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和帅哥积积对积积

      吕烨按下门铃,开门的是麦芳芳的母亲癠——张玲。

      “您好,我们是调查组的,来找麦局长了解些情况。”吕烨礼貌地说着,

      张玲有些吃惊,不知所措,“噢,那你们进来吧。”

      两人跟着张玲走进屋里,麦佐蓝见到他们后板着脸,

      “你们来是?”

      简向时走上前ጭ,“我们是代表‘罪’,来向你咨询关于麦芳芳谋杀案的事。”

      “...챨”麦佐蓝ꪽ瞄了眼妻子,“我配合调查,你们想查籘什么。”

      辍 “吕队,你问下张女士吧,我来⤑问麦钔局长。”

      吕烨点点头,对着张玲说,“我们去书房耲吧。⤥”

      见他们走去书房后,麦佐蓝将简向时引上沙发,“喝茶还是?”

      “不用了,谢谢,我可以抽烟吗?”简向时问完,没等回答就烟已经点上,

      “芳芳的事我很感谢你们这么上心왜,不知我能鉼帮上什么忙?”麦佐蓝看ퟐ着他点㽹上烟,

      “那我就不客套了,6月17日晚,麦芳芳回过家,我们已经鼁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她㥅的车头上残留地下停车场新喷的油漆,为什么你说圿当晚麦芳芳没有回过家。”

      鏚 “是嘛ᡲ?因为第二天起来后,我和妻子的确没有发现家里有人回来过,加上最近重案组的案子很多,芳芳已经很久没回家过了,你不是也知道嘛。”

      ꑽ “所以Ꞌ你到现꿽在也坚持麦芳芳没有回过家。”

      “从我的角度来说,的确是的,但你们䂆既然有证据,或许她回来过又立刻离开了。”

      麦佐蓝说完拿起茶杯,低头看着茶水,等着下一个问题。

      在书房的张玲精神状态显然不太好,丧女之痛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都迷迷糊糊的,

      “警官,你问吧。”张玲说完咬着嘴唇,双手重叠摆在腿上,

      “我们已经有充分的证据᳿证明麦芳芳在本月17号晚回过家,难道第二天醒来家里一点痕迹㺢都看不出来嘛?”

      吕烨刚问完,张玲就流下了眼泪,身体也跟着颤抖꼧起来...

      “我...㾳我...不知道,我早上起来,感觉芳芳回来过,但房间里什么都没动过维持原样,没想到...我再也见不到我女儿了。”

      “阿姨,我理解你的心情,也不是故意提起你的伤心事,但你为什么会觉得芳芳回过家?”吕烨咬着牙继续问,同时观察着书砒房的摆设,书桌或墙上的角落是不是有什么ᥖ痕迹;

      “感觉吧,虽然她房间门没打开过,ꞓ但我㼠感觉芳芳回来过,可狺笑吧。”

      吕烨不忍心在继续折磨眼꨺前这个女人,她的确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出去,就当陪她聊聊天也好,檜得给简向时继续留时间。

      䌦简向时看着一如既往镇定的麦佐蓝,“芳芳的尸↿检报告你看了吧,脖子上凶手留下的痕迹。”

      “ˠ看到了,我也想尽快抓住凶⒖手,但暂时没有更多的证据。”

      “我可以问下您夫人吗?”简向时对他已经没有更多想知道的事,

      “请便。”

      麦佐蓝站起㽨身带着简向时走去風雨文学后走过去,

      “吕㍳队,让我问下她,你龢出去等吧。”简向时对他縁说完,

      吕烨点点头就跟着礓麦佐蓝走出书房...

      简向时坐在张玲对面,看着这个憔佮悴的女人...

      “17号晚,你湈几点睡觉的还记得吗?”

      “我每天都晚上ﺢ10点左右休息。”

      “켎麦局长呢,他有和你一起睡吗?”u

      “没有,他睡得通常都比ዩ我晚。”

      “你不介意我随便看看吧?”

      म 简向时看着她点点头,站起身细心检查着书桌、椅子、ˍ地毯是否有抓痕,发现电脑是开着的,看来应该已经被清理过里面的内容; ポ

      书桌下方还有一个固定的三쐍层抽屉柜,最下层离地毯有10厘米左右的距离,简向时趴下来用往里看去,非常干净空无一物,用手指摸了茬下柜子侧面,一点灰尘都没有粘在手上。

      “腛你多久打扫一次?랹”简向时站起身问,

      “첆我Ꙇ没事就擦擦弄弄,最长不超过两天打扫一次,待在家里也没有其它事。”

      “这次打扫时有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没有,就一些普通的垃圾和灰尘。”

      “17号晚有没有其他人来过你家做客,或者来找你老公?”

      “ᶋ我没注意一直呆在鄽房间靸里,他有客揺人招待也应该在书房,晚饭后我就很少管他的事。”

      “你没馰看见,那你有没有听见什么?”简向时走到她面前蹲下구,抬头试图看清她低着的头。

      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简向时吓了一跳,张玲不知所措视线躲避着简徻向时的眼神,

      ֏ “有,还是没有?”简向时每个字都拖着长音,

      蚧“有。”

      “你听见声氠音的时候大概是几点?”

      “大概半夜Ḝ。”

      “半夜?”

      “我起来上厕쟺所,见佐蓝不在身旁澠,看见旁边书房的灯光还亮着ꯤ,本想过去看下,刚走到不远处就听见有个窊男人和他在交谈,我就没有去了。ᠱ”

      䠞 “这么晚还有人在你家,这个声音穰你认识吗?”

      餣 “没有印象。”

      “߂阿姨,坷我们之间的谈话内容你可以保密吗,谁都不要说包括你丈夫,我想找出杀芳芳的凶手ᄯ。”

      “你要抓凶手,为什么要来我家,难道佐蓝会伤害自己的女儿吗?”ꗼ

      ᴶ“那你能保密吗,直到抓到凶手듕前?”

      张玲看着眼前这个男孩子,感觉很亲切,粻眼睛很明亮,感觉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对ᪧ着他点了点头。

      简鸦向时友善地笑着,很心疼眼前的女人,但ꖦ又不知⻅该如何去安慰삽才能使她减轻痛苦,只有靠时间去让人麻醉疼痛感。

      简向时走出书房,同吕烨和麦佐蓝告别便离开。

      麦佐蓝找到还在书房里的妻子,쯔“他们问你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芳芳有没有回过家。”

      “你怎么说得?”

      张玲斜了他一眼,“我说没回来。”

      “你放心吧,杀芳芳的凶手警方一定会找出来的。”

      张玲站起身往房间走去,没有多余的话想对丈夫说,如果当初听自己ṃ的话,不让两个女儿当団警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虽然丈夫的职位很高ഗ,但她并不喜欢这份职业,在家里陪伴自己的时间都很少,危险性又高...

      当初就十分痛恨丈夫同意这件事,不支持自己的想嶜法,现在失去一个女儿,Ⰰ另一个女儿回国后也都见不到人,居然又加入最危险的部门,但这次并非是麦佐蓝的想法,他也是持反对的态度,只不过两个人谁都拗不过小女儿,当她知道姐姐出事后毅然而然回国的那一天,就已经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