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肉漫口工

      凤息颜与司轻月鄝见李白开口,也即坐了下来뛝。

      接过断九递过的碗筷,凤息颜向着李白娇嗔得一句“莫要唤我老二”后便正色说道:“早时我与师父您分开后,便追着那两人出了城,那两人屡屡出手相阻,武功着实不弱郪,我便未让驻扎千岛湖的外门弟子帮忙拦截,只让他们记住追击的行踪,若有人来援,也好找得到我。” 踣

      话语至此,凤息颜却是顿了一顿,嬉笑着瞥了断九一眼,断九见此,也复温温一笑,为司轻月舀得一碗蟹黄粥,又即放下手中筷头,뮪细听凤息㚇颜续来。

      凤息颜却是不顾司轻月那怨念地眼神,从他身前端过粥来,边吃边续说道:“待我追至鹿尾岛时,那两人见前面便是龙图堡——朝廷的扬州水师驻地,即停住了脚步,不敢再往前去,随即便转身与本姑娘讨饶,我哪能这般轻易绕过他们,便出手与其相斗......”

      李白将酒盏一搁,瞪道:“老二,好好说来,那两豿人武功不弱,怎会讨饶?”

      凤息颜闻言,将碗中蟹黄粥扒拉完,嬉笑着吐了吐舌头又复续道:뒱“࣌好好好,那两人见前面是龙图堡,又一时无法从我手上脱身,便停下和我说,他们只是接到任务,要助另外那人盗取一件物什,至于那幷人是谁,目标是什么,他们一概不知,东西也不在他们手中,让我不必再做追击,没招必要鱼死网破。”

      李룆白闻言ֺ,却是饮得一口,冷声道:“隐元会的人?” 伜

      凤息颜一边掰着闷蟹,一边点了点头又复续道:“不错,那两人确是隐元会成员,级别也是不低,至少是地级,我与䧸二人交手后,可是吃了大亏。

      ‘一心二意’临走时我并未带全,‘一心’重鼓未在身侧,仅以‘二意’轻鼓相抗,着实有些招架不住,那两人一个是唐门中人,另一个则是藏剑孓之뷔人,那藏剑之人怕是与我相识,只在一旁牵制,不敢过多暴露。

      而那唐门之人则一直持千机闸游于外围以弩箭向我攻来,我肩中一弩后,两人便欲脱身而去,之后...之后阿九便来了。”

      李白闻得凤息颜竟是受伤,忙将手中酒杯掷于桌上,起身急问道:“老二,伤得哪边?粹得是什么毒?”说着,便欲上前探看,司轻月ꇐ闻得师姐受伤,也急忙扔下手中碗筷,凑了过来,唯有断九,却是向后一躲,低头轻抿着杯中之酒,似是饮得急了,清瘦的脸颊也是有些微微泛红。

      ꉉ 凤息颜见李白欲要翻得自己裙领,倒也未躲,က反是泭有些得意地自己伸手将裙领略略掀开一点,只见其白皙如玉的肩头,已是被一粉巾缠裹,李白见缠裹之处并无血迹,也知伤口不大,周围也无毒散痕迹,并无大碍,心中顿时松梋了一㈑口气。

      司轻月正欲伸手触其香肩,却被凤息颜蹙眉抬手拍回,嗔羞道:“你个臭小子,都这么大了,还잊想占师姐的便宜ꉠ,讨打。”

      睨司轻月却是委屈地揉着띏手说道:掰“师姐,这...这裹巾不是...不是小结巴的裙襟么,怎么...怎么会在这里?”

      凤息颜闻言,整好裙领后,娇羞地瞟着正自一旁默不作声地断九道:“哼,我就不许某些人用别家姑娘的物什,哪怕是受伤了也不行。”

      断九闻言,呛得一口后,忙拾起衣袖轻轻抹了抹苦笑道:“息颜......”

