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MP免费观看

      日暮降临,俯瞰着奚山县的黄昏,残阳似火,灼烧着青春少年的灵魂,当城市的灯火开始阑珊,却没有人哀怜蔓藤中的辛酸。

      没过多长时间,颜之义与城主府千金章花怜轻松整理衣装,亲密无间地互相留恋、缠绵,随后面容一整,装作互有相识但交情浅薄的模样,一前一后踏出这染布厂的后花园。

      一位是白手起家,数年从商攀附权贵,家产丰厚,青年才俊,风流倜傥;另一位身份显赫,其父世袭大夫身份,家世豪门,政权在握,本人更是容貌娇柔,体态妩媚,举手投足间高贵与艳丽并存,两个人走在一起气质谈吐相得益彰,伴着夕阳的余晖、夜色的腼腆渐行渐远。

      不知从何时开始,颜陌身上的稚嫩开始慢慢褪去,眼神中携带的是与年龄不符的漠然,遥望远方视线可及的颜府,拨开染满鲜血的蔓藤,沿着原路转身离开这充满污秽,令人作呕的地方。

      他迫切想揭穿这对表面上衣冠楚楚,暗地里男盗女娼的人!奔跑到母亲面前痛斥他们的龌蹉,警示母亲远离那个虚伪的男人!

      然而却不应该是现在,因为,他已经听到官兵奔进颜府的声音,想来那个叫刘洪的家伙还不算愚蠢,能够寻到他家静等瓮中捉鳖。

      可惜,自己不会再回这个“瓮”,也不愿做那只“鳖”。

      相信凭借自己这位“生父”与城主千金的关系,官府不会难为颜府的,只是苦了宅心仁厚的母亲。

      一想到母亲的慈颜,颜陌的心脏像是被钢针刺穿般剧痛,认贼为夫的结果可想而知,可惜自己只有十三岁,别说不能保护母亲,就现在的状况而言,甚至连自保都难如登天。

      颜陌第一次感受到毫无实力的人在这个丑陋的世界是多么无助,自己在命运的操控中好似随风飘摇的柳絮,荡到哪里只能任凭别人宰割。

      假如可以拥有可以主宰自己命运的实力,辟雍院可以不选择逃窜如鼠!

      脏乱巷中可以不被欺辱到毫无反抗!

      遭遇养父的羞辱可以大声站出来勇敢质问!

      实力,我需要变强!

      如果我变强会制止世间的倚强凌弱!

      如果我变强会保护身边人尊严存活!

      如果我变强会揭露伪善奸佞的嘴脸!

      颜陌颓废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步伐越来越平稳,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对未来生活进行定义,或许我甘于平凡,但绝不平庸。

      夜幕并没有遮掩城市的尘嚣,反而让灯火点缀出惑人的余晖,好像一位身披轻纱的风情少妇,优雅地舒展着腰肢,从繁华走向寂寞,一层层卸下伪装。

      不知是夜迷醉了酒客,还是酒香迷惑了夜,街道上车水马龙,灯红似火,酒楼茶肆,掮鹰放鹞者比比皆是。

      从暗巷突然出现的颜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番灯红酒绿的景象,这也是他第一次入夜不回家,在他想来外面的世界原本就应该是这个模样。

      流浪这个词形容此刻的他显得并不恰当,或许四海为家,倒街卧巷,但绝不摇尾乞怜,沿街乞讨。

      腰包里还有少许银钱,颜陌低着头穿梭在人群之中,在稍显偏僻的面食店买了两个馒头,吃一个怀里藏一个,专挑阴影角落向南城门走去。

      距离南城门还有一段距离,他小心翼翼躲在一处阴影里,留意城门守卫的动向,果然不出所料,原本夜间出入城门算是门可罗雀,守卫松懈,今日城门却只留一个单人通过的缝隙。

      两名森然的守卫高度戒备,眼神警惕地巡视四周,就算偶尔有行人通过,也是经过严密的搜查,他不敢大意,静静等待时机的转变。

      “守卫共十人,每岗两个人,每个时辰更换一班岗,现在戌时的守卫不太认真,等下次换岗时,将是我唯一逃出去的机会。”

      颜陌默默计算着时间,静悄悄挪动已经麻木的身躯,缩进墙角一个倒扣着的破烂竹筐里躲避夜风。

      他蜷缩着抱紧自己的身体,不断警告自己一定不要睡过头,否则等待自己的不是饿死就是被抓住刑讯逼供。

      长时间的奔波令颜陌倍感疲倦,头部时刻撕裂般的刺痛混合着干涸血迹的腥味薰得他胃部波涛翻涌,此时此景,万籁俱静,孤独搭配着伤痛的滋味竟如老酒般随着时间甘醇浓烈。

      颜陌翻来覆去端量手中之物,经过他无数遍鉴定,这只是一件普通甚至破旧的砚台,那今天诡异的一幕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他有些捉摸不透了。

      今夜的星空格外澄净,点点星斗密密麻麻镶嵌在犹如毯子一样的夜幕上,透过竹筐仰望星空,颜陌忽然觉得闪烁的星光像极了母亲破碎滴溅的泪花。

      卯时已至,被寒风冻得瑟瑟发抖的颜陌悚然惊醒,果然,戌时值班的守卫喝得酩酊大醉,窝在暖被窝里根本不愿意出来值班,天赐的良机终于来了!

      整个天幕漆黑一片,约莫再过一会儿,天际就会泛白,到时再想出城门堪比登天。

      犹如一条暗夜山狸,颜陌钻出破竹筐身形放低向城门跑去,说实在的,他要感谢这个竹筐,否则缺少这个庇护所,自己真的会被刺骨的夜风吹干水分孤独死去。

      眼看着距离城门越来越近,颜陌渴望的心像是跌入了火窖,炙热得燃烧了全身血液。

      恍惚间,他开始幻想未来自己会像侠客小说中描述的一样,快意江湖,纵横天地。

      “轰……”

      一声巨响震碎夜空的宁静,也同样震醒了颜陌的幻想,整条街的地面甚至都在颤动。

      “轰……隆隆”

      如果说第一声轰鸣只是让熟睡中的人从酣梦中悠然转醒,那么接下来连贯的巨响几乎让全奚山的人悚然从被窝里跳起来。

      眨眼间,盏盏灯光犹如苏醒的长龙,无论是贫民富贾还是达官贵人,一个个半眯着迷蒙的双眼,伸长了脖子向奚山县东侧微微闪烁霞光的夜空中远眺。

      与城中其他人的好奇不同,眼看着再有十步就能溜出城的颜陌,脸色顿时吓得煞白如死灰,什么叫做天堂掉进地狱,外界的轰鸣远不如心头的轰鸣来的猛烈,这么可怕的声音一定会惊动城门的守卫。

      他只感觉眼前一片乌黑旋即又变得清澈,脑中的想法还没有完全展开,正想转身逃跑,一声充满警告的呵斥叫住了他。

      “站住!再动一步你可以试试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