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器痴女诱惑

      年컳初二,今天是父亲和二伯的生日,除了姐姐会回来拜年外,所有的七大姑八大姨也都会在今天过来拜年给父亲过生日,再顺道给我上上一年一节的政治思謑想教育课。

      所以没有什么事我也不想不呆在家里,我讨厌母亲那种没完没了的唠叨。想起昨天梅子回家时对我依依不舍的神情,我还是决定出来玩一会,呆会到点吃饭ק再跟梅子说自己有事要早点回去。

      我㸦还是像昨天了那样一个樯人穿过乱葬岗坐在昨天等梅子地方븷,今天林锋没有跟着我。

      梅子今天没有让我失望,十一点准时Ⱙ出现在桥头。我看到她下来向她靠去,两人在桥中间汇合。经过这几天在一起,梅子릉也习惯了自己的包给我拿着。

      “你的脚还疼吗?”

      “昨天回家抹药了,今天换了一双鞋子。穿我妈的,不过还是挨了一顿骂。”梅子不撒娇,也不生气,语气正常。

      “鞙你穿你妈鞋子你妈骂你了?”我的思维逻辑因为有点错乱。我觉得她家里人怎么也舍不得骂她的,反꺚正我就舍不得。

      “不是的啦,人家看到我脚上的泡骂我,说我发神经。”梅子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笑,那种眼神告诉我,她挨骂都是幸福的,发神经也是一件能让人觉得很快乐的事。

      “你不是也说我昨天发疯吗ꠣ?那现在是两个疯子凑到一起了。”

      “ை我才不和你疯呢,今天你要崺带我去哪里?”

      “我今天下午有点事,可能会早点回去,你安排吧,我也不敢再带你疯了,你的脚你以为我真的不心疼吗?”

      梅子ⶶ说今天就不去县城玩了,反正也没有什么好玩的。

      “那去昨天我们坐那里晒太鸯阳吧,呆会我也好送你回家。”今天阳光依㻣然很好,晒晒太阳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不行,我爸今天没去拜年,他在山上放羊,说不定他就在上面看着我俩呢。”梅子的反应有点大。Ⲉ

      “你不是不怕吗?”我不怕见到梅子睥父亲。

      “我是춀不怕,那呆会要是他看到你和我在一起了要你去我家里玩你可不许不去喔,不许像和我一起那样ᇅ不高兴就拉个脸。”梅子⎧站起来说。

      틹 “那还是算了。”辫我不会拉着个脸,但是我没想好要去她家坐,只好调头。

      “就知道你是这个反应。”

       我没有接她这句话,知道自己的反应让梅子有些失望。我不是ꔄ不敢去她家,只是我觉得不是䀋时候,如果梅子不去长沙了那我可以做任何事,包括去她家提亲。

      但这些都是我心里想的。没有说给梅子听,我不想➜说。因为梅子一걉回来就跟我说了她要回长沙去。

      “你不是说你呆会有事吗,那就去你们那边找个地方坐会好了,你要有事的话你就去忙,到时候我一个人自己坐车回来맥,最好不要让我爸看到我们渏坐在山上。”梅子计划说。

      “你侥的脚真的没事吗?”梅子脚上的泡我昨天是看到的,我是真不忍心。

      “没事,我就这个命,免得你天天叫我大小姐。”梅子走到前面去了调头说。

      “那好吧,就从这里走,这样快点,也少走点。”我指着来时的ɀ小路方向说,往这里走可以省不少的路䀄程。

      “不会吧,你每天来等껇我都是从那里走的?”

      轩点了点头。

      “你真쌰的是个疯子,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可不和你往这里走,会做恶梦的。”梅子没有理我,一个人ᅠ往大路ꌤ方向走。

      “那就坐车。”我把她拉住了。这段路虽然只有两三里路,但我实在是不忍心梅子再走ַ一次了。

      貧 我们就在往我⡬家里方向的路口下了车。뢨说好了不去垣城的,看到梅子包里都有吃的,就去小店里买了끅两瓶水。梅子站在那里等我,没有跟着我一起走进餇店里。

      “哟霍,什么风把你吹到我们这힜里来了,不是所有男孩子都请不动你的吗?意外,太意外了,老实交큟待是不是在等我?”我听到有人在跟梅子说话,ⳝ看了一脸是永宝。

      刚才我进店的时候看到那边是走过来男孩子,但䬅是我没有注意看是谁,这边我不担心别的男孩对梅子怎么的,这是我的地盘,村里的人差不多都知道梅子是㌄我女朋友。但永宝是姐姐他们那个村里的。

      说实在的,永宝可比我脸皮厚多了。

      “⃋你长的太帅了。”梅子冷冷地回了一句。

      我走徙出店子把水给梅子,并和永宝打了个招呼。永宝与我交情不深,因为读书时他和梅子一样都啱是好学生。

      줨梅子跟我说过她和永宝有联系,但是也不知道他们有多大交情,所以不去插他们的嘴,只是在梅子旁Ꞗ边站着。

      “我靠,我还真的以为你谢晓梅看不上我们这些穷沟沟的孩子哩,老实交待,你们两个是什么时候偷偷摸摸在﬐一起了的。”永宝那才是真正的嘻皮笑脸。因为他和我论辈份是老表潋。