      还未说完,凤息䤇颜却是向着断九摆摆手喇喇笑道:“好好好,我知道你害羞。”

      说完,便又即正色道:“那两人见我受伤后,便将迷烟一扔,欲要遁去。正巧,阿九他就到了,他将绿绮中的不羁剑掷出后,又以音波震开了烟雾,见我受伤,也未再顾得上那二人。

      我本以为既是中得唐门弩箭,不时便会毒发,也忙自盘坐运息,待阿九急앫急脱下我的外裙一看,却发现那人所用弩箭,乃是半寸不到的小支,且也并未粹毒。

      但阿九也不敢大意,䮷没有直接拔出弩箭,便这般由着它,一直将我背回了贺城,寻到了外门的医师,方才处理了伤口,好在弩箭没入甚浅,伤꯹口也是不大,歇了一会,我们就回来了。”

      闻言,司轻月便即好奇道:“大师兄,你是怎么找到二师姐的呀?”

      断九温笑着应道:“你在试场上昏睡过去后,我本欲将你送回梦回庭,听得先生说你二师姐她独自追敌而去,我心里实是放心܂不下,便匆匆回了梦回庭,取了琴剑后,即往千岛湖赶去。

      ᨮ一路问着各个岗哨的值守弟子,倒也不难知道息颜她追敌的踪迹。可是还是到得晚了些,让她受伤了。”✕言毕,断九脸上也是浮现出了丝丝懊恼之意。

      凤息颜闻言却是娇喜笑道:“不碍事,不碍事,这样的伤,我恨不能天天都受᢬,只要你能每次都帮我包扎,那也就值了。”说到后面,凤息颜也是越说越羞,可声儿却是半分未小。

      李白与司轻月闻言,皆都暗自窃笑,随即,司轻月便向李白好奇道:“师父,ף隐元会之事,我虽是有听大师兄씹说过,但它到底是个什么,我倒真不清楚,您能给我说说么?”

      鹯说完욲,司轻月忙即为李白满得一杯,李白轻笑着一饮而尽,方才缓缓说道:“这隐元会,并非江湖门派,也不是什么商会镖行之流,而是一个组织,一个隐藏于黑暗之中的庞然大物。

      它是江湖上最神秘的组织,没人知道它是什么时候成立,也没人知道它的内部情况,就连隐元会自己的成员,也不清楚自己的组织是什么样的。

      因为셃隐元会是单线联系,每个成员只需到隐元会隐藏于各处的暗点,从暗格之中接受任务,或是将自己的诉求放入暗格即可。

      暗点共分为天、地、人三级,不同级别的成员,可以知晓不䡑同级别的暗点所在,接取ཾ不同的任务,当然,任务难度不同,报酬也是自然不同。

      除此之外,根本不知道是何人负责将这些信息投入暗格的。同样,两个隐元会成员站在一起,也是绝不认识,因为以会员身份行事之时,必须遮掩身份,如何遮掩,全凭你自己的本事。

      一旦暴露,也硇许明天,也会后日,最多不过七日,你的头颅,便会被悬挂于长安、扬州或是成都的城墙之上。

      但与此相对,隐元会几乎知道所有的事情,你疘可以在任何地方找到隐元会的暗点,布在那,只要你将问题写在暗跶格一旁的卷轴之中,连同你所拥有的隐元币一同放入暗格。 ᓵ

      你便可以询问到“玄武事变”的详细经过,即使那是皇族秘辛;询问一笔镖银将会在何时从何地经过,甚至镖师何人,武功如何᭭也都一清二楚;甚至可以询问传说中“剑圣”拓跋思南的隐居之地。

      若是你的隐元币足够满足你所要知道的消息,不出三日,便会有人将消息휐送到你的手中。”

      司轻月听得这隐元会如此厉害,抿着杯中之酒思跗片刻后,又复正色问道:“师父,那这隐元币,想必便是需要这会中之人为他们做事,方能获取吧。

      这样,各种消息便在隐元会中流通,而隐藏于背后之人,便可坐收渔利,以消息换取消息,让下面的人奔走卖命,这心思,不可谓不毒。这会首何人,师父您可知晓?”

