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片儿的网址全集

      “恶评居多,您的绿色卫士账号已经彻底沦陷了。”

      西因士的认证账号已经因为依凡接二连三的原地碉堡。

      他可是凭借负面新闻接二连三冲上热点搜索的男人。

      有时候他会突发奇想,如果世界上有公众人物黑粉数量排行榜的话,那他西因士没有进前三根本说不过去。

      “我的集踩体质意料之中。”

      尤加利表示了解,西部民众一人一口唾沫可以吐出一个月湖。

      而西因士可不会继续由着自己被唾沫星子淹死。

      他早就学会了在唾沫里游泳。

      “那位仁兄当了风流鬼现在他感觉怎么样?”

      尤加利体内的西因士已经背锅背出了哲理,他现在都不需要了解自己情况就能预料到自己的未来。

      这个背锅王,我当定了。

      而西因士现在最好奇的是,作为第一次当公众人物的真尤加利被人网暴的素人体验。

      这位仁兄你的心脏还好吗?

      被人网暴捅穿舆论天花板的感觉爽吗?

      哈哈哈哈哈小屁吃你也有今天。

      “并不好,鉴于他没有任何舆论经历我们已经开始对他进行心理疏导。”

      刚才尤加利喷茶了,现在他开怀大笑。

      他自小联盟开考以来最开怀的时刻除了看评委吃得面容扭曲外就是这次幸灾乐祸。

      真尤加利都被骂得心里有病了。

      他枯了,妙啊。

      “他不是优秀学生代表吗,学生代表抗压能力应该极好才是。”

      尤加利擦一擦自己眼角边笑出的眼泪,他必须承认在听到别人和自己当年一样惨的时候他发自内心的高兴愉悦。

      个人在群体的恶意下就像芦苇一般无助。

      “其实并不是,恶评如潮和好评如潮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环境,尤加利知道怎么上山却没学会下山。”

      据阿芙伽罗了解到的情况看来,真尤加利在学生时代是一个人人追捧的优等生。

      但是这位一只被友好环境包围的人士并不曾体会过社会性落魄。

      上山容易而下山却不简单。

      西因士以往一直呆在危险水域,他偶然体会尤加利的无包袱身份感觉很惊喜。

      但是一直在人脉温室的尤加利初尝热带雨林水域的凶险一时间心理无法承受如此之大的落差。

      不同人果然不同命。

      “呵,他怕是没被人阴过,他以为依凡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对方转手就捅他一刀。”

      尤加利搓搓鼻子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别说初出社会的尤加利,就连西因士也被依凡狠狠的阴过。

      学时代也有的单纯因为一次又一次的剧痛而渐渐褪去只剩下心中的失望和漠然。

      “真是开心,这线上线下两个版本是什么情况?”

      尤加利在面露喜色啧啧感慨后才有心情听真尤加利的遭遇。

      “和您那个时期一样的手法一样的套路。网传那天晚上您私下约见了依凡并与之发生关系,依凡在第二天清晨才离去,而真实情况并不是这样。”

      尤加利听到这里伸手扶住下巴忍不住开口。

      “所以真实情况是不是尤加利跟本不知情甚至他们也没有发生露水情缘,而第二天依凡离开后他莫名其妙的就被狗仔队逮得刚刚好?”

      西因士当年就是这样被人狠狠的利用了一番。

      这个方法他太熟悉了。

      仙人跳

      这个社会虽然有很多真实的女性受害者。

      但是这其中也有很多别有用心的女人利用她们的性别来专门抹黑特定目标。

      西因士相信只要依凡又窜到媒体面前哭诉,她也会收割一片的同情而西因士则会被舆论打得鼻青脸肿。

      这真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这真是一个让人惊叹的狗叼世界。

      “是的,您的扮演者表示他们那晚上什么都没有发生,依凡只是和他单纯聊天而他也以为他们只是要好的朋友,他们一晚上交谈甚欢。”

      要好的朋友?

      你想说的是要命的朋友吧。

      “要好?真是要命,他没有背熟我的资料吗?”

      西因士一听觉得不对,按理说他背熟了尤加利的资料而尤加利也应该背熟了他的资料才是。

      这不应该啊,优等生背书一定不差。

      “事实上依凡并不是用她的真名来拜访,她用了化名,所以尤加利一时间没有将她的脸和依凡对应在一起,他一开始只是觉得面孔熟悉。”

      “……她认出那个不是我本尊,靠。”

      西因士神情微变,可能尤加利对她的反应略微迟钝,她敏锐的感觉到眼前熟悉的模样里面其实装了另外的灵魂。

      “即有可能但是她明知道对方不是您却依然这样行动。”

      “因为我们长了同一张脸,她不是很想出名吗,吃相很难看。”

      西因士抽动嘴角讥笑到,可以让他用这么多尖酸刻薄词藻的女人并不多,而依凡独占鳌头。

      “赌城派安全部分析了对您在网络端口进行人肉攻击的账号,我们已经确认了您的账号被水军恶意控评。您的热度居高不下,其中背后有大量的推手在别有用心的炒作。”

      听到这里西因士知道这又是一个伤心的故事。

      原来依凡借他翻红,而依凡其实也是只有被人利用还乐呵呵帮别人数钱的份。

      “依凡的会所哪有这么大的能耐,她们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这个世道流量可以变现,反推流量就是钱。

      想要保持热度居高不下,除了打铁还需自身硬外还要有钱烧才行。

      这依凡所属的会所有本事联络一些专门写晦涩小报的记者还有买水军西因士信。

      但是他们有本事持续炒热度让舆论接二连三的发酵西因士倒是不信。

      “如果这次和上次是同一批人,那他们的背后一定是有敌对势力赞助的金砂岛社团。”

      听到这里西因士了然。

      打西因士的脸间接等于打他的养父巴赛勒斯的脸。

      而打巴赛勒斯的脸四舍五入等于打西部赌城派的脸。

      屎渠爆了没人拉的屎是无辜的。

      派系名声臭了和派系内部任何一个成员都脱不开关系。

      “那个该死的地方……”

      西因士听到金砂岛他发出了声厌恶的骂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