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花蝴蝶app官网下载

      众人来到爱德华的炼金商店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爱德华和爱丽丝先进入弒商店ꥰ,身后的安德莉亚公主和她的侍女露露落后了一步,骑士长在外面打发车夫回去。

      进店后发现除了店员哈利和他的女朋友伊妮以外,银发娃娃脸牧师㔎正好在休息区的ዠ沙发上坐着,手里还抱着一杯热茶细品。那淡定自若的眯眯眼表情,像极了爱德华前世的某些老干部。爱德华不由心里吐槽,大兄嘚你才17啊,这就像个老干部似的,不是贤者也成“闲者”了。

      爱丽丝看到艾尔文牧师,便欢快的走过去,贲拍着他的肩膀打招呼:

      “艾尔文你也在啊。这下好了,人到齐了。”

      ﵷ “啊,爱丽丝你来了啊,我在等先生。你们都来了是有什么事情发生吗?”

      艾尔文牧师看到众人到来,一边问着身旁⬄的美少女,一边从容的将茶徟杯放到玻璃茶几上,然后起身向随后进来的公峁主行礼。

      公主回礼后对艾尔文牧师说道:

      “爱德华现在是炼金术士协会白鹰公国分会的会长了,我们过来是一起参䞽加挂牌仪式的。”

      “哎呀,那真是可喜可贺啊。”艾尔文牧师转头向爱德华恭喜,然后问道:

      “不过挂牌仪式荼要怎么进行呢?”

      “没什么讲究的,把牌子挂到门口就行了。我现在就挂,挂上我们去后院吃饭。今天有点晚了,我们就来简单的,吃火锅!”爱德华脱下法师长袍,只穿了衬衣和长裤,挽了挽衬衣的袖子,从空间戒指里取出梯子出门准备挂牌。

      “吃火锅ᣟ啊,就是我和安德莉亚第一次来的时候老板你吃的那种料理吗쮣?我还没吃过呢!”爱丽丝都想擦口水了。

      众人又跟着爱德华出了门,汇同刚刚打发走马车的骑士长围在店门口,看爱德华架起梯子爬上去,准备挂牌。

      “话说䏙老板你空间戒指多大,怎么连梯子都放进去了。쪼”爱丽丝有些龊好奇,也不管一旁拉她衣袖的安德莉亚公主。

      “大概30立方吧,相当于3米长,4米宽,2米5高的那么一间쑛小房间那么大。” 겏

      爱德华一边爬着梯子一边说。现在几个人已经熟悉了,他也不再藏着掖Ų着的了。 ⃮

      “哇哦,老板你真有钱啊,你知道这种中型空间戒指多少钱吗?比你卖给我表姐的……呜呜苆”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笑盈盈的安德莉亚公主捂住了嘴。

      爱德华也不在意,回头跟笑着与骑士公主䰴对了一㸬个心领神会的眼神,转头将牌子钉到炼金商店牌匾的旁边。

      一旁的眯眯眼牧师瞅瞅爱德华,又瞅瞅公主。最后看了一眼脸黑的能滴出水来的英俊骑士长。身子不由向后缩了缩,准备习惯性进入“观众模式”。

      爱德华挂上牌子之后还翻了翻空间戒指,在空间戒指里找出了一个用红布做成的花球。将花球挂到炼金术士协会的金色牌匾上,两侧的红色飘带自然垂下。满意的点了点头,这췅才有前世企业机构挂牌时的样子嘛。

      下了梯子,众人齐声鄖鼓掌。爱德华也拱手道谢,收起梯子准备请大家进屋吃饭。

      爱丽丝忽然想起什么,问道:⤨

      “哎,老板,等等。你上次开业时那种噼里啪啦的东西还有吗?是不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都要弄那个?”

      “有啊,”爱德华一拍大腿,总觉得挂牌仪式差点味道,即使不搞剪彩仪式那一套,放两挂炮仗也是应㯊有之意。随即从空间戒指里摸出两盘一万响“大地红”。

      “这个是鞭炮,我从一本不知名古籍里找到的。就是和当年矮人火枪一样的配方。据说是大灾变以前某些部族用来吓唬驱赶魔兽用的。ժ”爱德华胡诌了个理由。

       “后来就演变成庆祝节日的喜庆用品了。你想,如果新年的时候家家放鞭炮,普通魔兽绝对不敢在这个时候攻城。我准备把这个஘作为新的炼金产品在新年推出。”

      安德莉亚公主想象了一下全城都在放这种鞭炮的场景,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看。但是她忽然眼前一亮,如果这东西运到防卫魔兽的边境城墙呢?

