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军旅生活>

      饿“嘭!”

      约瑟夫一路仓皇的穿过房屋的庭院,不时的转过头朝着身后䕸看去,他发现查德已经爬出卡车,但븠还快就被那些士兵给擒住。

      见此情形,他的脚底下更加卖力,一脚重重的将房屋的大门给踹开,随后屋内开始传出阵阵的尖叫声。

       十分厌恶的看着眼前乱糟糟的一切,约瑟夫也不多说废话,直接掏㵘出手枪对着屋外连开了两枪,这才将人全都给震慑住。

      他凶狠뿜的对着眼前的这些女人、揕孩子和老人,语气阴冷的说道:“给我闭上你们的嘴!”

      随后端起手里籖的步枪,枪口指着眼前的众人说道:“我是什么人,想来你们刚刚都已经看到了,我知道你늭们手里都有枪,那就不要废话了,现在把枪都丢到我面前来,一个人一把枪,手枪和人数持平,如果手枪少了的话...”

      说到这里,约瑟夫就没有在说下去,用手抹了把头上的鲜血,轻瞥了一眼,随后放入嘴中舔舐,品尝着鲜血传来的铁锈味,状态略显狰狞。

      对面的众人明显被他这番举动给震慑,不自觉的后退了半步,表情也是愈发的惊恐。

      撹 虽然对方的멓话嵰并没有说完,但在场的人还是听出了隐䁋含的意思,手枪与人数持平,如果手枪的数量少了,那就也意味也人䁰数也会客相应的减少。

      䬺 想通了쥐这些,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人们都纷纷的拿出了自己的手枪,排着队的丢在了眼前这个绑匪的面前。

      身处人群中的布莱恩眼见几十号人被一个人術威胁,竟是半个反抗的人都没有,不禁有些感叹,果然还ꃝ是自己的小命要紧。

      他不是没﬇想过在对方进来前开枪,但他对自己的枪法属实没有什么信心,又有了应对的计划,想了想还是选择了放弃。

      毕竟英雄虽然늿做起来特别痐的光荣,但不管是谁都想好好的活下去,谁又愿意真的为别人䛟去死呢。

      就算是一群男人在这里可能也是不敢反抗的,更何况这里不过是一群老弱妇孺罢了。

      随퇄着每一个人丢下一把手枪,约瑟夫也开始在心里默賴默的清点起人数,所有人加起来统共是七十三人,自然手枪也是一把不少。

      眼看所有人的枪械都已经丢到了身前的地板⬙上,他也顺手拿起一把椅子,为了防止等会被外面的人给爆头了,特意的找了死角坐了下来。

      舒服的轻哼了一声,约瑟夫又让所有人脱去外套,让其中的两个女人对这里所有人进行搜身슏,谨ᯑ防有人私自在身上夹带枪械或是利器,而他就坐在一旁盯着。

      待所有人的身上都搜过之后,他又让那两人把所有背包放到一边,人和背包左右分开,也是防止会有枪械藏在背包里面。

      布莱恩见此,也是暗道对方果然谨慎小心,如果不是他早做了准备,只怕现在也束手无策了。

      他的眼神越过约瑟夫,看着躲藏在餐厅里叠成山的家具内的一个娇小的紗身影,那是正在悄悄对霰弹枪进行埜组装的莎拉,等下他会吸引这个人注意力,然后对方再从后面偷袭,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但他心里也着实有些无奈,本来是没打算这么早就用上的,푦但现在ळ生命都受到威胁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保命要紧。

      让人用袋子将所有手枪都装起来,丢到了一处角落里面后,约瑟夫自觉这里的麻烦蠺也差不多解决了。

      他将枪口来回晃动,随意的对准一个三十多岁的쟣女人说道:“你,过来!”

      孛 见到那枪口对准了自己,女人伸手指了钏指自己,神情无比的惊恐,等确定对方是在叫自己时,才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半艇句话都不敢说。

      约瑟夫身体后仰,透过窗户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的情况,士兵们已经将这座꘼房屋给里三层外三层的包围了起来。

      他看着这个女人,又瞥眼外面的士兵,嘴角微微勾起,大声的喊道:“告诉你们长官给我准备一辆满油的车,放到外셓面的庭院里,你们只有半个钟头的时间,不然每过三分钟,我就会射杀一㘝人,直到杀光这里的人为止,如果你们뾠敢冲进来的话,我就会直接引爆手屋榴弹,和这里所有人同归于尽!

      癿随后看着面前的女人说道:“来,你把我刚才的璇话ි重复一遍给我听听。”

      “啊?”

      女人哪里会想到约瑟夫会这样问,刚才听对方说这些话的时候,还以为是要⊞放她离开,虽然浑身抖如筛糠,但内心却是一阵喜悦,可后来她感觉似乎哪里不对劲,根本就没想过对方要她重复一遍。

      一时间她只是嘴唇微张,楞愣的站在了原地,竟是半个字也说ﺤ不出来。

      “妈的,⁦浪费我的ᘷ时间!”

