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悬念推理>

      那角马脚程甚ꐳ快,二人不到中午,便看到了在山坳间里建立着ﳧ的巨大堡垒,整座堡垒成不规则的椭圆形,从南到北少说有五十里,从东到西少说八十里룪,那用黑石建造的堡垒盖,打磨的十分光滑,将阳光全部反照在天空,隐约能看见天空中亦悬浮着一座冰风堡,俨如海市蜃楼,雄伟壮观。

      周云深深震撼,这居然全是杜止汐的家业왢!

      东西瀿南北城门口,全是低阶坐骑和能驯化的低콶阶灵**易区,人来人往。北城是王室所在,戒备森严㝣,将士们披坚执锐,赫赫生威。西边是平民区,乃老百姓的所在。东边떽是贵族区,乃王公大臣们的所在,而城里出名的酒楼茶馆、烟花女子也在东边,乃有钱人的享福之地。南边便是商业区,샩即便是他唀们此行的目的地。

      南城开满了各种商会,光炼药师协会少说就有一二十家,城里最出名的五品炼药铺,门庭若市,日进斗金。

      周云看的䖣眼馋不已,若自己也在这开家药堂,哪至如此穷困潦倒?

      路边还不乏许多灵术师,在表演着㗲稀奇古怪的戏法,不一会围观者便打赏了数万魂晶币。周云看疤的新鲜,也打赏了五百魂晶币。

      那附魔店、灵符店门臎口生意更好,都是要去猎杀灵兽去,获得魔晶或精血的佣兵,附魔在铠甲上,可增强防御;灵符打入兵器,可提升威力。周云一看价格,二品附魔十五万一张,二品灵符二十万一张,他当即灰溜溜的走了,买不起。

      忽见前方街上有个金碧辉煌,六层高的楼阁,居中悬挂着一张纯金打造的匾额,上题:皇家拍卖行。

      㣤杜止汐到门前收住脚步,道:“就是这了。”

      周云望콒着拍卖行大门口进出不绝,形形色色的人士,溕喜悦的便迈步进去。但杜止汐一下把他拉了回来,斥道:“你慌什么?现塥在还不是时候,我们先去给你爷爷买药材。”

      二人随即跑川了好几家三品药灵铺,那赤血草才买来了十六株,一株要价二䜏十二万魂晶币,但杜止汐眼皮都ྦ没眨,全收入囊中。而后又去了三阶兽灵店,只买来三瓶三阶血狐精血ﲸ,一瓶六十万魂晶币。

      虽不是自己的钱,但周云颇感肉疼,道:“这么贵?”

      杜止汐道:“你刚才也看见了,那些佣兵为了猎杀灵兽精血,䵬附魔、灵符都要四五十万,而且他们每次前럷去猎杀灵兽,都煂会有人员伤亡,这也是一笔昂贵的费用。一只ଡ灵兽,顶多有三瓶精血,岂有不贵之理?”

      周云道:“这么算来,确实不⎪贵,而且还觉得有点亏。”

      杜止汐道:“这你放心,不会有人干赔本的买卖。这些佣兵其实主要为的不是精血,而是魔晶。精血是每只灵兽都有的,但魔晶不是,十只灵兽里有一枚魔晶就算烧高香了,一枚三品魔䃮晶至少能卖到五百万魂晶币窸,若是拍卖,价格会更高。”

      踥周云暗暗感慨,道:“要不我们去买点凝血丹的药材吧,这三品药我一时半会也炼不出来。ꗴ再说药材如此稀缺,没把握我可不늙敢浪费。”

      杜止汐点了点盬头,二人又买了茶凝血丹的药材,随后去了一家二品酒楼。周云从未饮过酒,但见大堂里的客人们喝酒划拳,乱的不亦乐乎,他忍不住道:“能给我来瓶酒尝尝么?”

      杜止汐蹙眉看了他一眼道:“你行么?”

      周云嘿的一声:“这我还能蛽不行?”

      杜止汐道:“二品酒酿不同于食物,你罨若没那个酒量,两口就醉了。你还是回去再喝吧,以免误事。”

      周云苦着脸道:“我若不尝尝,怎知酒量好不好?茀”

      “哈哈哈,这位小兄弟,酒鬼就是你这闳么来的。这酒啊,能不沾就不沾,一沾上可就不好戒了。”说话的是位于他们后方的一位剑眉星目,肤色古铜,英气勃勃,浓眉大眼的金袍男子,约莫三十来岁,自己坐了一桌,正在自斟㟚自饮,可他酒量奇大,一碗接一碗的饮酒如水,豪气干云。

      杜止汐奇怪的看着他,桃花眼眯成了一条细线,她能看出这人绝非寒霜끕大陆之人,却看不出他的来路。

      穰周鑙云见他如此饮酒,必是血性男儿,不禁生出敬佩之意,赞道:“兄台好酒量!”

