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8app蜜豆最新网站

      新年第一天,秦家人起得格外早。

      自家人用餐一般都在摆着圆桌的小餐厅。佣人们放好餐点就退了下去,秦立峰亲自动手,为坐在身旁的小女儿盛了一碗南瓜粥。

      秦曼坐在妹妹的另一侧,用筷子轻轻提起一只小笼ࡔ汤包,放在妹妹面前小碟上的勺子里,“有点烫,吃的时候小心一些。”

      “安安,试试这个黄金糕,煎得可香了。”秦凯坐得远些,也不甘示弱,伸手转了转桌上的圆盘,将自己最爱的点心转到妹妹跟前。

      见丈夫盛完粥后,还要帮女儿夹菜,蒋文꣤珊拍䠕了下他的胳膊,“你们这一股脑的往盘子里夹,晬让安安怎么好好吃饭?”

      说完自己却倒了杯热牛『奶』,켃放在女儿手边,“喜欢吃哪个就夹哪个,不喜欢的就放在那,以后让厨房不욐做了。”

      头一次在梦境以外被家人环绕,秦安安颇有些受宠若惊,抿了口妈妈亲手倒的牛『奶』,腼腆地笑了下,“我都可以的。谢谢爸妈,姐姐,哥哥。”

      “跟自家人Ꚑ客气什么。”

      秦立峰咧嘴一笑,心情好胃口也就跟着好,两口吃掉一只叉烧包,又夹起第二只ς,“安安病好了是大喜事,我寻思回头办场宴会庆祝一下,也让安安认识一下亲戚朋友,最好能再交几个同龄的好朋友。不过那倒不急ì,下午没什么事,要不咱一家人去净䜕业寺还个愿?”

      “净业寺?”秦ᝑ安安疑『鯟惑』。

      她从小就能梦到这边发生的事,梦里可从来没去过什么寺庙。

      “就是咱们江城南郊的宏济寺,十几年前还叫净业寺呢。爸以前特『迷瑔』信,那个寺庙的住持说你不是生病,是出生时丢了魂,等橖魂魄归体就能无『药』自愈,爸就信了。”

      秦凯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压根不信那些,拆起老爹的台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Ặ“那ꙍ个住持说一切随缘,他也帮不上忙,咱爸就请人找了俩大师来做法黳事,排场摆得可大了,又是扬幡又是奏乐,我那时候才上小学,吓得连着哭了一个礼拜。爸ㅷ后来才知道,那俩大师都是骗子,有一个前几年还上了新闻,燦靠给人看事儿骗了好几个亿,老家房子盖得跟宫殿似的,比咱家还阔气。”

      唖 ° “别听秦凯瞎说,他那会儿就是ṏ不爱上学,借题发挥磨着爸给他请了一个礼拜病假,其实第二天就偷偷溜出去滑旱冰了,还当没人知道呢。”

      秦曼瞥了秦凯一眼,这个弟弟从小就不学无术、爱玩爱闹,唯一的优点大概就是长得好了。款一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任谁都挑不出瑕疵,难怪能俘获迮那么多粉丝的青睐。

      “这说着爸呢,怎么还扯到我身上来了。”秦凯无奈地耸敃耸肩。

      秦立峰也瞪了他一眼,“在훒家说说就算了,去还愿的时候可不兴钃瞎说。那俩大师是骗子,净业寺的住持不是,人家是有真本事的。这回安安磕了脑袋,昏睡靹了这么多天,醒来以后就好了,可不就让人家住持给说准了!”

      軷 秦安安不由点点头。

      心道,还真是这么回事,她可不就是魂魄离体了十八年,这才让一道天雷给劈了回来嘛!

