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旅生活>

      静室之内,钱晨盘坐蒲⽺团上,面色平静,但他鼻前三尺的嚓虚空中,却有一团光辉黑白交汇。

      太鸒阴煞气乃是太阴星引Ꙋ动地气,感受太阴元气而成的灻精粹煞气,而冰魄寒光罡气却是极寒的异种元气,太阴、极寒两种元气相性本就相合。

      这二者配合凝煞炼雄罡而成的元丹,有一个名目,唤䎎作广寒冰魄丹。

      此丹能凝练一种极寒神光,威力能ഛ冻彻天地,神光发出所触之处具化为冰屑齑粉,威力绝大,由结丹顚修士所发,号ῦ称冰魄醆神光线,乃是䐲宇内最为狠毒的九种神光之一。到了成就鯧元神之后,便能以此为基,炼化为太阴绝灭神光。威力更加惊人깂。

      这等元丹比起钱晨原本的最低期待,与玄阴霜煞合炼的玄阴寒霜丹更好,若凝练冰魄神光这等神通,才算有了和妙空相较量的本钱。

      ᨘ钱晨背后碧绿的丹气如凝练为一只大手,握住了那将要迸裂的光团。 Ꮕ

      才勉强将暴涨的光华压下,稳定了下来。

      儩 擦了擦头上不存在的汗水,钱晨沙心有余悸꓌道:“还好我先炼成了那七品的外气元丹,不然这回恐怕要炸……这玄关一窍原本是用来采气的鼎炉,被我用来炼丹颇为勉强,还是上次炼制后,玄关淬炼的较为结实,才顶住了这一次的罡煞化合。”≺

      “若是我第一次就用冰魄寒光罡和太阴真煞合炼,只怕玄关一窍早就炸了!”

      鬼颮 “日后若是有机会,还得搞一个好一点的丹炉才是。”

      ꇹ “这一次闯入金川门我还是腰颇为害羞,슀手生,只拿了裴掌门的随身法宝,没好意思对宗门密库下手,不然就算不洗劫密库,也应켖当顺一个丹炉走啊!”钱晨有些后悔自己走的太利索,毕竟他一直是个本分人,还没做惯明臕火执仗的打劫一个宗门这等事情。

      若是쏏为了论一论道理,杀上门去,那也只是暲稍显强横而已。至于取走他们的传承法器,那也只是ꌐ顺手为之……

      但若为了抢夺丹炉,法器,把金川门反抗的人给杀了,就如同强盗一般了。

      钱晨还真拉不下脸来干这事……

      毕竟杀人后夺宝맘那叫‘顺’,为了夺宝而杀人,那就是‘抢’了!

      钱晨将碧绿丹气化为鼎炉模禅样,加护在玄关一窍之外,又请崔啖借来了一尊本地世臣家的火鸦丹炉,窍炉,气炉,鼎炉三重加护,才让他稍稍放心了几许。静室之中,有十数只火鸦安静的栖息᳻在一旁,其中两只对着丹炉吐出火焰,烧的︁赤铜丹炉滚烫ழ通红。

      金银两个童子妖精腆着肚子,黄衣童子举着红皮葫芦,坐在一头火鸦头上,紧紧盯着丹炉,小脸十分严肃紧张,而白衣的银童子抓着火鸦的头冠,监督它吐火,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小的芭蕉扇子……这两个小精怪自从为钱晨守护法坛之后,就赖上了这个大户,钱晨也就收下它们两个,做烧火的萖苦力。

      将装弹药食水的红皮葫芦,以及大泽之中采集有些灵性的芭蕉叶子,交予它们两个保管。

      ⮔作为装药童子,烧火童子的身份象征。

      而那耳道神却只顾着舔着脸要灵丹玉屑못,连消息也赖不怎么去打探了,只想住到钱晨的耳朵眼里……这等干啥ᇙ啥不行,吃饭第一名的쬅小精怪,钱晨也是不惯着的。如今却要每天出去打听消息,回来才有丹屑赐下。

      这一次钱晨搊在炼制元丹之外,并未花费时间采纳元气蕴养……

      上一次是罡煞之气本质不足,才需要钱晨采气蕴养,顺便采纳其他种类的元气以元丹杂质炼ꔎ制气丹,但如킊今冰魄寒光罡和太阴真煞用量都足,甚至还鿆有些富余靅,只是因为不够精粹,才难以成就一品。

      这时候就不必采气蕴养,少去这一个步骤,上次七七四十九天的工序,就要少上许多,依钱晨算计,只需三七二十一天,便能出炉。

      ᶫ 但因为罡煞之气不够精粹,需要炼化的杂气更多,튼钱晨又不想浪费修行的苦H工去采气,正好在大泽之中收罗过一֝番,而甄道人事后韦家也奉上了许多灵药赔礼。钱晨便以灵药入外器鼎炉,灵药最精粹的药性入丹气鼎炉,最后再将炼制元丹废弃的杂气,配合灵㵙药……如此一丹三炉三炼,玄关窍炉成元丹,气炉成气丹,鼎炉成草찲木灵丹。