      李白闻言,却是笑着摇摇头说道:“这个组织,虽不知何时而立,但自我踏足ૢ江湖之时起,便已是存在。

      武林中人,无不想要知道这隐元会,究竟握在谁的手里,进而借此,将隐元会纳入自己麾下。

      환 我年轻时,江湖各大宗派,曾一起合力,想尽一切办法,威즼逼利诱,希望能够将隐元会飤背后之人揭露出来。

      最接近的一次,是长安天策府用尽全力,顺藤摸瓜,一直往上追到第十七个人,但还是以目标被暗杀而告终。

      ࠬ 隐元会也有他们自己的办法去警告那些妄图如此的人,一旦发现有某个门派或者某个人对他们不利,关于对方大量的隐秘情报就会如流水般涌入江湖,而且不会有人怀疑情报的真实性,因为这是由隐元会提供的。

      就这般探멸得数次后,便再也没有人去试图追寻隐元会的秘密了,而隐元会걱则继续如同鬼魅一般,存在于江湖最黑暗的角落中,默默注视着一切。”

      凤息颜闻言,却是一边啃食着蟹腿,一边喇喇道:“师父,您曾经不是和我说过么,这隐元会,或是九天所创,为何此时,您又说不知?”

      李白闻言깶,却是笑着应道:“九天之说,不过虚无缥缈之事,一个传说罢了,哪能当真。”

      凤息颜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又继续专心拆起蟹来,而司轻月却是好奇地追问道:“师父,九天뗈,真的只是传说么,这隐元会若真是这般深不可测,那若说是九天所创,我倒真是信了几分。”

      李白将手中杯盏放下,望着司轻月正色道:“九天之说,流传江湖已久,虽说是虚无缥缈之言,但江湖之大,远超你我之所能溬见得。

      讁故而,也不可于其有不屑之意。老三,日后若是行于江湖之中,一定不要与隐元会有所交集,哪怕他们给出的报酬꙱让你无法拒绝。”

      司轻月闻言,却是嬉笑道:“为什么呀?师父,我听你说的。还真想进去看看,反正也没人知道我是不是隐元会的人。只要不去接受任务不就好了。”

      꽽李白见司轻月这般不知轻重,顿即将酒杯一摔,正色喝道:“轻月,你莫道为师与你说笑,此事万不可儿戏。

      若是你真进去了,那是挡不住这种诱惑的,你会为了得到你所想要的一切,一次又一次的打破原则,为他们办事。

      若是让为师知道你这么做了,定将饾你带回轩中,关上一辈땡子,永远不许你涉足江湖。”

      司轻月头一次见得师父这般动怒,心中也是为之一震,“噢”得一声,忙自低头扒饭,再不应声。

      断九见此,忙即温笑道:“先生,何必这般动怒,有我看着他,哪由得他乱来,况且,各派之中,只怕也有不少人是这隐元会的成员,不过是相互利用罢了。”

      李白闻言,缓缓将酒杯拾起,微微摇首叹道:“若他能如你一般自持,我倒也不至如此担心,但老三年纪尚浅,从不知江湖险恶,哪能扛得住那种诱惑,我賓所追击那人,说不得,便是轩中之人。”

      断九闻言,也是正色低声道:“可是赵家主?”