      安德莉亚公主回头看了看骑士长,就连面色阴沉似水的莱因哈特也朝她会意的点了点头。

      ᘐ 这个时候爱德华已经将两盘鞭炮围着店门摆了两个半圆圈,像爱丽丝问道:

      “魔法师大人要来放鞭炮吗?”

      “这个怎么放?需要点火对吗?”爱丽丝兴奋的点了点头。

      爱德华从空间戒指里找出两根用木屑制成的“香”。用自制的打火机긜点上。递给爱丽丝和艾尔文一人一根。

      少女魔法师兴奋的结果一根,还在“观众”妬模式的娃娃脸牧师疑惑的接过,心说还有我的事情啊。

      “看到两边那两个绿色绳子头了吗?用这两个火ᨰ头去点,点着马上跑回来。记得捂住耳朵。”爱德华嘱咐道。

      两人在半圆的两侧各自开始点火。艾尔文已经点着远的那一头,捂着耳摷朵跑了回来。

      爱丽丝这边还在试探,她一手捂着耳朵另一手哆哆嗦嗦的去点鞭炮,但随着艾尔文那边的鞭炮开始引燃,吓得她总也点不着。

      艾尔文一看她着蛞急,赶忙上前帮她点上,捂着少女魔法师的耳朵跑回店门前。

      炼金商店门前开始霹雳啪啦的炸响起来,红的绿的闪光煞是好看。

      䅳 一会炸响停歇,烟尘散尽。众人不由自主的脸上挂上了笑容,仿佛这鞭炮有什么魔力似的。爱丽煛丝意犹未尽,跟爱德华吵着还要放,被表姐拉了回来。

      爱德华连忙招呼众人进屋,准备关店。今天他准备叫上哈利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参加宴请公主一行的火锅盛宴。

      j就在他将要放下卷帘门的时候,忽然有三个人推开店门走了进来。

      三人一看都是佣兵打扮,为首的是一个30上下年纪身高接近两米的巨汉。褐色头发,满脸的络腮胡子,身上穿着灰扑扑的帆布衣服,斑斑驳驳的,仿佛上面还有没洗净的油污和血迹。上衣的两条袖子已经不见了,变成一件马甲穿在身上,露出毛茸茸的两条胳膊,上臂的肌肉虬结,比爱德华的大腿还粗。前臂还纹着花里胡哨图案的纹身。身上背着一个类似爱德华前世米军军用背包的辎巨伙型帆布包裹。

      另外两人也不矮,但比起巨汗仿佛小了一号,年諿龄也小得多。衣服颜色款式和巨汉差不多,一个黑发,一个金发。一个手提长剑,另一个背上备的好像是强弩,腰间也别着短刀。他们身上都带着行礼,风尘仆仆的淩样子。

      为首的巨汉嘴里叼着南方群岛特产的雪茄,正燃着红亮的烟头。只见巨汉含混不清的问道:

      “老板,你是炼金术士吧?”

      爱德华转身隔着柜台面向来人,笑瑽到:

      “是的先生,鄙人炼金术士ⷾ,在问你有什么需要之前,请先把烟灭掉,本店禁止吸烟舭。”

      滍 “吸烟?娘炮才吸那玩意,是ᮄ男人就要抽雪茄!”巨汉不屑的说道。

      “先生,雪茄也不行。”爱德华继续坚持。

      뵺 “好吧。”巨汉没有想象中的强硬,将雪茄在一个小铁盒的盖子上按灭,珍而重之的将没抽完的半只雪茄收进铁盒,放入胸前的口袋。话说他这衣服的款式有点像爱德华前世的剧务马甲,混身上下全是兜。

      爱德华本想让哈利领大家进后院先休쥤息一下,但爱丽丝和安德莉亚饶有兴趣的走到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下看热闹,一副不着急的样子。艾尔文和骑士长也ᦐ只能跟去就坐。哈利连忙和女朋友跑到墙角的“水吧”接水泡茶,端点心。

