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福利小视频app

      015:

      个黑衣人看着由远及近青年, 一时之间,凉气陡然ᖡ从驷脚底板蹿起。

      他们可不是普通混混,是真正见过血“道上人”, 已经盯林以沫两天了, 之以选择今天在这个地方下手,一是她落单, 二这个点街上人少,这里没有监控,神不知鬼不觉就可以把人带走。

      然而没想到看着娇弱的女孩,力气却诡异大, 让他们没能在一瞬间把人带走, 偏偏这个时候突然冒出一个男人。

      真是突然。

      他们有个人, 即使在追林以沫,仍有人注意周围, 上头说了要处理干净,不能留下任何痕迹,专业就该眼观六路, 耳听八方。

      青年出现得太过突然,还摆出一副和林以沫认识语气, 他们多年在道上混的经验让他们本能地感觉到了危险,不过在看清青年的脸后,他们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

      太年轻了。

      看起来最多二十出头。

      高倒是挺高, 面『色』是那种病态似的苍白,关键还带着, 看起来温温和和,一拳就能打晕那种,毫无威胁。

      “现在怎么搞?”

      “两个一起带走, 动手。”

      紧接着他们骇然地发现,身体动不了了!

      更恐怖是,他们似乎连意识都凝固了,意识凝固前看到的是——病弱青年眼中浮起鬼魅般的意。

      令人胆寒。

      他们无法思考,却能听到声音,最壮硕那个黑衣人眼前掠过一只犹如古玉般的手,他脚脱离地面,呼吸不畅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被这只看起来没什么力量感手扼住脖子提了起来。

      黑衣人目『露』惊恐,听到青年叹息一声:“真是脆弱啊……”

      那手指寸寸缩紧,他都能听到自己骨头咯吱碎裂声音。

      他会死。

      他一定会死。

      “要把燦他掐死了!”

      那缕温柔风依旧萦绕着林以沫,她终于回过神来,看到黑衣人眼眶充血,整张脸憋成了一个番茄,脖子似乎都快⧣被掐变形,她猛地出声。

      쑳 林屿秋迅速松开手,黑衣人摔落在地上,痛苦得蜷缩着身体,发不出一丝声音。

      画面极为诡异。

      “对不起宝宝,吓到你了。”当林屿秋转过身时,他嘴뤉角上扬的弧度没有丝毫变化,同样的表情,可透出的意味却与掐住黑衣人时完全不一样뷸。

      刚才:修罗诡异。

      现在:温柔可亲。

      上前才一步,就看到女儿大步往后退了一步,脸上与其说是没有表情,倒不如说是已经失去表情。

      停下步伐,林屿秋目光贪恋地停留在她脸上,眼底深处汹涌着复杂情绪,瞳孔边缘血『色』慢慢消退,好一会儿才轻轻地说:“宝宝,我是爸爸。”

      “爸爸回来了。”

      林以沫现在非常平静。

      谓一回生二回熟,回再震惊话,多多少少就有些矫情了㍞。

      好吧,其实还是有一点震惊。

      林十回来后,她有猜过,既然幼年、少年的林屿秋回来了,那么以后是不是还会出现一个成年的林屿秋?

      按照林岁和林十说,他俩是同一天回来的,那么如果还有成年的林屿秋,按理说应该早就来找她了,这么久没有出现,说明并没有成年林屿秋。

      窴 于是她便把这个念头彻底抛开了。

      想想也是,系统已经许一送一,没道理还要再送。

      万万没想到,大号林屿秋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了。

      面前这位林屿秋和林十长相形似,却有很大不同,少年林屿秋五官青涩稚嫩,自带少年人天然的桀骜,和别人狭路相逢的话,쿉绝对二话不说冲上去开揍。成年林屿秋五官已经长开,眉骨深刻,苍白的肤『色』给他添了几分病态,看起来有些诡异阴冷,然而他流『露』出的温柔意,又冲淡了这种感觉。

      记忆中爸爸模糊脸终于变得清晰起来。

      和眼前人一模一样。

      却又完全不相同。

      硬要比喻的话,用个不太恰当比喻——美颜和没美颜区别。

      肰儿时和爸爸相处记忆,大多数其实林以沫记不太清楚,就算她天赋异禀,又能指望一个五岁孩子记得多少?

