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久8小视频

      猛兽一업般的火车在市区里横冲直撞,蔑视所见的一切。

      与飞机相比,这种脚踏实地在地面奔腾的凶兽更具震慑力,肉眼可见的庞大躯体与坚硬外壳,势不可挡地横侯扫的姿态,再加上跨越遥远ꭏ距离而承载的乡愁、远方꺨的感叹,两相交融ꢔ,让无数人对其顶礼膜拜。

      此日正是晴空万里,狂风烈阳映着这迎面而来的钢铁巨兽,놞让其有如闪着神光的黄金眼。

      큍 随着轰的一声,轰鸣与车头携着的尘雾便貄塞满了空间,一切杂声猅都显得沉寂。

      然而,在这样的神威之中,三个人迎难而上,意欲挑战火车的权〡威。

      䆫 “他妈的!”三个人同时夹紧了双腿,以免被摩托车甩飞늇。

      넬一䢿方面来讲,这一刻是美妙的:骑着心爱的小摩托凌空飞行,车头喷的气곲,不沎提那气味,也似是᫽在云端行走。

      즇阳光直射而下ᚔ,阴影在层层叠叠的雾气氤氲中波涛起伏,在铺满金光的幻ল影之海里畅游着的三人,可享受这片刻的宁静。

      但是,宁静也只有那片刻。宁静过后要面对的激烈,也远超想象。

      摩托向左前方跌下,前轮搭在了火车车身之上,这是个良好的开端——后轮错付了。

      “獞你妈的井椿说好的信任呢?!”李뚁林大喊道。

      井椿全力握紧油门,摩托却不可避免地向后倒去。

      幸而后轮卡中了车窗边框,给了一个阻力。

      疯狂旋转的后轮如猎豹一样猛一蹬,带着摩托车身向前一跃。可这时又用力过猛了。

      高速行驶的火车撞击之力远非寻常可以想象。不可避免的,三讁人连人带车开始翻滚。

      坐在ॳ最后的阮昳最癀先被甩开,但她抓✠住了李林。

      背着这么大一个包袱,李林也ᢏ要被甩飞了,所以他抓紧了댏井椿的腰,只是腿夹不住了;井椿死也不松开摩托车把手뭖,摩胾托车便也要…可惜它抓不了什么了。

      三个人带一车被扯成了一根飞天拉面。烟云糊脸,倒有䅁刚出锅的感觉了。

      摩托车最先砸了下去,砸中火车车身,碎了。

      㘭 不知道是摩托车的零件还是火车上的部件,划中了第슁二个落下的井椿腰腹,划出一长条口子,肠子便也牵引了出‚来。

      릀斜着飞的一行人,前两者还能落在火车上,到了李ႅ林与阮昳,身下就是空空荡荡的地面。

      井뻆椿的腰没了,ꃰ李林手一松,眼看着就要一同在地上打滚,运气不好滚进了火车轨道里还会被混作阴阳肉泥团,井椿的肠子却拍打在李林궧的脸上,给了他一线希望。

      他猛地一抓⥃,滑溜溜的。

      咻地一次下就要滑到末端,然而肠子里大概是有东西,李林顺着这艽么一捋,末端便肿成了一个流星锤挎,使齷他有地方借力。

      井椿在火车上打了几个滚,终于滚进了车厢之间的空隙。

      他始终没有松开车把手,鎏虽然此刻也只剩了车把手,但那铁棍刚好卡住了火车上的一个零部件,让他最终登陆。

      火车放起了风筝。

      长长的肠子韧性十足,扯了几十米长也不断,井椿也荣升为比火车更刚的男人,换句话也能说成了刚崏火车໤的男人。

      这一幕若能被憴世人所见证,也算是当代奇观,哪怕在这个世ﯨ界里呢?

      不管怎么说,搭顺风车的计划被完美施行。可畂喜可贺,可喜可贺。

      “喗不要松手啊井椿!”阮昳死死掐着李林的脖子,犹豫了一下,“额,肠子——ἃ肠子也干巴得!!”

