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exxxxxvideos

      对于这嗔个重复而又机械的工作,苏小野已经是熟练的不能再熟练,几乎是刻到骨子去了。䘽

      一边清扫石阶,一边默念金刚经,可谓是两不耽误。

      清扫完石阶,苏小野便是就地取材,以一根树蘥枝做剑,再次尝试御剑。

      有了昨夜的经룬验ᰪ,那树枝很快的腾㐁空Dz而좪起,离地半寸。

      屏住呼吸。縂

      苏小野神色肃穆,尝试着御剑前行。

      离锈地半寸的树枝依然颤颤巍巍,却是难以寸进丝毫。

      犹如一头犟驴,进退不得。

      僵持几息之后,树枝重重落地。

      苏小野深吸一口气,体内法力流转,默念法诀,再次御剑。

      斺 树枝腾空而起,这次略高过ү半寸,却是依然无法寸进丝毫。

      短暂的僵持之后,树枝再次跌落在地箷。

      丧 不知道经过少次的尝试。

      ꣇终于。

      度 腾空而起的树枝犹如刚刚学会走路的孩童一般,踉跄走路,勉强朝前行出三尺有余。

      䒓“成了!”

      苏小野内心之中顿时十分激动。

      啪!

      䟆 还未来得及陋喜悦,树枝便是重重的落地。

      初次尝试御剑成功的苏小野却是丝毫不气垒,反而是生出豪情万礊丈。

      愤怒的咆哮之声传出,神秀峰似乎微微一颤。

      刚行出四尺的树✺枝也是受到了惊扰,跌落在地。

      苏小野㟹回首看了一眼如同耸入云霄之麩中的镇妖塔,心中愤怒的道:芭“黑龙,老子…ﱜ…日你仙人板板,早짣晚夺了你一身的造化。”

      ……

      ……

      春去秋来,寒来暑往。

      匆匆岁月三十载过去了。

      ص 苏小野曾经略带稚嫩的面孔变得棱角分明,青涩褪去,气质不凡,不过他一直用大衍天机术掩盖气机修为,无论是气质还是修为,都是十分普通。

      甚至,在许多内门弟子看来,苏小野不过是一个用尽全部力气才能通过外门弟子考核的幸运儿而已。

      这便是现实。

      实力与天赋,都可缺,否则连콌在宗门之中扫桑地的机锵会都没有。

      即便是通过了考核,苏小野依然是外门弟子。

      不变的是身份,变化的实力修为抡。

      在这三十年的时间之中,造化天命黄金罗⥬盘反馈给了苏小野近一千年的道行,自身的修为已经成功进入炼气境圆满,距离上三品炼神不过是一〛线之差。

      清扫干净石阶,苏小野舒展了一下腰肢,心意一动,一道剑鸣之袑声传出,一剑自遥৑远之处而来,上下翻飞,好不乐哉。

      以意御剑为中乘,以ᵏ神铸剑,御空而行为上乘。

      太清御剑术对于修炼者的要求十分苛刻,苏小野如今不过是中三品圆满而已,能够做到以意御剑已经是十䨤分不易了瘪,至于宩想要炼成上乘,则是需要进入上三品,至于上上乘,暂时只能存在于幻汶想之中了。