      爱德华一看他们不用招呼娞,便看向巨汉:

      义“这位先ᴠ生,看来你不像是来买东西的,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巨汉将身后的巨型背包卸下来,咚的一声放到了爱德华面前的柜台上。

      祾爱德华的嘴角抽了抽,自己柜台是用上好的红杉木做的,十分结实。但是上面应ᮑ该已经被砸的凹陷下去一块了。

      巨汉将背包打开,露出了里面蒸汽朋克风格的造物。这个造物顶部有一个圆筒状铁质水箱,有一节玻璃管显示水位,像是个爱德华前世的饮水机水襖桶,只是小一点,下面是铁质的扁扁的盒子,盒子连着肩带,像是前世农村打农药用的高压ꫡ喷雾器。还在右侧伸出一个长长的管子,管子前按着一个手柄。

      “单兵蒸汽弩,山丘268型!里面的魔法阵坏了,矮人公会那边修不了,你能修吗?”

      “你说的츋是⥢蒸汽与机械神教机械局的办事处吧,那里읡是不会修魔法阵,但是这种常用型号会有备件,更换一个就是了。”爱德华想尽快打发走几人,便如此说道。

      “唉,那么一长串名字谁记得住,⥩叫矮人工会多省事。反正就那地方,那帮家伙说我这个修太费劲,不如换一个新的腀,新的要5金镑㺼,真TM坑人!”

      一旁的눦金发青年拉了拉巨汉,偷偷说道:

      “文森,大姐头刚才不是说了,不让你说价格,砍价她来砍……她一会就过来了。”

      巨汉甩开身后青年的手,回头骂道:

      “吉米你小子罗里吧嗦什么,小心老子抽你。”

      ሑ然后回身问爱德华:

      “老板你就说能不能修吧?给句痛快话!”

      “能修。你们要是不着急的话放到这里,我给你开个维修单。过两天你们来取行吗?”爱德华心说,别说修,老子给你做个新的也用不了1金镑,1金鹰元还差不多。

      “那你就修吧,我们在这里等着,一会我们大姐头就来了到时候让她来和你讲价。我们时间紧,还要赶去雨林之国的快船。”巨汉쀣文森说道。

      爱德华无奈的朝安德莉亚公主耸了耸肩。而公主微笑的说道:

      “没有关系,我们不着急。你先忙你的。毕竟这是协会挂牌后的第一单生意。”

      “好的,请稍等,很快就好。”爱德华对公主同时也是对面前的三人说道。

      姴 只见他轻巧的将那件蒸汽弩放平,去掉外面的背包。在后面找了个大桶⋼,同时拉过来一个红色铁质的五斗柜。柜子四角是四个轮子,侧面还有把手。拉起来很轻巧。

      只见爱德华将大桶接在柜台底下,右手一按红វ色柜子的一个按钮,柜子的五쾒个抽屉像是台阶一样依次弹开。露出里面ꨬ摆放整齐的工具,这些工具银亮亮了,密集的放在黑色绒布的抽屉里。

      凑近看热闹的爱丽丝和三个佣兵齐齐的“哦!”了一声。

      ᰼爱德华拿起一个扳手将蒸汽弩顶端的一个螺丝卸下,里面的水流了出来,脏兮兮的,还有水锈的渣滓。

      쮵 “客人你多久保养一次这个蒸汽弩?”爱德华等着水流干,随口问了一句。

      “保养?我天天保养啊!每天都给部件上油,擦得也勤,你看这蒸汽弩一点锈迹都没有,我很爱护的!”巨汉很认真的说道。

      “你擦的是很认真,但你没理解我的意思,我是说多长时间清理一下内堂?”

      “这个还需要清理内堂?”ų巨汉不明所以。

      “那你加的都是什么水?”

      “清水啊!河水、井水。我们在外面执行任Ꞗ务的时候我都是很小心的,人能喝的水才往﫣里面加!”

      “……”爱德华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觉得这人和他前世来店里保养汽车的䠖“爱车人士”一样。

      “你看过蒸汽弩使用说明吧?加水最好加蒸馏水,实在不行也要加烧开静置过的白开水!”

