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直播

      院长只愣了一下便伸出右手:“正式的介绍下,我是这所孤儿院的院长,我叫张洁。”

      陈晨也礼貌的伸出手,握了一下便松开手回应道“陈晨。这位是……李依依,”

      李依依在一旁看的很开心,笑笑也伸出手,握了下。

      “还挺快,这么会儿功夫就能叫来十多人,还是有点领导能力的,你把孩子们都带去屋里吧,”

      张洁看着背对大门的陈晨,她发誓,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注视下,他不曾回过一下头,就知道大门外,至少还有200米开外的十几个人过来了,这……他真的是中医吗?

      陈晨对着李依依微笑“等我会儿,很快就回来。帮院长下,把孩子们哄进去吧。我去了。”

      这样的打架前对话,对李依依来说是第一次体会到。好像小说里的女主角一样。

      她没有开口只是甜甜笑着点了点头。但手却摸向了手机。

      陈晨目光扫视,竟然有个炼体期一阶,有点意思。其他十三个人都是普通人,只不过身体比较强壮而已。

      陈晨迈步向大门外走去,朱胖子迎着那十多人小跑过去,冲着那个炼体一阶的高大男子点头哈腰道:“黑熊哥您可算来了,这有个小子不给我面子,您帮帮忙,几位兄弟的脚钱都算我的。”

      叫黑熊的男人听完朝朱胖子一点头,就走向陈晨,到了近前,陈晨才体会到真是高大啊,至少一米九几的身高,三百斤开外的体重,没有一丝的臃肿,全身都是黝黑肌肉,在这件健身背心的衬托下,阿诺来了也要问问“哥们咋锻炼的?圆寸的发型,衬着一脸刚毅的线条,活脱脱一个圆寸版的北斗神拳健四郎。男子近前细一打量微微皱眉开口道:“你一个区区普通人,见到我们为什么不跑?”

      陈晨目光锐利也注视着高大男人,也学他微微皱眉再开口:“你一个区区练体期一阶,见到我为什么不跑。”

      男人笑了,笑的十分开心。“有意思,太有意思了,说说吧怎么回事,能说出这话你就不是一个普通人。我黑熊哥最讲道理,你的错我揍你,他的错我揍他。”

      陈晨听了不禁感叹,如今的黑社会都是以德服人了吗?“可我不想说,玩玩怎么样?”

      黑熊哥眉头一挑,笑的更灿烂,喜滋滋望着陈晨:“要不要带点彩头?”

      “随你”陈晨真的没有想到过,现如今的黑社会都这么逗了吗?还能不能好好打架了?

      “我赢了,你请我喝一顿,你赢了我请你。如何?”

      “不怎么样,哥们你看看你们的样子,是黑社会吧?黑社会应该是这个样子吗?你们应该什么都不问,上来就一起围殴我,你看看,你看看,朱胖子听完咱们得彩头是请喝酒,你看看他的表情。”陈晨还特意走到朱胖子身边指着他那张便秘的脸继续道“他一定以为咱俩是串通好的玩他呢,你们懂了吗!来啊,打我啊,一起上啊!”

      听完陈晨的话,朱胖子真有发慌,平时这片的霸王怎么今天这样了,难道真的认识?

      黑熊一伙听完,没有人动手,在道上时间长了,他们明白,像陈晨这样叫嚣的人要么有实力,要么是疯子。可那颗明晃晃的大秃头使他们更倾向相信他属于前者的范畴。

      黑熊挠头想了想“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不是你对手,可我还想试试。那我先出招了?”

      “哥们,别问,直接上手。咱们这是在打架,打架懂吗?要直接,不要谈判!”

      黑熊听完一点头,如同飙风一样直冲过来,砂锅大的拳头直击陈晨胸口。陈晨不闪不避蹲起了马步。用胸口硬杠这一拳,他就是想试试炼体四阶技能全满,尤其是他种族技能硬抗到底怎么样。嘭的一声,陈晨纹丝不动,只感到一丝的疼痛,还没有抹药膏来的疼呢,心里大喜,可面部只做了个撇撇嘴的表情。一副高手很嫌弃的样子。黑熊的拳头此时还在陈晨的身上,心中大惊,这绝对是高手。他的小弟们,和朱胖子都看懵了,这还是人啊?这片儿谁不知道黑熊一拳能打穿十厘米的砖墙。可面前的景象,有点不真实。这个大光头竟然纹丝不动,还憋嘴,还一脸的嫌弃。

      黑熊主动开口:“我请喝酒,我认输。”

      “我可以不同意吗?”

      “哥们咱能讲理不?”黑熊脸一下苦了下来,你还不同意?你这么强了还要闹哪样?

      “可我还没出手呢,我觉的你一点都不讲理。”

      “嗯,你说的有道理,我也让你打一拳。要是我也没动就是平手,我要动了便是我输。”

      “好的,那我开始了。”陈晨微微一笑,这是他遇到的最有意思的一个修士,他并不打算伤他甚至真的想和他喝喝酒成为朋友。于是他没有任何武技只是凭肉身之力,一拳直击黑熊胸口,嘭也是一声,黑熊真的没有动。面部扭曲,身体依然保持着马步,却被推出五六米的样子,地上两条被双脚犁出的浅痕,证明拼力量黑熊输了。陈晨查看了下,没有内伤,只是疼的才悄悄放了下心,伸出右手道:“我叫陈晨!”

      黑熊整理了一下表情,也伸出了手“程志雄。叫我黑熊就成。你真的很强,能一起喝个酒吗?”

