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传媒每天免费观看

      杀人了。

      昏暗的环境犹如一个黑白世界,唯一的色彩就是黑崎身下蔓延开来的猩红血液。쟍 罯

      李奥眨了眨眼睛,他升呼吸和心跳律动一如平常,握枪的右手也没有颤抖,没有什么Ꜫ罪恶感也不觉得恶心,非要说是什么感觉的话……

      就仿佛是在最后一节课拖堂的老师终于宣布放学时的心情。

      就皺像是拎着书包撒丫子帲就跑的学生一样,李奥有些迫不及待地调转枪口指向剩下的二人。

      黑洞洞的枪口似乎要把所有的光线都吸收进去,他们从未因别人一个小小的动作如此恐惧过,也从未觉得血腥味竟是如⫎此畐的让人恶心。

      “等等!我们只是……”

      “一切都是黑崎……”

      “砰砰!”

      枪声在空旷的公园里回响,随着两具尸体的倒地,周围瞬间变的死寂起来。

      望了眼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流浪汉,李奥把手枪的保险关掉收了起来,然后走꾽到黑崎段豻的尸体旁,那个趴在他鞑肩膀上的女人正直直地盯着李奥。

      池田惠子,是原主奶奶家的亲戚,论起缺关系来,李奥该叫她一声表姐。

       惠子曾经寄住在原主家中,两个人正值青春年少,血缘关系也早过了三代,同住在一个屋檐下难免会产生些许情᏿愫,但具体为什么没有更进一步,李奥就不得而⑧知了。

      因此在这种时候,⯲李奥也不晓得该说些什么,鯗反正原主是沉默寡言的㷏性格,他便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鬼。

      ꞗ 沉默了片刻,倒在地上的乞㎍丐都忍不住偷偷地瞄了फ过来。

      也就在这时,惠子鲜血淋漓的眸子终于从李奥身上移走,她抬起右手,扭曲的手指头在腹部的婴퍯儿脑袋上轻轻抚摸,接着那个板砖大的孩子撑开母촆亲的肚皮,尚连着脐带的身体爬了出来,落在黑崎段的尸体上。

      婣 她抬头瞧了瞧李奥,皱巴巴的五官在微微舒展,李奥觉得小女孩在对自己微笑,便也奺回以友善的笑意,然而接下来的扃一幕让他的笑容微微錀僵硬。

      就见那小女孩低下头朝着黑崎緬段张开了嘴巴,接着李奥就看到那Ȧ具尸体上陡턱然浮现十数道同롣黑崎段一模一样的虚影,在痛苦而惊恐的挣扎尖叫……无声的尖叫。Ṗ

      下一秒,那些虚影被小女孩吸入口泉中,˂她的身体随之开ơ始变化。

      从早产儿的模样,迅速成漀长。

      一耗个月。

      三个月ꑏ。

      九个月。

      到了一岁左右时,她脑袋瓜俭上已经长出了毛绒绒的头发,而那些虚影已经被尽数吞没,就连黑崎段的肉体,也像是咖啡表面的牛奶一样被稀释融化,没入到小女孩口中。

      “鬼、鬼啊!!”流浪汉亲眼ʎ看到黑崎慩段的尸体气化般的凭空消失,再联想到李奥方才说的话,登时时是惊恐万状,疼痛的双腿更加的无力了。

      无䦞视了他,李奥看到,小女孩通过脐带向母亲输送着散发红光的能量。而当惠子ꆍ摄取了这⮕部分能量后,扭曲的身体开始逐渐⮺恢复,眼神重新有了神采。

      惠子再次看向李奥,脸上的表情变得丰富,双脚不沾地的朝他飘来。

      “等……叵”谨慎起见,李奥本不想让她靠近。

      可ꝸ惠子彷佛缩地成寸般,籯眨眼便来到李奥身边,后者正想动手,她却忽地揽住了他,冷冰冰的双唇在他脸颊上轻轻一点狢。

      李奥有些发懵。紜

      女鬼流露出了些许遗憾的情绪,她最后看了李奥稶一眼,随后转过身,另笮外两具尸体骤然鬼火加身,散发着寒意的幽蓝火焰,迅速将尸体燃烧殆尽。

      㖻 连打进他们身体里面的子弹都不见踪影。

      “啊啊啊啊啊!!!鬼鬼鬼鬼鬼啊ᡣ啊啊!!”流浪汉发出他有生๭以来最大的嗓音,就连黑崎段三人要打死他的时候,他都没냅这么害怕过。

      뇐 凄厉的尖叫声中,惠子抱︋起了女儿,朝李奥深深地鞠躬感谢,旋即两鬼化作点点金光升上Ȃ高空。

      月光荡开了云雾,黑崎段三人死去的地方已经空无一物呒,李奥目送袸着金光消失在黑夜中,喃喃道:“这个世界会有天堂之类的地方ꢬ吧……”

      过了几秒,流浪汉开始咳嗽,他女艰难地扭过身子,朝李奥叫道:“喂!你还愣着干嘛?!赶紧跑啊!你也看到了吧,这里是㝰真的有鬼!”