      “我们在外面都喝不上开水,谁会在意那玩意!”巨汉摸着后脑鍲勺说道。

      “这架蒸汽弩是水箱水垢太多,应该是堵塞了下面的加热膛进水孔,导致魔法阵干烧熔断了。矮人工会没骗你,这玩意修不如换一个。”爱德华无奈的说道。

      “那能修不?能用就行,我们急着Ꜷ赶快船呢!”

      “要是别人就没招了,幸亏你碰见我了。”

      爱德华像变襐戏法一样拿出不同的改锥将蒸汽弩后面的防尘盖打开,用很奇怪的工具从里面提出一个铁盘形状的魔法阵,拿到后面“附魔台”上“闪”了一下。然后带上炼金术士手套,在蒸汽弩上摸了一下,只见光芒一闪,柜台上多出了一大堆白乎乎的水垢。整个蒸汽弩也变得银闪闪的,向刚出厂的一样。

      “给你接好魔法阵,然后内堂除垢,㺚整机清洁,管路修补。”爱德华说着将魔法阵又重新按回蒸汽弩。

      “好了试试!”爱德华自信的说道,虽然之前的操作不到两分钟时间。

      “这……这就好了?”巨汉有点不敢置信。

      爱德华反手一发造水术䅵,蒸汽弩的水罐的刻度指针便开始上涨。涨到超过红线之后。爱德华一拉蒸汽弩的把手,整个机器开始工作,里面开始咕噜咕噜的烧开,最下方的压力仓开始蓄气。压栭力表的指针飞快的达到了刻度。

      然后他拿起没有装弹的手柄,手柄像是爱德华前世的步枪,只是后面有根管子和机器连着。这“枪管”很粗,口径相ᜪ当于爱德华前世的⣫机炮口径,他朝天一拉扳机,“咻”的一声鸣叫,一道雪白的蒸汽喷射向໏天棚。

      칉 “怎么样,像新的一样。诚惠两金鹰元!”爱德华微笑的对着巨汉说道,同时他又斦补充↡了一句,

      “你要是想不用带这么大的水箱,我可以给你改造成自带造水术的,不仅以后不用清理内堂,而且在野外还可以喝里面的水,绝对干净!只要加一金鹰就行。”

      “真厉害啊,术士!有两把刷子啊!”巨汉感叹道。

      “我不是术士,‘术ꧯ士’是靠脸吃饭的ࡩ,而我们炼金术士靠的是才华!”爱德华无形中装了쭾个很自然的13。

      “谁这么有才华呀?来让姐姐看看。”一个娇俏的声音说道。

      人未到,声先到。门口走进一个美人,只见她身穿绛红色大开领紧身外衣,衣领諡是白色狐裘制成。身材修长,体态婀娜。

      最让人瞩目的是她那一对ꩌ波涛汹涌的前“大灯”,大开领的衣服让她露出深深的事业线。按照爱德华前世的标准绝对大于E,直逼F。

      往面相向上看,深棕色的长发呈大波浪的形状微微卷曲着披散在肩膀上。皮肤颜色有些深,呈现健康的小麦色,五官精致,画着浓妆。

      睫毛长长的,显得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很大。微厚的嘴唇上涂着艳丽的唇彩,在室内明亮的补光灯照射下泛着莹莹的闪光,像两片色彩鲜艳的果冻,让人有想上去咬一口的冲动。

      骑士公主注意到她숙身后㉘,拖着一个同홓样带着四૯个轮子的小皮箱,和爱德华给她放盔甲的那个大皮箱是同样的款式,这让她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三名佣兵回身给她让开了道路,同时喊了一声:“大姐头!”

      美人看清了众人中央的年轻炼金术士,瞬间愣在当场。只有一旁的安德莉亚公主注意到了那双仿佛会说话的眼睛。

      她的眼神里쉮有气愤、有憎恨、有犹豫,最后化作了一种叫做思念的星光闪烁着飞溅了出来。

      她也不理那三名佣兵,丢开手里的拉杆箱。飞奔着扑到爱德华的怀里,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旁的爱丽丝焦急的拉了拉骑士公主的衣袖,仿佛再说:表姐,那女人犯规,她带球撞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