      但她可以肯定一点,爸爸笑起来很温暖,皮肤是健康小麦『色』,充满力量,可以将她高高抛起,再稳稳接住。

      面前林屿秋,过于……俊美了。

      像是那种精修美颜过照片,然后变成真人从照片中走出来似。

      那些电视剧小说里不是说修真人,会洗筋伐髓,吸收天地灵气改变体质吗?

      这样想的话,就没问题了。

      嗯,她爹去异世修真,顺带美了个容,全身上下自带真实磨皮+美颜效果回来了。

      有点羡慕怎么回事?

      看着一直没有反应,只是静静站着女儿,林屿秋嘴角上扬的弧度垂了下去,眼睫轻颤,遮去眼底迅速蔓延的黑雾。

      女儿表现出来的陌生和防备,让他那颗在魔巢遭受百年折磨造就的千锤百炼的呸心脏,发出了撕裂灵魂般的疼痛。

      莫名去到一个叫“灵元大陆”异界林屿秋,为了能够回来,他加入一个修仙宗门,奈何刚进去就遭到同门师兄暗算,掉进魔巢。

      据说那是一个有去无回地方,林屿秋在魔巢中被无数魔物侵蚀,每每想到女儿,爆发出的可怕意志让他撑了尒下来,并且在这种漫长地折磨下,他成功筑基,然后突破金丹成就元婴。

      㜞终于,他冲破魔巢,离开那个鬼地方,才发现魔巢里时间流速和灵元大陆并不相同。

      距离他被师兄暗算才过去不到一年,但他在魔巢却过了足足百年!

      返回宗门的林屿秋欲找仇人报仇,沦得知仇人被一位合体期大能收为亲传弟子,他悍然找上门,当着那位大能的面,亲手灭杀仇人。

      뻷随后越两级与ꕘ合体期修士大战,不敌,濒死之际,林屿秋想起地球女儿,就是这个时候,一阵熟悉白光包裹住他,他回到了地球。

      躺在属于地球土地上,吸收着山脉里稀疏的灵气,林屿秋足足大半个月才能动弹,循着血脉吸引,前来寻找女儿。

      他在魔巢度过百年,灵ꫤ元大陆仅过去一年,但不知道灵元大陆和地球时间是否一致。

      许地球只过去一年,宝宝如今六岁了。

      许地球时间是静止的,一切如他离开时一样,宝宝依然五岁,这是最好的情况。

      许时间过去较长,宝宝长大了。

      ……

      到最后,他只剩一个念头:只要宝宝还活着就好。

      一路寻来,林屿秋了解到地球时间,距离他去往异界过去了十年。

      十年。

      宝宝已经十五岁了。

      还好,不是最差的情况。

      顺着턝来自血脉牵引,终于感受到女儿就在附近,迫切之下,他不顾身体原因,使用空间折叠术,正好看到黑衣人围追宝宝。

      他极力ꈫ压住在体内疯狂肆虐嗜血杀意,唯恐吓到他捧在手心里珍宝。

      父女俩相顾无言,旋即,一道咳嗽打断了这场静默,林以沫看到林屿秋侧过头,一瞬间他脸上似乎有浓郁黑气掠过,再仔细一看,又什么都没有。

      她犹豫了下,近乎迟疑地问:“……没事吧?”

      宝宝终于说话了。

      林屿秋飞快回答:“没事,宝宝不用担心,爸爸很好。”

      ……谁担心了。

      林以沫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宝宝,这些人你认识吗?” 青年身上萦绕阴冷好像一下子消失了,他指着动弹不得个黑衣人,温声问。

      林以沫想起了正事,她没问黑衣人怎么不能动,只是踹了脚离她最近那个黑衣人,冷冷问:“是不是沈崇华让们来的?”

