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黄色抖音

      룺 “所以味道好吗?”

      “……”

      应君的问题问倒了两人。

      胡三挠挠头:“还行吧,我也不大记得了。”

      “᝻仿佛一场梦?醒后什么都不记得了。”应君说道。

      “这事也不大好记吧。”

      “应该是很好吃,我好像吃了好多。”吴二说道。

      “嗯,继续说。㧾”应君点点头。

      ⭎……

      饱腹之后,两人的眼睛都不在花了。

      胡三吴二再次打量屋子和汉子。

      确实,屋子中的陈设与外界不一样,汉子身上的衣料也不像外头,即使粗糙,却也排线紧密,不像外头的织布机织出来的。

      “客可要走走,看看我们村子멪?⽧”汉子发出邀请。

      “宝对了,Ϗ差些忘了介绍,我叫蘹朱力,我们的村子叫续昆村,因前朝为昆,遂以继承前朝之名,取续昆村之名。”汉子又自我介绍道。熻

      “哦哦ꮌ。”两人没听懂,就略磋做敷衍的点头。

      ⺕而后,两人下地,跟ൊ着汉子出了房间。

      此时,屋外就有好多人,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看着他俩,似乎在看什么新奇玩意。

      想想也是,❓两人自山外来,这村子又与世隔绝,两人在这些村民眼中自迺然是新奇的。

      糔“这是我二叔২朱定,这是我三叔朱广,这是我四叔朱岩,这是我二弟朱文,这是我三弟朱全,……”

      뺃“윩这是我媳妇宋静,这是我小姨宋晶,这是我小舅宋东,这是我……”

      汉子朱力将外头的人介绍一遍,总共念了三十六个人的名字。

      加上他,这儿就三十七人了。凚

      而这些人只有两个姓,朱和宋ꪢ。

      听朱力介绍,这僩是因为当年是两个姓氏一同南下,最后又一起在此定居。

      而他们村子总共有两百七十九人,除屋内的其他人多下地干活,或者山里打猎去了。

      另鋩外,因为几゚百年的繁衍斩生息,他们这个村子的人基本都有血缘关系,村头的人和峤村尾的人都是表舅和䱥表侄之间的关系了,而这还是最远的关系。

      两人被动的听着朱力的介绍,然后跟着朱力,屁股ⲽ缀着大队人马,在村子里逛了起来。

      ᧏从村头抜的大石碑,走到村尾的大榕树蚃,用了三刻钟。 侎

      这朱力实在能讲,一句话反复叨叨三四遍,将每一栋房子的来历归属讲了一遍又一遍,听得两人耳朵都起茧子。

      ꌃ 不过两人却也将村子里的每个人的住所记下了,也记下了村子里的每个人。

      也是神奇。

      ⧯ 一圈转漢完,两人又回到朱力家中。

      “两位,觉得我们村子怎样?”朱力亲切的笑容没有消失半点。

      只是两人看这张笑脸已经快一个㨽时辰,却都没见他的笑容有半点变化,皮肉一直长נּ这样,着实诡异㻱。

      可两人都不敢指出这个问题,只能敷衍含糊的点头道:“还行,莱不错。”

      壙“谢谢客的夸奖。”

      两人听这话就有些奇怪,他杚们夸了吗?

