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きらり全部作品番号

      룞巨蜥昂头一声嘶吼,狭小的双眼紧紧盯住了眼䥚前的猎物们,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精光。

      佣兵团自知逃⮺生无望,只好背水一战,率先发起了进攻,青年弓手快速弯弓搭箭,弓弦如满月,一箭射出,正中目标,射在了巨蜥的颈部,却无法射穿厚实的鳞片,箭矢被直接弹开。

      罗格见状大声说:㹶“洛奇!龙蜥体表舉坚硬,你射不穿它的皮肤,瞄ọ准它的眼睛!”

      弓箭手闻言正打算再次搭箭,巨蜥却向他发起了탯攻击,用锐和巨大体型不相符的速度猛然前冲,巨大的头颅如同攻城锤一般,狠狠冲撞了过来。

      罗格儔应变极快,䁛立马闪身挡在弓箭手키面前,举起巨盾,只听“砰”地一声巨响,巨蜥头颅重重地撞在了巨盾上,巨盾表面寸寸龟裂,뻦盾牌后的罗格与弓箭手也被这巨力撞得往后倒飞而去。

      쐆 几乎在同一时间䒝,中年武士与持斧壮汉已经一左一右形成包抄,分别攻击巨蜥两侧的腰腹间ꢫ,壮汉高䍁举斧头,一声怒吼,狠狠劈了下去,떳却只砍出了一道白印子,终究没能砍破巨蜥的鳞片。

      琇꣟而中年武士手中的长剑在砍到巨蜥身体的同时就已经叮地一늀声断成两截,巨蜥毫发无损,突然一个扭身,将强韧有力的尾巴轻轻一扫,两人就应声而飞……

      值此危急之时,玄矶再不迟疑,终于出手了。

      좬 他单手捏了个三山印,口中念쬒了声“起!”,右脚在地面上轻轻一踏,ꘅ只见地面不住摇晃,⻂轰隆隆作响,骤然之间,꣼从巨蜥身下的地面处升起了一根高达十丈的岩石巨锥,直接洞穿巨蜥偂腹部,将它顶到了半空中。

      巨蜥身体悬挂在半空,嘴里怊不停地哀嚎,短粗的四肢胡乱扭动,创伤处血流如注,顺着石锥汩汩流淌而下,抽搐了半觅晌,最终无力地垂下头颅与四肢,停止了垂死挣扎。

      死里逃生的众人不可置信地注视着眼퉐前发生的一幕,而后大喜过望,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纷纷瘫倒在了地上,感觉浑身疲惫,再也不畎想动弹一下。

      大家心中明白,这突如其来的巨大石锥必然就是魔法的威力,想不到这位看似年纪轻轻的低阶魔法师居然如此强大。

      大家瘫坐在地上休息,之前一直远远躲在角落里、没有参与战斗的药剂师罗琳此时也跑了出来,手忙脚乱地给伤者们进行简易的治疗。

      玄矶低头喃喃自ಇ语着:“这个世界⫚所谓的高等շ魔兽居然这么弱小?原ᗖ来如此……”

      略作ᄔ休整之后,身强体壮的团长罗格率先站起了身,一瘸一拐地走向玄矶,神色复杂地说:“衷心感谢你,如果不是你的魔法,今天恐怕风暴佣兵团就要全体除名了。但……你真的只졯是低阶魔法师?虽然我以前也没䗗怎么和魔法师打过交道,但低阶魔法师就有这种战斗力,也未免太可怕了돬,那可是亚龙种啊……” ἆ

      涎玄矶微微一笑,回答道:“事实上,我还不算正式魔法师,我的法师袍和徽章都还没有领到。”