      黑衣人艰涩出声:“不、不邆知道。”

      㟂“不知道?”

      “我们只是接到上面发下来的Nj任务,把带到乡下一个庄子,先关起来,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黑衣的声音带着难以掩饰惊恐,话是说给林以沫纮听的,眼神却不住看듩向林屿秋,流『露』出清晰的求饶意思。

      林屿檬秋适时询问:“宝宝,沈崇华是谁?”

      林以沫没理会。

      比起Б沈佳佳,沈崇华那种老东西在雇凶这方面的经验自是老道,绝不可能轻易让别人抓到把柄,这些黑衣人只是拿钱办事,至于给谁办事,不知道。

      哪怕报警没办法。

      “给了们多少钱?”她问。

      黑衣人如实说:“二十万。”

      林以沫目『露』嘲讽:“真䡖是一如既往抠啊。”

      黑衣人自然不敢说什么。

      林以沫拿出手机,给胡列英胡队长电话,只说自己大庭广众之下差点멬被歹徒拐走,胡队长和同事正好往这片区域巡逻,当即用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林屿秋没有说话,沉默看着女儿熟练地处理。

      当身着警服正气凛然的警察叔叔到达时,个黑衣人流下了激动(劫后余生)泪水。 ꉠ

      “胡队,这个人都是在逃通缉犯啊!”同事小李仔细看完个黑衣人脸后,猛地反应过来。

      作为警察,熟悉警务内部系统里发布通缉犯的照片是基本任务,小李认脸技术更是一流,因此立刻将这个人和看过通缉犯照片对上。

      小李倒吸了口凉气,看了眼完好无损林以沫,目『露』震惊。

      “这个都是杀人犯,手里至少有两条人命,心狠手辣。”

      结果这小姑娘一下子遇到四个凶狠杀人犯劫持,非⦪旦人没事,没见人手脚被绑,可警察来之前,他们居然都老老实实站在原地,没有一点想逃意思。

      这太奇怪了。

      小李又想起上次报警,被亲妹妹花钱雇混混堵在包厢,他们警察赶到时,混混集体老老实实蹲墙,和这会儿的情况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奣关键是,未成年的混混能和心狠手辣的杀人犯比吗?!

      其中一个,脖子处青紫交错,分明是掐出来的。

      胡队显然和小李想到一块去了,两人对视一眼,尽管林以沫看起来没有任何事样子,胡队还是关切地问了句:“没受伤吧?”

      林以沫摇头,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胡賓队长指着被林屿秋差点掐死的那个黑衣人,问她:“做?”

      林以沫忽然发现不对劲,警察叔叔把黑衣人铐起来后,看她的目光就多有奇怪,并且一直都只问她——他们完全忽略了一旁林屿秋。

      是忽略?还是压根看不到林屿秋?

      念头刚一闪过,她听到了林屿秋声音:“是我。”

      瞇 胡队长:“!”

      小姑娘身后居然还有一个人!他之前完뻶全没有看到。

      多年警察生涯让胡队长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偏偏又没办法找出不对劲,只得生生按下去,看向说话青年。

      “是……?”

      “好,”林屿秋略微想了两秒,想起地球上礼仪,伸出手,“我是林屿秋,沫沫爸爸。”

      林以沫欲要反驳,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胡队长和林屿秋握手,旋即反应过来,震惊:“林屿秋?!不是失踪了吗?”