      李白盯着断九半晌,方才缓缓应道:“或许吧,此事,赵家竟能付得这般代价,倒也是让我有些意外。

      不过还好,终是拿到了朱蟾草,待海丫头将解药궙制成后,我便带着老三出去外面走走,也好让他见见世面,别整天说这些孩子话儿穴。”

      司轻月闻言,却是面露不悦之色,低声嗫嗫᪠着“我哪还是什么孩子。”而断九与凤息颜则于一旁连连颔首,表示赞同。

      四人又复这般吃着酒,说得半晌闲话,却见莫禾竟是匆匆赶来,向着李白三人躬身一礼后,便即笑道:“先生,七秀坊同道,要在轩中暂居数日,以便择选弟子,前往七秀听习。甞

      两位坊主及一众弟子倒是居于轩中待客之处栖凤阁中,但坊主听闻司师弟与大师兄独居于梦回岛上,高绛婷高姑娘又是与两位要好,便欲䂯让其于梦回岛上落脚起居。

      轩主也是欣然同意䦓,便让我来告知大师兄,让您将流云阁暂且腾出,以作待客之用,委屈您数日,与司师弟同在梦回庭挤得一挤,我先前已将两处皆是安排妥当了,您和司师弟,堍不知何时回去,高姑娘现下已在流云阁中住下了。”

      断九闻言,略略떺一怔后,便即欣然温笑道:“这倒是不错,想来师弟养伤这段日子,有高姑娘作伴,也不至太过无趣。”

      司轻月更是又惊又喜,忙将碗里饭菜扒尽,将碗筷一扔,便即嚷嚷着要赶紧回去。

      而凤息颜闻言,却是假作嗔怒道:“莫禾,你怎么办事的?人一姑娘家,哪能这般与男子独处,这要是传了ꎙ出去,你让人小姑娘如何做人?名声还要不要了?”

      莫禾得凤息颜这般呵斥,脸上也是故作惶恐道:“凤院长,这...这固然是处于一岛,可⽦却是分居两处,高姑娘此次前来,便是要与大师兄讨教音律之道的,这也算是合情合理之举,凤院长,这......”

      褠凤息颜不待莫禾解释,便即将手中蟹腿向着他扔了过去,倒蹙蛾眉,凤眼怒视。

      莫禾见状,忙闪过飞将而来的蟹腿,一抹额间冷汗,一晃头,咬牙无奈道:“那...凤院长您说,您说这事该怎么办,莫禾但凭緳凤院长安排。”

      凤息颜见莫禾这般识相,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再为难于他,略显为难道:“也罢,看在你平日里这般勤恳的面儿上,本院长便屈尊帮你一把。

      你现在赶去徽山书院,让秀儿帮我收拾好什么帕巾,衣物,熏香这些,你与她说她便知道了,然后带着她将这些送到流云阁去,本院长这段日子,便委屈一下自己,陪这丫头住上几日,也好顾全她的名声。”

      断九闻言,立马便是面现苦色,正欲出言䵸相止,莫禾諃却已是抚着手高声赞道:“凤ᶹ院长댸果然深思熟虑,正好司䊉师弟有伤,这样,您可以就近照顾他,顺便陪一陪七秀坊的师妹。好好好,我这就去办,这就去。”

      说完,莫禾也不顾断九呼唤,向着三人躬身一礼ᎇ,便即撒腿向着门外掠去,看他这身形,竟已是连九州踏歌这长歌轻功都用上了,也不知急些什么。

      这两人一唱一和,衔接地天衣无缝,将司轻月看得都是有些傻眼儿,断九更是一句话都插不上,待莫禾走后,两人皆是有些幽怨地望着凤息颜,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断九自不必多说,司轻月更是对凤息颜又惧又爱,本来想着自己能与高绛婷独处,何其妙哉,可凤息颜非得横插进来,那这段日子,便是求少不了要帬挨揍了。

      凤息颜挑眉看着眼前ᐅ俩人这般哀怨之状,又怎会不知其作何想,随即取下腰间鼓槌,于玉手之间来回把玩着冷声道:“你们师兄弟...可是有何不满?”