      李奥œ回收了落在地上的弹壳,然后朝流浪汉走去。

      “狽你还过来干什么!不用管我Ა这种没用的人,你赶紧的自己跑吧!”兴许풝离的近了,他慢慢发现李奥脸上没有一点恐惧会,甚至没有紧张,想了想,忽然失声道,“难、难道……那鬼其实是你操ᅟ控的?”

      “还能站起来吗?”李奥说。

       他平静的表情冲淡␫了流浪汉的恐惧,后者扶着长椅坐起身,“我、我没什么大碍,真的很感谢你!现在这个社会里能站出来帮一个流浪汉的人,已经很少了……”

      “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而已,如果今天这里有三十多个人,我或许也会视而不见。”李奥说道,“不过我现在有些后悔了。”

      “哎?你是指杀人吗?”流浪汉连忙保证,“请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乱说的!而且也不会有人相信一个流浪汉……”

      李奥摇摇头,“我后悔的是尽力地去帮了一个自己都不努力去破解难关的人,连那群人渣都会为了取悦自己,去满街奔﫶波寻找乐子,你有那么一副结实的身体,就只会㤓窝在长椅上等死?”

      这话像支利箭直插流浪汉的心脏,脑子里鬼使神差地浮现出自己往日里混吃等死的模样,难以言喻的复杂情感使得他舌头僵硬,说不出话。

      嶂“你一口一个‘我这样的人’,一口一个‘流浪汉’,我看你已经把自己跟‘垃圾’画上了等号!还一边鄙夷现在的身份,一边又享受着这个身份带来的虚假的安逸……

      那三个人虽然没能用棍棒打断你的脊梁,但在我看来,你身体里的另一个㐽东西,綍早就断裂得粘都粘不起来了。所以我觉得为你这样的ꋆ人停下脚步就是在浪费时间。”

      每一个字都精准地刺进他内心最薄弱的地方,组合在一起就ﰕ是一块镜子,将他狼狈的模样彻底展现在ᝳ眼前。

      平日里那套用于麻痹自己的“龵这样活下去也不错㺸”的谎言被粉碎,流浪汉惶恐而갎又气恼,双手深深地没入鏛蓬乱的头发里。

      “ᳬ你춪说的没错!我的肉体还活着,但灵魂早就死了!当孩子们用天真烂漫的笑脸说我是社会垃圾的时候,当我尝试摆脱这种生活而又失败的时候,垃圾两个字用在我身上已经是个名词了!

      被人骂作社会垃圾我不会生气,因为我会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垃圾有垃圾的幸福;当我看到其他流浪汉逐渐有了自己的生活之时,我会嫉妒甚至憎恨ᓟ!但却还要麻痹自己说……又有白痴陷入了社会的泥潭中!

      我已经完了!好吃懒做돊、游手好闲就是精神毒品!我整榛个人都被它们渗透侵蚀!没用的곋!无论再嫊怎么下定决心,无论听到多么励志的话,我都没有坚持下范去的毅力和动力!说不定被那三个人打死才是我最好的结局,至少不会危害到别人!”

      眼泪从他的眼眶中流出,他自己ม都不知道自څ己是为什么䪻而哭。딡

      他很怕这眼泪不是为了一事无成的人生而流,而是因为被人拆穿真蝹面目时的羞耻……

      这时候,李奥把两张万元钞票递到他面前。

      “钱?”流浪汉摇头说,ꧣ“别浪费钱了,我真的没那个脸去接,如果我忍不住接了,那我的灵魂嗅真的要彻底碎成渣了。”

      “给你钱不是让你混吃等死。”李奥把钱塞进他✤怀里,“这不是施舍,是投资,这是投资,你用这些钱清理一下自己,在买点干净的衣털服,然后找个工作……”

      艚 “都说没用了!”就像是听到老妈让他去工作的啃老族,恼火的说,“我根本没那个毅力,连这么做的动力也没有。”

      李奥点点头:“我们华夏醎有句是这么说的——化压力为动力,没有动力,就ᗽ用压力替代。”吹

      “压力?可我妻离子散,也没有父母需要供养,哪来的……”

       仆他话没说完,就❂见李奥指向黑崎段死去的地方:“那只鬼以后就会跟着你,但凡你敢做出半点要放弃了的行为,她就会……呵呵,想知道的话可以自己试试。”

      “哎?”流浪汉表情僵住,旋即惊恐大叫,“哎???”

      “你等一下!这个咱们可以再商量……等等!别走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