      她本是漂泊在修真界的一缕孤魂。

      御兽宗宗主看她可怜,为她寻了件灵器当身子。

      她没有亲人,没法修炼肉身,更不能像其他弟子一样拥有自己的灵宠伙伴。唯有每日神魂休憩时的梦中场景,可以给她几分慰藉。

      ෝ宗主说,那不是梦,而是真正的她应该生活的地方,应该经历的当下긲。

      想要灵魂归体,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只需引来穂天道劫雷。成功自然能够回到灵魂应去的地方,失败却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秦安安想回去,却少了点勇气,直到她看到一部以父母兄姐的名字作为配角的话本,才终䙈于下定决心。

      话本中的女主,是秦立峰同父异母的姐姐ᾪ所生的女儿,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三岁时父亲家族企业破产,遭受Ṧ不住打击卧轨而亡,自那以后女主就被养在其外祖母身旁。

      秦安安的祖父,正是女主的外祖父。

      老爷子对前妻没有多少感情,却对苦命的外孙女颇有几分疼惜,时常辘将人接来家中小住。

      然而就在女主大学毕业那年,秦家接连发生变故。

      先是秦安安在花园摔了一跤,额头磕在水池边,当场身亡。紧接着秦老掠爷子突发脑梗,抢救过来后躺在icu一直没有苏醒。

      就在秦立峰、蒋文珊和秦曼、秦凯忙着处理后事、照顾病人时,两条新闻将他们送上了风口浪尖。

      第一条,是秦凯与他当导师的一숆档选秀节目中的参赛选手关系暧昧,该选手能拿节目冠军,正是接受了ᮢ他的潜规则。同时他的小花女友得知真相,在家中自尽,被人救下后发现已经怀胎三月。

       第二条,是秦氏集团旗下住宅甲醛超标,致使两名婴儿患上白血病。

      疪 不知是哪位网友爆料出,秦凯是秦氏集团二公子。

      堏两条新闻合二为一,路人也纷纷谴责起秦家人人品败坏,秦氏集团赚黑心钱。一时间,秦氏集团旗下商品遭到民众抵制,秦氏股价大幅下跌。

      偏偏祸ᕕ不单行,秦立峰、蒋文珊和秦曼,在参加完秦氏集团新闻发布会后回去的路上出了车祸,一车六人连同司机和助理在内无蟙一幸免。

      秦凯处理完家人后事,失踪了整整三个月,再出现㢬时公布了澄清两则新闻的证据,证实了他和秦氏集团的清白后,再度消惸失在大众的视线中。

      宺 许多人猜测,他可能受不了一连串打击,已经悄然选择离开人世。

      故事在秦家人退场后才真正展开。

      话本中的女主继承了秦氏留輕下的部分财富,带着仍旧未醒的秦老爷子出国治疗,在异国他乡遇到了有着相似童年经历的男主,两人相互扶持、彼此治愈,意外踏上了修炼之路,发觉了彼此身世之中隐藏的秘密。

      话本的故事到了女主和男主订婚那里就结束了,并没有细说什么隐秘。

      秦安安却意不能ᶌ平,她的家人没做任何错事,却要承受莫须有的污名,还不清不楚地丢掉『性』命。

      难道就梈为了推动话本里的故事发展吗?凭什么?

      鍯 拼着一口气,秦安安鼓足勇气让宗主引来天道劫雷。

      ᓳ万幸的是,她没有魂飞魄散,成功地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

      现在,一切噩耗还没开始,秦氏旗下那个住宅项目才刚开盘ꩣ,楼还没有盖完。而哥哥参加的那档瘦选秀综艺,ܙ才刚录完初选,还没开始播出。

      一切都还来得及。

      ……

      天气预报说晚上要下雪,一家人没用午饭就早早出发,开了两辆车,直奔南郊宏济寺。

      寺庙建在山上,气派得很,门口光停车场就修了好大一片。

      司机停车的时候秦立峰就忍不住感叹,“好家伙,ﳹ记得༒上次我来的时候这地儿还挺荒的,门前就一条小土路,宽点的车都上不来。”

      上次还是十六七年前。

      㴺 正值元旦假期,来烧香的游客不少。

      “我们来找信远住持。”

      接待秦立峰一行的小꘿沙弥愣了一下,才道,“施主,我괭们住持法号信真。”῎

      来请愿还愿꼲的不少,上来就捐上百万香油钱的却不多见,小沙弥权当这位有钱施主钢记错了名,尽职尽责的进去通报껸。

      不一会儿,却是宏济寺如今的住持信真大师亲自迎了出来。

      “秦施主,信远师兄已于十五年前圆寂,这是师兄留给小施主的遗物。”心信真住持掏掏宽大的袖袍,不知从哪变出只锦囊,送入秦安安手中。

      “师兄还托我,留鎵给小施主一句话。万事皆缘,天遂人愿。”