      两人见得这般,哪敢作声,闻言,皆都连连摇头,只是一人温笑无奈,一人却是惧意惶惶。

      凤息颜见得两人乖状,一抹冷色,换得一副欣喜欢颜,随即便将司轻月一把于席间拽起,嘴中嘟囔着“行了,别吃了,明儿再弄给你吃。”

      转首便向着李白笑着辞道:“师父,那我们便先走了,别让人家小姑娘等急了,这些...今日就劳您自己收拾一下吧。”说完,便拉着满脸幽怨的司轻月出门而去。

      李白见状,与ﮈ断九无奈相视一笑,皆都微微摇首,随即李白说道:“阿九,这几日你要盯好赵家的人,莫让他们与老三接触,去楼上拿得这小子的琴,就且先回去吧。”

      断九温笑着应得一声,便即上楼取了洛神清音,也急忙追出门去,唯留李白一袃人,缓缓起身收拾着碗筷,一边笑叹道:“怒马鲜衣谓年少,岂道白发᝕渐苍生。年轻,真好。”

      司轻月被凤息颜连拉带拽之下,已是跟不上凤息颜的步伐,凤息颜见得小师弟拖拖拉拉,便即道得一声“身法真差”,一把便将司轻月托起,随即施展起李白所传轻功身法《莲生步》,一边娇声唤着于后断九“快些,阿九,快些”,一边向着梦回岛疾速掠去。

      那日傍晚,观月湖中,众人皆能闻得凤息颜那娇喜之声,都在暗自쳤揣测私议,凤院长今日,为何如此高兴。

      不多时,三人便已回至梦回岛中妥,到得院外,凤息颜方才止住脚步,将Ⳉ司轻月放下,司轻月脱身后,便即扭动着双肩低声抱怨道:“二师姐ꨞ,你要老是这般蛮横,大师迯兄便不要你了。”

      凤息颜闻言,顿即抬手,一拍司轻月后脑勺儿嗔喝道:“他要不要的,碍我何事,你小子以后要敢再在阿九面前说我坏꥘话,看我不揍死你。”

      司轻月闻言,便即委屈地揉着脑袋怯怯道:“我哪有说过师姐的坏话?”

      凤息颜正欲抬手再拍之时,于后断九却已是赶至,见状,便已知晓两人又是闹了起来,随即摇着头温笑道:“息颜,你就别再折腾他了,他还有伤在身,既已来此,那便帮我好好看着他吧,这几日,怕是不会太平。”

      凤息颜见断九已至,忙将抬起欲拍之手转而轻抚着司轻月头顶,闻言,便即欣喜应道:“你别嫌弃我在这就好,我会好好看着他的,那些人要是敢来,看我不揍死他们。”

      断九闻言温笑,微微摇首正欲说些什么,便见高绛婷已是提裙小跑出来,面现欣喜边跑边笑道:“瓜猴,你可算是回来了,我都找不到这屋里烛火在哪,黑漆漆地,只好坐在屋外借着月色等你们了。你们...”

      待高绛婷奔至院外,却突然止住身形,双眸直直盯着正自轻抚着司轻月头顶,披红裙,着凤冠的高挑女子,心中直感惭愧,不由叹道,莫不是天人下凡,怎会有这般倾世妍态。

      凤息颜见她这般痴痴地望着自己,也即知晓此人是谁,心中顿时觉着,这小姑娘着实可爱՝有趣。

      细看之下,便是向来自负的凤息颜,也不由得暗自叹道:“小师弟这眼光倒也着实不错,这姑娘虽是显得稚嫩憨傻了些,但也是个旬祸水胚子쥷,若是再长长,定不输于自己。”

      司轻月见高绛婷提裙跑将出来,쪾心下却是说不出的欢喜,似乎之前的一切,都已是烟消耀云散。

      正欲开口相应,却见高绛婷突然楞自原地,忙上前于쥡她眼前摆手晃了晃笑问道:“嗨!小结巴,怎么,看到我,高兴的傻了不成?”

      高绛婷被司Ҧ轻月一扰,忙自回过神来,捏得小拳一锤司轻月肩头,便即挪步至断九与凤息颜身前,娇羞道:“断大哥,这位姐姐,可是君姝,竟生得这般妙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