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男人的天堂

      周昱摇了摇头,自然没有要插足到曲远与白欣两个修仙家族纠纷中去的意思。

      这熊洞是一处上好的落脚处,暂时并没有其他威胁存在,江源河谷中出现的异象不小,周昱几人都相信天师道察觉后很快会调集人手过来。

      只要多几个炼气后期的强者,这河谷中的情况便会迅速改观。否则单凭几人的实力在这河谷中左冲右撞,稍有不慎一旦碰到瘟妖,恐怕便是全军覆没的下场。就是周昱对上那瘟妖,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能够脱身。

      众人便以熊洞为中心,轮流警戒休息,中间的时间抓紧修炼。周昱在众人之间相对是最忙的一个,平时修炼《明玉法典》锤炼法力,在几人眼皮子底下,不方便修炼水晶刺,水隐分光术等法术。可不断推敲这几种法术的深意,多少会有所得。不过最为行之有效的方法还是反复的试炼。

      书读百遍,其义自现。炼气其修士分析法术的能力相对有限,这就需要多加锤炼。由量变引发质变。

      无法修炼法术,而且手里的灵石有限,补充不易,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无畏的消耗在练习法术。周昱便将更多的精力放在《焚天无极功》上面。

      由最初修炼出气感,在周昱的反应努力下,那一丝气感已经在经脉内化作涓涓细流,反复流转。修炼《明玉法典》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尤其对于当初周昱那病弱的身体有着立竿见影的效果。

      而修炼《焚天无极功》效果虽没有《明玉法典》那么大,周昱也依旧觉得身体比起以往多了几分强劲。

      除此外,周昱将那《炎鹊小四极阵解》反复推敲,研究其使用方法,分析阵法运转时的诸般变化。这阵法的威力不小,使用得当甚至能困住炼气后期修士。当然,若是使用不得其法,别说是炼气后期,便是炼气中期也能破阵而出。

      同一件武器,在不同人手里发挥出来的威力可完全不同。

      另外周昱还暗中将那银色指环,几根蓝光闪闪的毒针,以及那半尺长雷刀祭炼了一遍。

      那半尺长雷刀对于周昱而言原本并不是特别合适,不过这半尺长雷刀威能不俗,周昱眼下又没有其他衬手的灵器可用,没有挑三拣四的资格,只能等日后有条件了,再想办法给自己量身打造几件衬手的灵器。

      当然,利用冰魇何首乌冰寒之气炼制出的破甲冰符,将其反复的祭炼才是重中之重,半尺雷刀,亦或是银色指环,毒针,暂时对于周昱而言都是一时权宜之计灵器。在这乱局之下只要能保命,只要有用便好。

      而七道水晶刺融合了破甲冰符之后,才是周昱能长期修炼的杀手锏。此术后面还有相当提升的空间,潜力不是寻常灵器可比的。

      白欣,王若心,曲远,涂逸几个分别才炼气二层,炼气三层的修为,底子相对较薄。能修炼的手段也相对有限,自然看上去远没有周昱这般繁忙。相比之下,显得周昱修炼异常勤奋,甚至于用于修炼的时间似乎多得不正常。

      “每天修炼运转法力的时间相对稳定,之后再怎么修炼,增长也是极其有限,到后面那一丝细微的精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周师弟这一天忙到晚的,怕是也没什么收获。我从你身上感受到了真气的波动,你一个修仙之人,总归不至于从现在就开始修炼寻常武者才炼的武功心法吧。”

      虽然几人眼下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可曲远莫名的对周昱有一丝敌意。稍一有空,便忍不住对周昱冷嘲热讽道。

      “不管什么手段,能保命就成。真要动起手来,你要是打得过周昱我跟你信,你哪里的自信嘲讽周昱?”

      涂逸虽一直表现得孤傲,不过他算是识货之人,尤其是在与刀疤中年的那一战中发现周昱的不俗之处。实力能得到他认可的,涂逸才会平待相待,至于实力不怎么样,还说怪话的曲远自然不被其待见。

      “哼!”曲远倒不太认可涂逸的话,他纵然斗不过涂逸,可自认不会差周昱这毫无背景的家伙半分。只是眼下涂逸明显偏向周昱,曲远自认讨不到任何好,也只悻悻闭嘴退到了一边。

      “就是,咱们几个中,也就涂逸能跟周昱较量一下,周昱没有丝毫家族相帮,单靠自己便修炼到了这般地步,你比他差远了。”之前一直对周昱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王若心此时也袒护道。

      曲远一听,面色更黑了。

      “好了,眼下咱们力量本就不足,唯有团结在一起才有脱困的希望,若是外面的天师没有及时增援过来,咱们终归还是得靠自己脱困。”

      涂逸也就罢了,倒没想到此时王若心也会维护于他。不过眼下他没有起意见之争的心情,周昱摆了摆手,打断了这种尴尬的气氛。

      “不会的,其他县,或者郡城的天师绝不会坐视此地瘟疫肆虐,家里的长辈一定会来找咱们的。”曲远摇头道。

      “这次终究还是有太多的天师陷入江源河谷,几县天师原本便数量不足,恐怕其他妖崇之物也会趁机出来作乱。若是瘟疫进一步向更远的地方漫延,为了避免酿成更大的灾祸,天师道肯定要加以阻止,如此一来,派往江源河谷的人手势必会再次减少。形势未必会有咱们想象中的乐观。”

      涂逸冷声道,“古往今来,被当成弃子的还少吗?”

      听到这话,周昱与曲远,王若心几人均是吃了一惊,暗自一想,涂逸的话也未尝没有道理。

      “此话当真?”王若心惊声道。

      “连炼气中期在这种险境中都难以自保,外面的天师想解救咱们可不单是要对付瘟妖,还有其他居心叵测的散修。”涂逸一语点中其中关键。

      周昱此时也是深吸了一口气,他倒是有些忽视了这点,涂逸不愧是家族中出来的子弟,有些问题比他这个半道出家的修士考虑还要周全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