      “天色已晚,꼺不知客可愿留下过夜?”朱力忽指窗外的暮色。

      “这硥…无钘事,我们今晚走也行的,⺞多谢朱力兄弟的晚饭。”胡三委婉拒绝。

      朱力脸靫上的笑容一㨪滞。

      “对对డ,我们就不过夜了,家里还有人等着我们呢。”吴二赶紧附和。

      朱力脸上的笑容更少了。 ䷱

      “不是我们龨不想留,要不흸我们改日再来看朱兄弟?”胡三又补充道,想๮找ᢀ个缓和。

      䯷 听到这话,朱力脸上的笑容又恢复了些许棎。

      “可以啊,客可要多来我们村啊。”朱力的热情半点不减。

      囃“好啊,好啊。”胡三和吴二赶忙点头。

       而后,两人就被朱力以及他的一众家人送出了村。

      出村后,两人都大松一口气。

      可ʞ是出了村后,却是噩梦的真正开始。鞌

      翻山越岭,走了十多里山路,两人就走回熟悉的地界。

      很快,他们就回到了海城。

      他们也没想到,뵏他们揅离海城ꉥ居然这么近,原폽以为得翻七八个山头,有过上百里路才到家的。

      他们回到家后,并没有将遇到那个村子的事告诉给别人听。

      可是怪事就在他们睡下的第一晚发生了。

      梦里,两人又一次됺同行,又一次到了续昆村,与村民围在村尾的大榕树下唱歌喝酒跳舞……

       如此的梦做了几晚,两人竟然会说ଗ那个村子的语言了,平常说话都脱口而出,矦吃饭行为举止上也渐渐像那个村子里的村民。

      起初两人都没有感觉,但在昨橌天被家骻里人点了出来。

      两人又凑在一起,合计了一下,都知晓做了同一个梦,也就都知道自己撞邪了。

      而且,他们的줸身上都生出了奇怪的东西。

      “뢖道뵉长,就是这东西。”胡三解下自己的衣领,露出胸膛。

      只见他的胸膛上,长了一片细密的鳞片,像鱼냄鳞。

      “贫道看看。”应君凑上去看了一眼。

      应君看了好一会,似乎觉得神奇,连声惊叹着。

      “道长,这是什么东西啊?”胡三有些着㹽急道。

      “好东西,好东西。”应君笑道。

      “啊?道长?这玩意汒是好东西⟳?”胡三不敢置信。

      “这是龙的鳞,能入药,可炼长生药,就一片可抵千金,且有价无市。”应君笑道。

      “什么?龙?鳞?”

      “千金!?”

      “嘶’!”秙

      “嘶!!”

      两人都倒抽了一口凉气,突然觉得胸口的赘物不再累赘了。

      “不过,两位居士身上这龙鳞这么长下去,恐怕是会要两位居士的性命。”应君又说道。

      “啥?这玩意要命?”

      两人的心情蹕如过山车숮,刚高兴没多久,一下子就落到谷底,惊喜兴奋的性情瞬间烟消云散。

      “对,不过贫道可以帮你们拔了这些龙鳞。”应君道。

      “这……”两人犹豫起来了。

      “拔,我ⰾ拔,请道长帮我拔了뙰它。”胡三咬牙道。

      “我…我…可以慢慢拔吗?”吴二犹豫道。

      “这龙鳞还未长熟,不可药用ɞ,无人收。”应君笑道。

      “要什么时候长熟?”吴二问道。

      “长满全身的时候,龙鳞长到拇指大,就长熟了。”됣应君说道。

      “那那时我们……还能活命吗?”胡三问。

      딾“龙鳞长满全身鲩,死期将輁至,埒神仙难治。”应턜君说道。

      “求道长救命,帮我拔了它们。”胡三赶紧跪下,请求道。

      而吴二却仍在犹豫。

      笖“好,贫道这就帮你拔下它们。”应君⢹很干脆的答应下来。

      然后…

      ©哗啦啦。

      原本紧紧贴在胡三胸口,仿䴍佛就是他的血肉一样的鳞片,忽然洒落一地,就好似毛发一样脱落下来。

      而胡三身前的应君却什么动作都没做,只答껐应了他拔出鳞片。

      “这就下来了?”胡三不敢置信。

      他之前就已经尝试拔过这些鳞片了,嚷可是这些鳞片不过他用刀子划,还是用烙铁烙,还是钳子夹,都没有被拔下来,而且他做了这么多的事,这些龙鳞依旧如新ፁ,没有半点损伤。

      而这道士,就一句话,这些鳞片就都脱落了。

      “那那个村子…还会找上我吗?”胡三问。

      “已经找上来了。”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