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痉挛潮喷

      一转眼,两天过去了,背着双肩旅行包的阵叶锁上了住处홫的门,踏上了前往湖北킄的路途。

      走的时候,他没有惊动任何人,就这样一人趁着天未大亮,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此行,不知多久才会回来,更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再回来这个住了三年的小窝,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而且,就算真的无聊,很早就结束旅行,从林子中出来。他也不准备就此停止下脚步,而是准备继续转行向仆别的地方。

      可能ᔁ……,就먁死在了途中,也说不准啊,哈哈!໨

      至于住处,反正到期了,自己久未归来,房东大妈自会处置的。

      是这样想着……其实陈叶内心还有一丝没想说的是。在这里쨟住了三年了,初入社会到现在,他早就已샠经把这儿Î当做是自己的家了!

      提前退租了,那这个世上,或许就真的没有再等着自噮己回来的了在事物了。

      东边,太阳终是露了头,辉提映着朝霞。第一缕,第二缕,…越来듯越多的光芒,就这样刺䲑破了天边的云霞,驱散了整个世界最后⫖一丝的朦胧…熉…

      纵㎢观一生,能够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是一场多么幸福美妙的体验;要知道生活ⱈ中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둆怀揣着梦想与目标,陈叶一路启程,从成都坐上火车到达湖北十堰,然后转乘汽车到达神农架林区松提柏脗镇,再做上城乡公交,呃,也就是面包车,至此行最后的落脚点宋洛乡!就已经是第二天正午了。

      长时间ᬯ的路途奔波,让本瘦弱且从未出过远门的陈叶不禁怨声载ﴷ道。

      虽然时候尚幷早❵,但身心疲惫的他已经无力再踏䐆上行程。只得在乡上킙找了一间民宿,准备休整一晚,待第二天一早进山。

      将沉醉䪚疲惫的身体扔到了床上,陈叶不禁想就这么躺下去,舒t服的床垫,让浑身酸痛的身体终于可以好好的舒适。

      房间中应该是主人家特意喷过空气清新剂,似乎綵是茉莉花Გ的香味,也不浓重,就一股淡淡的清香韥,还挺圞好闻的。 䀌

      这间民宿就在乡镇짚的边上,整个宋洛乡就是依山而立,顺着一条濖进乡的路,房子依次修下。

      民宿的禞的后面就是群山间穿淌而过的宋洛河,河水清澈见底,能清晰听到水流击打在石头上的鈐声音。

      而河的对岸,就是陈叶此行的最终方向,从那儿寻路,进去神农架林区深处,然后到达人迹罕至的神农架原始森林,进行探险。

      一夜无梦,似是长途跋涉的劳累,又或是山清水秀的氛围笼磐罩。

      让陈叶从旁晚九点开始,踏踏实实෬的睡了一个好觉。因鞤为睡眠质䇻量好,天还蒙蒙亮,就苏醒了,再也睡不着。

      听屋外上已有人音,陈叶也是爬了起来,洗漱完毕,草草楼下解决了早餐。准备就此趁着精神状态良好,뮣就此打早进山。

      陈叶最后检查了下装备,见吃的饮用水安好,就背上包,退了蘋房间。

      訍 此时才不过是五点40左右。趁着早起人少,快步穿过宋洛河,隐入了山林。

      由于刚进山,离人綹烟未远,在树૥林里有着一条狭窄的踩踏小道,蜿蜒前进,深入向前不可见。

      ᵳ 讔路边是杂草丛生半큼人高,茂盛磅礴。궓陈叶左手打着手电,右手从背包拿出了从松柏镇买来的手臂长柴刀,时不时的将挡在路上的荆棘条砍断,扒拉到一旁小心前进着。

      ⋐森林空气里被淡淡的雾气轻笼,灌木丛中开满野花,쮀崖石树干上深厚青苔散发一股清香匝的湿융气쏵,小鸟在枝丫上叽叽럄喳喳尖叫着。

      当陈叶这位不速之客闯入森林后,小鸟惊恐钻进密林深䡂处,惊鸟鸣,振翅声,络绎不绝。

      㘥 渐渐的,林賟外太阳渐渐升高,阳光透过茂密的层层枝叶,䯋如万箭齐发,穿过茂密树冠,万丈金光细细密密儸洒在山林草丛里,配着叶片上晨露的晶莹。折射出五彩缤纷的光晕,让人感到阳光温馨暖和。

      崎岖道路两䭚旁漫溢出灌磸木青藤,不知名野花欣欣然舒展细小花瓣,散发出芬芳甜蜜的香味,把整个树林染成一片馨香。

      当真是人间仙境!玅!只此,就不枉此行啊!陈叶脚步不停,却᭦不忘欣赏轛这份世外之处的绝妙美景。

      经过小半天的山间行进,由人踩踏而成的小路渐渐变得噞不可闻了。

      陈叶辱知道,自己已经渐渐进入了丛林深处,故而果断停下了脚窄步,取下背包,壞掏出了临狮行前准备的神农架地图,又打开了手机高德地图,在地图上䑇标上了所处位遻置。

      ⒤ 又确定了继续前进的方向,再次动身,只是这次,每隔了不远,就用柴刀在沿途的ᘂ树木躯干显眼处砍上了记号。不至于归途无迹可寻。

      衣服上有些潮湿了,身上粘香带露。又马不停蹄穿梭୵了两个多小时,꼚陈叶再也走不动了。看了看手表,已经快十一魭点了,。

      这一路,自从小路消失了之后,就全得靠他自己探索﮶前进了軚,路上不好走,行进速度大减,身上满是汗水,却也不敢脱了外套,山林杂七杂八的蚊虫多,脱了衣服,䛓露出大块白肉,不是成了蚊虫最稀罕的玩意儿了。

      훍 掏出手机地图,再次确定趔了所在位置,陈叶寻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地块,快速的就着水吃了一块压﹠缩饼顋干䗓,算是解决了午饭㳵,出门在外,独处深山老林,就不能讲究太多了。

      为了节省空间,最大化利用背包,除了压缩饼干,巧克力,一些真空榨菜,肋盐和水,没有带任何其他的食物。

      不算卷起另行ᗦ包装的简易折叠帐篷,整个背돶包里,除了塞了一套备用的衣服,和一张毛毯,再装了些必备的急备药品绷带,消왞炎药,止泻药,感冒药,消毒水,防蚊虫喷雾等等,再除了地图별,和防水袋装着的两块满➷电的充电宝和手机。

      녌 其余空间就都是塞的满满当当水和压缩饼干。就连防身小刀,绳子,蛎一些独自在外的끞生存装备,和准备用来加热食物的小盅,都是挂在了背包外的外置小‟包。毕竟没了食物还是很麻烦的。

      不过还好,一ꤚ路行进过来,不愧是臍原始森林,见到的动物还是很䝂多的,小如山鸡,松鼠猴子,大如野猪。

      욢ค陈叶也分不清楚,那些是不是珍惜保护动物。现在有吃的不要紧,ޟ真到了身上吃的没了,到时候,就只能向他们下手了。反正现在的自己,哪还需要㻓管它们珍不珍꫱惜。命都快没了,那些条条框框

      “……呵呵。”

      陈叶低声笑了笑,不再露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