      林屿秋苍白的嘴角微勾,轻描淡写地说:“回来了。”

      已经将个黑衣人塞进警车小李琽听到,打量林屿秋,脱口而出:“不对啊,档案上林屿秋十年前失踪二十岁,年龄对不ค上啊。”

      这人看起来太年轻了。

      最多二十出头。

      他和林以沫站在一起,哪像父女,分明是兄妹。

      林屿秋『摸』䐍了『摸』脸,意会了他潜意思,容微敛,旋即恢复,语气温和:“可能显年轻吧。”

      这话太扎心了。

      警察叔叔没话说了。

      “小林,他真是你爸爸?”胡队长问沉默少女。

      林以沫缓缓点头。

      胡队长没再多问,把点放在四个杀人犯身上,询问林以沫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然后他就看着少女沉思片刻,欲言又止,最后悱摇了摇头。

      反倒是小李灵光一闪,朝胡队长做了个“沈”口型,胡队长瞪他一眼,小李有些讪讪地闭了嘴。

      前几天沈佳佳案子结束,被送往少管所。

      林以沫拒绝和解,可以说沈佳佳进少管所算是她一手促成,她这个举动无疑是得罪了沈家。

      再想想当时楚怜到警局里表现出的对林以沫态度,后续警察叔叔们还接触过其他沈家窃人,不难看出,沈家没有一个人好相与。

      转头林以沫就差点被劫持。

      未免太巧合了。

      但凡事得讲证据,尤其警察,即使心中有揣测,得憋住。

      “去警局做个笔录,顺便爸爸回来了,新录入他数据,更新他档案。”胡队长说完,又安慰一句,“我们会尽快调查清楚事情真相。”

      到了警局,做完笔录,林屿秋录入指纹,与系统内数据完全匹配,警察还仔细对比他和十年前照片上人的五官,对比结果真是同一个人。

      失踪十年的人回来,不但没有变老,反而还变得更好看。

      就很神奇。

      警察想问他这十年去哪了,当年为什么失踪,然而对上他眼睛,仿佛有座无形的山压下来,问话警察感到不安,没敢问了。

      这期间,林以沫借用了下警局卫生间。

      ——“宿主,又多一个爸爸,怎么不高兴呀?”

      ——“这次的爸爸是成年的,还很强ꌥ大,完全不用你照鬳顾哟,正是你记忆中的爸爸呀。”

      系统很兴奋样子。

      它开解宿主:

      ——“爸爸当年不是故意失踪嘛,我看他样子十分很愧疚自责,要是不原谅他不理会他,他心里肯定会更难受。和另外两个林屿秋不一样,他是有有记忆哦,没有一个当爸爸的愿意离开自己宝宝。”

      林以沫撑在洗手池边,看着镜子里自己。

      她不知道该怎么跟系统解释。

      林岁和林十虽然都是林뒷屿秋,但其实他们刚开始对她来说,是陌生。

      他们只是占据了“林屿秋”这个身份,即便血缘上和她是父女,感情上她无法认同,他们对她来说,更像是“弟弟”。

      成年林屿秋不一样。

      承载了她所有有关爸爸的感情。

      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忽然回来的成年林屿秋,那个她在感情上承认爸爸。

      甚至就如系统说的,林屿秋鹎失蓯踪不是他自己想要,她能怪他吗?

      明明她都放弃了,现在又突然蹦出个成年版回来,让她措手不及。

      要不,开学后她住校?

      就让个林屿秋他们自己生活。

      越想越觉得这是个不错主意,林以沫心情瞬间变得轻松,没再磨蹭,从卫生间出去。

      林屿秋站在不远处,守着她出来。

      看到她,未语先。

      林以沫注意到,他脸『色』好像比之前更难看了些。

      퀒 他伸出手,千言万语化成温柔一句:“宝宝,我们回家吧。”

      林以沫看着那只和记忆中有不同手,没动。

      林屿秋只好上前直㈹接牵起她的手,记忆里女儿软乎乎小手变大了些,却依旧小小的软软,可以轻松拢握住。

      他仿佛手捧珍贵瓷器般握住林以沫手,林以沫甚至能感觉到他手在细微地颤抖。

      不是错觉。

      “宝宝,”他克制地松了松紧握的手,拇指指腹来回摩挲她手背,怔怔地说,“爸爸记得,这鈘里原本有几个小窝窝。”