      现在。

      佭苏小野已是将以意御剑修炼到极致,自信百丈之内,出剑必杀。

      正当苏小野沉浸于御剑之中时,黄金罗盘之동上,一道巨大的血影浮现而出。

      居然是一头血魔汭。

      血海滔天。

      璛 苏小野的心神不由薷的一颤。

      这只血魔修炼的乃是魔族十大邪恶功法之一【绝情杀戮术】,修炼之法十分残忍,以ﶿ杀戮为主,吞噬炼化他人的精血来提升修为。

      䣜杀的人越ౄ多,心智越是坚定,越是无情,修为提升的越快。

      这只血魔曾经在瀚州制造了大大小小的惨案上千件,杀戮떨无辜百姓近乎十万,所到之处,可谓是横尸遍野,洣血流漂杵。

      注视着巨大的血影,苏小野的心神有誠些失守。

      此刻他面对的仿佛是尸山血海,累累白骨。

      纵观这只溄血魔生前,杀戮无数,血债深厚,尸骨如山,对苏小野的心神造成莫大的冲击。

       正当此时。

      苏小野识海之中结趺盘坐ᘎ莲ᯤ台之上的大佛顿时佛㽓光大盛,威严婮的奕梵音之声响起,遭受冲击的神识顿时恢复了清明。

      如今的苏小野已是佛家神通加身,不动明王驻守本心,万邪不侵。

      在炼化㬌了十五年道行之后,苏小野直接摒弃了血魔的【绝情杀戮术】

      此功法十分的邪恶无情,뺌若是修炼此功法,修炼者的性格会变得绝情绝爱恪,绝无半点笳善心,彻底进入无情之道。

      这样的功法绝对不可修炼鿊。

      不过,这次掠夺血魔的造化,也是给他敲괡响了警钟。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那血魔仅仅是凭着一身的血债便是让他的心神不宁,若是真正遇到了修为龢强大的血魔,岂不是有生命危险了?❟

      现在的实力还远远不够啊!

      ……

      ……

      修炼者,不知岁月几何。✕

      苏小野依旧日复一日的坐着枯燥的宦清扫工作,在黄金罗盘的反馈之下,道行持续增加,终于是打破了门槛,成功进入上三品之境。

      唰唰——

      苏小野一如既往젱的清扫着石阶。

      忽然之间,쐄镇妖塔之中忽然怒吼之声连连,关押츂其中的妖魔暴动了,连带着整座神秀峰都开始颤抖。

      苏小野神色愕然。

      这镇妖塔为何会༔平白㓮无故蚲的出现在暴动?

      环绕镇妖塔的八八六十四座石碑皆是发出玄妙的波动,蜼散发出恐怖的威势,来维ﴓ护镇妖塔,以免出现问题。

      长青宗内ꮭ部,一道道虹光冲天而起,皆是凌空而立,欲要探查究竟,为何镇妖塔内会出现暴动。

      吼——

      吼——톒

      吼——

      愤怒的咆哮之声震彻天地之间。

      一条百丈虬龙凌空而现,浑檿身上下散发出滔天威势,身上的黑色鳞片在日光之下,折射出寒光噋。

      읧 一时之间,长青宗上下,皆是震动。

      蛇百年化巨蟒,蟒千年为蛟,ퟺ蛟万年便可成龙。

      䦉怪不得劣镇妖塔内部会发生暴动,想来也是㺻感应到了虬龙的存在。

      封天鸣神色平静,双目如剑,注视向的声势浩大的虬龙,双手缓缓Ȋ而动。

      须臾之后。

      巍巍两柄剑,平地起昆ꪘ仑,直冲云霄。 䋺

      歩 “五百年之前,你犯下滔天罪孽,从我手下侥幸逃走,殊不知你不仅不思悔改檀,而且还敢来我长青宗找事,真的是找死。”

      쨜 封天鸣沉声道。

      双手压下。

      两柄巨剑犹如天降流星,携裹着磅礴的剑气斩杀向虬龙。

      績 虬龙怒吼,庞大的身躯扭动,巨尾横扫而出。

      巨剑湮灭,火花四溅,剑气纷飞。

      虚空之中,滔天的涟漪泛现,犹如是掀起万丈风暴的海面,久久无法￀平静。

      吼——

      ⇥虬龙庞大的身躯矗立而起,犹如一座小山,双目之歳中,尽是猩红杀意。

      封天鸣的神ꍺ色微微一变,他刚才的一击,居然没有对虬龙造成实质性伤害。

      “封天鸣,五百年之前,你三剑差点取我性命,今日我特来灭你满门,圕以ᦓ此来报答你。”

      虬龙口吐人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