      见这个女人站在许久都不出声,约瑟夫也看出了对方根本就没有记清楚他说的话,脸上闪过笑意,直接࠮抬起봘手枪,௘朝着ᾳ她的脑袋就开了一枪。

      “砰!”

      猩红的血洞出现在女人的쭞额间,ା她不可置信的ᖵ看着眼前举起枪的约瑟夫,眼中涌起一丝担忧,随后便在没有了意识,重重的倒在了下去䩑。

      在客厅内的人惊恐的看諍着眼前的一幕,他们很多人都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只听到了一声枪响,转眼间这个刚才活着的女人,就死在了当场。

      可他们却不敢发出半ꝟ点声响,生生将想要喊出来的欲望咽回去,生怕步了那个女꺰人的后尘,ჲ即使有孩子想要哭嚎,也会叫身边的亲人捂住嘴巴,不让他发出过大的푠声音。

      ०见到这个人如此的凶残,布莱恩的眉头皱了起来,眼中划过一丝怒意,但他还没收到㩥莎拉传来的手势,并不是行动的时候,他只得先暂时忍了下来。

      盺 同㸠时他还注意到,在女子被击毙的时候,人群里有一名大约二十出头的黑人女子,矮下᭷了身子从她那长筒靴子里拿出了一把匕首,似乎有作势扑上去的动作,不过却被她自己给强行终止住了。

      “妈!”

      在所有人或愤怒或惊恐的时候,却有一个人和在场所有人的反应不同,只听剂一声呼喊,一个八、九的孩子从人群里冲了出来,猛的扑在已倒在血泊的女人身上⡬,双眼浸炝着泪水,一声声的叫着妈妈。

      布莱恩看着那个孩子的侧脸,一眼就认出了对方,銭是那个在客车上,坐在他们前面的那个叫艾伦的孩子䝽,而倒在地上的女人不用说,就是他的母亲。

      听着艾伦生生的哭泣声,许多人都不忍看煪下去,纷纷将脑袋给别到一旁。

      “哟呵。”

      챹约瑟夫见到突然冲出来的艾伦,脸上也是大为的惊奇,像是找到了新랪的弸玩具一样,满脸的戏谑的问道:“你̺是这个蠢女人靮的儿子吗?겜”

      一听到蠢女人三个字,艾伦猛的抬起了脑袋,满眼怨恨的看着约瑟夫,一字一顿的说道:“不许你这么说我妈妈!” 妅

      “有脾퓔气,既然你这么想你妈妈,我就送你下去陪她!”

      见这个小挬鬼居然有胆子当面反驳自己,约瑟夫感觉非常有意思,猛的站起身,再次糹抬起手枪,对准他的额头,做出一副要扣动扳机的模样。

      见此情形,其余的人似是预料到了结局,都忙闭上了自己愒的双眼,不敢去뒛看又一具尸体的诞生。

      可艾伦的眼神却半혨点没有转移,任凭枪口对准自己,攥紧自己ވ的双拳,依旧是死死的盯着眼前面目狰狞的约瑟夫。

      约瑟夫看着对方丝毫不惧的神色,非但没有着恼怒,反而露出很感兴趣的模样,突然又把枪口缓缓放了下来。

      他又坐了下来,有些玩味的说道:“我如果就这么杀了ʔ你,那也太没意思了,既然你是这个女人的儿子,那么就由你来完成你母亲的任务,只要将我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我就收回刚才对你母亲说的话,并且饶你一命,你还能出去通知内些政府军,怎么样?”

       谁也不知道这个孩子心里在想些什么,只见他点头片刻而后,就抹干净自己的眼角的泪水,竟是将刚才约瑟夫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说了出来。

      “嗯...”

      满意的点了点头,约瑟夫显得更加期待接下来的事情,对着艾伦说道:“很好,我收回刚才的话,你现在就出去,把刚才的话告诉外面的那些家ᷙ伙殚。”

      随后看着艾伦转过身,朝着셃门口处走去的背影,他的眼中突然凶光大作,狰狞揹的笑了起来,举起了手枪,对准他的背部,等待着对方将门给打开。

      其实他刚才说的话,外面的士兵早就䦾能听到了,根本就不需要让人在出去复述什么,他只是在等待政府军长官的回复而已。

      只是等待的时间着实ㄴ是有些无聊,所以他也是玩心大起,杀几个人消遣下而已。

      眼见艾伦也要如同他的母亲一样被杀害,在人群中的黑人女孩终于是按捺不住了,握紧锋利的匕首,猛的冲出人群,朝着这个蒈该死的约瑟夫就扑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