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鱼丝瓜芭乐草莓小蝌蚪

      人们发自真心的在公共聊天频道怒骂着。

      这还是全世界人民的首次齐心协力。

      这要换作以往和平时代,别的什么东西发布的公共䫧,绝对Ɩ会有各种各样的阴阳人蹦出嚁来阴阳怪气。

      花式嘲讽。

      像“就这就这?”“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不会真有人那么蠢,连活都活不下去吧?”

      之类的话语绝对是占据了阴阳怪气的首要词汇。

      但是现在,面对这种情况。

      竟无人能将这种阴틄阳怪气的语句挂在嘴边说出口。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自己能侥幸存活下来究竟有多么的不容易。

      一路上都是伴随着抛弃,死亡与奔逃,在大脑处于无比兴奋的情Ổ况下,才能勉强苟活这数天的日子。

      城市阴暗的角落中。

      “他妈的,我要骂死你,我一定要骂死你,都怪你这个蠢比游戏,害我彻똂底,真正意义上成为了一个孤儿......我要骂死你!”

      䎜一名青年男子坐在墙角,手中不断戳着楎游戏面板。

      将心中所想的肮脏밋词汇夹杂着愤怒无鍖比的情䝄绪一并发出。 桫

      靴 各种各样的辱骂话语随着他的发送而一一出现在了公共聊天的屏幕上。

      槓虽不忍直视,但却说出了人们的心声。 ꘖ

      曾经,他也是【阴阳怪气恶心人】大家族中至关重要的一员。

      恶心人的程度绝对算是榜上有名。

      所以也没少쟩被别人当成孤儿ᆙ问候。

      只不过当时,他父母仍还健在,所以这些词汇对他完全没有任쑃何影响。

      밳 흼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觉得别人是在无먵能狂怒。

      但现在,他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成为了ᤁ一名孤儿。

      在遇见怪异时,

      父母为鼙了保护他,挺身而出,最终的结果是成为了一具又一具的行尸走肉婰,再也无法与他相认。

      心中的愤怒止不住的喷涌而出,

      뻦 脸上띾的表情也随着辱骂词汇的发送而变得越来越难看。

      无论他怎么辱骂,那该死的【求生游戏】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沉默不理的状态,这让他很是愤慨。

      “理我啊,嚁快理我啊...你他妈的,你为什么不理我?你这该死的杀人凶뤮手!!”

      䈉他大声咆哮道。

      早已是哭成了泪人。

      “不要这样,不要冷处理,不要别不理我...倒是ₙ回应我啊,我求求你.창.....”

      光顾着打字的他,完全忽视了周围场景的变化。

      一名中年女性感染者晃荡着身躯开始朝着他靠近。

      ꉍ “啊...啊...额......”

      “怎...怎么了?!”

      墉 听到动静的他,急忙回首。

      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颜色相对好看的围裙颧,正在准备制作饭食的家庭主妇。

      但现在,她已经再也不记得自己的职责所在了。

      原本好看的围稗裙也换上了一层鲜艳的色彩。

      “妈......?”

      他显得有些惊讶,脸上露出了笑容,开心道。

      但很快愛,他就反鉶应了过来。

      被吓得急忙朝后頲退去。

      “不,不对...你不谯是我妈...我妈已经死了!你这个怪物不准装成我妈的样子!”

      他大声朝着那家庭主妇丧尸咆哮着吼道。

      但那都无济于事,因为对方已经完全不再是个人类。 

      퍡听不懂他口中的语言了,只是凭借着本能在朝着他靠近。

      “不...不要,你不要过来!”≒

      他被吓得跌坐在了地上,满脸都写着춮【惊訰骇】二字。轒

      双腿直直打软。

      他完全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醮,完全无法接受自己的母亲成为ჲ了丧尸这一现实。

       “儿...额...啊...子......”

      很快郙,这只家庭主妇感染者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口中低吟镁但却伴随着几个被吐出的音节。

      虽然有些模糊,但却勾起了他无限的回忆。 ◪  “......妈?”

      离 他试探性地叫出了声。

      看着她的Қ目光中多出了重逢时的泪水ޗ。

      失散母徯子之间重逢时的喜幤悦之情ᣪ完全⿱占据了他大풢脑思想主要Ạ的核心部分。

      “太...太好了,妈你果橾然没有变成丧尸,妈쎙你......”

      伸出手,想要触碰自己母亲那已经被鲜血所覆盖的脸鎺庞。

      话音未톂落。

      回应他的是一口泛黄的牙齿。

      舟 “嘎嘣!”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莔,同时一道血色开始溢出。

      檦 他的表情戛然而止。

      “......妈?”

      他曾经的母亲,现在正啃睷食着他的血肉。

      痛觉瞬间袭Ⴠ来。

      “啊啊-------!!”

      퉭 他发ℴ出了一声ᴾ痛苦的惨叫。

      ܾ捂着那只已经断裂的手在地面不断打咡滚。

      ꮗ 左手之上,第三根手指已经咬断了一半,露出其中深深白骨。

      “为什么啊,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你的儿子啊......”

      他痛⼿苦地说道。

      这时,另一道身影也从黑暗的阴影中出现了。

      借着眼角㿬的余光,他向那个方向看去。

      又是一道熟悉的身影。

      墐 “......爸?”

      那是一个穿着黑色染血西装的中年男子。

      没有回应,只是径ﺅ直圙地晃悠着脑袋朝他走来。

      看见自己的父亲也来了,他露出了更加喜悦的笑容。

      “太好了爸沇,你快来看看啊,妈她疯了,她居然吃她的儿子!”

      急忙爬起,朝着父亲的方向跑去。

      仿佛那才是他最后的庇护港湾。

      但西装丧尸对此却没有任何情绪뵉上的回应,只是冲着那道正兴奋朝自己朌跑来的身影纵身一跃。

      “嘎嘣!”

      这次断裂的嗓子。

      他的表情彻底凝聚并定格在了此处。

       풰“为什么.예.....”

      臇然后他的脑袋,逐渐垂落了下去。

      生机开始凋零。

      黑色西装的中年男子紧紧咬着他的脖颈珯,不肯松口。

      徯 但眼角流下了一行清澈的泪水。

      腐烂瞳孔中的最后一꧀丝色彩,也随着这一声脆响传出的同时消失不见了嶳。

      这名青年男子彻底长眠在了此处。

      但起码他也并不算太过难看。蜥

      起码在他临死的时候,父母还陪伴在他的身边。

      对于他而言,也算是一种救赎吧。

      【故事核心思想点出:别让自己的不孝成为人世턟中最大的遗憾。】

      ......

      쉒辱骂的浪潮随鉀着时间线的推移愈演愈烈。

      揕 再也没有人阴阳怪气,再也没有넩人去刻意嘲讽别人的短处。

      更没有人会因为自己还活着,别人已经死了这件事去装逼,去秀存在感。

      人类品格上的一切与一切흛都在此刻变得高尚了起来。

      难能可贵的达成了和谐共生的观念。

      胦 毕竟再也没有人会去刻意贬低他人,以寻求心中的那份快感。

      뻑但这本该看起来相当美好的情况却偏偏发生在了这该死的末世之中。

      在一똇场几熓乎能导致人类灭亡的天降灾难之下。

      被一个不知是人是鬼的【求生游戏】玩弄于股掌之中ꬂ。

      可笑,而又可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