      李林胀着酱猪蹄的脸色也大ꘌ声喊:“说松手才松,懂了吗?”

      两个空中飞人也算不上好过。手筻上的长⤿线太过灵活,他们左摇右摆,时不时还可能砸到广告牌和挤作一团的高楼大厦。

      “还有,额,噗,还有多远啊!我快不Ꮏ行了!!”井椿吐出一口血,死命地抓脠着,面目狰狞。

      簑“再坚持十秒钟!”阮昳飞来飞去属,晕头转向,还能看清环境已是不易峮。

      “我他妈的,再也不玩了…”井椿已经几近僵尸状态,翻着白眼,皮肤干瘪,毕竟血液正顺着肠子到处飙。

      红色的穹顶闪现在了众人的眼中。终于要到了此行겙的目的地——夜城。

      夜城是这个街区的诨名。说起不夜城,自然是夜里也灯火通明;这一点,夜城同样。

      但是反过来,许多不夜城的行当到ڵ了白天便不开娿门营겥业了,夜城却从黑夜到白天,绝不停息。

      为了实现卑这一点,红色穹顶应运而生。它没什么特뮾别的功能,就是遮光,遮得严严实实,锁住内部的燥热与迷乱。

      嫐说是訪这样说,意乱情迷的区域其实占不㒭了太多地儿,几栋高楼,一个连贯的地下城,便能囊括所有特别服务还绰绰有余。

      巨大的穹顶之下,正常人的居所不少。这里不仅不吵,反而还涜因为ശ一旁的娱乐帝国吸引走了人流显得安静异常。

      죕 混乱需쾤要ŀ治理,这里赱的治安效率也尤其突出。楼里面是管不着,外面可就得严加管控。

      只是实在晒不到太阳不太方便,可科技发达,总有解决的途径。

      “松手!”

      应着#这一声大喊,疲惫不堪的井椿鎔也终于得到了解脱。他对摩托爱得深沉,即使这个时候,他也只松了一只手。

      失却了火车的拉力,他的肠子可就要收缩了。

      跟溜溜球一样,一啪,一响,向上一缩,嗖地三人就滚成了一团,被这长条给缠着鹔了。

      ѐ 顺㜁着溜溜球收的这股劲,他们被甩进了穹顶以内,在켎马路上滚了几百米,砸进居民小区之中。

      㤾井椿彻底没了动静,这不能怪他。阮昳和李林也晕了灇好一会儿才醒。

      两人挣扎着爬出了肠子的绞杀。

      “ꅎ看他这样子,还是得多休息休息。”

      他们七颃手八脚地把井椿的肠子捋顺,塞回井椿的肚子里。肚子缝没法缝,也没必要缝,自己会长好的。

      “这里有问题。”阮昳ᕑ警惕地说,“街上ﯟ一个人都没有。”

      “带上他行动却太不方便。我看——”李林皱着眉头,往侧旁一看,“先丢进灌木컗丛,免得给别人捡了尸。”

       他扛起井椿,塞进了黑压压的灌木㗳从中,从外看去很难发现里面疂有东西。 칣

      李林打量了几眼,又凑上去,⭸把他肚裹子里露出来的一截塞了回ꝸ去,才满䜗意地点点头。

      “事不宜迟,我们走吧。”

      阮昳已经站在了马路口,然而是站定了。

      “怎么?”

      “就在前面。”阮昳面色凝重,指向正前方。

      路灯黑压压的,无边的穹顶压在头顶,像一只巨爪扣着人的心脏,使人喘不过气。

      콷 街道上空无一人,车也没有,洁净异常。周围的居民楼亦无人开灯,空㗧气中蔓延着死寂。

      道路的尽头쮌,一栋别墅孤零零地坐落在那里。

      树木包裹,浓密的树叶遮盖䛋住底层,只有二三层露出一角。

      那里亮着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