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找前妻解决生理问题

      她的儿子,名叫马富贵。

      䛛 马富贵的这个名字,也深深地寄托了老太太和她那死鬼老公的期望,希望他们唯一的这个娏儿子,能够一生富贵。ﹰ

      马富贵是阮老太生了五个女儿之后,才冒着生命危险辛苦生下的唯一宝贝儿子。 떜

      从小到大,马富贵就被阮老太娇生惯养地长大。

      而让人感ᅞ到不롞解鐒的是,马富贵在父母无底线的宠溺갔之下,竟然还没有长歪,反倒成了一ṃ个老实能干、还蘿很会读书的孩子。

      ꥓在阮老太疯狂压榨着五个女儿的价值,一个个出嫁的时候,都收了高价彩ፐ礼,只为把马富贵给供쭐到高中毕业。

      马富贵也争气,高中毕业就考矈进了羊城机械厂,成为一名技术工。

      工作之后,经过刻苦的研究和嚓工作,他又从初级技工,蔓一路升到高级技工。

      他的老婆,躩也是他进厂之后认识的同厂工友。

      结婚不久,他老婆就生了一个儿子,把一家人高兴坏了。

      阮老太打着她要帮忙带孙子的旗号,顺理成章地进了城。

      马老头却怜惜儿子负担重,不愿意进城,一个人艆呆在乡下种地。

      ᭈ 独居ං的老人㶉一不小心生了病,这拖着拖着,本来只是小感冒,竟然拖成了急性肺炎,又没有人知㽖道,就这么可怜地一命呜乎。

      马老枺头死了两天之后,㳐大队长见他一直㐐没有上工,也没有跟他说一声,就找上门去,想问问情况。

      ≓他们这才知道,马老头人都已经没了。

      大队长赶紧打电话通知马富贵,让马富贵回来处理马老头的后事。

      马富贵带着老妈、妻儿回来,看到马老头的遗体,就抱着他大哭,一直说ꂂ是儿蚦子没用,是儿䳹子不孝,让老父走得这么凄凉。

      他那킬哭得撕心裂肺的模样,让旁边的人听了,也忍不住感动落泪。

      马老头的几个女儿接到报丧,也都带着家人赶了过来。

      只是从小被父母压榨的她们,嫁过去的日子也不好过,一颗心早已经麻木不仁。

      她们看到亲閑爹死了,也就哭了几声,并劓没有像马富贵那样,哭得差点歇过气去。

      姐弟几个和亲朋好友一起送走了马老头。

      事情了完,马富贵私下里给了五个姐姐一人二十块钱。

      他说:他从来没頸有忘记五ᴓ个姐姐的付出,因为她们,他才有今天黒的好日鶅子过,他一直很感激她们,以后有困难可以找他,他一定尽力帮忙。

      他的五个姐姐听到他쒋说的这些话,瞬间泪流满面,哭得比死了亲爹的时候还要凄惨,似乎这么多年以来所受的委屈,终于有了渲泄之口。

      这个年代,农村的女孩子通常是被当作牺牲品存在的。ನ

      只要家里有儿子,女孩子大部分都要为了这个儿子做贡献和牺牲。

      当然也有特例。

      比如家詹里只有男孩子,只有一个女孩的家庭,相对来说,女孩子就显得욃珍贵一些,就有可能获得家里人的宠爱。

      马老头一死,阮老太就更加想要跟紧≃儿子,坚决要在城里养老。

      其实她内心很害怕,如果她不跟紧儿子瞈,她害怕自己也﹋会落到像马老头一样的下场,有病有痛、甚至是死了都没有人知道。

      㤨马富贵对从小宠溺他的父母,肯定是很孝顺的。

      老父亲ட不肯进城的时候,他也每个月会给老父亲寄钱寄物回去ꉏ。

      老父亲这一走,就算阮老幰太不说一定要留在城里,他샥也会主动奉养母亲,让她安享晚年。

      阮老太见儿子这么孝顺她,心放下了,可不就抖起来了。

      以前的日子特别苦,她又生了这么多女儿,受尽家人和外人的白眼,也就养成了她喜欢랤撒泼打滚껱、无理也要占三ﹷ分来抢东西的性格。

      阮老太发现,她不要脸蜃之后,那些뗩人都不敢招她惹她,甚삈至见了她,都怕得要绕道走。

      冕她反得得意洋洋,还把这种撒泼打滚耍无赖的行为,当成是她的生存法则。

      到了ꅋ城里生活之后,她仍然死㽝性不改。

      城里人大多数有点文化,遇上阮老太这样的奇ꑣ葩,也没几个人是她的对手,只能⣱向领导㯒投诉,要求处理她,赶她回村。

      圄 君子儒身为厂长,퀈接到投诉之后,就让下面的人去找㪱马富贵谈话。

      马富贵保证,一定会跟母亲谈듰谈,保证她不再干这样的事。

      每次谈话之后,阮老太会安份一段时间。

      可过不了多久,䏉她又死性不改。

       机械厂家属院里的人,可烦死她了。

      君宁的记忆里,一想到这个阮老太,就全是她干过的奇葩ꤿ事。

      如果是大白天她闻到肉味,她敢拉着孙子亲自上门讨肉吃,不给她肉吃쒣,她就敢赖在你家不走,非得给她一块肉,她才肯走。

      但这大晚上的,儿子也在家,她不能出去讨肉吃,就只能在家里恶毒地骂骂人组,过过嘴瘾。

      她是只想痛快地过ךּ过嘴瘾,可君宁听到她诅咒自己的亲人,怎么可能쥁不生气?

      呴 她就惩罚阮老太当一周的哑巴。

      君宁又用精神力传音,在阮ꔫ老Ḍ太的脑子里留下暗示,再敢这么恶毒地⨜诅咒人,就让她以后都成씇为哑巴!

      阮老太受到惊吓,恐惧不已,这才冲进去找儿子,想要寻求安慰。

      ܲ 马富贵累了一天,才刚刚睡着不久,就又被阮老太吵醒。 ᱓ 뫏

      看到阮老太这一脸惊恐啊啊尖叫的模样,马富贵和他ꀞ的老婆也都吓了一大跳,立刻起了身。

      马富贵一脸紧张地问:“妈,你怎么了?”

      를 酀阮老太手랦指着自뽶己的喉咙,泪流满面,呜呜呜地叫着,就是说不出话来農。

      㘟马富贵立刻问她,“妈,是不是你的喉咙不舒服?说不出话来了?”

      阮老太猛点着头,“嗯嗯嗯……”

      马富贵起身穿好衣服,对阮老太说Ħ:“妈,我现在就稧送你去医院,你别着急呀!”

      阮老太用力地点着头,眼泪还是止不謷住地流。

      关键时刻,果然还是她家儿子靠得住橬!

      马富贵又对妻子说:“阿萍,꺓你留在家里,看着儿硂子,我送妈去医院看看,是꾝怎么回事?ホ”

      林萍萍点了点头,“去吧,把钱带上。”

      马富贵深情地看了一眼大度的妻子,“嗯,谢谢老婆。”

      輡 阮老太见儿子对儿媳妇ꓚ竟然这么好,气得像是被儿媳硒妇抢走了她的儿子一样,连眼泪都瞬间止몜住,在一边猛瞪着她的儿媳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