      ⫹ 却有太上道祖一炉九转金丹,炼成九等档次的丹药的神妙。

      ………………

      崔啖每日繁杂的事务,都有幕僚辅助,因此执掌一处县治,却不影响他每日大多数时间游山玩水,任情游戏,甚至还有时间每日坚持修炼。钱晨闭关炼丹之后,他就常常来小楼之外探望……

      “上次前辈炼丹筪,却炼出了三尸神魔,把丹师给弄死了!有城隍现身示警……” 㸷

      “上上次前뢡辈炼丹,也有外劫滋扰,杀了一个梅山的妖人,更有各种精怪,投丹成芝,化一地煞气为祥和……”

      㔌“这一次炼丹,不知会有什么劫数?”崔啖面露期待之色。

      那老仆吴伯面色古怪道:“少爷,前辈为了炼这一炉丹,所造下的劫数已经够多了。这因果早就在炼丹之前,便已经了结……这炼丹之前,就差点灭了一个传承数千年的仙门,若是还有劫数,那得再死多少人啊?”

      “这般迆大祸,少爷你的考评,还要不要了?”

      “今墛日便是前辈闭关的第二十一天了吧!端午将至,也不知道前辈赶不赶的上这次龙舟会?”崔啖正说着,突然感觉有些隐隐的气门=闷,抬头看天,似乎要下雨的样子。天边的云彩开始衸聚拢,崔啖也不以为意,这大泽边就是雨多,此时又已经立夏,突然来一场雨并不稀奇。

      䍸“道门탺炼丹,一般以七、九为周期,或是三七蜼之数,或是七七之术,或是七九之术。或是九九之术。这次成丹之前,劫数就如此猛辅烈,可见㝽所炼之丹,比上次更加紧要。当超过七七之数,或是八十一天才出炉。那时候端午早就过了,都秋分훤了吧!”

      吴伯劝道:“那高人来九真大泽,就是为了找寻煞气,如今如愿以偿,怕是呆不久喽!”

      폻“唉!恨不得弃官而走,随侍一旁!”崔啖਻叹息道。

      吴伯却只笑道:“少爷,这等高人修行辛苦,山中清冷,可没有美人华服珍馐……”

      “那算了!有这心意便足够了!”崔啖话锋一转道:“吴伯,你有嗀没有觉得这云来的有웹点太快了?”

      吴伯抬头看天,只见刚刚还只是几片薄云的天边,渐渐堆积起了厚厚的乌云,㗲黑压压的宛若厚重的城池一般。九真大泽繿的上空,瞬息间轰隆隆的雷声席卷而过,天空上银色飞舞,很是吓人!

      “ᆲ哪有这么快的雨,又不是过龙!”吴伯随口抱怨了一句,然灱后便愣了。 얦

      “少爷,昔日高人炼丹引来了一帮小精怪,那꒘里핟在武陵郡开化之处,而这焦埠镇比邻大泽,龙蛇᧏最多,若是丹药开炉…廢…”

      这时候崔啖眨了眨眼箢睛,目中小人登徒子已经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欛朝小楼跑去。駇

      狂风瞬间席卷了湖面,뾣刚刚还闷的没쵥有뫻一丝树影摇动的空气,顷刻之间便迎来了急风骤雨,电闪雷鸣,九真湖掀起大浪,岸边的柳树枝叶横飞,小小的竹楼在风≷雨之中屹立,天地间白茫茫的一片……

      崔啖和老仆躲进竹楼旁边的院落里,抬头看雨情的时候,却看见一道黑影摇着长长的乩尾巴拖过云层,在倾盆大雨中,一只蛟尾从天垂落,一闪而过。

      ࣜ“是蛟龙!”崔啖刚要提剑,吴伯也操起了长弓。 䄐

      此时蛟龙从〯云层턃中俯冲而下,犹如磨湱盘大的巨爪撕向竹庵楼……

      只见一道青色剑光从竹楼中飞出,如同秋鸿一般没入云层,瞬间消失,了无痕迹……少顷,便见乌云散去,狂风暂息……这时候,才有一只从头到尾,蜿蜒땐近一里的蛟龙从空中坠落,摔在了湖畔,尾巴砸㭢塌了一片房屋。

      蛟首上流出的血染红了附近的ᅂ湖面,崔ᑍ啖小心走出院落,却见蛟龙已然奄奄一息,一픧道剑痕贯穿了它的下颌,由其首下‘七寸’的位置钻进去,破开其背钻了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