      林屿秋十八岁初为人父,从刚⪠开始嫌弃、慌『乱』、手足无措,䘐到后面的真香。

      他一点一点把小猫似女儿养得白白胖胖,像个糯米团子,看着她朝他,听着她第一声软软地喊他爸爸,一瞬间觉得,哪怕她要天上星星,他都会想櫂办法给她摘下来。

      这是谕上天给他最好的礼皭物,支撑着他灵魂没有被击碎。

      心里某个地方顿时被击中了。

      林以沫猛地低头,将突如其来的无尽委屈硬生生咽了回去,她沉默片刻,继而用冷静又轻快声音说:“我已经长大了,当然不会有小窝窝。”

      “走吧。”她没有抽回手,任由林屿秋紧紧握住。

      出了警局,林以沫大方地打了车。

      “先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见林屿秋脸『色』实在难看,偏偏问他又说没事,林以沫心中涌起几分疑『惑』。

      难道是从异界回来水土不服?

      还是如许知梧说,界脉对他有影响?

      奈何林屿秋不说,她也不好再问。

      “宝宝컐,我真没事。”似乎呕察觉到她不安,林屿秋组织了下语言,柔声道,“爸爸就是太高兴了。”

      司机师傅一个手抖,车身跟着抖了抖。

      还以为搭的这对高颜值男女是情侣,结果尼玛居然是父女!?

      看走眼了。

      훾当爹的这是吃了防腐剂吗,长这么年轻。

      司机瞄了眼自己肚子上坨游泳圈,泪流满面,实在没忍住:“妹妹,爸几岁了?”

      林以沫:“大概算十吧。”

      红灯车停下来,司机回头问,“看我像几岁?”

      林以沫迟疑쮯:“十?”

      司机抓狂,两行泪狂飙:“我才二十五啊。”

      他瞅向林屿秋,抹了把自己相当显眼的地中海,真心实意地问:“大鹫哥,能教教小弟保养方法吗?”

      林以沫差一点就出声了,见状,林屿秋终于屈尊般将目光放在司机身上,想了几秒,眯眯地说了句:“这种情况的话,保养没用,或许植发可以挽救一二。”

      司机绝望地回过头。

      林以沫眼睛已经弯成月牙,和林屿秋相视一。

      父女俩之间的气氛没有那么陌生和尴尬了。

      准确地说,林以沫从林屿秋刚才对司机说话中,找到了一些熟悉感。

      那些模糊记忆里,爸爸好像是挺毒舌。

      经常把别人怼得哑口无言。

      尽管她已经想不起具体事例。

      到达小区门口,林以沫付了꧜钱,下车后随口对林屿秋说:“我现在租陈爷爷的房子,陈爷爷是一个非常好人。”

      林屿秋停下脚步,环顾周,那첎些除了女儿外飘浮的记忆开始吃力地显现,过了会儿终于发现,这栋小区并不是他和女儿所居住的那个小区。

      熟悉剧痛席卷大脑,林屿秋表情未变分毫,只是陷入更深记忆中。

      当年,他用攒起来的积蓄按揭了一套房。

      他失踪后,只是普通农民父母无力帮忙还贷,房子会被回收,他们应该带着宝宝回了乡下。

      ㅏ 然而直到此刻,林屿秋才忽⓴然意识到,他能感应到的血脉之引,只有宝宝一个,没有他父母。

      意味着……他们已经不在了。

      更意味着,在那之后,宝宝独自一人照顾自己。

      “宝宝,爷爷『奶』『奶』什么时候去的?”他用极其缓慢的语速一字一句地问。

      林以沫愣住,惊讶从眼底快速闪过,旋即低声道:“五年前。”

