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于半糖视频的app

      不算手握直通票的选手,192名选手,一共有63组땇表演。

      每组最多十分钟的展示时间,再加上导师们评分时间,吃饭休息时间,终选赛录制到第二天ꎊ的晚饭时间。

      晚饭过后,就是直通票选手的录制。

      和张凌一样,其他直通选手都选择了参加评比。

      줔 在化妆间外等候的聂静娴上下打量着张凌,“你怎么换了这身衣服冼?”

      张凌上下检查了쪇一遍,修身的黑色西装裤配一件休闲的白衬衫,简单清爽,“怎么了,不好看吗?”

      “好看是好看,就是…嗯,趁还有헷时间,要不我带你去服装间借件衣服吧。”

      张凌挠挠后脑勺,不愿麻烦别人。

      毕竟现在是比赛阶段,节目组有规定,除化妆师外,不准任何工作人员在此阶段给予选手帮助。

      万一被有人看到上报上去,对聂静娴还是对自己都是非常不嘒利的。

      而且张凌自我枿感觉搭配的挺好,就说道:“不用了,娴姐,被人知道了不好。”

      “那好吧。还有,等一下上台后,记得不要一直抱着吉他,介绍自己的时候要把吉他放下,大大方方介绍自己。”

      张凌点点,从善如流,虽然不知道为什嚿么。

      성在前方领路的聂静娴,低声解释道:“你餹自弹自唱,没有任何的舞蹈动作,如果不闱在自襗我介绍的时候展示自己的形体,万一没有导师加试,到时候舞蹈评分可能连一分都拿不볓到。”

      太 “知道了,谢谢娴姐。” 

      台上最后一胠组普通选手已经表演结束虾,ᤖ正在进行个人加试环节。

      舞台通道旁,第一张直通票的四人团体组合静静等候着。

      张凌跟着聂静娴来琜到候场间进行赛前采访。

      䰨 三台摄像机蚓从各个角度对准了填满赞助商LOGO的立柜,他微笑着走到聚焦点中心,麚既不能挡住柜子,又不能离得过远。

      摄像⟿机后传来编导的声音,“请先在后面的签名墙上写上你的参赛宣言。”

      “好的。”张凌点头从立觉柜上拿起签名笔,找了个空位,直接写上“我ꊋ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退后一步,抽空看了ª一下其他人的宣言,他心中感叹,还是自己有文化,就是自己的字稍稍难看了点,看ꥻ来抽空要练练书法了。

      张凌重新站回立柜庞,等着采访的问题。

      “请问今天葲你还是唱自己的原创歌曲吗箍?”

      保持微信,点点头,“是的,塨是我最新写的原创歌曲。”

      编导继续发问:“听说这首歌不是你原先准备好的歌曲љ,是你昨晚通宵临时写的新歌,很有信心这首新歌能获得导师軐们的青睐,通过终选赛吗?”

      “嗯,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演绎好歌曲,剩下的只能交给导师们评断了。”

      张凌可不敢说得太满,万一到时候成片里剪进去,会无故招黑的。 衉

      兹 世界这么大,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圆润奵点好。

      采访持续了五六分钟,前一组已经登台表ᯱ演了。

      鞠螧躬感谢后,张凌走到通道口候场。

      门缝里看到观众席上密密麻麻坐满的选ꐕ手,张凌闭着眼,缓缓用口吸气呼气,控制剧烈跳动的心脏。

      “下面有请个人选手张凌登台…”

      广播声响起,张凌睁开双眼,抱着张玉麟送的全单吉他,伴随台下稀稀拉拉响起的掌声,迈步走上舞台中央。

      他深鞠一躬ꇝ,想起聂静娴的话,把手中的吉他靠婴在高脚惷凳上,“各位导师们选手们好,我是双林组合的个人选手张凌,我选择的考核类别是原创歌曲。”

      主咖评委林俊护住嘴巴,悄悄打了个哈欠,点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重新抱起吉他,张凌坐上舞台中央的高脚凳,调整好麦克风的位置。

      “你的答案。”拨动琴弦,“希望在听这首歌的你,能够找到自己心中的答濹案,我是张凌。”弹动吉他,开口唱歌。

      “也许世界就这样

      我也还在路上

      没有人能诉说

      也许我긙只能沉默

      眼凼泪湿润眼眶

      可又不甘懦弱”

      短短几句,几位略显疲倦的导师立马清醒了过来,表情严肃,身体坐︨直,观众席上的选㈉手们也是如此。

      原本张凌准备的歌并不是这首《你的答⦛案》,是昨天临时决定的。

      “低着头期待白昼

      接受所有的嘲讽

      向着风拥抱彩虹

      勇䀥敢的向前走”

      昨晚之所以决定用这歌,不⬯仅是对刘天奇的回答,也是对自己쓚内心的回答,对前身的回答。

      “黎明䏐的那道光

      会越过黑暗

      打破一切恐惧我能

      找到答案

      哪怕要逆着光

      就驱散黑暗

      丢弃所有的负担

      不再孤单

      不再孤单

      ……

      有一万种的力量

      淹没孤单

      不再孤单

      也许世界就这样 訇

      我也还在路上

      没有人能诉说

      也许我只能沉默

      眼泪湿润眼眶

      可又不甘懦弱”

      《你的答案》是首励志的歌曲,但歌词勾出了前身的种种经历,如同电影般在张凌脑海中闪过,一时间竟唱得热泪盈眶。

      这是张凌对前世的告别,与前身的对话,也是告诉自己,要䀭开启属于自己的全新人生。

      䣁激昂的旋律,在张凌无意间散发出,某种无形,又带点玄幻色彩的精神力量的作用下,立刻激发出人心底的勇气,台下的选手们全部起身欢묦呼,吹着口哨,喊着张凌的名字。 ꣊

      灯光、舞台、观众和摄像机。

      鞠躬致谢的张凌眯着眼深吸一口气,独自享受着站在舞台上每一刻时光,特别是当台下欢呼他的名字时,热血不断涌上心头。

      是种在海选和复选时都未䤻曾有过的奇妙感觉,十分美妙,且让人欲罢不能。

      此刻张凌知道,他迷馹恋舞台,迷恋被人欢呼,而不是烷脑子一热,一时兴起。

      ᔁ 评委席上,略⻆带少女风着装的米培莲抓起麦克风,早已迫不及待,第一个举手,“许老师,能不能让我先说,拜托拜托?”

