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球网

      帝宫,金碧辉煌的寝殿内。

      当今天子夏桓侧躺于龙榻之上,微眯双眼。

      “丘公公,小安子可从东厂回来了?”

      魏安的机灵劲儿,以及办事效率颇为高人一等的缘故,让大夏王朝这位皇帝,对其赏识有加。

      只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皇帝又不敢给予魏安太多权利。

      如此便造成了,魏安直接听命于皇帝,自由度很高,可权利地位方面,却连各大守卫皇城的统领都不如。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明眼人都看的出来。

      “回禀陛下,还没呢。不过,我已经派人去东厂问了。”御前大太监丘怀礼说道。

      就在这时,一道黑影从寝殿穹顶的天窗,一掠而过,稳稳的落入殿心。

      “大胆!何人敢擅闯天子寝宫!”

      “来人,有刺……”

      丘怀礼大惊失色,那个“客”字还未出口,他已看清了来者的面目。

      接着,便是识趣的离开了。

      作为御前大太监,丘怀礼自然是清楚皇帝与魏安之间的小秘密。

      大殿之上,只剩下魏安与小皇帝夏桓。

      “臣魏安,叩见陛下!”

      魏安脸色冰冷,沾满血污的手微微一抖,解下来一个包袱。

      “小安子,你给朕带来了什么?”

      皇帝却是风轻云淡,眯起狭长的眸子,微微撇了眼魏安。

      下一瞬,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魏安。

      这个养在身边,充当恶犬的小太监,居然变了模样!

      此时的魏安,五官轮廓虽没变,但皮肤白皙如玉,眉眼如画,整个人的气质,宛若超凡脱俗的仙人。

      “小安子,朕派你去东厂卧底,是为了枭首逆贼,可不是让你享福,养尊处优啊~”

      看着魏安略带阴柔的面目,皇帝戏谑道。

      “臣尽心尽职,不敢怠慢陛下。”

      说着,他话音一转,“陛下,请看!”

      魏安一脸默然的掀开包袱,里面赫然是一颗人头!

      “嗯?”

      夏帝神色闪过一丝诧异,随后恢复清冷的神色,“没想到你真的毒杀了周密,办的不错。看来这个周督主,果然如人所言,对外冷血残忍,对内信赖有加。”

      魏安点点头,“没错!”

      “想要什么奖励?说吧,朕现在啊,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夏帝从龙榻上站起来,走到魏安身边,绕着他转了两圈,拍了拍魏安的肩膀。

      “不瞒陛下,臣想要东厂厂督之位!”

      魏安从怀中拿出一块染着血渍的令牌,“加上这个,再有陛下的口谕,我想此事应该不难。”

      如果是曾经,明白夏帝心思的魏安,绝对不会说出这般骇人听闻之语。

      可现在不一样,实力大增的魏安,有能力除掉整个西厂。

      新朝建立,百废待兴。

      而夏帝早都想除掉那些让他觉得碍手碍脚的组织中的老旧派人物。

      从而将自己提拔的人选,摆在那些位置上。

      所以说,明白这一点的魏安,足以有讨价还价的能力。

      “是不难!”

      夏帝回到龙榻上,端正的坐直身躯,饶有兴致的问道:“那你倒是跟朕好好说说,为何要这个东厂厂督之位?!”

      魏安一脸肃然说道:“周密一死,西厂、锦衣卫,圣武院必然乘胜做大。”

      “这些年,陛下一直用巧妙手段,平衡这四方势力。陛下之所以派我毒杀周密,也是因为周密野心勃勃,越过了底线,破坏了政治平衡。”

      他上前一步,冷冷的说道:“如果臣没猜错,此时此刻,陛下的想法是立周密义子为东厂厂督。”

      “但是,我想告诉陛下的是。”

      “周密义子这种出卖义父,天赋平庸的废物,恐怕难当陛下之大任!”

      魏安目光炯炯,直视着这个让天下人仰望的男子,“陛下若想将东厂护持为自己的势力,您能依仗的最佳人选,只有我……魏安!”

      似乎震惊于魏安的见识,夏帝愣了几秒,随后强作镇定道:“小安子,朕记得将你从东海之滨的渔村来带走的时候,你可是一点武功都不会。”

      “这两年,你还算比较有天分,突破到了搬血境巅峰,可是就凭这个,是做不了东厂之主的。”

      “即使朕让你做了,别人也会不服,你明白吗?”

      “明白!”

      魏安太清楚这个少年皇帝的心思了。

      青睐强者,却又忌惮、猜疑对方。

      因此,他选择莽到底,“陛下,臣已突破到归元境巅峰境界,若是有谁不服,直接杀了便是!”

      “呵呵,杀了便是?小安子啊,你可真是越来越威风了,你不会毒杀了一个周密,便认为没人可以制得了你了是吧?”

      夏帝语气已然有些森冷,“你说你有这个实力,朕且问你,你如何证明!”

      魏安等的就是这句话,毅然道:“西厂八虎作恶多端,这些年侵占百姓良田,挑起江湖争斗,激化朝廷与武林人士的矛盾,陛下早就想除之而后快了。”

      魏安眼神凌厉,话语陡然一转,“今夜,就让臣为你代劳,除掉八虎,还大内一个朗朗乾坤!”

      这话杀气爆棚,气冲云霄,震的大殿,哐当作响。

      夏帝楞楞的看着眼前的少年,哪怕从二人相识开始,便清楚的知道魏安绝非池中之物。

      但等两人之间的那层膜被捅破,掩藏在内心深处的答案被公之于众后,夏帝一时间还是无法适应。

      夏帝拉上帘幕,从中传来清冷威仪的嗓音:

      “天亮之前,回到这里,朕要见到八虎的人头。事若成,你就是东厂厂督,监察百官,皇权特许,先斩后奏!”

      “若事不成,朕只要一颗人头——”

      “你的人头!”

      “臣遵旨。”

      魏安毅然而出。

      他向来是个心有猛虎,谋而后动之人。

      刚穿越的时候,他资质平平,处处被动也就算了。

      如今系统降临,命运与机遇,必须把握在自己手上。

      那西厂八虎,在他看来,眼下基本与板上鱼肉并无区别。

      这一晚,皇城内注定血雨腥风!

      “小安子啊,小安子,朕第一眼见到你,便觉着你不是寻常之人,你可别出岔子呀。”

      大夏王朝第十三代皇帝,静静地躺在龙榻之上,眯着双眼,抬头望着天花板。

      他原本的想法是,绝不给予魏安任何的权利。

      可如若自己想除去先帝留下的顽固派,将那群根深蒂固,盘根错节的老家伙们全部诛杀干净,就必须雷霆出击。

      刚登基不久的他,没有太过强悍的人手摆在前面,替他冲锋陷阵。

      而魏安,却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