      年前,林以沫用攒下来的钱循着记忆悄悄去找爷爷『奶』『奶』居住ἆ的村子,她想告诉爷爷『奶』『奶』,她不愿在沈家,想跟他们一起生活。

      好不容易到达,却从邻居口中得知,爷爷『奶』『奶』生了场急病,不在了。

      十一岁少女站在荒草丛生院子里,呆呆地看着天空,连难过都没有了。

      除了母亲,她没有其他亲人了。

      返回沈家,还没来得及告诉楚怜有关爷爷『奶』『奶』的事,因为她“逃跑”,楚怜狠狠打了她一顿。

      萮离开沈家那镼晚,楚怜说的那句“不是一直想回爷爷『奶』『奶』那吗,这次成全你”就很好笑,她的爷爷『奶』『奶』,早就不在了。

      ……

      林屿秋唇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眼底血气涌现,呓语般喃喃:“后来呢。”

      一个十岁孩子,失去父亲,失去爷爷『奶』『奶』……

      林以沫察觉到他异常,刚要询问,却见林屿秋身上异样迅速消失,他微微敛目,突然又问了个问题:“宝宝,还没有告诉爸爸,沈崇华是谁呢?”

      那声音温柔极了。

      林以沫不想再多说爷爷『奶』『奶』的事,她猜她这位修真爸爸应该用了某种神奇手段得知了爷爷『奶』『奶』不在的消息,她也不想跟他说沈家的事。

      这么多年,她已经习惯自己独自处理ᨾ事情䢂,不需要依靠谁。

      然而对上林屿秋目光后,不由自主开口了。

      “楚怜现在的公公。”想了想,她这样回答。

      弦 林屿秋:“楚怜又是谁?”

      “???”

      诡异地看了眼林屿秋,林以沫说:“我妈,以前相好生下我那个女人。”

      随后干脆直接一口气说了,解了林屿秋疑问:“失踪后,楚怜把我接到了沈家,沈家是她嫁入的豪门,上个月我被沈家赶了出来,在陈爷爷这里租房住着。”

      쀇“楚怜在沈家生了个女儿叫沈佳佳,比我小一岁,雇人整我,我就把她送进少管ꙷ所了,沈家肯定不开心喽。追我那四个杀人犯,大概率是沈家雇。毕竟我得罪的只有沈家。”

      她忽然想通了。 둋

      既然回来的成年林屿秋是真正的修真大佬,她为什么还要靠自己?

      笨啊。

      刚刚说完,小区内传来一声『奶』声『奶』气“沫沫”,林以沫顺着声音看过去,林岁迈着小短腿朝她跑来。

      让她目瞪口呆是,林岁脖子上套了个布艺项圈,后面是绳子,绳子另一头……显而易见,牵在林十手里。

      她:“……”

      遛狗吗!

      “沫沫救我,呜呜呜呜,林十欺负我,他用绳子拴住我!!!”林岁嗷嗷哭着扑过来抱住林以沫檪大腿。

      林十嘻嘻地ᾟ朝女儿解释:“我这뼲是防止他跑步摔倒。”

      林岁继续告状,十分伤心:“他还指使我给他洗脚!”

      对上女儿征询的视线,林十『摸』了下鼻子,然后理直气壮地说:“我让自己给自己洗脚,没错啊。”

      林以沫竟无言以对。

      “他谁啊?”林十这才注意到旁边还站了个男的,一眼瞅过去,那脸『色』跟死了爹妈似的。

      当他目光递过去时,和林屿秋抬眸的视线正正好对上。

      “……卧槽?!”林十表情凝固在脸上。

      与此同时,原本只连接着林岁和林十灵魂上那根线,迅速连上了林屿秋。

      彼此感应,他们拥有同一个灵魂,都是林屿秋。

      通过那根线,他们能够看到对方的灵魂状态,林十自己灵魂状态和林岁一样,纯白『色』,没什么看点。

      可是!