      陈晨微笑点头:“乐意至极!不过你稍等我下,还有点事要处理。”

      黑熊挥手解散了小弟。双手插胸站在一边,此时陈晨一步一步走向朱胖子,依然面带微笑,只不过这微笑在朱清眼里是那么的面目可憎。他没想过自己结识的地头蛇会这样不堪一击。这一名武者啊,虽然在朱胖子认识的人里不是最厉害的,但也绝不是普通人能够对付的,可这个李依依的男朋友如此轻松的就解决了。只能说明,他也是武者,比这个炼体一阶的黑熊更强。朱清鼓足最后一口勇气对陈晨说道:“兄弟,这事就这么算了如何?”

      “算了?骚扰我女朋友,借故诋毁我,还要找人伤我,你上嘴皮一碰下嘴皮就完事了?你想什么呢?”陈晨都被气笑了,他从没见过这么无耻的人。今天真是开了眼了。“你来孤儿院的目的,我看不出来吗?借着捐赠的由头,对院长图谋不轨。你心里的花花肠子还真不少。”

      朱清眼中闪过一丝混乱,但也是一闪即过。仍旧硬着头皮说道:“我还认识炼气期的朋友。你不是想鱼死网破吧?要不弄死我,要不我活下来弄死你和她。”说着还用手指了指陈晨和李依依。

      陈晨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他讨厌有人威胁自己,而且还带着了李依依。他现在开始理解老王的话了。鲜血从朱清的嘴角流出,他眼神里充满了疯狂,没有一点点惧怕,这种疯狂也刺激到陈晨,陈晨不担心自己,他担心李依依。他真的有点担心这个胖子走极端。他从没想过,身为修士的他,会对一个普通人产生畏惧。于是想着我只要打怕他就好。一下下,一直打到朱清起不来。可他眼中的疯狂并没有消散,反倒是双目几乎通红,嘴里还在呢喃着“我要当着你的面杀了她,我让你生不如死……”

      陈晨把一切听在耳中。此时闪过老王的话,以杀止杀。这个邪念刚刚燃起就被一阵警笛声惊醒了过来。

      警车里走出两位民警。两人下车后看了眼黑熊,又看了眼陈晨,走到朱胖子身前问道:“有人举报这里有人斗殴,你是受害者吗?”

      陈晨心里真的有些恐慌了,他没有想过,一个人能有如此疯狂的样子。他怕李依依会有什么不测。心中的杀念在陈晨的担忧中慢慢生根。

      朱胖子揉着脑袋站起来朝陈晨阴恻恻笑笑开口道:“没有的事。我走着走着摔倒了。让他们叫救护车,怎么把您叫来了?”

      陈晨目不斜视盯着朱胖子,朱胖子嘴脸一直挂着那阴恻恻的笑。还不时看向他。

      民警的询问无果,朱胖子都这么说了,他手下的人也就顺着他的意思说。都说情急之下说错了话,打错了电话等等。民警见状索性让朱胖子等人离开,走到陈晨面前。狠狠地盯着他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陈晨乖巧的把始末交代清楚。民警想了想看向李依依说:“最近你小心点,那个胖子看着心里不正常,报复的几率很大。”李依依惊恐的连忙点头。民警又看向陈晨“这事,受害人没有追究,我们也不好参与,你的行为应该被拘留十五天,可你女朋友确实需要保护。下次不能这样,要第一时间报警。任何问题由我们警方出面解决。否则不会对你再网开一面。明白吗?”陈晨担忧的看着李依依。觉得自己把事办砸了。没到达预期的效果。反而埋下了隐患。只是无奈的点头。

      “依依这几天我接送你上下班。别太担心万事有我。”陈晨郑重的说道。可心中却升起把隐患扼杀的想法。

      李依依只是乖巧的点头,这一刻她自己都不清楚她和这个大男孩到底是什么关系。情侣?谁也没正式提及过。朋友,又远远超出了本该朋友的关心。

      陈晨建议把李依依先送回去。在跟黑熊喝点散散心。黑熊并不在意陈晨的安排,只在意什么时候能喝上。李依依却否定了他的建议,她想在陪陪孩子们。陈晨看向院长,老师还有个保安大爷,于是就答应下来。只是叮嘱她走的时候一定叫自己,陈晨叫个代驾送她回去。李依依答应了。院长主动加了陈晨的微信,说要是有什么事方便联系。

      陈晨和黑熊就近找地方,毕竟是地头蛇,三分钟就找到了一家烧烤店。两人也不讲究,胡乱点了些肉串,啤酒一箱就喝了起来。

      越喝越烦闷,朱胖子这跟刺深深的扎在陈晨的心里。那阴恻的眼神,和要杀李依依的话,让陈晨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再不是他想的那样了。于是就和黑熊胡侃来解放自己。聊到了各自是怎么走上这条修行路的。

      黑熊先开口:“我从小是个孤儿,师傅说他是从山里捡到我的,把我养大,教我功法武技。不是我和你吹,我师傅是个大炼器师。别看修为只有炼气一阶,可技术过硬。很多大门派,大家族都争抢我师傅。”说道最后一句黑熊哽咽了,一股心酸也堵住了陈晨的心,他已经猜到了结果。一个怀璧的匹夫。

      “你想过报仇吗?”陈晨仿佛用尽力气问出了这个沉重的问题。

      黑熊擦了擦眼角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立誓,此生不能为师报仇,转世绝不为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