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旅生活>

      方婧雅在说到“借”时,故意加重了语气,她是提醒朱达贵,同时也告诉楼上的黄志益替她做㈰证,这钱是借的。输了,朱达贵要赔炪她四百万,赢了,连本带利就是六百万。

      ᱒ “谢谢老婆,瀭你就是我坚强的后盾,亲一个,啵。”

      朱达贵隔空给方婧雅丢了个飞吻,他也不管方婧雅是섡否接受,先送过去再说。

      郑若拙望着方婧雅,说:“美女,有些人是不值得托付的。我给你一个建议,把钱收回来。”

      ䷣ 方婧雅嫣然一笑:“我还是相信他。”

      䫭 荷官很快给朱达贵清理好筹码,숓桌上还有六百四十五万。朱达贵将所有筹码全部推了出去,这种赢钱的机会可不常有。

      “谢谢老婆,梭哈。”

      䉭朱达贵走到方婧雅身边,在她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方婧雅轻轻颤抖了一下,但还是依偎在朱ኔ达贵怀里,露出一脸的幸福状。要不是当쎤着郑若拙的面,她一脚就会把朱达贵放倒。퐝

      朱达贵的行为,刺激着郑땇若筓拙,他这把牌赢的几率在百分之七十五以上,怎么会退缩呢。他本就好赌,又在方婧雅这样的美女面前,一定要显示自己的强大。

      郑若拙一脸讥讽地说:“好像你梭哈就能赢似的,我跟六百四十五万!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什么时候都要给自己留条退路。靠借钱,还是借女人钱来赌,还黮不如回家带孩子。”

      朱⦣达贵不以为耻,反而沾沾自喜地说:“只要我老婆给我生一个,肯⬠定要带的。”

      빇郑若拙把底牌瑃翻开,得意地说:“我一对Q,你开牌来见,我肯定你不是顺子。”

      朱达贵重重叹了口气:“你还真是厉害,我确实不愛是顺子,只是对K訿而已。”

      朱킬达贵的前半句话,令郑若拙很是高兴е,倒不是因硥为볤赢킘了,而是自己猜对了。可朱达贵亮出底牌后,他心情马上落到了低谷。

      “休息一下,上个卫生间。”

      郑若拙站了起来,朝门外믜走去。

      朱达贵与方婧雅对视了一眼,距离十一点还有几分钟。显然,郑若拙要准Ჭ备接头了ᬏ。

      方婧雅쬙也站了起来:“我去补个妆。”

      朱达贵说道:“我陪你。”

      ⾤  槒 旁边的黑人突然说道:“炖你一走,牌局就散᯶了嘛。”

      朱达贵看了方婧雅一眼,只好坐下,说:“好吧。”

      䅧 他的任务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方婧雅与郑若拙的接触。

      ৼ果然,看到方婧㍱雅也出去化妆后,郑若拙故意放慢了脚步,还闲主动搭讪:

      “不知小姐贵姓?”

      貨“姓方。不知先生贵姓?”

      “鄙姓郑,名若拙。方小姐是哪里人?”

      方婧雅脸色一冷:“怎么,查户口么?” 炪

      “那倒不是,只是想跟䉱方小姐亲近罢了。”

      “㿐我老公刚才赢了你几百万,你一点也不在意?”

      郑若拙得意地说:“区区几百万算什么,我在这里最多一个晚上输๓了一贐个亿。”

      郧他能输得起一个亿,可见实力之强。䇞哪像朱达贵,桌퇦上才几百万的筹码,赢了这几百万툨,估计兴奋得找不着北。

      方婧雅拐弯着,踩到阶梯一脚踏空:“6哎哟。”

      郑若拙连忙伸手去扶:“怎么啦?”

      “没事嫓,多谢。”

      方婧雅扯到了郑若拙的笪衣服,顺手将一个跟踪器放在他衣服下摆内,如果不脱下衣服,很难会发现。

      ꈆ 郑若拙到卫生间后,直奔里面的三号小厕。赌场有成百上千的摄像头,只有卫生间还剩一片净土。

      很䭃快,郑若拙走了出来。在他离开卫生间时,有一个金发蓝眼的男子进了卫生间。两人虽没נּ交谈,可眼神有交流。过了好一会,他才急匆匆出来。

      此时皫,得到黄志益通知的方婧雅也正好出来,与这个外国男子打了个照面。

      方婧雅的胸针上有一个微型摄像头,拍了一戴张男子的正面清晰照片。

      ꝛ有了这张照片,这个人的信息将无所遁形。

      为了保险起见,方婧雅故意落后一步,昺将一枚跟踪器放在他衣服上。礲接下来,她和朱达贵就可以撤了ꢭ。

      “老婆,你回来啦。”

      朱达贵看到方婧雅进来,马上起身给她拉开䷊椅子。

      刚刚黄志益已经通知他,等方婧雅进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离开,他的任务就完成了。

      ⠄方婧雅轻声说道:“突然有点头晕。”

      䃖 险朱达贵急切地说:“是不是这里的烟味太重?我说,你们要么少抽点烟,要么让赌场把抽风机开大ᜪ点,空气这么混浊怎么安心玩嘛。鞭”

      方婧雅正准备接话时,耳麦突然传来黄ၻ志ꖕ益的声音:“目标失踪,人脸识别没有找到对应흽信息,跟踪器被遗弃,你们的任务继续。”

      方ᐲ婧雅马上说道:“给我豿来杯酒吧。”

      縷朱达贵顺便将筹码还给方婧雅:“老婆,这是你的六百万筹码。”

      方婧雅扫了一眼朱达贵身前的왼筹码,一大堆了,还有张两百万的筹码,诧异地说:“你好像赢了不少袎?”

      댠贵宾室的筹码,最大是两죺百万,꩑有些豪客,一次下注十张八张也不算什么。两຿百万的筹码,这个赌局一般用不到,但筹码过多时,荷官会特意换成䥇大筹码,无形之中令你下注增加。

      朱达贵抓了把筹码在手里玩,微笑着说┿:“你᥊早应该惁带我来这里,跟捡钱似的。来这里一囃夜,回去什么都不用干了。”

      方⦌婧雅离开的这段时间뀠,他其实只玩了两把。他们三个人玩,两把௭都赢了,又赢了一百多万。

      郑若拙突然띔说:“不知老弟是干哪一行的?”

      朱达贵神色自若地说:“餐饮快速运输⚞。”

      郑若拙一时没有明白“餐饮快速运输”是做什么的,以为朱达贵从事的是运输,也就没多问。

      “十万。”

      Զ

      演 ᛰ再次发牌时,郑若拙拿?到了好牌,底牌是A,明牌也是A,这要是再碰到对子,㊂他就稳赢了。

      ⴼ 朱达贵಴没拿到好牌,底牌是9,明牌是8,好在都是红心,但这种牌赢大的几率不高。

      朱达贵在算牌,如果所有人鬌都参与,他必₠输。如果有人弃牌,他才有机会。

      亳朱达贵扔到十万揵筹码到台上,随口说道:“是不是去了趟洗手间,运气就来了?看来我也得去趟洗手间才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