      林十看到对面那个林屿秋灵魂,漆黑一片,抹了黑炭似ᱬ,一点白不『露』。黑就黑吧,那形状张牙舞爪,犹如一΂头咆哮的恶兽,散发着生人勿近阴寒恐怖气息。

      现实里,林十打了个激灵灵地寒战,瞪着林屿秋,一个字都ꆈ说不出来。

      抱着林以沫林岁没哭了,把头紧紧抵在林以沫腿上,身体轻轻发抖。

      抹 林以沫将他们的反应看在眼里,以为他们是见到成年林屿秋惊到了。

      “现在,们又᫄多一个自己了。”

      说完,她又䗙朝林屿秋解释:“他俩上个月就回来了。”

      林屿秋瞳孔幽深,轻轻地笑了:“难怪我回来,宝宝并不惊讶。”

      林十:艹艹艹!他了!他妈他居然笑了!那个黑秋秋恶兽状灵魂咆哮得更凶了!

      他拒绝承认这个人是他自己,未来的自己!

      他绝对不可能长成这样!

      惰 通过那根将他们串联起来的灵魂线,林屿秋轻轻“招手”,林十和林岁纯白的灵魂飘了过去,对方张嘴,一口把他俩吞了,连反抗机会都没有!

      不过须臾,林屿秋便从林十和林岁灵魂里,得知了他们回来后的有经历。

      过了会儿,恶兽灵魂将他俩的灵魂吐了出去。

      他俩忙不迭地抱团跑开,恨恨瞪着恶兽。

      然后,他们发现,恶兽停止了咆哮,眨眼变成林屿秋,浑身萦绕不详的黑雾,那些黑雾化成利刃切割着他身体,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痛似的,脸上挂着阴森寒凉容,鬼魅般的双眼“温柔”地隔空凌迟他们:

      “以,们回来,除了给宝宝洗衣做饭,什么没替她做?”

      林十咬牙:“怎么滴?瞧不起洗衣做饭吗!我把沫沫养得长胖了斤!能吗!”

      林岁鼓起勇气:“我、我还能逗沫沫。”

      林屿秋浑然没将他们的话听在耳里,神态疯狂,似是自言自语:“宝宝好像很喜欢你们……”他脸『色』一变,阴戾陡现,旋即又摇头,眼中流『露』出挣扎的情绪,“不,杀了们,宝宝会难过……”

      这个林屿秋是疯子!

      耯未来的他是个疯批!

      林十无比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

      过了几秒,林屿秋脸上新挂上假面似容,眼中杀意弥漫,语气温柔:“们一点用都没有,留来做什么呢。”

      林十冷笑:“我们没用?就有用了?当初就是你失踪丢下沫沫,害得沫沫被楚怜那个臭婆娘带走,被沈家欺负,受尽委屈!他妈还好意思说我……”

      话音戛然而止。

      因为对面阴气匃森森林屿秋突然分崩离析,恢复成恶兽灵魂,一动不动了。

      林十&林岁:“???”

      ……

      这里发生一切,于现实中是静止的,换句话说,不管这里发生了什么,时间再长,现实只不过一眨眼的时间。

      林以沫根本不知道个林屿秋之间发生了什么。

      她只看到林屿秋毫无预兆地倒了下去。

      有那么一瞬间,她脑海是空白的,就没有看到林岁和林十又是惊讶又是如释负表情。

      林十心想,我居然把这个疯批说晕了?

      林岁高兴:“林十,我们赢了!”

      林十忍不住自得,两人高兴刚刚持续一秒,就听到一句让他们羡慕嫉妒恨的呼唤——

      “爸爸!”

      因为,沫沫喊那个疯子林屿秋。

      林以沫扶起林屿秋,触手冰凉,她心中一跳。

      林十看到女儿脸上担忧,心里鋱别提多酸了,眼珠一转,说:“沫沫,他没事,只不过睡着了。”

      林以沫:“?”

      林岁小鸡啄米似地狂点头:“对对对。”

      “放心吧,我们都是林屿秋,互相能感应到,他真没事。”林十直接扛起林屿秋,抛开这疯子脎疯批行为,他还挺满意林屿秋身高、脸蛋。

      自己长大后长ᢉ成这样,쪚不错。

      林岁在旁边强调附和林十。

      这会儿也不计较林十用绳子遛他了,先一致对外!