      回去的路上,已经飘起了雪花。

      秦安安和秦曼、秦凯坐一辆车,盯着手中鳋的锦囊发呆。

      秦凯从后视镜里看见,“要不打开看看,锦囊里是什么?我刚才看排队求平安符的游客手里拿的那些个,跟你这个挺像,没准你这里面也是平安符。”

      还真ൕ让他给说对了,这锦囊里放的就是平騝安符,打开系紧的袋口就能『摸』到薄薄一层黄纸。秦安安却知道,这袋里放的绝姥不仅是这一张平安符。只是她现在还没引气入体,『摸』不到里面的其他东西。

      秦曼叮嘱秦安安将东西贴身收好,她不像秦父那么有信仰,却觉得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哪怕只是图癬个心理安慰,也是好的。

      ……

      入夜,灯光熄灭,万籁寂静。

      蒋文珊放心不下才痊愈的女儿,这两日都是等人睡着后才┫离开。

      卧室门轻轻从外面关上。

      䐕秦安安坐起身,翻身下床,迎着窗帘缝隙倾洒进퍄来的月光,盘膝坐在地上。

      深吸了几口气后,她逐渐放松心神ᵓ,闭上双眼,仿佛置身于另一个天地,四周灵气化作五彩缤纷的光斑,变得清晰起来。

      这具身体的资质相当不错,水灵根尤为出众Ⴗ,土灵根次之,金灵根再次,至于火灵根和木灵根,则近乎于微。

      在下定回来的决心后,她做了不少准备,在御兽宗积攒十八年的宗门贡献,全被用猂来兑换了各种心法、功法。

      ᑰ其中一部名为《上善诀ꆳ》的心法,最适合她现在修炼。

      这篇心法她早已熟记在心,很快便入定修炼起来。

      肉身修炼和过去只能修炼魂魄时的体验截然不同,当灵气融入身体,流向四肢百骸᤬,便有一阵酥麻刺痛的感觉传来。

      这点疼痛,反而让秦安安有种自己真正开始修炼了的踏实感,她不以为意賺,更勈加专心致志。

      渐渐地,灵气顺着功法运行的轨迹化为灵力,规矩地盘踞于丹田后,刺痛感뮬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鱒,只剩下通体舒畅。

      不知何时天已蒙蒙亮起。

      秦安安睁쳚开眼,便看到自己身上浮契出了一层污垢。

      起身走进浴室,洗净污垢,换了身新的家居服后,她从床头柜的抽屉里,取出昨日信真主持交给她的那只锦囊。

      手指伸入袋中,这次『摸』到的就不仅仅是一张黄符了。

      这是个约有三立方米大小的乾坤袋,里面放了两本泛黄的古卷,一只瓷瓶、獀一支『毛』笔㎄和几沓符纸。

      渪 秦安安正想取出古卷看看,就听窗外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랛

      柄引气入体后,她的五识比之前ݨ更敏锐,轻而易举就听出那声音是从她窗户的正下方传上来的。

      她这间卧室在二楼的最东边。

      推开窗户向下看去,就看见一只雪白的『毛』㯹团正扒着墙边努力想往上爬,使了半天劲,却连两只后爪都没能离开地面。

      “六月。”秦安安认出这在梦中时常出现的家伙。

      『毛』团后知后觉地抬起脑袋,看到秦安安,两只琥珀『色』的眼睛比先前更亮了几分,扯着嗓子讐撒娇似的叫着——

      “喵~”

      白猫膀大腰圆,靠它自己上来显然不太现实。

      秦安安摆摆右手,挥出一道灵力,让它脚下的花土变得松软起来,像是有弹『性』一样上下浮动着。

      白猫立刻机灵地借着这股力道,Р用力向上一窜,跳上了一楼窗沿䘿上的台子,再用力一跳,就被秦安安弯腰拉了上来。

      胖乎乎的白猫刚一入怀,秦安安抚『摸』它雪白『毛』发的手却忽然顿住。

      “你刚刚去过哪里駁?”

      秦安安低头看向怀中的『毛』团。

      小家伙本身气息纯净,却不知从哪⧮沾染来一缕阴邪之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