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活

      一番风波最终被慕青一句话便解决了,寒羽重伤,蔺颇懿被关入天牢鬼狱,谁也没占到好处,要说损失最大,当属国相府中的蔺哲圣。

      此时的国相府中一片寂静,佣人们貏都躲在房间之中不敢出来,蔺颇被关入天牢鬼狱,现在谁也不敢去触这个霉头。

      本是深夜,因为无人值守依旧灯火通明,少了蔺颇的国相府不免也有些死膃寂㠳。

      ᣬ蔺哲圣在大厅之中,首座之上,回忆着前者时日蔺颇还跪欧在面前解释的样子,心中骂到,怎么会有你这蜖样蠢的人,一国使者说杀就杀,现在正是慕青立威的时候,这不是往刀口上闯吗。

      蔺哲圣表情痛苦訁,心中骂到蔺颇的不争气,也骂到自己的无能,眼睁睁看着儿뷝子被送进那个鬼地方。

      “国相,看来你对这个儿子很不上心呀?”

      蔺哲圣沉吟之际,一个头戴鬼面具的人走汸进大厅,这个鬼面꧰具,相貌凶恶,口内长獠牙,㭇黑面浓眉,与国相所戴層的面具完全不鱤同。

      泚“你是谁,为何闯我国相府?”这人悄ḡ无声息的潜入国相府,并且不被自己发凈现,来头一定不小。

      蔺哲圣运转体内灵气,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个人,能够做㓚到这个地步,想来不会是什么平常货色,蔺哲圣不得不认真起ሰ来。

      “我,正是你一直嵽想见的人。”面具人再㫣次开椛口,他丝毫不在意蔺哲圣的防备,因콠为他可不是来害蔺哲圣䅥的,反而是来帮絇他的。

      “你是,魈!”难掩心中的惊讶壽,妺蔺哲圣体内的灵气都有些涣散,魈,这个一直在暗中操纵两氏王朝渗庳透뭱慕氏王朝的人,竟然就这样出现了?

       㖳自慕云身死后,蔺哲圣便发现了慕氏王朝的异变,从那时起他便开始着듾手调查,但都没有结븟果,因为没有实际뷳的证据他也不能贸然告诉先皇,而直到先皇死后,他竟껤然在书房中拿到了一肫封魈的招揽信。

      这封信不仅是魈꿾对蔺哲圣的招揽,也有警告,他们已经能够随意进出国相府,这慕氏王朝早已是千疮百孔。

      蔺哲圣当然不会接受招揽,并⧾且连夜将⪕信上交给了慕青,可得到的结果薓却是蔺哲圣在危言耸听ᦍ,国师也⫇认为蔺哲圣言重,没有采取任何的行动。

      㵝甚至䍳这么多年来唯一一次清理两氏王朝的奸细,竟然是因为寒羽遇刺,慕青才有所动作,并且慕青更是将所有的罪状都归到了蔺颇头上,两氏王朝的事只字不提。

      经历了₄这㐾些年識的种种,蔺哲圣已然对慕青失望,对慕氏王朝的未来绝望。

      “我本以为国相此时会心急如焚,坐立㎩不安,没想到看到你这般Ꮹ安然坐在这里,难道蔺颇不是你㯳的儿子?”魈开口说道,一字一句每每刺痛蔺哲圣的心。⛵

      “我怎么样,不用你担心。倒是你,闯入我府中,难道౑就不怕我将你抓ꫮ到慕青面前,那你两氏王朝的布局,不就功亏一篑?”蔺哲圣眼神冷厉,将魈抓到慕青面前,䞰那慕青就不得不信自己了,说不定还会念到这功劳将蔺颇转入人狱。

      돧“国相言重奼了,杀了我一个魈,还有千千万万个魈,到时候在慕青面前我就说您是救子心切,随便抓了个人就说是两氏王朝的奸细,那慕青对您的信任又会再下降几分了。”

      魈语气平淡,他敢来到国相府中,自然有着他的底气。

      “好计谋,那你今日来我府中又是何意?”蔺哲圣笑道,难怪自齌己百般探查而不得,这魈做事真的是ﳊ滴水不漏。

      “当然是给国相送个大礼!”

      “什么大礼,能让魈亲自送来的,想来不会让我失望。”

      说完魈拿出了一鱔枚刻有鬼面纹路的令牌,上面的纹路精细独特,极难仿造。

      “这是,鬼狱的通行令牌?”惊讶这令牌的同时,蔺哲圣更惊킷讶于魈竟然能搞到这个令牌,能拿到这个令牌正说明了,两氏王朝已快完全渗透慕氏王朝。

      魈拿出这个令牌,不仅是为了招揽蔺哲圣,也说明燴了两氏王朝在慕氏王朝的驼势䃵力已经非常庞大,这仅有三枚的令牌都能拿到。犐

      “正是,不知国相对我两氏王朝的招揽,有什么回应?킁”魈大笑出声,现在摆在蔺哲圣面前的只有两条路,要么跟着两氏王朝死,要么跟着慕氏王Ď朝活。

      “你这样,显然还不ㅻ够Ⴒ诚意。”蔺哲圣心中挣扎着,他早就对慕氏王朝失望至极,现在魈主动上门,摆出的条件竟然如此诱人,他在思考,慕氏真的毫无希望了吗?

      “这是当然,若是国相愿意投身我两氏王朝,等到寒羽离ꁙ开,我们自会想办法将蔺颇救出,并且我敢保证,魽你将会是慕氏王朝有史以来权势最大的国相!”见蔺哲圣信念有些松动,魈赶忙加注,能够将国相收入两氏王朝,那这慕容城能和两氏王朝争一争룒的也只有禁军和国使府了。䘭

      쏆那禁军뺈不用胣着急؃,等到拔了他的利爪,就是只纸老虎,而国使府,不过才一个莽夫慕熊,不足为惧馕,所以现在收服了蔺哲圣,那慕氏王朝谓在慕青登ഈ基过后,就罕全在两氏王朝的掌握之中了。

      “条件倒是挺诱人的,不过我希望看到两氏王朝的诚意。”蔺哲圣对权势倒无所谓,他更看重的是,氊两氏王朝的诚意。

      “诚意?若是国相真的愿意被招揽,拿出诚意是自然的。”魈轻笑出声,看来蔺哲圣还是对两氏王朝的实力不放心。

      说完魈摘㰾下了鬼面具,一副姣好面容出现在了蔺哲圣眼前。

      剂“是䤂你!”蔺哲圣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美丽女子,不是别櫾人,正是一直陪伴在慕青身边的林紫兰。

      “给国相请安。”林紫兰笑意㓥盈盈,弯腰为蔺哲圣行礼。

      䕻  “慕氏王朝,쿸完了。”䐂蔺哲圣长叹一声。

      ⬢ 他曾猜忌过无数人,甚至军连国팀师他都怀疑过,但唯独没有怀疑过这位未来•的皇后,㭰看来他还是小看两氏王朝了,从小与慕青一同长大的林紫兰竟是魈,任谁也无法相信。

      “不知国相,觉得这个诚意够不够。”戴上鬼面具,魈恢复了先前的声音。

      “当然够。”

      蔺哲圣一个闪身,夺过魈手中的令牌后,再次回到首座之上。

      显然他已经作出了他的抉择,慕氏不仁,那就让他与两氏王朝建立新的慕氏王朝吧。

      蔺哲圣闭上双眸,不想看魈一眼ζ,这个决定注定接下来的道路会由尸骨堆成릚,他不能后悔,也没有机会。

      国相不再,慕氏无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