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私人影院十八

      秦婾栎仔细收拾了一下,把木板上面的一些物品摆到一边,杂乱的木龝板变成了勉폂强揢可以睡人的床。 굦

      然后来到屋子的一处柜子取出被褥铺上,一个简单的床鋨就做好了。

      秦栎看着面前简陋的床铺,“啪啪”的拍了一下手,回头看到书桌上杂乱的书籍眉头一皱,接着又整理了一下书籍,把他们整靼齐的摆放到书桌Ѱ的一角。

      看着稍微整洁了一点的房间,秦辺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才转身깑离去쌣。ヸ

      刚走出㔲屋子就看到坐在堂屋里的司藤,而秦栎看向司藤,司藤也刚好抬头迎上鬼了他的眼神。

      “司藤姑朒娘你熟悉好房间了吗?”秦栎也走山前拉开长椅坐下。

      劉“嗯。”司藤那柔美的声た音响起。

      “喝水。”秦栎提起桌上的大茶壶给司藤到了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到了一杯。

      “姑娘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秦栎喝了一口水后问道。

      司藤摇了摇头,表示没有。

      쓣“没有也没有关系,你暂时先住在㿋我这里,䓖慢慢想,什么时候想到了去处什么时候都可以走。”秦퍔栎微笑ꁌ着说道。

      箦司藤想了想表示同意。ᅇ

      “暂时我最紧要的事情䈔是要解掉身体里的禁뼷制,其他的事情我暂时不会去想。”司藤慢慢的说道。

      “对,这个禁制的事情确实紧要,得抓紧,说不定什么时候那悬门的人就找上门来了。”秦栎也点头道。

      “这样,司藤姑娘你把手伸出来䳖,我看一看,小莫道我虽然没什么大本事,但是也会点秘术,说不定对这禁制能有点办法。”秦栎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

      司藤想也㰈没想就Ⴕ立马伸出了右手,一只白皙修长的玉手轻轻的放在了黑色的桌面。

      瑌 秦栎看着那修长的玉ท手,也伸出了他那长着老茧的大手,握住了鑌司藤的手腕,然后就闭上了眼睛。

      作为一个正置的人,他能有什么坏心思?当然是为了司藤好。

      闭上眼睛后的秦꾾栎开始调动体内气机,通떮过手臂向司藤的体内探去。

      lj 气机刚刚进入司藤的身体,秦栎就感觉到一道他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庞大力量在阻止气机进入,秦栎猜想那应该就是司藤的妖力。

      那股力量过于强大,他度过去的气机正在急速的减弱。

      “司藤姑娘♳,你不要抵抗,我对你没有恶意。”秦栎说道。

      话音刚落띫,他就感觉到那股阻挡他进入的力量脅消失了,气ⷎ机开始顺着갚经脉游走,从手到胸涛再到身体各处,几乎都跑了一个遍。

      秦栎皱着眉头,虽然气机跑遍了司藤姑娘全身,但是他什么也ꙃ没有发现。

      秦栎睁开了眼睛,失望的说道:ϊ“司藤姑娘,不好ㅜ意思,我什么也没有发塍现,你这个禁뙪制我怕是无能彋为力。”

      司藤收回玉手笑着῱说道:“没事儿,我早就知道,你这只能是徒劳,这禁制是悬门所设,还✇得悬门中人来解,你不是悬门中人当然解不了。”

      司藤毫不在意,显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鶮心上。

      秦栎失望的⚕点了点头。

      朂 喟 这导引术有疗伤之用,他还以为对첉这些禁制应该也能有些作用,可哪知道̈他连禁制在哪里都找ꗪ不到。

      “不过你刚才渡入我体内的力量並倒是颇为有趣,似是悬门真气,但是仔细一感觉又不是。”司藤突然说道。

      说到修练尅秦栎突然来了兴趣问道:“怎么说?”

      “我对修行界的事情一向不太了解,还请司藤姑娘仔细说说,小道感激不尽。”

      “我也不过才二十懂得什么,只不过是从小跟在丘山身边,听他说的一两句而已,对悬门修行之事也懂得不多。”司藤说道。

      ⨦“丘山?想必便是囚禁她的那人吧。”秦栎如此猜道。

      听得司藤说她知道的也不多,所以秦栎刚刚抬起来的脸不由得又垮了下去。

      “姑娘刚才说我体内的力量与那些修行中人体内的力量不竟相似,也就是姑娘口中的悬师,不知这个不竟相似到祺底是在什么地方不一样。”秦栎再次开䒳口问道。㔢

      鵘 司藤皱了一下眉头,蝢想了想寙然后说道:“到底是哪里不一样,我也说不清楚,就是感觉他们体内的力量刚猛有力ᓸ若九天神雷让人不忍直视,而你体内的力量却是温和柔软但刚猛不足,但是又有着一股他们没有的特质,你的这股力量仿佛是活的퐇具有很强的生机。”

      “活的?”秦栎念道。

      ୨“为什么这么说?”

      “我也不清躡楚,你的那股力量就如同春厯风、朝露、暖阳,生机勃멞勃给蛩人非常舒服之感。”司机藤接着说道。

      ᙱ“那你遇到的옖那些修行众人,也就是悬门儇,他们的力量没有这种特性吗?”

      司藤摇了摇头,“没有。” ꏝ

      “这样吗?”秦栎自言自语道。

      “导引术主要的功用是养生固本,刚猛不足倒是可以理解,而那股生机应该就是用来孕养身体,起到延缓衰老的作用。”秦栎如此想道。

      “但是她说,那些悬门中人的力量中少了生机ᔨ是什么意思,道家追求长生,不应㫺该是更加注重养生吗?功法应该中正平和,在追求长生的目的上顺带寻求超凡之力,챱怎么会这样呢磞?”

      “你在想什么?”

      熈“奥画,没،什么,只是觉得姑娘的话有些奇怪?⇑”秦栎抬起头说道。

      “哪里奇怪?”司藤皱起眉头问道。

      “说不上来,我只是觉得有问题,듁可是要说哪里有问题,我也说不上来。”秦栎摇了摇头。

      “对了,司藤姑娘,你身在苅族圈,知道那些턫悬门厉害人物吗?”秦栎突然别开了话题。

      “苅族……ꏃ圈?”司藤满脸疑惑。

      “哦,这个圈就是你身为苅族,接閃触的人比我多,知道的应该也比我多,当今悬门中都有那些厉害人物。”秦栎解释道。

      “厉害人物?”司藤疑惑,不知道秦栎具体想说什么意思。

      “是这样,我如今也算是半个修行中人,姑娘你又中了禁制,我以后땅难免会与悬门中人打交道,我先了解了解情况,以后也好随即应变。”秦栎说쇨道。

      司藤点了点头,“原来如此。”

      Ⱋ“当今悬门有四门七洞九街的说法,四门说的是苍城山、武当山、龙虎山、齐云山,七洞指的是崆峒䏒、紫阳、云霄、麻姑、桃源、白鹤、羽山七道洞,九街指的是…………”司藤缓缓说道。

      司藤如퉢数家珍般的说着,王奂静静的听溸着。

      司藤的话让他大开眼ᝉ见,直呼赚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