      “你自己玩你的去,我只是看不上你。፹”컮梅子没有和他笑。我没有没有管他们,一个人往前走了,留她和永宝聊天。

      “哈哈,看不上我没关系,你还不是逃不出我们这边男孩的手撑心。”永宝对转身跟上我的梅子说,梅子没有再接话。

      走过大路,我们在一片石林地坐了下来ࡎ,这边安静,也相对干净一些,还有树荫,但离설公路不远,能看到路上的行人。

      我们把吃的都拿了出来放到草地上。我还顺便买了些零食也放到了一起。梅子也盘腿坐了下来,但是看上去好像因为刚才永宝的事不高兴。

      “你们出去了在外面见过世面的人就是不一样,连说话都比我们这些乡巴佬会说。”我想到刚才永宝和梅子之间的对话,真的是什么㊗都敢说敢开玩笑。

      “你还不会说话啊,你去我家的时候我爸我妈都让你说的不知道要怎么和你聊天了,说你口才好,你怎么和我到一起你就一句话都不说了,老实交待,是不是㝁有人教过你。”梅子问。

      “我就是两个老人家问我什么我就说什么而已,属于老实交待。比起永宝,我可差多了。”我还是想笑。

       “他叫臭不要脸,耍流氓。”

      “那我什么时候要也能变的像他那样不要脸的话那就好了。”我得自己要是能有永宝那样的胆量问梅子她现在和我算什么关系那该多好。

      虽然我们现在这样梅子的态度似乎已经很明确,可梅子自己也没说过是我女朋ԡ友。

      “你敢。”梅子凶我,认真的那种。

      “你们在长沙是不是也经常这样开玩笑?”我很好奇的问。

      “哪里,他刚才那样还不是因为看到我和你在一起,在长沙我都没见他,就是时不时同学之间偶尔打个电话。”梅子还是没有笑脸,在那里认真的说。

      “梅,뱤你没有想过要回来发展吗?”想了一会,我终于鼓足勇气问这个问题。以前总是嘻嘻哈哈的,这些重大的决定梅子没有跟我提起过,我也不敢多问。

      “我回来能做什么,回来了我也找不到一个像样的工作,一没关系二没묘钱的,我不像我同学那样有那么好的关系一回来就去银行上班。我现在都和她们没有联系了,感觉自己没法和人家比,我在长沙的工作虽然和专业不粘边,也很累,但也还算充实。累了就不会想那么퟾多事了。再说了,可能回去我就换部门了,到时候应该不会那么累了吧。所以我想再做两年䗦,到时再㚷看。”梅子也思考了一萮会,然后抱住双膝看着我。

      㡄 我没有说话,梅子给了我一大鬅堆回长沙的理由,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从来都튙没有想过要违背梅子的意志。梅子说要走,我找不到要她留下来的理由。自己一无所有,一事无成。

      爱,能使她留下来吗?从뇜梅子刚才的口气里,我找不到信心。

      我不想看梅子的眼睛,喭躺了下来,闭起៵眼睛,沉默着。梅子就这样坐在我的身边。

      想了好一阵,我不敢说一句挽留她的话,甚至连问一句你能不能不走都没有勇气。梅子也没有再说话,两个人就这样悄悄地坐着。

      “走吧,都走吧,外面确实比垣城好。”我猛地起身坐了起来,这句话我说给梅子听,也是说给远方的⨻林海听的。

      梅子没有接我的话,只是用繈一种哀伤的眼神看着我。可梅子的这种哀伤年轻的我还看不明白。我能悟出来的是;自从梅子决定留在长沙的那天开始,这个情况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事了,我没有必要自寻烦恼。

      自己也不是不愿意在自己家人面前承认我们之间的关系吗?所以我又有什么资格要求梅子留下来。至少梅子还敢在她家人面前光明正大的说她和我在一起。

      犺 这点,我有负于梅子。

      䌾 梅子转过脸,不再鿜看我,把自己的鞋子脱了。

      “怎么了,脚很痛是吗?”

      ⵘ “有点。”梅子说。

      那么些什么远大理想,都先放放吧,至少现在我喜欢的人就在我身边,偍我告诉自己。

      “我帮你把袜子也脱了吧,把伤口晒一下干的快一些,那样好的快,紫外线杀菌。”我在她脚下蹲了下来,给梅子脱袜子。

      “你不怕脏吗?”梅子没有躲闪,只是在那里问我。

      떦“不是买的有水吗?呆会洗下手就好了。”我没有想过脏,我疼在心里,我没法用语言表达。

      “你一个男孩子还做这些。”梅子笑着说。

      “큕你昨天不是说我没良心吗?和我在一起我都没照顾好你,这伤是因我而起的,我总不能让你带着伤去长沙吧。”

      我一边帮梅子脱袜子认真的说。

      剓“傻圀啊你,我要是真的觉得没良心我会和你坐在这里吗,你要是欺负我了我怎么办?我一个女孩子,肯定打ᩳ不过你。”梅子那种笑比快乐更深邃。

      “我不덋敢欺负你,我怕你哥,更不会做没良心的事。”

      我小心翼翼地帮䖎她把袜子和伤口剥开后让梅子给我倒水洗手,梅子又拿出纸巾给我擦手后才坐下来吃东西。

      “我可跟你说,你现在不光要怕我哥还要怕我爸妈去你家找你算账,你要是欺负我了的话。”

      “等你不去长햮沙了再说吧!Қ”但我没说出口。

      “我蘂只怕你不开心。”我쨲说。

      两个人的话题不再LJ像刚才那么沉重,好不容易给她换来的笑容我不想失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