      那人道:“酒量不见得好,酒鬼却是真的。”

      周云一屁股挪到了那大汉的对面,抱拳道:“小弟周云,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那人面不改䏋色道:“喝酒!”说着给周云斟了一碗,单手端了给他㱯。周云接过后,一口喝了下去,但他第一次喝酒,喉咙至腹,热辣难当,恨不得连饮三大碗水。㞍

      那人却又逗给他满上一碗,“请!”

      周云不愿被他小瞧,又是一饮而尽,可腹内翻⤆江倒海,跃跃欲吐。

      那人并不停劲,又是一碗给他满上。周云干脆钭豁了出去,端酒道:“小弟初次饮酒,若待会失态,兄台莫怪。”一下倒进了喉咙里。

      那人爽朗一笑道:ⵧ“痛快!”也是一口干了个底朝天。

      三大碗二品酒一下肚,周云顿感有些飘飘然的,可丹田内的结丹正烁烁发光,贪婪的吸取着酒中的灵气,随着灵气被吸收干净,他登时精神为之一振,昏巟沉感立去,端起酒坛道:“我敬兄台一碗。”给那人满上,自己也满一碗,喝得一滴不剩。

      那人兴致渐ퟸ浓道:“哈哈,看来小兄弟早晚也是一名难得一见的酒鬼。”躤

      二人就这么你一碗我一碗的对멑饮,不知不ᅟ觉连喝了二十多斤。周云已分不清是肚胀还是结丹胀@了,猛听丹田内一声闷哼,犗他肚빂里的酒登时涌上喉头,他直接捂住嘴跑去෵了茅房,差点把肝都吐了出来。

      큥等吐得差不多了,他体感便强了,只䚽觉结丹的饱胀感荡然无存,且涨大了一分,居然突破至了结丹六段败,他大喜过望,想不到好酒量还有这效果,能提高修为,便决定回去再干它几大坛。 ི

      却等他回来,那人已不知去向,桌上只留下了一张二百万的魂晶卡,他不禁≊目瞪口呆,原来这酒这ꀌ么贵。当即放弃了继续喝的念朁头,坐在了杜止汐的对쉼面。

      杜止汐撇着嘴道:“吐美了?”

      㐟ꋏ 周云脸一红道:“舍命陪君子嘛。”

      杜止汐道:“没那个酒量还非要逞能。맴”

      周云ᓅ讪讪一笑。

      杜止汐翻个白眼道:“走吧。”

      二人复来黄金拍卖行,但此时天俗色已黑,进出的客人不再是热热闹闹的,而是不苟言笑,神情冷峻的,好像皆满怀心事一样。

      杜止汐小声道:“看来今晚有大件拍卖,我见许多冰风堡的将军,太驲初境的都来了。一般的宝贝,定引不起他们的兴趣。”

      周云点了点头道:“我怆们进넏去吧。”

      二人走进大堂,却见一楼被横ᠧ布扯起,不让落座,二人只好顺着人流去了二楼,但二楼쉳已坐满,最终在五楼找了一间包厢。

      瓝这座大楼中间镂空,一楼居中是个大圆台,上面摆着一个木制高台,围着蓺一圈全是包间,上錩方悬挂着一只象征着冰风堡信仰的纯血雪齢鹰,那鹰做展㪢翅翱翔鱬之☖状,牙尖嘴利,目光阴鸷,用天然的冰晶石打造,照的整座楼内寒光烁烁,冰气凛冽。

      这时有个肤白貌美䝝的女官走进包间,礼貌的微笑ᰣ道:“请问二位是参与竞拍的还是委托拍卖的?”

      周云看向了杜止汐,꤄她道:“杜大将军在么?”

      那女子略一错氚愕,“二位还认识我们杜大将军?他一会便㐥来,用不用我通知他,有贵客在等?”

      杜止汐道:“好篎,等你见到他,告诉他八个字,流水行云,天罡无常。”

      那女子用心记住,命人送来茶水点心,退了出鶶去。

      周云奇道:“杜大将军是谁啊?”

      杜止汐道:“是我的伯父,霜月帝国的护国大将军,太初境初期强者,亦是皇家商行、皇家拍卖行的幕后总管。他对我父王忠心耿耿,我回冰风堡,正咟是为穚了见他。”

      周云道:“你的意思是说把流云诀交给你伯父,让他转交给你父王?”

      ぐ杜止汐道:“只有这个办法能不暴露你我,倘若我们进宫去面见父王乡,只怕不好出宫。待㍶会把流云诀交给我伯父,我们就走,这样万无一失。”

      周云迟疑道:“你就那么确定你伯父会把流云诀转交给你父王?”

      杜止汐默然良久,才道:“我伯父为人顾全大۪局,我想为了冰风堡的长治久安,他不会私吞。而且我ፑ爷爷只传给他五层流云诀,他即使得到流云诀最后一㦺重,估计也练不成。如若他私吞,那我只好另想办法,把流云诀交给我父亲。”

      周云知道她煞费荠苦心,为的就是不暴露自己和爷爷,道:“那好,待会等你伯父来了,我来和他谈。”

      杜止汐沉吟片刻道:“那他一会来了你就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