      罗格点了点头,沉默不语,心中不知在思索些什么。

      休整完毕之后,大家迲开始七嘴八舌地商议着如何才能取下高挂在石锥上的巨蜥尸体,龙蜥浑身上下可都是好东西,萉能卖到高价,丢끗弃不管未免太浪费了。

      玄矶闻言随意地挥了挥手,石锥突然自堺动分解为无数细鋬小碎石,巨蜥的尸体扑通一声砸在了地面上。

      难题迎刃而ᑿ解,大家澳立即着暡手分工处理尸体,剥皮的剥皮,切割的切割,包装完毕之后开始继续任뎳务——寻找蓝幽草䠹。

      之后的过程实在乏善可⪪陈,一路上再也没有遇到任何危险,顺利采集到了蓝幽草,安全返횡程。㸈

      回到阿卡퀂姆城,大家先去佣兵公会交䧕了任务,领完悬赏,风暴佣兵团顺利晋升为了C级佣兵团。罗格给玄矶安顿在酒店房间休息,自己带着两名战士不知去哪里贩售龙蜥尸体。

      玄矶独自留在酒店房间里打坐修炼,过了半天光景,ⱴ门外响起了两下敲门声,然后罗格推门而入。

      他掏出一个沉甸甸的布袋༒,放到玄矶身前说道:“这次任务的奖励,再加上出售龙蜥尸体,螖收获不小,本来团队内陵的规矩就是按劳分配,出力越多、功劳越大,分得的报酬也就越多。这次任务,大家有目共睹ᯃ,全靠你的魔法才能化险为夷,否则别说完成任务,恐怕大縸家连小命都保不住,所以商议之后决定留下十分之一大家平分,其余九成的酬劳全在这里,这是你应得的⹱。”

      玄矶点了点头,也不跟他客套,伸手爽快地收下了酬劳。正如罗格所说,这是自己应得的,何况现在恰逢用钱之时。

      罗格停顿了一下,似倘乎在斟酌语句,过了片刻又开口道:“还有一件事,我一路上考虑了很久……我后来咨询过佣兵公会的魔法顾问,他说那种威力的地刺术最起ᰋ码㖥也得高阶魔法师才有可三能用❀得굑出来,我觉得以你的实力完全可以有更好的发Ả展,留在我们这种小型佣兵㾠团实在是太屈才了。袼虽然我个人很希望你留下来,但做人不能那么自私。何况有你在的话,佣兵团其他人难免会沦为陪啤衬,根本没法成长ℬ。如果假以时日我们能成长得更强大,欢迎你再次加入风暴佣兵团,但是现在……不得不说我们这种低级佣兵团还配不춣上你这样强大的魔法师。”

      玄矶轻声一叹:“不错,我也胎正雳有此意。祝愿贵团日后发展壮大,山水有相逢,有缘自会再聚。”两人相视一笑,淰彼此伸쥼出右手,轻轻姛一握,宣告了䂁这➥段短暂合作的终结。

      玄矶带着钱币,再次来到Ꜷ了魔法师公会。接待者依然是那个睡眼惺忪的老人,他懒洋洋地瞟了一眼䎺来者,慵懒地说:“小子,又来了?这次带够钱了?”

      玄矶不答话,直ɸ接取出十枚银币,拍在了桌子上码成一列。

      老者大袖ᷞ挥过,银币瞬间不见踪影,他说了句ᡏ“在这等着”,就离开座位朝内走去。

      过不多时,老者抱来了一套衣袍和一枚徽章,摆在桌上,又递过来一张纸䲚说:“从今天起,你就算是魔法公碀会的㊁正式成员了,先把个人资料填写一䵼下吧。”

      㱏 玄矶拿起纸看了看,挥笔迅速쳨填写一番,然后交给了老者。

      ኋ 老者接过攍纸张,一边扫视,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嗯……原来你叫玄矶,这是什么破名字?真是稀Γ奇古怪。你的年龄是……什么?!”

      老者看到年龄那一栏,突然夸张地瞪大了双眼——原来玄矶修炼至今已有八百余载,具体年岁早已记不清,只得填写了个大概年龄:800岁。

      老者狠狠地一拍桌子,发出了“啪”地一声大响,白色的胡须气得乱飘,怒声训斥道:“你这混账小子,你把魔法公会当成什么地方了?简直胡闹!你看看你填的什么鬼东西,800岁?像话吗?咱们卡࿠达斯帝国建国历史都没那么长,不成体统!”

      玄矶不紧不慢地说:“老人家,休要动怒,并非我有意隐瞒,只是具体年䐏纪我实在是记不清了……”

      “记不清也ﵚ不能任性乱写!”

      老者狠狠地瞪了一眼玄矶,提起笔直接把“800岁”那行字给划掉,又抬头打量了屜一下他,写上了个“26岁”,然后不耐邻烦地挥了挥手,示意他赶快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