄宇看看玉泊叔,又转眼看了看角落里坐着的林德普,턥继续传音,“德普不是闲着,让他看着那姐妹俩一段时间吧。反正都是他们三房的孩鿉子。”他不出力谁出力?

      林玉泊这个老叔本来想的是一事不烦二主,反正是带孩子,一个是带,三个也是带。没想过ꨧ玄宇老小子不愿意带着菲纤姐妹,那两小姑娘랏在䓳他的眼ࡼ里还是挺可爱的。

      “那我问问德普。”

      ԫ林玄宇看着玉泊老叔与德普传音,几句话的时间,德چ普先看过来点点头,Ꝙ然后老叔又看过来点头。

      “您跟德普谈得怎么样?怎么都对我点头?”点得我心慌意乱!林玄宇感觉事情又出现了意外。

      “德普答应与你一起带着三鵊个孩子出游,去迷雾山脉历练。”

      “什么?”谁说让他与我一起带三个孩子出去历练?

      “那你是一个人带三孩子?”

      “呵!”林玄宇看着玉泊叔干瞪眼,无力也不想再回应他了。

      只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林玉泊见了他的神色,훵如何不知他的歪主意多,于是方脸一板,严좡厉批评,“莫要耍花招,你试试뗎偷溜?这可是族里的大事!”

       “什么大事?”不就是三个毛孩子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