      负责原创的导烕师许钧正低头看曲谱,摆手表示同意,让她继续发言。

      米培莲举行手机,摄像机䋘给༁了个特写,手机屏幕显示的是国家版权局旗下歌曲版权APP,“我要买独駜家翻唱权,为什么又是查不到版权。”轢

      张凌想了想,“米老师,这首歌是我昨天新写的,早上节目组已经帮忙注册廑版꾧权了,可能今天是星期天,他们没上班吧。”

      诺“昨晚新写的?”许钧放下手中的谱曲,抬头盯着张凌,拿起麦克风问道,声音中带着些许诧异。

      张凌点点头,必멲须是我昨晚新写的,难道你也是穿越过来的? ﯫ

      林俊接过话题,“一晚上的时间,什么给了你灵感?”

      绵采访的时候故意没说,等得就是这个机会,张凌故作思考,沉默了会,说道:“昨天下午,刘天奇问了我一个问题,额,我能说吗?”

      说着话,他的视线越过评委席,看向观众席上的某个位置。

      几台摄像机顺着他的视线调转镜头。ច

      台下观众席上坐嵏着的刘天奇,歌声响起,眼眶逐渐湿润,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在听到张凌的发问后,他站起身,所有的摄像师傅都把镜头聚焦在了他身上,他带着些哭腔,连忙回答道:“可以,可以说。躞”

      “好的,昨天下午在厕所,刘天奇说他28岁了,依然徘徊在娱乐圈边缘,一事无成,不知道前路在何方,他问我,如果我换成他,我会怎么办,会是什么答案。

      当时我说我会坚持下去,然后他就说我太年轻。”

      省去大部分,张凌说了个大概,“我的答案,你满意革吗?”

      “满意。”刘天奇那眼泪哗哗流个不止,“满意。”

      最后的一个满意,引起全体选手的附和。

      片刻后,现场恢复了平静,导师们仿佛沉浸在某种情绪中,没有说话。

      ᄴ 林俊掌握麦克风,“还真是一首很有味道的歌曲。”引起全场一片笑声。

      他继续说道:“各位导䌎师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子仪姐,他拿的是你的直通票,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今天的췂杨子仪一身淡紫色的运动套装,显得十分青春洋溢,听到林俊CALL她,嫣然一笑,“我的眼光一向来非常好,不过大家都知道我不太懂唱歌,那只能说我很很很喜欢这首歌,坚徹持自己的梦想很重要,还有今天的板寸头才像样。”

      災停顿了会,杨子仪菦似乎想到什么,“对了,大麟怎么样了,我想节目播出的时候,观众朋友们也挺想知道的。”

      张凌实话实说,没掩饰什么,“现在两只脚都骨折了,前段时间坐轮椅和煠骑自行车的小学生竞速比赛,然后又去了趟骨科。”

      话音刚落,压抑不住的笑声从评委席中传出。

      “对,对不起,我有点控制不住想笑。”

      “米培莲老师呢?”

      “哦,又到我了嘛,张凌,赛后记得加我的微讯,没了。”

      “马头,你呢?”

      “能写出这样的歌词和旋律的选手,我respect。”

      “许老师…许老师馣,你是原创歌曲的主评委,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 一直低头研究曲谱的许钧抬起头,“我点评不了,问一下张凌同学还有其他原创歌曲吗?”

      㺞 “有的,我会在后面的比赛中展现给大家的。”

      林俊见其他꒡导师没继续说话,直接提出加试的要求,“既然其他四位导师没有话说了,请问张凌同学,是否还有另外的才艺需要展示?”

      另外的才艺只剩舞蹈和说唱了,当然赖皮一点选声乐也是可以的,不过既然前面的原创选手都放不下腦脸,张凌决定也要点脸。

      젽在集训期间,他专门去上过几次舞蹈课,奈何舞蹈艺术不像唱歌,就算没经过专业的训练,平常人也开ॵ口就能来,只是好坏全靠天赋。

      跳舞可不行,是需要通过大量时间去训☡练,让身体形成相应的肌肉记忆,很多选手都是从小就开始训练的斒。

      荮 剩૧下让张凌选择的就只有说唱了,反正分数能多拿一点是一点,“那我来一段RAP吧。”

      马头说道:“哇,哇,那就돜来段fr蒥eestyle吧,我很期待哦。”

      freestyle뼯怎么唱来着,张凌瞬间回顾了一下脑海中选秀节目的现场,怎么感觉有点像是乱编的。

      张凌硬着头皮,对后天比稓了个手势,节奏感十足的伴奏响起,“不知道运气算好算坏,我们这些人都出生在00年代,在长辈的眼里,我们是췢幸运的一代……”⏬

      一段说唱结束㫂后,张凌鞠躬致谢,走下舞台。

      下台时和正要上场的吴映翔碰了个照面,穿得跟个急着交配的雄孔雀一样,看到他想发火又硬憋出来的笑脸,张凌十分开心。ﳤ

      又是聂静娴在前面带路,带他去做节目访谈。

      “节目很精彩。”

      “谢谢娴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