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邀请码867sb

      ں 站在这片꧎焦黑的土地上,佩尔泽恩面色阴沉地注视着眼前的废墟。

       事实上,早在斥候发现对方的졀宿营痕迹之后,佩尔泽恩就知道有些不妙,作为伯德家族的继承者,佩尔泽恩当然知道自己家族和月狼达罗斯之间那些说쉣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而㝘事实上,在他这次出行之前,族长还千叮咛万嘱咐他一定要远离月狼达罗斯的地盘,毕竟一个高阶剑士可승是非常难得的助力,万一不小心被苍白之鹰发现了,虽然达罗斯应该不会有事,但是如果万一被他误会銶自己等人试图杀人灭口的话,那么麻烦可就大了。毕竟伯德家族也很清楚,达罗斯手上握有不少自己的把柄,到时候万一把事情闹大公开,他作为一个高阶剑士自然可以大摇大摆的溜走,找一个地方去重新东山再起。但是伯德家族到那个时候,可就要倒大霉了。他们可没有达罗斯那么轻松自如,拍拍屁股就可以溜走,一个家族的根基完全在于他们深厚的地方经营,这些东西是不可能长腿跟着他们一起跑的。

      事实上,早在之前看着苍白之鹰向外围走去的时候,佩尔泽恩还有一丝幸庆,毕竟暮色森林这么大,谁也不知道月狼山贼们的据点究竟在什么地方——不过对方惟恐他们不知道似的,在看到森林深处那冲天而起的黑烟时,佩尔泽恩的一颗心就已经沉到了谷底。

      而在和苍白之鹰一起向这里进发的时候,佩尔泽恩还在祈祷,祈祷达罗斯别把这件事和自己等頯人癓联系起来,否则的话麻烦就大了,不过,在看到散落在地的那一身达罗斯的衣服和他的武器时郚,佩尔泽恩的心里,却又带了几分轻松,同时也夹杂了些许连自己都不清楚的感情。虽然没有俏看见达罗斯的尸体,但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这个家伙大概已经死了,那样的话伯德家族的秘密应该也不会泄露出去才对,不过同时,佩尔泽恩的心情也很复杂,死去了这么好的一个帮手,对于伯德家族的打击也是很大的,毕竟高阶剑士可不容易找,而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恐怕伯德家族都无法通过这条商路来增加“额外收入”了。

      真有意思。

      巴伦公爵扫了一眼面色铁青,沉默不语的佩尔泽恩,随后将楦目光移向眼前正在熊熊燃烧的据点,他眼睛Ꟈ微જ微眯起,仔细地观察着地面上的尸体,随后眼中一늎道精芒掠过。那里正插着一把剑,从它竖立的姿态来看,这很明显是有人故意为之,为了向其他人传递某种信息而特意竖在那里的。而眼下䥷,巴伦઺公爵也看懂了其中隐藏的含义。

      军用武器。

      巴伦公爵又回头看了佩尔泽恩一眼,后者퀷依旧沉默不语地望着地面,仿佛那里有金子似的。

      不过显然뻘巴伦公爵并没有去追究这件事的意思,㙵他只是招了招手,然后很快就有一个士官跑到了他的身边。

      “情况怎么样?”

      巴伦公爵低声询问道。

      “和以前一样,指挥官阁下。”

      眼前的士官也算是个久经沙场峛的老兵了,但是他此刻面上的表情,却也是显得的惶恐。

      쎼“虽然因为大火的缘故,兄弟们没有办法进去查看,不过从观察到的情况来看,应该和以前一样,只有那些山䒔贼的实体……对方似乎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也难怪。

      ꛑ 巴伦公爵点ꇖ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很清楚自己手下这些士兵们的想法。一开始的时候,苍白之鹰的士兵们还因为有人抢了他们的猎物而感到不满,毕竟,就算不说佩尔泽恩这样因为利益所动的贵族,他们身为军人,身为战士,在战斗中体现价值才是他们的生存之道,但是眼下有人抢了他们的猎物,这未幞免让士兵们感到有些面上㐳无光。不过,伴随着后面的进展,这些士兵们的心긟态,也逐뜠渐有了改变。

      一次两次还好说,我不和你抢,反正这里山贼多,我们难道还找不到둀别的?但是三次四次之后呢?每一次自己的斥侯好不容易发现了那些山贼鵜的巢穴,等准䘀备完毕冲进去之后却发现遍地都是尸体呢?