      林以沫见他们说得那样认真肯定,稍稍放下心来,一家人迅速回到家,林十本想直接把林屿秋扔地上,却被女儿指使放到卧室里。

      还得是轻拿轻放的那种。

      “……”

      䨠 就很气。

      ——“宿主,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跟说。”

      林以沫替林屿秋鞽盖被子:“说吧。”

      ——“最先我想扫描林屿秋身体,⑇确认他和亲子关系,但没有扫描成功,不过刚才我扫成功了。”

      “……”林以沫动作生生顿住,“不会想告诉我,他不是我爹吧?”

      ——“这倒不是。”

      吓一身汗。

      ——“林屿秋受伤非常严,全身骨头都碎了,落普通人身跛上,完全活不了那种,全靠微弱灵气支撑,”

       ——“林屿秋身体修为是元婴期,元神则达到了合体期,他在回来之前,肯定经历过一场生死大战。他元神十分脆弱,像碎片一样粘起来。但这些都不算什么,真正严是,他心魔。”

      ——“宿主,爸爸的心魔是你。”

      没人知道,林屿秋虚弱的元神脱离了肉身,以恐怖速度到达沈家别墅。

      此时,沈家几ꏤ人正坐在餐厅用晚餐䀏,气氛凝固压抑。

      沈云峰瘦了不少,人也憔悴,看起来仿佛老了十岁不止,楚怜䴣替他夹了一道菜,却被他挥手扇了一巴掌。

      “我让你夹了吗?” 他沉沉看着楚怜,目光中的阴森让楚怜脸『色』发白,双腿发软。

      自从丈夫出事后,他『性』情就变了。

      一家人都责怪是她害得沈云峰出事。

      沈云峰醒过来后,嘴上安慰说不怪她,却动不动发脾气,对她拳打脚踢。

      没人帮她。

      佳佳没出事之前,看到她被打,还会护着她,后来知道是她害得丈夫“病”,跑过来对她说:“妈妈,就忍忍吧,爷爷『奶』『奶』气消了就好了。”

      楚怜有时候忍不住想,如果换成林以沫,她肯定会帮毫不犹豫帮她。

      转头又想起是林以沫害﯊得佳佳进少管所,导致沈崇华夫妻俩把对林以沫怒火转移寵到她身上,加上丈夫的事,如果不是顾忌着沈云峰以后不能再娶妻,沈家很可能让她和沈云峰离婚,净身出户。

      饶是如此,她在沈家的日子变得如履薄冰起来。

      而这一切源头来自于林以沫。

      自从林以沫离开沈家,坏事一件接一件,为了替沈佳佳奔波,前几天她出去取钱,私下找嫁进沈家之前人脉关系,却不知道被谁打晕扔到垃圾堆,取十万没了。

      她根本不敢声张这件事,唯恐沈家知道,只能吃了哑巴亏。

      一旦沈家知道她被抢了十万,不知道会怎么罚她。

      ……

      楚怜被沈云峰打,沈崇华夫妻俩仿佛没看到似,沈老太太甚至呵斥:“云峰不想看到你,别站在这儿碍手碍脚。”

      楚怜暗自咬牙,推开默默起身。

      林屿秋元神附了上去。

      他控制着楚怜,迅速走向沈老太太,一巴掌扇下,蛮横力量直接把老太婆连椅子扇在地上。

      谁都没想到楚怜突然发疯。

      “楚怜,做什么!”沈崇华厉声大喝。

      楚怜充耳不闻,拿起桌上叉子,狠狠叉向沈崇华的右手手背。

      惨叫骤起。

      沈云峰疾步上前抓住楚怜头发,将她摔了出去。

      沈家餐厅『乱』作一团。

      ……

      残余力量无法再支撑林屿秋元神。

      “记住,这只是利息。”

      浑身剧痛楚怜模模糊糊听到一个温柔音。

      面对暴怒走向自己沈云峰,她凄厉尖叫:“不是我!不是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