      餬这种遭遇有个一次两次﷽也就够了啊。

      邙 也正因为如此,苍白之鹰的士兵们,对于那些从未有在他们뉁面前现身䐄的⎖“抢夺者”充满了抱怨的情绪,虽然他们也知道,对方应该不是故意要和他们抢的,但是这样来来回回好几次,谁都受不ᒏ了啊。

      可是,伴随着继续前进,士兵府们的心态改变춬了。

      战斗没有不死人的䝢,这很正常,就算是在和山贼的战斗中᩺,苍白之鹰的这些士雸兵也不能够保证自己能够毫发无伤,但是对方却翰做到了。在那些山贼的巢穴䬢中,他们只看见了山贼的尸体,并没有发现城任何一个可疑人物的戠尸体出禸现在其中,而且,附近也没有发现任何掩埋的▱痕迹。难道说那些家伙把尸体带走了?这虽然不是不可能,但是从常理来考虑,如果是带着尸体离开的话,那么应该尽快撤离才对不是吗?带着尸体去鍐袭击山贼巢穴?这可是个大累赘。

      ꯆ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对方根本是以零伤亡的代价,消灭了这群山贼。

      零伤Й亡。⏁

      ߸正是这个事实,动摇了士兵们的信心,这些天的行动中,ᐐ他们一直在猜测着究竟是什츥么人抢先他们一步,消灭了这些山贼。是王귾宫卫队?还઴是某些强者?而且,根据斥候的调查,这些人的人数也只有十几人左右,根本不可能是什么大军,他们凇的实力究竟有多么强悍?

      “我们的那些‘朋友’呢?”

      巴伦公爵露出了一丝苦笑,开口询问道。

      “根据斥候们的调查,他们似乎往北方去了。”

      士官急忙回答道,駕同时也露出了无奈的表情。

      “北方啊……”

      껪巴伦公嘫爵下意识地将头转向暮色森林的北方,那里是无限荒野ᔦ,无序之地,佣兵㨝们的家园。

      “看来我们朋友的旅行已经结束了。”

      ⣶说道这里,巴伦公爵ꏍ叹了口气,说句实话,作为一个王国精锐部队的指挥官,他非常想㚈要跟上去,找到这群人,这并不是因为他们“抢怪”的缘故,而ꬿ是因为如此强쓚大并且训练有素的战士,铁定会成姄为军队中不可多得的助力鏐。如果可以的话,他甚至希望能够把对方笼络进苍䓑白之鹰军团——先不说别的,就从这些人眼下干净利落的打扫山贼巢鷨穴就Ṝ可以看出,他们干这一行甚ꊟ至远远比王国另外一只精锐部队漆黑之牙更胜一筹,后者在军团是专门负责这种精锐突袭的任务,但是就算是他们,恐怕也做不到这些人的程度。

      胔 不过Ȥ巴伦公爵还是沉住了气,毕竟他是指쏬挥官,苍白之鹰骑士团的团长,事实上在发现趮山贼据点起火之后,巴伦公爵就发现自己被对方耍了,他们的宿营痕迹明显表明这群人本来是打算出外的,不过现在깕看来,那很明显是在诱导他们做出错误判断的陷℟阱,而之后那把大火显然也是为了提醒他们真正的目标所在。

      㲴从这就可以看出,那些人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等人的츝存在和跟踪,而且看起来,他们并不躧愿⺖意和自己接触。

      既然如此,就只能够随᧛对䪥方去了,而且,巴伦公爵줂也很清楚,再前进的话,就会离开伯德家族的领礷地,进入ꗑ其他贵族的地盘,这是不合规矩的。毕竟他们是应伯德家族的邀请前来“剿匪꨸”,而如果擅自闯㉺入其他贵族的领地势力范围的话,却会被视为挑衅,而王室威信也会因此而动摇。所以虽然有些可惜,不过也只能够到此为止。

      “传令下去,收兵。”

      巴伦公爵重新把目光放在佩尔泽恩的身錐上,背这个年轻贵族此刻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只不过从他的面色就可以看出,这位年轻贵族的心情绝对不ヮ可能太好。

      是因为睨自己打算在贵族中出名的计划失败?还是……

      巴뭁伦挑了下眉头,再也没有多说軂什么。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自己Ÿ这一行似乎是一无所获,但䄋是事实上,只有巴说伦公爵嫝自己知꫷道,他还是有所获利的。

      接下来,就要看自己如何利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